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0:12本章字数:3033字

    这个叫美的女人,曾经也是读书爱好者。不过,她读书只是主要用来提高内涵气质,这是她的淑女哲学的其中一部分内容。相比之下,小从男继承了他父亲的习惯,只好读书,不求甚解。

    关于读书,小从男的父亲有个有趣的故事。有一年寒假,老师布置作业,便是寒假期间要至少读两本名著。来年开学,老师问起读课外书的事情。全班人,只剩下小从男父亲没有读过课外书。老师发脾气了,在课堂上给小从男父亲点名批评。课后,小从男父亲找到老师解释,他之所以没读名著,不过寒假期间却写了几万字的小说。“呃……”老师一时语塞,写小说当然比读小说付出更多。“那为什么你在课堂上不跟老师提起呢?”老师言下之意是承认不该批评。“若是正在做一镬饭,全班有一大半同学都去揭开镬盖看看饭好了没有,那么这饭可能就不知能要煮到什么时候才能好了。”小从男父亲的意思是,不想被太多的人知道了,想静静的写,以免被人过多干扰。揭镬盖催饭熟,效果只得其反。

    好学生不是教出来的,而是带出来的。小从男既不是教出来的,也不是老师带出来的。他完全依赖自学完成各门功课,涉及各个领域(这象极了达·芬奇)。

    对于无关重要的东西,小从男是大大咧咧的。只是一到打印业务,便精益求精。

    小从男的偶像是三毛。不过三毛在大陆遭学者笔诛,说她是天真幻想派人物,在撒哈拉沙漠循世躲避浮世喧哗。这帮学者喜欢劝人为善,劝三毛回归正业:好好的相夫教子。若是三毛被这些所谓的“务正业”所拘时,我们便看不到《撒哈拉的故事》,三毛也就不是三毛了。

    三毛不喜欢约束,她的书里专写自己的故事,无处不传递着女性独特的乐观、善良。小从男曾与女人讨论过,三毛若是嫁给华人,要她相夫教子,伺候婆婆,会是一番什么景像?

    估计会要了三毛的命吧,她是如此不喜欢约束。

    三毛在台湾不泛追求者。晚年三毛跟张乐平,“三毛”原形的创始者,有过一段时间接触。三毛从她取“三毛”作笔名起,便对张乐平有些顶礼膜拜的意思,以至于女人认定会是结局注定悲惨。要圆满不切实际的期待,是不太可能的。

    身为女人,女人同情三毛。她认为三毛是个悲剧人物,总是在悲剧人物身上才能看到人的情感深度。

    小从男的思维则是男性化的,要考虑这一事件对三毛的破坏性影响。从三毛取“三毛”作笔名开始,她塑造了自身乐观“三毛”的形象,但是张乐平无意间毁坏了三毛对于“三毛”形象的设想。张对于三毛的影响是巨大的,影响了她一生。

    小从男喜欢看书,却没有他父亲的那种语言天赋。时不时,小从男来找女人,请教她英语发音的事情。小从男可不是个好学生。

    “听你说普通话,我都快学会说梅州客客话了。”女人对这个好学的学生,很是失望。

    “你该出去晒晒太阳了,皮肤白得像妖精了。呆在这里,是逆天的事。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小从男为枯井设了通气管道,还用可移动天窗折射阳光进入钉螺小屋。只是女人却充分利用了这仅有不多的阳光用来晒衣服。

    “他喜欢皮肤白。”

    小从男盯着她,透过纸一般雪白的肌肤,可以看到血红红的小毛细血管。原来她长时间留在钉螺小屋里,这是最主要的因素。

    “英语介词ON在时间方面的用法是什么?”

    在于In,on,at三个介词里,小从男一直难以区分使用。在百度里查找过了无数次了,但由于百度依赖症就是没能记忆下来。

    “On the way!on the way!”这是小从男的早起铃声,小从男的对英语介词,In,on,at三词中,混淆不清。女人修改小从男的英文说明书,非常吃力。据闻,小从男的毕业论文,因为将广东佛山的“南海”这个地方翻译成“southsea of china”(南中国海),离开校时,被注明结业而不是毕业。

    这是小从男迷信在百度里找翻译工具惹的祸。

    使用On一词过多,On成了小从男的特有的标记了,形同注册商标,在他的产品上全部打上“ON”一词作标记。

    有一天,小从男和虾仔在讨论虚无主义时,女突然发现,熟悉达·芬奇的小从男,会不会在使用的小把戏?这个“ON”从右往左看时,是“NO”一词。如此,哑泉彩居民管女人叫做三叉,三个大叉叉,也是“NO”,即“不”的意思。

    这么说来,小从男是个否定论者。但女人觉得更多地像达·芬奇般地恶作剧。达·芬奇写镜面书写字体,这字体需要对着镜子照才能看得明白。

    曾经,女人问虾仔,“你母亲和我同时落水,你会先救哪个?”

