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妖孽祸水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48本章字数:3408字

    六月的天气说变就变,而且,刚刚还万里无云,艳阳高照,这不一会就开始,夏雷阵阵,细雨轻风了。

    婉溪看了看天气,将窗帘拉上,立即,屋里一片黑暗。

    这样恼人的天气啊,婉溪自然是不肯出门,窝在家里午睡多好?

    而且,晚上冲了浪,白天就总爱打瞌睡。打个哈欠,迷迷糊糊的爬进床,不一会,就甜甜的入了梦乡,却睡得极其的不舒服。

    一直在做着一些乱七八糟,像是经过了什么时空隧道,又像是掉到了什么不知名的地方,再然后,就是脑子里一阵的倦怠,然后昏昏沉沉的终于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胸前有些痒痒的疼,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张着嘴咬,又拿着爪子不停的挠。

    “小猫!别烦我!要不然我宰了你!”

    睡梦中的女人不耐的翻了个身,随手一挥,像是扫到了什么东西,“砰”的一声响,随即,“哇哇”的哭叫声惊天动地的响起。

    “啊!怎么了怎么了?”

    被这声音给吓倒,婉溪急忙跳起,一时竟愣了起来,张口结舌,目瞪口呆。

    她她她........她这房间里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小娃?而且,胸前一片冰凉,她急忙低头,顿时脸色暴红,嘴角一阵抽搐!

    这天杀的,这哪里跑出来的小奶娃,居然敢袭胸?!

    脑袋顿时当机,唯一剩下的,只是恶狠狠瞪着眼前“哇哇”大哭的小奶娃,恨不得千刀万剐。

    “别哭了!老娘还没哭呢,你哭哭哭,哭个屁啊!”

    魔音穿耳,不得不自救!

    婉溪手忙脚乱的拉好衣服,恶声恶气的哄着,那小娃子根本不领情,狠狠的白她一眼,再度嚎得那个高音,恨不得让人自杀了去才省心!

    婉溪捂着脸抽着嘴,这小娃子,原来不傻啊,还知道瞪人。可是,怎么会有个小奶娃呢?难道……

    正想着,门被“咚咚”的拍响,夹杂着一股电击雷糊的味道。

    “奶娘,奶娘,小皇子怎么了?你快应个声啊!”

    老天!还奶娘?小皇子?

    婉溪翻个白眼,吸口冷气。

    不用多想,肯定是,穿越了!

    而且,还穿越成了这什么小破皇子的奶娘!

    呜!

    她可是正正经经好人家的黄花大闺女啊!

    婉溪内牛满面。

    ------------分割线----------

    “砰”

    门内的人一个嚎哭,一个傻站着,门外的人大概等不及,大脚丫子甩过去,门被暴力的踢开。

    眼睛刚眨了两眨,两道人影扑棱飞进,一道扑向她身后,一道则直接扑向她。

    “呼”的一下,没有看清,没有申辩,喉间一窒,娇嫩的脖子尽卡他人之手。

    “说!你对小皇子做了什么?”阴寒的声音像恶鬼。

    “咳咳!”

    婉溪艰难的呼吸,诅天咒地的叫:“你......不放我怎么说!”

    “哼!”

    鼻音响起,脖间一松,婉溪华丽丽的扑了地,急忙解脱似的喘口气,不管什么时候,这小命总是重要的。

    再抬眼,顿时愣住。

    眼前男人冰冷无情,偏还长得一双狐媚子桃花眼,怎么看怎么诡异,怎么看怎么妖孽。

    “说吧!怎么回事!”

    妖孽男人冷冷盯她,宛若毒蛇的亲吻,还没近面,便觉森寒彻体,“女人,别以为自己长得一双大胸,就觉得是男人就喜欢!”

