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4本章字数:2432字

    “你是为了支走小香,然后趁机进入,下毒害我母亲……”

    “你有什么证据?再说,是雪馨有事找小香,我只是为她传达一下而已!”

    “你又有什么证据?”

    “我……我当时来看儿子,自然会遇见雪馨。她请我帮忙叫小香下来,这哪有什么证据啊?”

    “为什么你看儿子的那一天,恰恰是我母亲被毒害的时间?难道仅仅是巧合吗?”

    “我……我怎么知道?看儿子,居然看出了冤情……”

    “你冤?还是那句话,证据呢?”

    “你为什么不盘问雪馨?她就没有嫌疑了吗?”

    “她有嫌疑,但是没有作案动机!相比你来说,你才是最让人怀疑的……”

    “我冤枉啊!成峰,我们好歹夫妻一场,你就一点信任也不给我吗?”

    “你有值得让人信任的地方吗?雪馨那么孝敬我妈,二人就像亲生母女般亲近。倒是你,你当我穆家姨太太的时候,我妈看不上你,你怀恨在心,但是女人的嫉妒与怨恨,就足够有勇气亲手杀人了!”

    “成峰,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女人?”

    “如果没有雪馨,我会继续受你的迷惑,认为你是世界上最通情达理的女人。可雪馨在此与你相比,你们简直天壤之别!你还想狡辩吗?我妈是不是你杀的?是不是?”成峰将叶儿逼上绝路。

    这时突然响起了敲门声,两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叶儿一下躲开成峰,打开门逃跑出去。站在门外的雪馨十分不解,成峰见是雪馨来了,也就没与叶儿计较。先对雪馨问道:“馨儿,你怎么来了?”

    雪馨暂先放下疑虑,回答:“小金说你不吃饭,我担心你,前来看看……”

    “我没事,你也不必太操劳!”通过叶儿的逃跑,成峰更加确定了叶儿可疑。

    可是有一天,叶儿故意把雪馨叫出来,开始她蓄谋已久的奸计。她对雪馨说了一番稀里糊涂的话:“我知道你做下的鬼事,可我帮你瞒下了,你不用感谢我,只需要你离开穆家……”

    雪馨确实糊涂了:“你在说什么?”

    “还要我明着说吗?雪馨,我知道成峰爱你,可你不能给他好的生活。就像现在,我没有打扰你们吧?可为什么老夫人离奇死亡?搞得成峰茶饭不思,人都瘦了一大圈。你照顾不了他,甚至他在你身边,没有在我身边时那么快乐。如果你对他也有情,那就放开他,放弃穆家的千万财产,那都不属于你!”

    “原来是这个意思!你把我叫出来,就是劝我放弃成峰和穆家?可是我离开,谁来照顾他?”

    “当然是我了!”叶儿显得胃口非常大,“雪馨,实话跟你说吧!我与成峰始终是藕断丝连,乃至现在,我们之间旧情复燃,想不在一起都难!但是我不想再过那种二女共侍一夫的压抑生活了。所以如果你对成峰有情,就成全我们吧!”

    “对不起!这只是你的片面之词,没听到成峰这么说,我是不会信的!”

    叶儿余光扫到雪馨斜后方的身影,于是抓住她,将一把小刀塞在她手里,暗中急促说道:“你不肯,那就别怪我狠心了!”然后一个推开她,自己却向后摔倒,并大喊着:“原来你就是杀人凶手!雪馨姐姐,你放过我吧!我对成峰有情,但全然没看见你对老夫人行凶的过程,饶了我吧!我保证不会说出去的……”

    正在雪馨诧异的时候,成峰突然出现,大声问:“你们在干什么?”

    雪馨和叶儿同时看向成峰,叶儿却急忙站起来抱住他,说:“成峰,就我!雪馨她要杀我!”

    “我,我没有!”雪馨极力想解释。

    叶儿却及时掩住她:“你还说没有!你手上的刀,就是证物!”

    成峰看向雪馨的右手,果真拿着一把刀。雪馨错愕,成峰轻声问:“雪馨,你为什么要拿着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叶儿拦住刚要开口的雪馨,颠倒黑白的说:“今日是她来到我的公寓找我,我看她的眼神极其恐怖,担心有什么事发生。所以我找个理由换衣服,趁这时间,我偷偷叫在家里装修的工人,让他暗中跟着我。如果遇事不妙,就快去找穆家大少爷。你刚才是不是收到一个工人的消息才来的?幸亏我和她拖延时间,才赶上你来救我,不然我真的没命了!”

    成峰简直不知道该相信谁,只见雪馨非常着急:“成峰,你别听她胡说,我,我怎么会想到杀人?”

    “难道是我故意编排,让你伤害我以骗成峰不是?成峰,你看她慌里慌张的样子。如果没做错事,你紧张干什么?”叶儿还在煽风点火。

    成峰已有六成相信叶儿:“雪馨,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

    雪馨激动得张不开口,叶儿趁势继续伪造:“成峰,今日她要杀我,就是因为她曾毒杀了老夫人。见我对你还有余情,就要彻底除掉我,成为穆家唯一的女主人!”

    按照成峰对雪馨的了解,她从未伤害过任何人,怎么狠毒到杀死一个老夫人,还要欲除柳叶儿?可是目前的确证据确凿,就算想不信都难!

    叶儿做的太绝了,逼得雪馨无从反驳。成峰真的疯了:“雪馨,跟我回家,我们好好谈一谈……”

    叶儿抓紧成峰:“哎,我也要和你去!万一我一个人被谁暗害,那可太冤了!”

    成峰没有答应也没有反对,只抓住雪馨,叶儿随后跟着。回到穆家,成峰撒开雪馨,冷声说道:“家丑不可外扬!有什么事,现在可以明着说了!”

    “家丑?”雪馨事感不妙,“成峰,你认为是我害了老夫人,也是我要杀了叶儿?”

    “如果所有的事和你无关,那请你出示证据!叶儿说你要杀她,证据便是你手中的刀。还有妈,她生前喝过的毒茶,是你亲手端过去的……”成峰似乎有些心痛。

    雪馨有苦难言:“妈生前喝过的茶的确是我做的,可我已经做了两年,哪一次都没出问题。我若想杀她,何苦拖到现在?”

    “现在的时机成熟了,你当然可以下手!为了当上一家之主,你什么事做不出来?”叶儿在旁无中生有。

    雪馨等着叶儿:“柳叶儿!我与你何冤何愁?你凭什么这样诬陷我?”

    这时,成兰从里屋走出来。自从母亲去世后,她暂先住在这里,一来缓解心伤,二来为母守孝。她见三人站在大厅,各个神色异常。开口便问:“你们在说什么?”

    叶儿赶紧走过去,将成兰拽来,说:“好妹妹啊,你可不知道,原来老夫人,竟是你这个嫂子杀的!”

    成兰毫无感情:“你胡说什么?”

    叶儿瞪了一眼:“这种事,我那敢胡说啊?何况刚才我还差点丢了命,到现在都没缓过来……”

    成兰见哥哥左右摇摆不定,便问道:“哥,你信吗?”

    成峰不知该怎么回答,只回答:“我也不知道……”

    成兰望着雪馨,十分坚定地说:“嫂子,我明白你的为人,告诉我和哥哥,妈不是你杀的!你说啊……”

    雪馨也被搞糊涂,甚至在心里默认,老夫人就是她杀的。还有叶儿也是她要杀害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