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冲破血腥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6本章字数:7235字

    时光飞逝,转眼间,雪子的孩子已经两岁多了。

    每一天,雪子的心都和李振邦在一起。夜深人静的夜晚,她能感知李振邦对他们母子的呼唤与思念。她感觉到李振邦企盼回家的念头一刻也未曾熄灭,就像她时刻盼望着能投入李振邦的怀抱一样。熊熊战火,恐怖血腥,无情瘟疫,兵荒马乱,饥寒交迫,山高水长,天高地远,阻隔的仅仅是他们的躯体,而两颗相思相知的心早就冲破战争的阴云,跨越时间的阻挡,穿透空间的屏障,彼此靠近交汇融为一体。雪子告诉李振邦,她在青绿山上的积善堂里等着他。等赶走了日本鬼子,我会马上回来,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幸福地生活,再也不分开。她清楚地记得李振邦离开时对她说过的话,她更了解李振邦一诺千金的诚信品德,她相信李振邦一定会兑现他的诺言。她现在最渴望的,就是帮助中国人民早日打败日本侵略军。只有这样,振邦君才能早日回来,他们一家人才能早日团圆。

    绿峰被日本人搬走了一大半。师太记得,五年前,有十多个身着法衣的和尚来到青绿山,从未出过远门的村民围着看稀奇,问和尚们从何方来,是否用过早膳,他们避而不答,却反过来打听这附近的山名、河流、道路和保甲的名称,问完之后,便双手合十,念起了阿弥陀佛。后来,他们在青绿山上呆了一天,便带上一些石头离开了。人们现在才知道,那是由军人和专家组成的日本特工队,是专门勘测中国的矿藏,调查中国的地形的。

    一天夜晚,青绿山上大雾弥漫,往生殿里点着一盏忽明忽暗的油灯,尼姑们照常虔诚地跪在佛祖面前念着佛经。突然,一个黑影闪了进来,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尼姑们把他扶起来,他不停地喊饿。雪子端来剩饭,他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雪子打量那人,越看越觉得面熟。这不是游击队的吴队长吗?她没有声张,不声不响地站在暗处,他怎么一个人跑到积善堂来了?

    吴队长用舌头舔干净碗上的米粒,说青绿山上被日本人抓来开矿的苦工太苦了,我们一定要把他们解救出来。他们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每天两顿糙饭,一顿管白天,一顿管夜晚。只有吃晚饭的时候放个把小时的风,苦工们才能抓紧时间打个盹,其余时间就是不停地打洞、炸石头和搬石块。等到耗尽最后一丝力气,就会被日本人像扔死猫死狗一样地扔出来。若是一不留神砸断了手脚,就注定会被暴打一顿,打得快断气了再扔进山沟。

    吴队长又喝了一碗水,顿觉来了精神,拱手说,多谢各位师父。实不相瞒,我是游击队的侦察员。天亮之前,我们的队伍要来解救苦工,到时候,肯定会有一场恶仗。各位师父一是不要惊慌,二是不要出门。说完,轻轻一跃,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到了深夜,绿峰那边响起了一阵接一阵的爆炸声。紧接着,密集的枪声由山下慢慢朝山上转移,听得有人在喊,不要慌!一个一个的把手拉紧。我们看不见,鬼子同样看不见。我们熟悉地形,一定可以冲出去。

    积善堂附近,枪战一直持续到天亮时分。本来,游击队借助大雾的掩护,已经冲出了日军的包围,可由于苦工们饱受摧残体质差,队伍走得相当缓慢。尽管游击队拼死相救,撤离青绿山时,还是有七十一名苦工被日军截了回去。

    日军的几十辆运输车被炸,看守苦工的士兵全部被杀,松本雄一气得咬牙切齿,将怒气发泄到被抓回来的苦工身上。

    七十一名骨瘦如柴的苦工被打得皮开肉绽之后,吊在了青绿山脚下的松树上。正值盛夏,烈日如火,苦工们又饥又渴,不出一天就有人被活活晒死、饿死。到了第三天中午,七十一个人全都死光,远远地,就能闻到一股钻心的恶臭。苦工们的尸体纷纷膨胀腐烂,成群的绿头苍蝇围着尸体飞舞,时不时有成堆的蛆虫从尸体上掉落到地上。大块大块的腐肉开始脱落,森森白骨露出来,让人看了毛骨悚然。就连看守尸体的日本兵也捂着鼻子远远地躲到一边。

