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4本章字数:2657字

    “冤枉啊!我何时设计又何时害你了?倒是你,出去的时候不四处防备点,让我发现了你与杜建飞私会,还说了一些大逆不道的话,我真替你感到羞耻!”

    雪馨有些怨气:“你倒说说,都看见了什么,又听见了什么?”

    叶儿看看成峰,说道:“成峰,我若是重述了他们当时说过的话,你可不要动怒!”然后无中生有的回述,“当时你与杜建飞在‘润诗’餐厅私会,我就跟着你坐到不远处,听见了你们由头至尾的话。你们说,穆家的女主人终于死了,这下,你就是名符其实的主人了!成峰不爱做生意,那么穆氏完完全全就是你的了!到时,你再找个机会除掉成峰,把健飞接进来,穆氏将会改名换姓,成为你们二人的天下……”

    “你胡说!”雪馨动怒,“柳叶儿,你怎么这样会编故事?这些,都是你蓄谋已久,如今照搬上来诬害我的吧?”

    “我早就知道你不会承认!有谁犯了滔天大罪,会轻易认过呢?”

    “柳叶儿!”

    “好了!”成峰打断,“雪馨,我曾在心里认定,你是个好女孩,就算受了天大的委屈也只自己扛着。如今不管叶儿说的是否属实,你都具有嫌疑。你还是,暂时搬出去住吧!”

    雪馨一怔:“成峰,你在说什么呀?你这样做只会让她的奸计得逞,穆家会由她主宰的!”

    “如果穆家最后败落了,和你没有关系。若是叶儿纯心陷害你,以后你搬出去住,说不定会减少伤害……”

    雪馨失望了:“好!你若以为我嫁到穆家完全是为了钱,我这就搬出去。但是,老夫人对我恩重如山,请你不要中了美人计和离间计,穆氏建立庞大企业不容易,不要毁在你手里!”

    成峰仰头叹了口气:“穆氏产业,与你无关!不要给自己添麻烦,这不是你一个女人家受得了的!”

    突然,从外走进了几个警察。带头的依然是蔡警长,他走在成峰面前,恭恭敬敬地说道:“对不起,穆少爷!经我们查证,您的夫人易氏,确实有杀人嫌疑!您看这是依法律解决,还是……”

    雪馨震惊,成峰望向她,只字不提。转头面对蔡警长,闭上眼点了个头。蔡警长发一个手势,两个警员将雪馨逮捕起来。

    雪馨要挣扎,却抵不过两个大男人的力气。她什么话也没说,更没请成峰向警长说情。她知道,这一切都只是阴谋,设计陷害她的那个人,最终会伏法认罪。

    她本本分分地跟着警察走了,临走前还看了一眼成峰。从他的神情上,她解读到了失望、伤心、痛恨,还有不舍……

    见她走了,叶儿喜笑一下。她拉住成峰,献媚似的说:“成峰啊,人都走了,就别惦记了!再说还是一个杀人犯,更不值得你伤心。接下来啊,咱们好好过自己的日子,不让任何人来打扰!”

    叶儿递了杯水给他,成峰却理也不理,转身上了楼。叶儿跳下没,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反正雪馨走了,从此以后的穆家,她说了算!

    小金几个人带孙少爷从外面回来,见家里安静得很,总觉得心里快要爆炸一般。她上去雪馨的房间,屋里干干净净,半个人影都没有。后来问管家才知道,雪馨被带去警察局了。当时小金吓了一跳,差点晕过去。叶儿随后搬来行李,看样子是要长久住在穆家。

    小金气不过:“你当时不过是一小妾,现在又什么都不是,有什么资格住在我们穆家?”

    叶儿抬手打了小金一巴掌,抬眼说道:“你以为你是谁,一个小小的丫鬟也敢跟我顶嘴?我告诉你,现在你的主子已经走了,为了不让少爷伤心,只有我住进来陪着他。如果你想讨好我,那就尽快。我会考虑一下,收留你在身边做丫鬟的!”

