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8章女人的爱3(2)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5本章字数:881字

    她是那样毅然决然,在割开自己的手腕时,没有丝毫停顿。我看见她的脸上泛起一层奇异的光彩,而她在切割的时候,神情那样专注,不像是在切割自己的手腕,而是在切割一块需要精准的饰物,仅仅是她觉得这块饰物有些部分需要切除一样。紧接着我看见鲜红的血;血是突然出现在那道被切开,细到你不留心就难以察觉的刀口的;渐渐弥漫开来,然后变得粗野和狂放,变成喷涌,我几乎都能听到血涌出时前呼后拥发出的声音,和着屋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她目不转晴地注视着,仿佛是在看一朵悄然开放的花朵。

    血迅速地在水里消散开去。水依然在哗哗地流淌,血随着水往下水道淌走。卫生间显得有些阴暗,但干净得让人窒息!她闭上了双眼,似乎睡着了。我知道,这个女人离开了,她再也不会构成对我的阻碍,但这一切已经失去意义。我想到东子,想到芮儿,想到我自己死后的情景;我的死显得那么紊乱,到处是凝固了后发黑的血,床上,地板上,还有我的身上。似乎是有人故意让我显得如此,我当时身上穿的不是东子给我买的那套紫色的睡衣,而是几乎半裸,只有亵衣。血污染了我的身体,像是谁写上去的,这令我想起霍桑的《红字》里的那个女人,那个被打上耻辱的烙印的可怜的女人。我仔细观看了这一切,看着这个进入安睡里的女人,面对她,我感到自己的懦弱与自私,感到自己的可悲与无助。这个女人将自己的赴死安排得这样井井有条,她的一丝不苟让我感到难以忍受。我想起那些被人摆放成一道直线的洗漱用品,只有我知道我的卫生间是被人仔细打扫过的。但如何也产生不了我现在目睹的效果,为此我又有些开始仇恨这个女人。

    一个人居然会如此显现出两种完全不一样的禀性。她以前的所作所为,和她在遭遇劫难,以及赴死时所变现出的坚韧与刚烈,是我难以认清究竟哪一个是那个真实的她。她的一切,让我明白死的真正含义和必然。我发现我必须离开,必须离开这些让我魂牵梦萦的一切。我不得不回到我那个阴暗狭小的地底下的盒子里去,那里才是我的归宿。

    我也许只该属于那处狭小、闭塞的地方?我无法想象尼采疯狂后的情形;这个颠覆了人类历史几千年的思想体系和意识模式的人,这个宣判上帝不在了的巨人,最后还是逃脱不了来自上帝的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