    到了第四天,老天爷实在不忍心再看见青绿山下的凄惨景象,下起漫天迷雾,把青绿山裹了个严严实实。直到中午,才看得见下山的路。师太带着尼姑们下了山,含泪把一具具腐尸放下来。几个日本兵站在远处喝斥,不让她们放。尼姑们全当没听见一样,只顾一具一具地往下放。

    日本兵捂着鼻子冲过来,凶狠地冲着她们吼叫,要她们把尸体吊上去。四个尼姑瞪着一双双泪眼,悲愤地念起了南无阿弥陀佛。日本兵知道尼姑们是松本长官点名保护的良民,碰了会掉脑袋的,只是冲着她们大呼小叫而已。一个士兵看一眼发臭的腐尸,忍不住捂住嘴巴一阵干呕。其余的士兵就像得了传染病,一个个全都蹲在地上扒心扒肝地呕吐起来。直到呕出一滩滩酸水和鼻涕,等喉咙里喘过气来,几个人迫不及待地站起身,再也顾不上死尸和尼姑,灰溜溜地跑了。

    尼姑们在山坡上挖起坑来,准备将苦工们的腐尸一一掩埋。

    嘟——日军的军营里响起了集合的哨声,不一会,大批的日本兵顺着公路朝磨盘山方向跑步前进。后来才知道,是吴队长率领的南山游击队炸毁了日军的运输线和专用码头,还包围了日军在磨盘山的据点。游击队全线出击,一举摧毁了日本人从青绿山到长江码头的黄金通道。

    看到青绿山的日军一片混乱,雪子心中暗暗高兴,日本兵差不多要败了,李振邦就快要回来了。

    松本雄一把警卫团留在青绿山,其余的全部派到磨盘山围剿游击队去了。他不相信大日本帝国的皇军剿灭不了小小的游击队。他恨透了游击队,每到大雾天气,他们就出来捣乱。可他从来没有把游击队放在眼里,就是国军,也从未惧怕过。更何况,自从皇军进攻长沙以来,国军的主力差不多都撤往长沙一线去了,南山的国军根本无力与青绿山的日军抗衡。要不是地势太险峻,皇军早就占领了南山。如果不是该死的大雾,他早就把游击队消灭了。他踱来踱去,焦急等待着皇军围剿游击队的捷报。

    忽然,枪声大作,警卫员慌慌张张地报告说,中国军队偷袭皇军的弹药库,被皇军打跑了,现已往青绿山上逃窜。

    松本雄一紧握战刀,沉着地命令日军加强警戒,只准死守,不准进攻。他不屑地骂了一句,妈的,跟皇军作对,我叫你们死无全尸!亲自带领百余精干日军追上了青绿山。

    青绿山上依然雾气缭绕,国军专挑地势险恶的地方跑。日军穷追不舍,不一会就将他们逼到了古松坡。日军火力凶猛,机关枪哒哒哒的一片狂扫,把国军压在岩石后面不敢动弹。少尉军官要发射毒气筒,松本雄一冷笑一声制止他,命令捉活的。包围他们,来一个漂亮的瓮中捉鳖,我要活剐了这群中国猪。他命令队伍分散开来,将古松坡四面包围。可他的队伍刚刚散开,四周的山坡上竟钻出许多枪口来,稀里哗啦地打死了日军几十名士兵。松本雄一吓出一身冷汗,顿时乱了方寸,狂呼乱叫地带领残兵往山下逃窜。

    青绿山上到处是国军的冲杀声,日军被打得七零八落。在大雾的掩护下,松本雄一躲到一块岩石后面,捂着受伤的大腿。听到军营那边传来激烈的枪声和剧烈的爆炸声,他悔恨自己做出了错误的决断,他妈的,国军和游击队穿上了一条裤子,全他妈的该杀。

    雪子在山下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她担心自己的孩子,这么激烈的枪声一定会把他吓坏了。要是日本兵跑进了积善堂,孩子就没命了。师太见她心神不定,知道她放心不下孩子,就示意她先回去。雪子放下手里的铁锹,恨不得一步踏进往生殿。

    雪子,快来帮我。

    松本雄一看见雪子一个人往山上赶,如同见到了救星。他现在需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等大部队回来。

    哥,怎么是你?雪子吃惊地问。

    我们中了中国猪的圈套,死了上百名弟兄。

    国军包围了你们的军营,你回不去了。

    我们的大军去了磨盘山。我受了伤,你先把我藏起来。等大军回来,看我怎样活剐了这群中国猪!