    冷眼下移,落在她高耸胸间,不屑的撇嘴,又冷声警告她不许乱动,再侧步走向‘嘤嘤’哭叫的小娃。

    “乖!小钰不哭喔!哥哥给你好东西吃!”伸手入怀,悉悉索索的掏两掏,掏出一块几乎被压扁的面人。

    “扑哧”一声笑,小奶娃子吹着鼻涕泡,伸着小嫩手欢欢喜喜的接过,挂着两眼的泪珠瞬间不见。

    “韦大哥,还是你有办法!”

    含羞带怯之嗓音轻起,婉溪翻个白眼,寻声望去。这才发现爱哭又爱叫的小皇子奶娃已被人抱在怀中,那女子面若桃花身若浮柳,烟波媚眼羞涩低垂,眼角还一抽一抽的往上瞄,分明是迷上了眼前的妖孽男人!

    额?祸水?祸水!

    暗叹两声,婉溪揉着老腰站起身,龇牙咧嘴甚是不平:“喂!你们是谁?这地方是你们随便乱闯的吗?”

    色厉内荏,心下打鼓。

    粉不平被某男掐着脖子威胁,再不平这小皇子一见这两人便破涕为笑,尤其是那个桃花女……恶心扒拉看着都牙疼!

    却话音刚落,便惹来一顿迎头痛骂。

    “你刚刚什么意思?真以为叫你声奶娘就是奶娘了?小皇子能寻你来玩,纯属你高攀,居然敢对小皇子不敬,又是这般无理,本司不惩你,何以明理示人?!”桃花女人冷然勾唇,眼底精光忽忽闪现。

    “蠢货!”

    妖孽男子鼻间出声,极端鄙视,“小小伎俩也敢拿来显摆?真以为你得了小皇子的宠,便能无法无天,没人治得了你?”

    目光下移,再侧过,笑如桃花开,又重重打击:“除了胸大,本王看你一无是处!”

    “王爷说得对!这奶娘,明显就存心不良!”

    桃花女子巧笑点头,随声附和,目光冷冽如刀。

    装傻的女人,早晚,要将你推向那风尖浪口,做了那井底的替死鬼!

    这俩人一唱一和,说得挺好,可小皇子小眼圆睁,却偏是喜欢她。

    嫩白的小胳臂猛往前伸,哈拉子口水吹着泡泡:“抱抱!吃奶!吃奶!”

    皇娘的不让碰,奶娘的一定要吃够!

    扑!

    吐血!

    再翻白眼!

    你个小shai 狼,吃个屁的奶!老娘黄花大闺女,哪里有什么奶水给你吃?!

    婉溪甩甩头,用力深呼吸,还是一片懵懂:“什么乱七八糟的乌龙事!谁得了谁的宠,谁又有了小伎俩来显摆?你是谁,你又是谁?”

    一指指点过,口沫横飞,趾高气昂比那妖孽还有理。

    靠靠滴,又是本王,又是韦大哥,莫不是韦小宝真身?NO!不像不像!这打扮,脑门后面没尾巴!

    “放肆!本王名讳岂容你乱问!倒是你.......这般的不懂规矩,倒真应该好好调教!”

    话落,疾指点出,婉溪呆呆的愣原地,光抽嘴不动弹。

    原来,这便是传说中神奇至极的……武功?

    ――――――――――――

    妖孽男人原来是个王啊!就是不知道是个啥王呢?

    婉溪被绑了双手牵着走,一路磕磕碰碰的,转回廊,进凉台,眼前一汪碧水,耀得人眼,拔尖儿似的疼。

    “你要做什么?”怒目相视,心儿颤颤,莫不是要把她扔去喂鱼?

    水花泛了开,露出鱼嘴数张,见了妖孽,就仿佛见了亲爹娘,个个撒着欢的摆着尾。婉溪诅咒着,心下更加不妙。

    “本王做什么,奶娘没猜到?”妖孽诱惑回她,伸指挑了开,额边碎发乖乖贴后,露出光洁额头,嫩滑细腻!

    乖乖隆个咚!

    果然祸水啊,祸水啊,神级的祸水!

