•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0本章字数:2508字

    民国十三年,易雪馨19岁。小时候,她也是书香门第,父亲海外经商,日子过的很富裕。不过,雪馨自小失去亲母。在她九岁的时候,父亲续弦,娶了一个渔夫之女做雪馨的继母。刚开始,继母对雪馨还是很照顾,生活中每件小事都打理得井井有条。雪音快长大了,继母开始教她女红、厨艺

    茶道、浇花养鱼……这些东西以前雪馨也看过,只是很少接触。由于亲母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父亲对雪馨又爱护有加,那些费神儿的活都不让雪馨干,必须把时间花在读书上。只是继母接任后,觉得女孩读再多书也就是增长气质,以后嫁人终究是要伺候公婆与丈夫,没有点家计功夫,怎么在夫家混下去?

    说了好久,父亲才同意让女儿学这些。说来也巧,雪馨的手脑非常灵活,配合的也很好。若是继母不提出让她学这些,岂不埋没了人才?

    继母嫁给父亲没多久后,她就怀孕了。十月怀胎,最后生下一个男孩,这可是易家唯一的男丁,可把父亲高兴坏了。不过,弟弟长到三岁后,就不幸夭折了。为此,继母和父亲伤心了好一阵,雪馨也很失望。前些时段,自己还和弟弟有说有笑的玩耍,现在突然不见了他,这在刚刚十几岁的雪馨心里,也是一个难过的坎坷!

    不过几年,父亲的生意失败,家道中落,父亲因病逝世。死前,他将继母和雪馨叫到床前,嘱咐继母一定要照顾好雪馨,到了合适的时间,就给雪馨找个婆家。继母答应也照做,不久后,父亲离世。易家大宅变卖,遣散下人,继母带着为数不多的财产与雪馨隐居乡下。

    这是一个名为“浣纱村”的落后村庄,居民大多没什么本事。男人靠给别人拉车、干重活维持一家生计,女人则帮人家浣纱赚些零钱,因此称为“浣纱村”。

    雪馨和继母来到这儿,自然也不例外。每天母女俩都会在河边帮忙浣纱,虽然工钱不多,但这是母女俩唯一可以承受的活计了!

    夜晚,雪馨常常背着继母,在外面借着月光做女工。做好了的刺绣,她也会连带浣洗过的纱一同送给拉纱的工人,让他顺便卖给纱店。得到了用自己劳动换来的工钱,雪馨既是光荣又是欣慰。

    浣纱村的女人多,每当聚在一起浣纱的时候,都会闲扯几句。雪馨生得如仙女一般,不食人间烟火,曾一时也成了她们口中的话题。当然,不论什么话题,她与继母从不加入,只在旁边默默劳动。

    只是,继母偶尔听到她们谈一些似乎自己感兴趣的话题。

    “哎,我听说天泰纱店被穆家买下了,以后不做纱的生意了!”

    “不做纱,那做啥?”

    “好像,改成布绸生意了吧!”‘

    “啊?那咱们以后不是没纱洗了?”

    “是啊!我愁的就是这件事,要是没纱洗了,咱们靠什么挣钱啊?”

    “不过,我听说穆家主人一向菩萨心肠,她知道咱们的处境,也会为我们谋个出路吧?”

    “话是这么说!但是,谁向人家说明咱们的苦处啊?再有,天下穷苦的人多了,就是真正的菩萨也管不过来,何况只是一个年过四旬的妇人?”

    “哎,怎么光是她做主啊?不是还有个少东家吗?”

    “少东家?表面上是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实质上是一个武痴。再加上最近他又疯迷哪个名妓,对这生意的事是更不感兴趣喽!”

    “不会吧?那个少东家我见过,长得还蛮好的!怎么会跟名妓打交道?”

    “你这个问题就是多余!哪个富家子弟不和几个名妓打个交道?哪像咱们家的男人,想去还没这个本钱哩!”

    “呃……打扰一下,几位大姐,你们刚刚在说什么?什么武痴,富家子弟?”继母走向前打断她们的话,而这时,雪馨就在一旁。

    其中一个中年妇女回答:“你还不知道啊?穆家可是江城最有名的富贵人家,主事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夫人,也就是少东家的母亲。还有那个少东家,名叫穆成峰,也有20多岁了吧?在江城开了一家武馆,专收贫苦人家的孩子做徒弟,还不收学费,是一个大好人!不过最近和一个名妓叫柳叶儿的好上了,好像还要娶了她!可夫人不同意啊,堂堂的穆家少爷怎能娶一个妓女?这不,江城传出来,这母子俩都快闹僵了!”

    继母听得很入迷,她似乎还打了主意,不过不是什么好主意。晚上,雪馨又在院子里刺绣,继母走出来坐在她旁边,问候一声:“还在绣啊?”

    其实继母早就看到她在晚上偷着刺绣,而且专在自己睡着以后再绣。她还真以为自己不知道,只不过是懒得管她罢了!

    雪馨吓了一跳,一旦刺绣她就会全心全意的投入,外界的一切干扰都无法惊动她。只是这回在晚上,她总得小心翼翼的,生怕打扰到继母休息。

    继母微笑着:“别害怕!我早就知道你在绣了,不然咱们每次拿的钱怎会比别人都多?雪馨啊,其实,妈妈很感谢你,你能为这个家辛苦那么多还不计较得失,委屈你了!”

    雪馨摇摇头。继母握住她的手,拍着说道:“从前呢,你是堂堂易家大小姐,如今落魄到出力才有钱花,这种天与地的差别,不是谁都能承受的!”

    雪馨奇怪地看着继母,继母继续说:“以前锦衣玉食,现在粗布麻衣,这种滋味很难受吧?雪馨啊,你跟妈妈出来,也有三年了吧?在这三年里,你受了不少苦。为了你将来不像现在这般苦,妈妈决定,给你找个好婆家!”

    雪馨吓得抽回了手,继母劝道:“雪馨,你也不小了,爸爸在世的时候说过要我给你找个婆家。现在你年龄够了吧?也该嫁人了!”

    见雪馨一副不愿意的样子,继母开始劝道:“雪馨,我这都是为你着想!你愿意过这种低贱的苦日子,妈还不愿意呢!再怎么说,你也是我女儿,我能委屈了你吗?“

    雪馨还是无动于衷,继母站起来,走来走去地说:“孩子,你为妈也想一想吧,自从咱们落魄以后,为省钱买了这里的房子住。每天起早贪黑,想尽了法子赚钱,夏天还好,冬天的时候手泡在冷水里,你能了解那是什么滋味?虽然你也会和我一起干,但妈心疼你,冬天的时候尽量让你少干活,每年都是妈的手冻得最厉害。为了不是永远受这种苦,你嫁过去咱们娘儿俩就有转机了!”

    雪馨很为难,继母紧逼一步:“你知道妈从不强迫你的,这一次算是妈求求你,你一定要好好考虑……”

    雪馨轻声问一句:“您,要我嫁给谁?”

    继母一笑:“穆家大少爷,穆成峰!”

    其实雪馨没多少惊诧,她又不是聋子,在河边,她早已听到继母和那几个女人的对话。只是当时不愿和她们同谈,也就不在意这件事。现在,继母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要自己做富家太太,她也好沾光。

    见雪馨久久呆住,继母的脸色有些变动。她坚持微笑着,搭住雪馨的手,叫:“雪馨呐!想好了没有?妈这可是为了你的一辈子着想啊,你要是嫁过去,那就不用像现在这般缺吃少穿了!再说,你嫁过去了就是穆家的大少奶奶,妈这脸上,不也跟着贴点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