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4本章字数:2273字

    成峰点点头:“我会的!不过,你说穆家现在危机重重,雪馨只是一介女子,不会撑起如此重任。这么长时间,她是怎么挺过来的?”

    “单靠她一个人,的确听不过来。但还好有海龙姑爷和健飞少爷常来帮忙,少夫人才得以挺过难关……”

    “海龙和健飞?那,成兰来帮过她吗?”

    “那倒没有!大概小姐心里很失望,不来看少夫人。但是姑爷能常帮少夫人,说明小姐是不反对的……”

    成峰点了头:“我知道了!”

    “少爷,你,就不问问健飞少爷?”

    “健飞?有空我会亲自找他谈的!”小金的神情有些异常,“你放心吧!我是找健飞随便聊聊,绝不会再怀疑他……”

    小金安下心来:“那我先出去了!”

    趁雪馨不在家,成峰抓空出去找健飞详谈。一样相聚于“润诗”餐厅,两个男人的见面不知会聊事业,还是让他们牵肠挂肚的女人?

    健飞很平常的心态,而成峰却略显紧张。在一张靠右的餐桌前,两人面对面,健飞尚先开口:“这家餐厅,我倒来过很多次,却从未和你一起走进来。一直都没想过,你会主动约我……”

    成峰一笑:“今日,算是我们敞开心胸,饮酒畅言……”

    “以前,我常和雪馨来到这里!不要误会,我们只是谈生意上的事。第一次来的时候,她走到这个地方,突然会发笑,我问她笑什么。她说,上一次来,是你给她准备了生日惊喜,那是她过得最有意义的生日。你很会给她惊喜,她也会把你的惊喜留在心里一辈子……”

    成峰的表情瞬时有些凝固,这时,健飞又开口:“好了,言归正传!你今天找我来,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成峰回应:“没什么事,就是想以朋友的身份,和你随意聊一聊……”

    “我想,我们之间的朋友关系,全然是以你的误会而建立起来。不过我很喜欢,说明你对待雪馨,还是情意尤深的!”

    “她成了我的妻子,做为青梅竹马,你不会嫉妒吗?”

    “是有点!当初我还把祖传玉坠分给她一半,打心里认定她是我的新娘。一年前我回来,还是有其他目的,要把雪馨娶进门。不料想,她却成了你的妻子,我只好祝福她了……”

    “你就没有想过和我抢夺她?”

    “男女之间,除了爱人,还可以做朋友。既然你比我早先下手,我只好自动退出……”

    “好!看来之前,是我太小肚鸡肠,平白无故误会你们。现在我懂了,你是个好男人,雪馨也是个好女人。朋友与妻子,我会加倍珍惜……”

    “说得好!不过,我还是要给你看一样东西……”说着,健飞就拿出了两枚玉坠,“这是一副玉坠,被我以前分成了两份,一份交给雪馨,一份自己保管。就在今年,雪馨将她手中的玉坠还给我,说这不属于她就没必要保留。可是我想,她应该是为了避嫌。她怕你会再误解我们之间的关系,所以想极早撇清任何与我有关的物品。当我看到它的时候,感触颇深。我把半枚玉坠送给雪馨已经好几年了,她却依然保存完好。虽然细致处,还有道裂痕……”

    成峰知道,那裂痕正是他当时生气摔的。健飞眼神真好,修复得这么仔细还能被他看出。健飞目视着成峰:“这种女孩是极守妇道的!我也相信你不会轻易怀疑雪馨,但你不该听取奸人胡言。你们之间本是牢不可破的,可你不珍惜,这桩婚姻早晚破裂。还好,你回来了!这次是不是选择了相信她?”

    成峰惭愧:“我不该对她起疑心,差一点就失去了好妻子。她受到的委屈太多了,我会用一辈子偿还,直到她满意为止……”

    “她从来没有怪过你,因为她舍不得。在她的眼神里,我看出了对你的眷恋。你后悔吧?那就趁早回到她身边,以后别再听信他人谗言……”

    “我知道!谢谢你,健飞……”

    “好了!别再浪费时间,雪馨整天忙着店里的事,还挺着大肚子,很辛苦的!快回去吧,能帮一点是一点……”

    成峰满怀信心的从餐厅走回家,本以为会和雪馨重修旧好。他还特意买了束花,极为紧张的闪现在雪馨面前。她已忙完账目,正在房间内看书。

    成峰在家里众人的撺掇下,走进了房间。雪馨听到了声音立马站起来,却没想到眼前的人竟是他……

    他捧着一束红鲜花,突然单膝跪在雪馨身前,叫道:“雪馨,嫁给我吧!”

    雪馨匪夷所思,她捂着大肚子,冷声问道:“你干什么?”

    成分深情款待:“我欠你太多了,注定要以一生还给你。而如今,我还得起的,就是欠你的婚礼……”

    雪馨扭过头去:“你先起来吧!”

    “若你不答应,我便一直跪下去……”

    “那恐怕你要跪到永久!”成峰惊诧,慢慢站起来,“你以为,我还会原谅你吗?”

    “雪馨……”成峰只能叫出她的名字。

    “你我之间的裂痕太深,不是你一句两句话就能修复的!我出身也是大户人家,家道中落才变卑微。但我的精神上,灵魂上,一直都是那么富有。我不能由你们任意宰割,不能无条件的做你的玩偶。现在我自由了,欠你们穆家的,我以自己的健康和尊严还完了。如果还不觉得够,那我就以未出生的孩子做赌注。若是男孩,我会还给你;若是女孩,我养她十八年,待她成人后再交由你。烦请你给她找个婆家,安稳一生……”说到这里,雪馨流下了泪。

    成峰自知伤透了雪馨,含着泪道:“对不起,我伤害了你!但是我想挽回这桩婚姻,我不愿失去你……”

    “不愿失去也失去多回了!从前失了,你还能找回来。可这次,我不会再回来了!”

    “我们真的没有机会了吗?”

    雪馨闭上眼睛:“你若对我还有请,就放开我吧!我想恢复自由,再不受约束……”

    “可是君儿……”

    “我仍将君儿视为亲子,他若是想我,就叫他来看我。但我不能带他一起走,因为他毕竟不是我生的,是你们穆家的长子长孙……”

    “那我呢?”

    “我们注定有缘无分,即便舍不得,也要断了念头!”

    “好!雪馨,是我欠了你,对不起你。但请你不要亏待自己,现在你还怀着身孕,就算要走,等孩子生下来再说,好吗?”

    雪馨吸了一口气:“谢谢你的好意,我会照顾自己,还有孩子!既然你回来了,我就把穆家的生意大权交还给你。若有不懂之处,就去请教老掌柜,我当初也是这么学过来的……”

    “那你要去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