    默念两声,婉溪收回偷窥的眼睛,强作欢颜:“王爷是吧?我知道错了,有事好商量,您先松了绳子,可好?”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虽是不惧水,可也讨厌做鱼料!

    桃花女人粉嘟嘟的笑,“咯咯”的笑声清脆悦耳,但又十分可恨。

    “韦哥哥,如此奶娘,敢称你我,不知礼体,不懂规矩。不如,把她丢去喂鱼可好?”媚眼流转,内含怨恨,一双贼手逗弄着怀中幼儿,幸灾乐祸的看好戏。

    “哟!这么快,大哥就变哥哥了?那乌鸦有没有变凤凰?”看着那女人就来气,婉溪横眉立目,先骂了再说。

    而且若论嘴毒,她称第二,没人敢称那第一。

    “你这贱人!”

    桃话女人脸色气怒,立时,那烟波媚眼横横勾起,狠不得一刀碎了她!

    该死的女人,怎么这老天没眼,偏就没把她收了走?!

    爽!

    爽哉!

    怀中幼儿弯了眉眼,小手拍得那个叫滑溜。

    乖乖滴咚!

    就爱她胸大,无脑,口直,心快呢!

    胖嘟嘟的小手伸了出,奶声唤着:“哥哥抱抱!”

    身后的女人杀气太重,本皇子不喜欢她啊!

    桃花女人顿时笑开了脸,暂甩了婉溪不再理,抱着小皇子迎上去:“韦哥哥,小皇子最喜欢你了!”

    急忙伸手,递出怀中肉团团,心里欢喜得不得了。

    水中鱼头不时跳出,妖孽男人看看它们再看看她:“不抱!”

    撇撇嘴,小屁孩子,真是事多。浑身的臭气冲天,抱来做甚?

    “抱抱........”豆眼瞪大,又慢敛,委屈的嘟了嘴,闪亮亮的泪水盈满眶。

    “不抱!”眼睛四十五度望天,完美侧脸啊,勾人犯罪。婉溪吞个口水,桃花女人已经红晕满脸。

    “抱抱嘛.......”小奶娃坚持。

    “不........”

    “抱抱!”语声忽然绝决,伸出小肉手,气哼哼的伸了指,语出惊人,“告诉父皇,你偷........唔!”

    眼前人影一动,又一动,肉团团移了位,桃花女愣了眼,小屁孩子笑开了花,某妖孽手里提溜着某肉团,彻底黑了脸。

    婉溪哼哼两声,原来,是扮嫩吃老。话说得这般溜,偏偏要装小,很阴险啊!

    一大一小两只贼猫,窝在一边,偷偷的你来我往,商量着订约定。

    “小钰乖!不许告诉父皇啊,否则,不给好吃的!”韦哥哥用力捏着那小脸蛋,恨不得捏下一块肉。

    人小鬼大,很想揍人!

    “别捏我!疼!”拍手打他,救出肉肉俩小脸,小奶娃笑得乖巧,“哥哥喔,你想杀人灭口!”

    韦哥哥伸手再拍那小嫩脸,恶声恶语:“能杀你最好!可惜,不能!”

    “那她?”豆眼闪亮,胖胖小手遥指一边,他的小奶娘耶,奶奶大大的有,喜欢,喜欢!

    婉溪咬牙转头,假装望天!

    该死的妖孽男!该死的小破孩!还没忘了她?

    “小皇子,我们把她喂鱼好不好?”

    桃花女顿时亮了眼,笑眯眯的诱惑着,妖孽男瞪她一眼,慢慢走过,一指点向婉溪傲人胸部,邪气又迷人:“两条路!一条,跳湖喂鱼,另一条..........本王要洗奶水浴!”

    “奶........奶水浴?”

    “对!你的.......奶水!”伸指戳戳,手感很柔和。原来胸大,也并不是一无是处啊。

    妖孽感慨,万分欠扁!

    “你混球!”

    ‘忽啦’一下,黑线冒出头,婉溪急怒!这男猪,疯了还是抽了?

    脑子进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