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来次狠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0:27本章字数:2169字

    兄弟不是这个意思!”冯良讪讪的说道。心中却道,看你小兔崽子就不是当土匪的料,这般心慈手软,哪里有点山大王的威风?别看这次得手了,下次你再去打劫,看有几个人怕你?

    “不过你说的也没错。既然我们是土匪,就要来票狠得,让别人都怕我们才得行。”赵毅仿佛想明白了,忽然说道。

    这次冯良却没敢接话,心道这楞小子又要做什么?不会再回去杀个回马枪吧!

    “杨元运粮队先回山寨,剩下的兄弟跟我走!”赵毅一拨马头,转个方向带头走去。

    “大当家,这是剧庄啊?”二当家的冯良一看前路心中疑惑,便问道。

    “不错,正是剧庄,既然来了,过门不入,岂不失礼?”赵毅嘴角含笑,看着冯良。

    冯良心中暗道,大当家若是去借粮,相信剧然有这眼力劲,给这个面子。想到此处便也不多话,一马当先走在前面。剧庄,他熟啊!

    剧庄比胡月庄大得多,差不多有三个大的样子,只是并没有庄墙围起。庄主剧然的房子很好找,整个村子最高大的便是。

    庄主剧然的院落占地足有十亩,房屋几十间,亭台楼阁,山石流水应有尽有,方圆几十里算是独一份。剧然在沂州城内也有自己的宅院,只是觉得城里的宅院太过狭小,远没有在乡村住的自在,不过这都是表面上的说辞,真实的原因是城里官多富户多,他一个乡下土财主根本不被放在眼里,而在这剧庄他是说一不二的土皇帝,全村所有的土地如今都是他家的,哪个不听话连饭都没得吃。

    此时的剧然正搂着他十八房小妾在屋内熟睡。剧烈的运动让他身心疲惫,毕竟他已不是年轻的身体,不过这小妾正当妙龄,颇有情趣,让剧然欲罢不能,只是事后的疲倦无法避免。

    正当酣睡的当口,忽听到一声巨响,剧然猛地从床上醒来,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梦?剧然还在迷糊的当口游艇的一声巨响,接着的事门板轰然倒地的声音。

    “剧力,快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剧然大声喊道,心中却有莫名的恐惧笼上心头。俗语说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叫门心不惊。偏偏剧庄主别的事做的不多,唯独亏心事做的最多。此时第一时间想到仇家来报复并非无因。

    “大当家,你这却是为何?”破门进了庄院,冯良脸色苍白的看着赵毅,气愤的追问道。

    “为何?为的是我们即将竖起的大旗!”赵毅看着冯良,意味深长的说道。

    “大旗?什么大旗?”冯良被赵毅说的一愣一愣的。

    “替天行道!”赵毅一字一顿的说道。

    话音刚落,院内有人往这边边跑边喝道:“你们是哪里的强人?不知道这是捕头老爷的岳丈家吗?昏了头了你们?”

    “哦?这是捕头的岳丈家?岳丈何在啊?”赵毅笑眯眯的回道。

    来人正是管家剧力,远远看到不少人破门入院心中大惊,不过他毕竟老于世故,心想自己老爷对周边的这些匪盗都没少了孝敬,周边的这些匪盗晓得老爷的背景又看在银子的份上从来不打扰自己的庄子,这些莫非是新聚的土匪?且待我吓他一吓。

    看到自己抬出捕头的名头,对方的语气还比较客气,显然有了吓阻的效果。想到此处心中踏实了不少,不怕这种来势汹汹的,怕的是那种不懂规矩的愣头青,看对方知道规矩,自己再劝庄主拿出点钱粮全了对方的面子,这场闹剧也就结束了。

    “各位好汉,在下绝无虚言,鄙庄主正是荀捕头的岳丈,都是自家人,误会误会!”管家剧力边说边笑边往这边走。

    赵毅听得心头冷笑,捕头和土匪居然成了自家人,这句实话可真够讽刺。

    说话间,剧力来到了近前,借着火把的灯光,看清了眼前的这群人,站在最前的两人,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不认识,另一个居然是熟人,此时剧力的脸色一变,突然道:“这不是冯三当家吗?我当是谁呢?怎么?上次的银子觉得少了?少了说一声嘛,让我们姑爷亲自送去便是,如何半夜三更来打扰我们庄主的清梦?三当家也当知道我们庄主的脾气,那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的主,恩怨必了的性子你当清楚才是?”

    剧力这番话说的颇不客气,冯良的脸色白了红,红了黑,很是精彩,好在是夜晚,赵毅并没有看清,不过这番话倒是让赵毅颇为感兴趣,看来这冯良和剧庄的关系破不一般呐。

    “废话少说,让你家庄主赶快来见,另外告诉你一声,三当家已经升为二当家了,若是再干叫错,小心脑袋。”赵毅冷冷的说道,并未给冯良回应的机会。

    冯良在赵毅的身旁,想说些什么,但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说什么呢?难道说山上的老大已经被杀了,自己现在不过是个傀儡老二还不如以前当老三的微风,所以今天的事我做不了主?是人都要面子,冯良也不例外,更何况赵毅就在眼前,这小子年龄虽小,手段确实毒辣,一个不好,自己的小命都会丢在这里。

    此时庄院内外的人们陆续起来,赵毅的外围人越来越多,此时剧然也来到了大门口。虽说刚才还有些腿肚子转筋,这会看着庄里的老少起来了不少,自己院子里护院的家丁也拿着家伙来到了自己的身边,胆气一下子壮了不少。

    “是何人在老夫门前闹事?莫非是家中缺粮,想吃官饭了?”剧然高声喝道。剧然从剧力口中知道这次来的便是凤凰山的贼寇,以往凤凰山从来不敢惹自己。当然自己也是给了他们面子的,年年送些钱粮,私下里给三当家冯良又塞了些好处。却没想到这次居然是这三当家的带队前来(赵毅这个少年理所当然的被剧力认为是无关重要的喽啰。)这让剧然很是生气,不给些教训,还真想蹬鼻子上脸了?惹恼了大不了出些钱粮让官府出兵剿了你们。这般想着,剧然哪里还会有好脸色出来。

    “你就是剧然?”赵毅冷冷的问道。

    “不错,你是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二当家呢?难道不想对本庄主说些什么吗?”剧然以为冯良不好意思给他当面说话,故意找个小喽啰来对付他,而且这喽啰说话还很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