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4本章字数:2328字

    “我也不知道!但天地为大,处处安家。请你放心,最重要是把穆家管理好,对老夫人也能有个交待……”

    “雪馨,我们之间不能再挽回,那就为以后留个念想。今晚,陪我聊一聊,好吗?”

    雪馨转过身,挤出一个微笑对他点头。成峰与雪馨半躺在床上,彻夜长谈。算是他要争取,多和雪馨说一句话:“对了,雪馨,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你听后不要激动!”

    雪馨点点头,他继续说:“我在回来之前,叶儿对我说,你的母亲是曹敬德杀死的!”

    “怎么会?母亲不是患上肺痨吗?”

    “那是曹敬德害她得了肺痨!为了达到私欲,他设计吸引母亲的主意,好没有时间调查叶儿……”

    雪馨有些悲伤:“这么说,我母亲的死,另有隐因!”

    “她早年失了丈夫,隔过多年,当然会芳心欲动……”

    “妈妈太傻了,怎么动心于一个虚渺无度的男人?”

    “感情的事,谁能自控?”成峰揽过雪馨。

    “那叶儿呢?她把这些都和你说了,她不会有危险吗?”

    “我也担心过,可她好像已有主意。对于曹敬德,她不再苦于痴缠……”

    “那她的处境也不安全,会不会……”

    “雪馨!”成峰打断,“她做了那么多对不起你的事,你就不恨她吗?”

    雪馨若有思忖:“恨,可是太累了!我害怕恨一个人的辛苦,再有,她也是逼不得已……”

    “但愿我们的孩子将来也会有你这番好心肠!”

    雪馨有些苦虑:“孩子,我们都欠他的!”

    “你累了吗?先睡吧!”成峰考虑到雪馨沉重的身子。说了这么久,她也确实乏了。靠在成峰的肩上,安然睡去。此时的成峰丝毫不敢动,他怕打扰这种美景。若永生能停驻在这一刻,还有什么分离之愁?

    一夜,两人共同享受离别前的重合。将来不论出什么事,都尽量不要打扰到对方。二人最终劳燕分飞,但均是不舍……

    第二天,雪馨睁开眼睛,天已大亮。她突然想到今天的任务,是要离开这里,心里不由一悲凉。成峰一夜未合眼,亲眼见她醒来,却又不得已接受将要分离。

    “醒了?”成分带有一丝伤凉问她。

    雪馨点了点头,离开他的怀抱。换好衣服,成峰紧迫开口:“留下吃早饭吧,也不在这一时!”

    雪馨同意了,她也想与丈夫、孩子吃完最后一顿饭。这是二人分别后,第一次在一起吃饭,也是最后一次。小金早就知道雪馨会走,因为之前她已念叨不少次。

    立君坐在妈妈怀里,娇嫩的声音响应着:“我要吃这个……”

    雪馨非常珍惜这次与儿用餐,几乎每一口都是她喂到立君口中。成峰不忍看到这幕,整顿饭都是别过头去,含泪咽完分离餐……

    按照习惯,立君每天吃完早饭都要跑出穆家大门去玩。这一次,雪馨叫住了他。蹲下身来,紧紧抱住孩子。随后往他脸上亲了一下,忍着泪说:“君儿乖,早点回家!”

    立君稚嫩的脸上,洋溢着天真的笑容:“君儿听妈妈话,早点回家……”之后,在陆嫂的带领下,飞快的跑出去。

    今日张婶没出去,特意留在家里,要送少夫人一程。雪馨返回房间,伤感地收拾衣物。成峰和小金跑进来,亲眼见着雪馨一件一件往外拿衣服。原先衣柜是两个人的,之前变成了雪馨一人,现在就要彻底空了。

    小金突然跪下,哭着说:“少夫人,让我陪您一起走吧!我舍不得……”

    雪馨停下,转眼看她一滴一滴泪往下落。成峰一言不发,却在心里流尽了泪。面对小金的央求,雪馨既是感动,也是无奈。她走过去,拉起小金,说:“好孩子,可你是属于这里的,不能擅自与我离开……”

    小金疯狂地摇摇头:“不,少夫人!让我跟着您吧,我不想留在这空荡荡的家里!”

    雪馨一下子泪淌之尽。成峰忍住伤痛开口:“就让她陪你吧!你一人两命,单独离家谁也不放心……”

    雪馨只好点点头,小金起身跑出去收拾行李。剩下这二人,成峰深情望着她,突然用力抱住。所有的泪肆意出现:“保重身体!”

    雪馨在他怀里也淌尽了泪,已浸湿他的衣服。她说不出话,以点头代替回答。相拥过后,成峰不再同雪馨一齐下楼,而是她一人提着行李走出房间。楼下,小金和张婶都在等。雪馨停下,张婶饱经沧桑的面孔上多了不舍与慈爱,她满含泪水望着雪馨。道:“少夫人,真的要走吗?”

    雪馨点点头,泪水也顺流而下:“张婶,照顾好孙少爷。他回来后,告诉他,妈妈永远爱他!”

    张婶捂着脸,一下抱住了雪馨:“少夫人,多保重!”

    撒开后,雪馨带着小金走出大厅,再走出大门。回头望一望这曾经装载了她太多感情的洋楼,一切都未变,只是人少了,悲情多了……

    透过二楼的窗户,成峰也在愿望着她。他没有下去送别,因为怕更舍不得。他想得到,如果下去了,一定会再祈求她留下。明知道她的心意不会变,自己却还不死心……

    半条路,小金问她:“姐,我们接下来去哪儿?”

    雪馨吸了一口气:“我有去处!”然后与小金直走一小时,到了曾经让她欢喜的大礼物——竹屋。

    接下来,姐妹二人将要永久在这里入住。虽不像洋楼那样奢华,但也足够遮风避雨,春暖夏凉。从穆家出来,雪馨只带了一半简单朴素的衣服,剩下的还在衣柜里,或许是留给成峰怀念。

    立君从外面跑回家,还大喊着:“妈妈,妈妈!”却是无人回应。

    张婶急忙跑来,拦住立君,说:“孙少爷乖,咱们回房去玩,好不好?”

    “不,我要找妈妈……”立君随即哭喊起来。

    成峰这时下了楼,走到立君面前,蹲下身来问他:“君儿怎么了?”

    张婶阻拦不住:“孙少爷偏要哭喊着找少夫人……”

    成峰无奈:“君儿,爸爸陪你玩好不好?”

    立君意欲脱开父亲的手掌,还骂道:“你是坏人,我不要你陪我,我要找妈妈……”

    成峰心底划过一丝悲凉,张婶连同陆嫂把立君抱着拖着走到后院,许久都不得安宁。成峰走回房间,注视这里的一点一滴。他先是离开三月,这里只剩雪馨的东西。打开衣柜,他才发现,原来是两个人的衣服如今只有一个人的半成衣服。当时他太过分,没考虑到雪馨有多心伤,他走得那么干净,雪馨却顾得他的感受,给他留下思念之物……

    或许,这个房间注定不能入住恩爱的夫妻,只留的下孤独的一方。以前都是雪馨孤独,现在也轮得到他了,却是永久!反正都是那么思念,那么心伤,何不振作起来,将家族生意发扬光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