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十八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0:12本章字数:2425字

    小小从男说:“尝试着设想一下,有一天你一身异性装束打扮二,出现在化妆舞会上,面对着台下的熟人微微笑的场景!”

    女人这天穿着孕妇装的时候,看着镜子的自己有些陌生。她心血来潮,换上了虾仔的男装,对着镜子照。换了种性别角色,一点都不自然,这种感觉颇为别扭:不坦然,也不自在。假设,达·芬奇穿着女装,披着假长发,着女裙出现在化妆舞会的舞台上,向众人施礼微笑的那一刻,会发生什么?

    会有这种奇特的微笑。因为化装,欺骗众人带来“你猜你猜我是谁”的一些得意,异性装束,带来别扭不适,和担心表演不够逼真带来自责,几种心理因素混在一起,所以蒙娜丽莎微笑模式,只有少数场合,在参加化妆舞会在舞台上展示给大伙辨别时才会碰到,日常生活不容易碰到——人们因为对之陌生,称它为诡异或者神秘的微笑。

    (达·芬奇曾经带队参加宫廷化妆会比赛,身兼编剧和导演)

    达·芬奇被认为是史上最高智商的人。他练就一种本领,他左右手画画;写出来的字对着镜子看才能明白(部分手稿经拍卖,目前被微软的比尔·盖茨收藏);他画的自行车,会让人理解为活在现在时代里的思想家。

    在达·芬奇时代,还是文化复兴时期。跟那些宗教题材的绘画作品相比,《蒙娜丽莎》是最早将心理因素,如何将画捕捉观众的心理因素的技巧引入绘画技术中。当然,达·芬奇的蒙描技术也炉火纯青,他画的人体三维立体图,完美比例的男性和黄金分割法,《维特鲁威人》,也充分地遵循了人的视觉习惯。

    达·芬奇的智慧是跨越时代的。

    在今天,《蒙娜丽莎》依旧是绘画届的无价之宝,前往观看这画的人,趋之若鹜。《蒙娜丽莎》曾被盗窃,偷窃之后,对着那幅画的空白处,来怀念观赏的人比未被盗窃前更多。

    达·芬奇有些污点历史,跟男人女人一起混乱时被抓牢里。这事被当作达·芬奇是同性恋的依据。这点,和达·芬奇的镜面书写字体,成为猜测达·芬奇绘画《蒙娜丽莎》时掺揉了许多达·芬奇元素的重要依据。达·芬奇的《圣施洗约翰》,如下图,便可见画上的男子,开始有些娘娘腔的女性化特征。

    既然达·芬奇有意将“你猜你猜我是谁”这些对心理效应捕捉的技巧应用在绘画中,那些他便会在《蒙娜丽莎》里留下一些印迹,以便使观众取得一些线索,寻找到他的痕迹。

    达·芬奇傲视群雄。他通过绘画技巧,牢牢地抓住观众心理,套牢观众。

    能够使一个问题,反复被讨论,话题不断而不被人过目即遗忘,“谜”是最佳选择。谜的神秘未知性,首先引起人的好奇心性和求知欲望,人们纷纷对此讨论、发表评议,有意或者无意地将《蒙娜丽莎》和达·芬奇本人提高知名度。达·芬奇在《蒙娜丽莎》里头,留下一些印痕,这些存在着但是极为模糊的线索,它的存在成为“是”与“非”争议的焦点。争议的存在,也使得这画成为再度反复讨论、争议的话题,这也另一个导致这幅画知名度极高的重要因素。

    这意味着,达·芬奇在绘画时使用了一种技巧,“悬疑神秘性”,捕捉观众的心理效应,使这画经久不蓑地引人好奇注目,讨论、争议不休。

    达·芬奇使用了心理效应的技巧,使这画一直“热”下去。这手法是空前的。

    如《圣施洗约翰》图。这手指为什么朝向天空,他在指什么呢?给人以想象的空间。我们也许再也无法知道他手指指向天空,表达什么意图。实在是猜不出来了,不得已最后来一句自言自语的感慨“God knows”,上帝才知道,也许这就是达·芬奇要表达的意思。这幅画作,在时间方面是晚于《蒙娜丽莎的》。我们只能说,达·芬奇已经在重复使用“悬疑神秘性”,画《蒙娜丽莎》时,他是有意识地将《蒙娜丽莎》掺揉了自己的元素。蒙娜丽莎的神秘微笑,不是达·芬奇无心插柳而柳大成林之举,是有意义为之的。

    熟悉达·芬奇的人会知道,达·芬奇进行过非常多尝试,如设计自行车、飞行器这些我们现在熟悉的东西。达·芬奇本人也未必会知道这画确切地会带来如此举世瞩目的效果,作为一种有意识的尝试,《蒙娜丽莎》成功了。达·芬奇尝试的自行车,火炮的设计,跟今天我们所熟悉的东西自行车、火炮相比,存在着差别。问题在于,达·芬奇用的可是几百年前的思维。达·芬奇的思想是超越时代的,他是那个时代的空想家,在今天我们应该称他为预言家。

    达·芬奇在绘《蒙娜丽莎》时,用了几年时间,期间从不示人。这点,跟达尔文在《物种起源》和进化论的表现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为什么达·芬奇刻意隐瞒什么吗?《蒙娜丽莎》是否还有更深远的意义呢?这点无法得知,因为没有多少用以站得住脚的依据。以达·芬奇生活的文化复兴时代,宗教力量依旧统治着欧洲。假设《蒙娜丽莎》真是达·芬奇本人自画像时,达·芬奇是否还有另一层意思:采用非常隐晦曲折地方式(冒犯宗教是处极刑的,先自我保护),含沙射影的揭露宗教,带着自欺的性质——本质是一种扭曲的自圆其说?

    在西方国家,蒙娜丽莎被认为是某位富商的妻子。但是也令人质疑,《蒙娜丽莎》一直带在达·芬奇身边,没有交付出去,而且绘画过程中从不示人。为什么达·芬奇画这幅画,需要如此之躲躲闪闪,心里有鬼吗?

    《年轻版的蒙娜丽莎》被证实为达·芬奇作品,似乎使得蒙娜丽莎实为达·芬奇自画像的怀疑论,遭受沉重打击。《年轻版的蒙娜丽莎》的存在,没能消除一些人对于《蒙娜丽莎》实为达·芬奇自画像的看法,它只是另一种方式确认了,达·芬奇在构思《蒙娜丽莎》时,花了更多的时间在里头,年轻版的蒙娜丽莎只是达·芬奇的另一种的尝试。包括“Mona-”,这个词根除“夫人”外还有着“双性”的另一层意思。以达·芬奇写镜像字体的做法,和达·芬奇超越几个世纪到今天的智慧,很难让人相信蒙娜丽莎神秘微笑,仅仅是绘画了某位富商妻子某次奇特面部表情的巧合。

    《年轻版的蒙娜丽莎》是画在布上的,而《蒙娜丽莎》则是画在木板上的。两幅画的各种背景,比例大小相一致。只不过,物是人非。同一背景下的人,已经因为岁月蹉跎,样貌已经发生了改变。有些令人感兴趣的是,某个人,我们权且说是蒙娜丽莎,在同一处地方留下足迹并且请画家画了出来。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稍后我指出蒙娜丽莎的解剖学错误时,大家重新再来讨论一下达·芬奇这样子处理,就不是偶然的无意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