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4本章字数:2303字

    成峰解释:“不要说了,钱乃身外之物,保住家族血脉才是最重要的!”

    “说得好!果然是受过教育的,把钱财视如粪土。二叔我跟你比不了,有钱就是王!既然如此,那就回去把东西备齐了,这种事早解决早安心……”

    “海龙!你回家里,把老夫人房间带有锁头的柜子翻开,找出房契和地契,立刻拿来……”成峰叫了处事不惊的海龙。

    差一点海龙就答应了,却突然传来了雪馨的阻止声:“不要!”所有目光都停驻在她身上,“千万别拿庞大的产业换我,我承受不起!”

    “没有任何东西,比你的价值还高!”成峰深情凝视。

    “够了!快去拿,不然我就开枪……”曹敬德一再逼迫。

    雪馨依旧不同意:“你开枪吧!我决不让穆家产业落入你手……”

    曹敬德很生气,似乎要扣动扳机。成峰及时拦住:“等等!我去拿,立刻就去……”

    “你要是敢拿,我就和孩子先死在你面前!”雪馨的倔强让成峰几人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健飞带来了几个警察闯入竹林。看到雪馨被挟持,健飞很担心,上前指着对方道:“曹敬德,你今天是走不出竹林的,快把人给我放了!”

    曹敬德被逼急:“好啊,你们如今是有备而来,就想抓我落网了是吧?我偏不如你意,就算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别冲动!”成峰大喊,“曹二叔,千万别伤害雪馨,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好吗?”

    “现在,先让警察退出去!不要让我看见一个穿警服的……”

    “好,我叫他们走!”成峰随后告诉警长,“蔡警长,你们先出去,尽量不要惹怒他!”

    “可是……”

    “快走吧!现在最紧要的是我妻子,不能让她受到伤害,我们只有听曹敬德的话了……”

    蔡警长点点头,随之直视大喊:“曹敬德,我们这就走,你不要伤害人质……”他挥了挥手,所有警察都退出。

    目前已陷入了僵局,一方想尽快得到地契,一方受到限制不让回去拿地契。健飞试着说服雪馨:“馨儿,你现在是两条人命,万万不能任性胡来!只要将地契给他,你和孩子都安全了……”

    雪馨显得很冷静:“健飞哥哥,你太傻了!你以为拿到钱,他就会放了我吗?心狠手辣之人,是不会留下一个活口的!”

    曹敬德的枪紧紧地扣在雪馨头上:“死丫头,不要胡说!成峰啊,你的妻子可真是疼你,为了不让你的家族败落,故意说出这么一番话。你如此聪明,应该不会相信吧?”

    “好!二叔,你不要冲动,我这就派人回去拿……”

    “你要是敢动一下,我立刻死在你面前!”雪馨再次阻拦。

    “雪馨!不要再任性了,你和孩子很危险……”成峰试图劝她。

    雪馨摇摇头:“那是老祖宗打下的江山,妈曾费了全部心血来培养,怎能毁在你我手里?”

    “千万家产,换得来你与孩子,太值了!”说着,成峰就要叫海龙出去。

    可是此时,突然跑来一个小孩儿,身后紧追着张婶。那不是君儿,他们来干什么?正在雪馨诧异时,健飞开口:“曹老板,你怎么能杀了你的恩人呢?这不是太忘恩负义了吗?”

    曹敬德也搞不懂怎么回事:“你胡说什么?”

    “我是说,雪馨她帮你养了两年儿子,她是你的大恩人!”

    “什么意思?”

    “经我调查,其实这孩子是你与柳叶儿的骨肉,和成峰没什么关系。可他在穆家生长了两年,你说雪馨是不是你的恩人?”

    “你胡说!”

    “是不是胡说,就看孩子的了!”健飞蹲下,指着曹敬德问,“君儿,告诉叔叔,那个男人是谁?”

    君儿张口就叫:“爸爸!”

    所有人都惊诧不已,健飞站起身:“孩子和成峰生活了两年,却没听过他叫一句‘爸爸’。与你才是第一次见面,怎就叫得这么亲切?原因很简单,孩子是不会撒谎的,他只认准自己的感觉。他感觉到与你之间的亲近,所以才会叫你‘爸爸’!”

    曹敬德有些糊涂,开始思考这些问题,对雪馨也渐渐松弛。这时健飞给了雪馨一个眼色,雪馨顿时明白了,立马脱身跑出去。曹敬德反应极快,认识到其中有诈,便立刻开枪。成峰快速闪到雪馨背后,替她挡了这一枪。

    听到枪声的警察,第一时间冲到竹屋,抓住了贼寇曹敬德,以及身边没有用的小喽啰。雪馨回身抱住了成峰,心惊胆战地望着他。其他人也聚到一起,小立君蹲到成峰旁边,张口叫一声:“爸爸!”

    成峰一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健飞解释:“我知道警察来了只会起反作用,所以出了这一招来打乱曹敬德的思绪。君儿很听话,也很配合……”

    雪馨见他出血严重,便劝道:“别说了,快去医院,把子弹取出来……”

    成峰拦住:“不用了!我了解自己的身体,子弹所在位置正中心脏,我,我怕是活不了多久了……”

    “别说丧气话,你一定要活着,看我们的孩子出世……”

    成峰抚摸着雪馨的脸:“对不起,又害你一人孤独……”

    雪馨摇头,流泪不止:“我不要一个人孤独,你陪我,陪我走完一生一世……”

    “若有来生,我定会陪你!”

    “我不要来生,我只要这辈子你陪我……”

    “对不起!孩子出世后,请告诉他,爸爸——爱他……”突然,手坠下,眼已闭。

    雪馨的泪滴落在他的脸上,听见身旁很多声音:“哥……”

    “少爷……”

    只是雪馨什么也说不出,比当时失了母亲还痛苦。许多秒以后,雪馨挺着大肚子重回穆家,他们的房间内,在衣柜里,有那一套成峰的衣服,中间夹着一块怀表。雪馨拿出它,坐在床上,细细怀念他的味道……

    此时的雪馨已有八个月大身孕,每天她都会一人睡在床上,枕下藏着让她安心的怀表。有时会想起以往的甜蜜与心酸,便会自言自语:“你还欠我一个婚礼,来世一定要还!”

    “我欠你的,还有那一句话,我爱你!”

    君儿小跑着找到雪馨,不停地喊:“妈妈,妈妈,爸爸呢?他说过要陪我玩的!”

    雪馨笑着隐藏泪水:“君儿,爸爸没有失信!他会陪你玩的,只是在晚上。你要想见到爸爸,就每晚早早睡觉,心里喊几遍爸爸,他就会出来陪你玩了……”

    “真的吗?”

    “当然了!爸爸和妈妈都不会骗你的……”

    再然后,雪馨把穆家生意料理得体。君儿也每天都会和她说:“我昨晚又与爸爸在一起玩了……”

    相信在另一方,他也在想着她。因为他们之间还有着互相欠缺的约定:一个婚礼,一句“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