    雪子扶着他,一步一拐地朝古松坡走去。古松坡上有一个非常隐蔽的小山洞,藏在那里最安全。松本雄一身子很沉,雪子不一会就上气不接下气。突然,雪子被什么东西绊倒了,松本雄一重重地压在她身上。雪子发现自己倒在一具死尸上,吓得惊叫一声。松本雄一赶紧捂住她的嘴巴说,小声点!小心被中国猪听见。

    雪子惊恐地扶起松本雄一说,这山上到处是死尸,我闻到血腥就发晕,看见死尸就发抖。

    松本雄一说,你接受过训练,不应该害怕。

    不怕?雪子惊恐地瞪起眼睛,你是没见过那些腐尸吧?几十个大活人,三天时间就一个接一个地断了气,变成一具具腐尸,皮肉脱落,四肢露出白骨,连眼眶里都蠕动着蛆虫,一股恶臭钻进你的五脏六腑,就是铁石心肠的人见了也会浑身发抖啊!整整七十一条性命,死得比慧子还要惨,太残忍了!

    战争就是这样,无所谓残忍不残忍。这就是他们与皇军作对的下场。松本雄一咬牙说。

    作对?他们一个个弱不禁风的,怎能与皇军作对?我看见他们吊在树上时,肚皮贴着脊背,嘴唇干得发裂,眼珠子偶尔转动一下,露出绝望的目光,比吊在树上等待宰杀的牲畜还要可怜。你就是把上了膛的枪发给他们,他们也抠动不了扳机。他们死得太惨了,你要是看到了那些嘴脸,保准会刻进你的心里,一辈子也忘不了。现在,我只要闭上眼睛,那些尸体就会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心里特别害怕。雪子声音颤抖地说。

    松本雄一说,你是学医的,居然会怕死尸?

    雪子说,可是,那些腐烂的尸体总是围着我,就像要找我寻仇一样。还有,我经常听见慧子的声音,她在喊救命,哀求我救救她。还有井野三郎,我总是梦见他高举着军刀,站在一大堆尸骨上嗷嗷大叫。

    松本雄一说,慧子是你的好朋友,你忘不了她,我也一样。前天晚上,我竟然梦见了她。你梦见井野君,说明你是爱他的,就像我爱慧子一样。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是很正常的事。只是那些中国猪,他们一个个全都该死啊。

    雪子说,不,我根本不爱井野君,他是强奸犯,是杀人狂魔。我梦见他,是因为我无法忘记他的残忍,无法忘记李垸村的乡亲。哥,我劝你去听听佛祖的教诲,多做一些积善行德的事,杀生是有报应的啊!你们是来拯救中国百姓的,就不要再给他们制造灾难了。赶快结束你们的战事,去求佛祖原谅你们的罪业吧,不能再杀人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啊!

    松本雄一说,什么狗屁报应?皇军见佛杀佛,见祖杀祖,超越一切善恶。皇军的行动是任何人也阻止不了的。何况,我还有慧子的仇没有报。

    雪子说,慧子,你还记得慧子?可怜的慧子,她做梦也想不到会死在你的手里。你害死了她,还要找谁报仇呢?

    松本雄一说,你胡说!她是被中国猪害死的,我一定要为她报仇。

    雪子哼了一声,说报什么仇,慧子死得不值啊!她要是不来中国,就不会一个人埋在异乡的荒野之中了。她真是糊涂,为什么要来找一个根本不爱她的人呢?

    松本雄一说,别说了,谁说我不爱慧子?

    雪子说,你心里只有和子,你根本不爱慧子。

    松本雄一叹息说,你不会明白,我爱上和子,其实是一时的冲动,爱上慧子才是发自内心。和子这样的女人,只适合做朋友,慧子才适合做妻子。

    雪子说,慧子到中国来,就是为了证实你是真心爱她的。你要是早跟她说这些话,她就会安心安意的在家里等你,就不会来中国,也就不会死了。

    松本雄一说,多好的女人啦!她不该到中国来,你也不该来。

    雪子说,其实,最不该到中国来的是你,就像当初你决定让和子做你的花嫁一样,都只是一时的冲动。

    松本雄一说,你说的是两码事。你怎么还不明白呢?皇军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日本帝国的子民,为了我们大和民族啊!

