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4本章字数:2208字

    成兰一再催促:“嫂子,你说话啊!你说妈不是你杀的,你怎么会有胆子拿起屠刀杀人呢?”

    这一唤将雪馨叫醒,她低声吟述:“对,我怎么有胆子杀人?我没有,老夫人的死和我无关……”

    成兰一笑:“哥!你听到没有,嫂子说了妈不是她杀的,你应该相信她,你应该比我更相信她!”

    起初成峰本有些暗喜,但在成兰刚说完话,叶儿就紧迫开口:“成兰,你就别犯傻了!杀人犯怎会承认她杀了人呢?”

    “你少插嘴,这没你说话的份儿!”成兰指着叶儿怒吼,“你还是我家小妾的时候,就对我嫂子百般刁难,现在我们凭什么相信你说的?谁也难保你与我长嫂过不去,故意陷害她!或者,我妈是你杀的更有可能性!”

    叶儿心吓一跳,躲到成峰身边,拽拽他的衣袖叫道:“成峰,你看你的好妹妹,我大小也比她长两岁,怎能这么对我说话?还有,我差点因为你们穆家断了姓名,一点好落不着不说,还被你们排挤,倒不如让我死在雪馨的手下……”

    “好了!”成峰终于开口,“让我冷静一下,谁也别过来……”说着,成峰一路颠簸回了书房。

    这时,小金从后院走出来。她是听到少爷和小姐的怒吼声才出来,君儿刚刚睡着,又被他们吓醒了。小金跑到雪馨身边,拽住雪馨的衣袖。只见叶儿有一副奸样,说道:“我当是谁,原来是雪馨的小跟班啊!看你忠心耿耿的样子,我送你一个警告。以后选主子,可一定要看好人,千万别选错了杀人犯主子……”

    小金迟疑:“你这话什么意思?”

    叶儿甩个手:“什么意思,你去问你家主子好了!我可没闲工夫在这儿浪费,先走了。哎对了,成兰妹妹,回头你告诉你哥哥,我抓空会过来看他的,在他寂寞难耐之时!”然后,妖娆的转身离开。

    成兰收回刚才激动的情绪,走到雪馨前面,对她说:“嫂子,我相信这一切都是柳叶儿使的奸计,我会站在你这边,陪你面对接下来的考验……”

    雪馨握起成兰的手,笑道:“谢谢兰儿!”

    “还有我还有我!”小金伸出了手搭在她们的上面,“虽然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我坚定雪馨姐一直都没变,永远都是那么善良。不管柳叶儿耍出什么诡计,我都会和姐姐一起推到她……”

    雪馨轻轻一笑,点点头感激她们姐妹二人。只是成峰那边倒难说,他本就敏感,再怎么相信雪馨也耐不过证据确凿、他在书房里苦思冥想了整日,头疼了整日,却毫无思绪。

    隔天,雪馨接到健飞的电话,邀她去“润诗”餐厅聚一聚。雪馨简单收拾了一下,出门叫了黄包车去。叶儿又来穆家,本是想看成峰,却在门口看见了雪馨搭上黄包车出去。她心想,这一次无论雪馨去哪,总能造个谣给她的声誉抹黑!所以也叫了一辆黄包车,追上雪馨的去路。

    来到餐厅,雪馨端端正正地走进去,而叶儿则鬼鬼祟祟的跟踪过去。雪馨看到向她招手的健飞,立即走过去坐下。健飞叫来一杯咖啡,随后对雪馨小说:“辛苦了,先歇一下吧!”

    叶儿选择了一张离他们不远不近的桌子,拿报纸挡住自己的脸,暗中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雪馨笑问:“哥哥这次找我来,有什么要紧事吗?”

    “没有要紧事,就不能与我妹妹相聚了?”健飞调侃着。

    雪馨一笑坦然:“哥哥与妹妹相聚自然好,只是今日妹妹家里出了点事,实在提不起雅兴出来玩……”雪馨慢慢低落下来。

    健飞放下杯子,问道:“怎么,还是因为老夫人吗?人死不能复生,大家都要保重身体才是!”

    “倒不是因为老夫人逝去,而是因为老夫人所逝的缘由!”

    “什么意思?”

    “哥哥,妹妹现在真的遇到难事了!”

    “说来听听……”

    雪馨将柳叶儿陷害她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健飞。在旁的叶儿听来可气,决定要尽早除掉雪馨。于是她离开餐厅,返回穆家。

    成峰还在书房闷着,外界的事一直不管不问。叶儿直奔穆家客厅、书房,找到成峰后假惺惺地说道:“我可怜的成峰啊,把自己整日闭在书房,心情苦闷之时,老婆却跑去会情人。我相信这世上再命苦的男人,也没有你苦了!”

    成峰怒气冲冲的眼神瞪向她,问:“你在说什么?”

    叶儿挥挥手,倚坐在桌子前,答:“我是说,你是天下最命苦的男人!自己的媳妇先是杀了亲妈,后给自己戴上绿帽子。你说命苦不命苦?”

    成峰站起来,走到她身前:“我警告你,不要总是跟雪馨过不去,她没什么地方招惹你!”

    叶儿直起身子:“哪是我跟她过不去呀?我亲眼看到的,绝非无中生有!是她在‘润诗’餐厅和那个杜建飞幽会,两人有说有笑的。一点也没有家里死人的样子!”

    “你说的属实?”

    “当然属实!不信,等雪馨回来了,你自己去问问她……”

    成峰甩开叶儿,一怒跑出楼下。雪馨正乘黄包车赶回家,见成峰在不远处跑过来,便叫车夫停驶,自己下车走过去。

    哪知成峰刚与她碰面,就直拽住她的手,满面憎恨的样子问她:“你去哪了?”

    雪馨还在疑虑中:“我,我去和健飞哥哥见面了!”

    “你们有什么可说的?偏在这个时候见面!”

    雪馨迟疑:“你在气什么?我们不是澄清了,我和健飞只是普通的兄妹关系。兄妹见面没什么可值得人怀疑的!”

    “可你们究竟不是亲生兄妹,这样下去,早晚会出事!”

    “你心情不好,我不怪你。有什么事我们回家说,你想问清楚什么我都答给你好吗?”

    “好!我们这就回家,把一切问题都弄清楚……”这下,成峰拉着雪馨的手往回走。其实力气很大,雪馨被抓痛了却一直未开口。

    回到家里,成峰撒开雪馨,开口问道:“现在你可以说了,你和杜建飞,究竟有什么关系?”

    “我都说了,只是兄妹!”

    “除了兄妹,其他的关系呢?”成峰有些大吼。

    这时,柳叶儿从楼上下来。雪馨坚定地回答:“要么兄妹,要么朋友,根本没有逾越界限!”

    叶儿开口:“雪馨啊!我劝你还是承认了吧,再抵抗也坚持不了几天。”

    雪馨终于忍不住:“柳叶儿,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屡次设计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