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0:12本章字数:1711字

    合眼后女人做了个梦,和达·芬奇一起去盗墓。这种离奇古怪的梦,也就是梦里才会呈现出来。

    跟着达·芬奇一起盗墓,达·芬奇要尸体作解剖使用,而女人呢,却是要那口棺材。晕呀,墓里的金银财富都不要,偏偏要那口棺材。难道那口棺材是乌木做的,那么值钱吗?

    两人一起合作,刨土打开墓室入口。整个过程,两人一句话也交流,配合得极其默契。这是个东方人墓室,棺材是三层的,每打开一层棺材,需要清理棺材板间隔里填满的木碳和石灰——用来防止水渗入。

    很快传来警铃声,女人急了,多次暗示达·芬奇逃跑,但是达·芬奇却迟迟不动身,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女人急了,抬起最里层棺材,往墓室入口冲出去。刚跑到墓室外,被警察发现了,于是女人丢了棺材又往回跑。

    跑回墓室,看到让人惊人的一幕:达·芬奇将自己涂抹成木乃伊的模样。女人束手就擒,打死也没有说出同谋达·芬奇。

    判决书下来了,竟然是死刑。女人没再上诉,只求死前能会一会达·芬奇。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找到达·芬奇了。女人在纸上写着:我寻找棺材,是在自寻死路?

    达·芬奇居然用中文回复了:不,你只是走到迷宫的死胡同了。

    有人说,要看穿红尘,但是不要看破红尘。女人既没看穿也没看破,只是落入了迷宫死胡同里,茫然不知出口在何方。女人死后,装殓在她所盗的棺材里。

    女人伤感地为自己在梦里的结局掉眼泪了。

    昏迷了不知多久,女人醒来一次,身体还是无法动弹,但是能感受到中午时分照进钉螺小屋那几寸阳光。随后又昏迷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少,小从男把她推醒了。

    他把她脱得光光得,用浴巾使劲地擦她冷冰冰的肌肤。她,抓住小从男的手,下意识阻止。原来她恢复动弹了。女人没有说什么,小从男还在梦游中。她爬起来,用浴巾裹身后第一件事是,牙未刷就开始狼吞虎咽。

    女人用小从男所教的方式,朝小从男背部脊梁灌水,将小从男唤醒。然后,靠着他的肩膀,大声地哭。

    她跟小从男说起恐怖的体验,荒诞的梦。

    哭过后,小从男安抚了她。只是鬼压床,没事了。这种情况,不是每个人都会碰到。有些人不发,有些人偶发。因为男人不在家的时候,感到无助绝望,更因生活琐碎事件而加重负性情绪,女人碰到偶发的情况。

    经小从男这么一说,女人安心下来。

    女人跟小从男说起《蒙娜丽莎》,告诉他她的发现。

    “莫觉得自己起得早,路上再有行人。”

    “什么?有其它人对这个有共鸣?”

    小从男发现女人依旧有些惊魂未定。等她吃饱喝足、呼吸变得平缓后,小从男好好安慰她,劝她出去走走。“你已经快走到死胡同了,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再不回头就撞墙了。出去走走吧!”

    “我考虑一下。”

    女人略有所思。经历一场濒死的体验后,一个人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发生巨大变化。

    小从男准备离开,女人期待小从男能留下来,正想开口请他相陪多一些时间,但是想想小从男已婚了,还有她妻子在等着开启的门,等他回来。女人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

    “你再不来我就死给你看!”虾仔被吓到了,很快出现。

    他一身酒气,回到后,也没有嘘寒问暖,倒床便睡。被子依旧是湿湿的,汗水浸渍了被单,虾仔不闻不问,一改以往半夜来半夜去的做法,居然一睡便睡个一整天。女人在旁边看着虾仔睡觉,他睡得像个孩子,轻微地发出呼噜声。女人心又软了下来,她对他的绝望和恨,很快又飞到了九霄云外。

    短暂的温存并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虾仔依旧令她失望。经过无数次在抬头仰望那扇门期待虾后出现后,女人低头俯视,小从男依旧像口泉水那样,持续地散发着他的能量:没有付出地回报。

    女人决定回报小从男。有天,小从男光着身出现她眼前时,她麻利地将他身体还带着的套套解下来,回收自己使用。

    女人居然就这么怀上了。

    升级为准母亲后,女人觉得生命重燃希望。

    她从网上购买大量妇婴用品,然后寄给小从男收。

    妊娠期的第三四个月,女人恶心呕吐非常严重。吃了便吐,不吃也吐,呕吐反应次数多了,吐出来的干脆是血。

    她提示虾仔陪她去看医生,但是虾仔令她失望。

    “喝粥、喝汤为主吧!”小从男解析这是因为,反复呕吐将胃伤了。胃酸都被吐得差不多了,饭粒太硬,不容易消化,只喝些医学所谓的“流食”,汤和粥之类。既不打针也不吃药,居然被小从男根治了。而且在小从男“泉水般”无处不在渗透滋润下,女人被调养得非常好。

    小从男给了女人一台古老的游戏机,女人天天玩俄罗斯方块打发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