    雪子惦记着自己的孩子,不想再和松本雄一理论,只管扶着他跌跌撞撞地往前走。

    通往古松坡的路从来没有这么遥远过,就像是一条望不到尽头的死亡之路。雪子仿佛看着松本雄一被人戴上了枷锁,逼迫着往前走。她想帮他解开枷锁,可他却像喝了迷魂汤,把枷锁抓得牢牢的,只顾埋头往前冲。

    雪子把松本雄一藏进了小山洞。临走时,她劝他说,哥,你还是回日本去吧!你们在这里,不仅给中国人带来了灾难,也给自己带来了灾难,成天就是杀人和被人杀,担心受怕的,有什么意义呢?

    松本雄一说,我为什么要回去?我们的梦想很快就要实现了,大日本帝国就要雄霸天下了,你们都会过上好日子了。

    雪子说,可是,人要是死了,还能过什么好日子呢?

    松本雄一摆出兄长的架式说,记住哥哥的话,有些事你以后会明白的。

    夜幕降临,日军的大部队依然没有回来。雪子安顿好孩子后,带了一碗米饭悄悄地来到古松坡。松本雄一吃不下,显得非常烦躁。雪子劝他说,哥,别再打仗了,好吗?你们杀了那么多人,自己也死了不少,到处都充满了血腥,我一路上踩着死尸过来,吓得心惊肉跳。杀人一千,自损八百,这样下去,有什么好呢?回去吧,回到京都,再也不用打仗,不用杀人,不用担心受怕的,过上太平日子,快快乐乐的,多好啊!

    松本雄一不耐烦地说,别说了,还用你跟我上课吗?你是女人,根本不懂什么是国家之生计,民族之安危,永远也不会明白什么是荣誉,什么是大和魂?

    我明白,你们的荣誉就是要打仗,要杀人,要征服世界。雪子连珠炮式地说。

    你总算明白了一些道理,可还是没有真正明白。松本雄一叹了一口气。

    我也确实不太明白,你们,征服得了世界吗?雪子问。

    我不想和你争执。我只想告诉你,皇军是所向无敌的。用不了多久,整个中国就会属于大日本帝国,整个东亚也都会属于大日本帝国。到那个时候,你站在这里,就已经是站在大日本帝国的版图上了,包括中国在内的整个大日本帝国,都会变成人间天堂。等到那时,你就会真正明白什么叫伟大的大和魂。松本雄一非常骄傲地说。

    雪子叹息说,你太自信了。我们日本人是有大和魂,可中国人也有中华魂。就说现在,你的部队依然还没有回来,这就说明游击队还没有被消灭。你想一想,你们连中国的游击队也征服不了,又怎么能征服世界呢?

    松本雄一气呼呼地说,你走吧,你真是个女人!天亮之前,他们肯定会回来。我相信,他们肯定会回来。

    雪子说,哥,如果有机会,你到积善堂去听听佛经吧。杀人是大罪,死了会沉沦鬼道,变得很凄惨。你们不能再往火坑里跳了啊!哥,你一定要好好想一想啊!

    整整一个晚上,雪子一直担心着松本雄一,不等天亮,她就跪到佛祖面前,为他祈求起来。她真希望她的哥哥能够不再杀人,能够带着他的队伍回日本去,守在父母的身边,过着太平的日子。要是他不到中国来,慧子也就不会死在中国了。他们在一起,一定会很幸福。要是日本军队都不到中国来,我早就陪着学业有成的夫君回到了中国,我们到汉口开一家诊所,实现治病救人的理想。或者,我们住到李垸村,恩恩爱爱,孝敬长辈,和睦乡邻,养儿育女,直到白头偕老,过着世外桃源般的幸福生活。可是现在,这一切都变成了幻想,变成了梦境。等天亮了,我一定要把这些心里话告诉他,把我经历过的和看到过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他。我还要劝他来听一听师父的功课,好好学一学佛经。

    天刚蒙蒙亮,青绿山上又笼罩起茫茫大雾。雪子拄着一根木棍摸到了古松坡,雾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让她感到阵阵晕眩。到了小山洞的洞口,雪子喊了一声,听见里面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她感觉不妙,扒开洞边的野草,只见松本雄一栽倒在地,双手紧握着插进肚里的军刀,鲜血汩汩地往洞口流淌。

    雪子哭喊着扶起他来,说哥,你这是为什么呀?早知道会这样,你为什么要来中国呢?