    虾仔母亲已经不在了,双选题变为单选题,原本很好回答的。但是这个问题被小从男抢先回答了。“我会选先救媳妇!因为这问题是媳妇问的。大部分女人喜欢甜言蜜语,淘醉于耳听爱情,假设两个喜欢耳听爱情的女人生存在一个屋檐下,一个是婆婆一个是媳妇,呃,这个世界便多了许多硝烟迷漫。”确实有许多华人家庭,被婆媳关系所困扰。

    原来小从男喜欢反向推理,不论问题如何,先假设它是正确的,然后沿着这个假设继续向前推理,走到死胡同了,便证明这个假设不能成立。

    人类文明已经从单纯的偶然发现到主动寻找:事先提出理论假设,然后验证。

    小从男习惯声称,这个理论假设,是一种严谨地对现有进行解构后重建的最有效方法。这个假设,让原本不存在的东西存在了,所以它有非凡意义。

    数字“0”,不存在的东西,让它存了,所以“0”的意义非凡。

    女人发现了小从男的心中的小九九,一个彻底的虚无主义者。

    “萨特的虚无”其实是“萨特的自在存在”的补充系统,这是光与影的组合。两者结合在一起才是一个完整的世界景图,即世界景图的“完形”!我们依旧停留在尼采对于虚无主义哲学的定义里,照本宣科,然后不合时宜地展现了我们对于“影子”的恐慌。对于虚无主义赋予了过多的悲观、贬义色彩。在今天我们已经步入半数字化时代了,无论我们是否依旧处在后现代主义,都需要跳出尼采对于虚无主义的咒符,重新定义虚无的意义,至少不应该将它示作魔鬼般地拒绝。

    “让绝对不存在,或人类尚未确定的东西存在”,小从男的话,让女人联想到,最容易看到的东西是,梦想、理想、幻想,而不是有洁癖的虾仔的解读方式,平白无故地捏造一些“脏”出来。

    儒家思想里,“忧”,对于可预见不够好的或者未达成的,促使自省成为儒家文化一个很重要的环节。相对事实而言,“忧”不存在的东西,预感它的存在,展现了对未来的预期的判断有了事先的自知之明:要扼住生命的咽喉。

    否定性思维有着正能量,但是女人没有再仔细听到小从男再深入的描述。

    小从男并不媚俗,但并不意味着他蓄味会破坏习俗。他通过旧俗,媒灼之言结的婚。对他而言,能够用某种方式达到目的,而这种方式又不给他人造成麻烦的话,用什么途径方法,不是太在意。

    文革,革了非常多的传统文化的命,阑尾视作毒瘤,一刀切了。

    已经存在的东西,让它消失了,小从男觉得可惜。

    小从男对着文革,有着咬牙切齿地痛恨。曾经美问过小从男,若是可以选择,会将哑泉彩建在哪个地方?“台湾吧!”小从男嘻嘻着说。小从男对台湾相对钟情。台湾没有香港的铜臭味,也没有新加坡人多地少带来的种种无奈,在传统文化和经济发展中,台湾是物质精神相对平衡的地方。有三毛、李安、余光中,有阿里山,有半导体业……除了议会常现打架,议会打架导致法规政策跟进不够而可能拖累经济发展外,台湾人民热心、守秩……

    虾仔说,“小从男是台达尔文机器,他判断否定性思维意义的重要依据,是平衡和再适应……”

    过于思维复杂了,女人对这个讨论,基本不参予。

    虾仔还是继续补充说:“这跟几何题差不多,建立虚拟坐标系,绘出辅助虚线,使复杂的图形变得整体化,而简单明了。”

    经过这道虚无化的补充坐标系统,又或者者其它假设,使得不实在的东西,让它存在。这有什么意义?

    小从男回答:“问马云吧,阿里巴巴和淘宝网,“虚拟”集市平台,马云已经赚得盆满钵满了。很赚钱这点格外重要。”。虚拟集市根源于实体市场,但是它比任何实体集市的容量都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