    小金怒瞪对方:“我呸!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起初你只是一个妓女,全仗我家少爷肯瞧你几眼,你才有机会进我穆家。但是你以为少爷真的喜欢你吗?少爷只不过对你有些新鲜感,日子久了就会腻,何况你还捐款而逃过,少爷更不会喜欢你!识相的,马上给我滚出去,穆家不欢迎你……”

    “你……”叶儿刚抬手要打,旁边的孩子就哭了起来。

    叶儿转移目光,陆嫂立马抱起孩子哄。张婶拦过小金,以长辈的口吻警示叶儿:“柳姑娘,小金年轻气盛,说话未免冲了一些。可我这个老人却不觉得她哪说错,当初你的确是妓女麻雀变凤凰,也的确有过捐款而逃,这次对于任何一个家庭来说,都不会接受。如果柳姑娘还顾点颜面,那就请回,别再打扰我穆家的生活!”

    “张婶,我敬重您是这个家的老前辈,但不能太过分了!我是妓女出身没错,可若非情势所逼,谁会想去当妓女?而至于捐款而逃,我只能说我有苦衷,是什么苦衷,原谅我不能告诉您!还有,我只是担心成峰会想不开,所以要搬过来照顾他,绝无其他用意!”

    小金脱口而出:“若是我们少夫人亲自照顾,少爷定会日日开心,哪有什么先不开之说?”

    “小金啊!你是个忠心的仆人,这点我很欣赏!可你不能为了自家主子故意伤害别人,雪馨进了监狱又不是我判的,你不至于贱人就喊贼……”

    “是不是贼,你自己心里清楚!反正少夫人补回来,你又住在这里,我坚决不会再做工,我宁愿去陪少夫人坐牢……”

    张婶拦住:“小金,别冲动!”

    “好啊!果然是忠心的仆人,我会向少爷说明你的愿望的!”叶儿奸笑着。

    张婶求情:“柳姑娘不必在意一个小丫头说的话,只要姑娘自己心里好过,做什么都无人插手……”

    “张婶,按说呢,您是家里的老人,就连少爷都得尊敬您。但是作为老人,是不是该给下人一个教训,不然以后下人的眼中都没有主人,这个家,改由谁做主?”

    “姑娘说的是!下人的确该有下人的样子,可主人,究竟是不是主人就说不好了!”张婶话中有意。

    叶儿虽气,却不显露出来:“算了!我该上去陪成峰了,你们照顾好我儿子,别再吓着他……”

    说罢,叶儿转身上楼。待她完全进了书房之后,小金才敢乱发脾气:“她以为她是谁啊?少爷离了她就不能活了么?”

    “好了,人家毕竟张一张巧嘴,少夫人又被坐牢,咱们做下人的,能说什么?”

    叶儿在成峰耳边乱说一通,最后成峰听烦了,做出人生可能错误又可能正确的决定。三天后,雪馨被放出来,并且由穆家的司机送回穆家。

    小金第一眼见到雪馨,惊喜的扑了过去:“姐,你终于回来了!”

    雪馨抚抚小金的头,对这一切都尽感陌生。突然,背后迎来了一个人,那是成兰。她冷声说道:“你回来了?”

    雪馨回过头,见到成兰不知是什么心情,因为成兰的表情很让人寒颤。她只点点头:“是啊,回来了!”

    “起先我真的不敢相信你会是杀人凶手,现在也仍然不信。可是证据确凿,事实就这样让人出乎意料。哥哥没有追究你,反而是放你回来,这也许是他对你还留余情。穆家你可以继续住下去,但只要你心安理得……”说完,成兰转身离开,只剩雪馨与小金面面相觑。

    雪馨带着疑惑坐下来,询问:“小金,我不在的这几天,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小金左思右想:“你刚被警察带走的那天,柳叶儿就拖着行李来我们家,说是要陪少爷一段时间。可是他们只在这里住了一晚,第二天少爷也备着行李带她出去。张婶问过他要去哪,他只说出去散散心。可没想到他去过警察局,把你保释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