    松本雄一很难受地说,要不是这该死的大雾,我的队伍一定回来了。我的毒气库,毒气库呀!我对不起天皇,对不起父母,对不起松本家族的荣誉!

    雪子流着泪说,哥,你应该回日本去,爸爸妈妈都等着你呀!

    松本雄一吃力地说,我回不去了,我连去死的力气也没有了,你帮我补上一刀。这雾好浓,浓得就像进了天堂……

    雪子抱起血人一样的松本雄一,掰开他的双手,抽出那把血淋淋的军刀,又帮他包扎好伤口。她含泪把他平躺在地上,默默地念起了佛经,为他向佛祖忏悔罪业。眼泪流干了,她跟佛祖说,他选择了自杀,是深知自己罪业深重,要向佛祖赎罪呀!慈悲的佛祖啊,请您接受他的忏悔吧……

    忽然,山上狂风大作,大雾转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不一会,从山下传来一阵阵枪声,几十名日本兵一字型分散排开,往山上搜索前进。他们大声地呼喊着松本长官,渐渐地上了古松坡。

    松本雄一听到喊声,一下子睁开了垂死的眼睛,跟雪子说,快,快扶我起来,我们的队伍来了,他们终于来了。

    得知只是弹药库被抢光了,毒气库并没有被发现,松本雄一总算松了一口气。少尉军官命令两名士兵把松本长官抬回军营,其余的人把战死的皇军将士的尸体背回去。松本雄一心有余悸地说,中国猪太狡猾,此地不宜久留。还是老办法,割掌代尸。

    嘿!几十名士兵同时抽出刀来,争先恐后地在周围寻找尸体。生怕下手迟了,长官会改变主意一样。每找到一具尸体,他们就像剁猪腿似的,狠命地一刀下去,又快又准地剁下手掌。然后,把带着血丝的手掌装进背包。雪子见了,心里一阵阵发颤。

    见剁完了手掌,少尉军官疑惑地看了看雪子,问松本雄一该把这个女人怎么办,松本雄一说,她是山上的尼姑,大大的良民,是她救了我的命。说完,做了个赶紧回去的手势。

    我就知道会有这一天,早晚会有这一天。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善恶皆报。南无阿弥陀佛!

    望着地上一具具齐刷刷被剁掉了手掌的死尸,雪子喃喃自语。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就像一具灵魂出窍的僵尸,踩着空虚的脚步,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恍恍惚惚之中,她被一具尸体绊了一跤。好不容易爬起来,她发现这个士兵身边竟然有五枚红色的弹筒。

    毒气筒,是毒死慧子的毒气筒。

    雪子的眼前一下子闪现出慧子七窍流血而死的惨状,连胸前的血痂也迸裂了往外喷血,手指深陷进泥土里,怒目圆睁,一字一句地责骂她,你这无情无义的女人,我枉把你当成自己最好的姐妹。你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不救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雪子尖叫一声,痴痴呆呆地坐在那里。不知坐了多久,脑子里昏昏沉沉的,眼前一片模糊,就像走进了一场噩梦,又像刚从噩梦里醒过来。她看见一群又一群的日本兵被阎王爷变成了饿鬼,全都打入了地狱。

    不许害人,不许它们再害人。

    似梦非梦之中,她把毒气筒藏进小山洞,又把一具具被剁掉了手掌的日本兵的尸体拖进了洞里。她心里数着,总共拖进了三十五具尸体。她把他们并排排在小山洞里。忽然间,一具具面目狰狞的尸体竟然冲着她发出了淫荡的笑声,一个个啮牙咧嘴的,似乎要从地上爬起来,准备包围她,撕扯她。雪子顿觉恶心,恐惧和仇恨一起涌上心头。她一把操起探路的木棍,劈头盖脑地给了他们一阵猛打。恶魔,禽兽,我打死你们,打死你们!我叫你们坏,叫你们坏!她疯狂地抽打着一具具死尸,直打得虎口发麻,手臂酸胀,感觉发泄完心中所有的积怨和仇恨,才喘着粗气住下手来。她瘫坐到小山洞的洞口,却突然间大口大口地呕吐起来,直到人趴在地上,呕得快要虚脱了才罢休。

    雪子离开古松坡的时候,没有流下一滴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