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节新生的军训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7:07本章字数:2211字

    正式开学了,大学生们迎来了谁也躲不掉的军训,为期两周,每个人先上交300块班费,除了包括书本在内的学杂费,还用于军服的购买,上报尺码后,助导招呼几个人把一坨坨的军服抱来,大家终于在乱一堆中各自取得对应尺码的军服,一顶帽子,一只老式褐色军装皮带,还有蓝色的迷彩军服,一双双小鱼穿觉得稍大一点的橡胶平底军鞋。

    每个人忙着大量自己的军服,充满了好奇,宿舍内也飘散着尼龙和着新衣服的气味,穿上后,每个人的衣服都显得松大,拉伸开来,还能往衣兜里装一个西瓜,把皮带打开,则能往裤子里加入各种零食包,裤脚宽松,便于散热。

    清早,在闹钟的催促和广播的早报中,多有新生起床,或懒散或匆忙地穿戴军装,按照程序穿上后,还不忘招呼同宿舍的小伙伴看看有没穿歪,或是显得古怪的地方,浪青则在阳台的大镜子前面带微笑地整理着自己的服装,所有人准备好后,男生女生便汇合在一起,一通前往大操场集合,所有的道路被穿着一致的蓝色或绿色小蚂蚁们占领,流动的场景似乎快把人带回七八十年代,那个时候的军服也不过如此吧,一样的颜色,一样的款式,只不过那时的人们穿着也许不觉得老土,总之双小鱼觉得穿上后活像土八路。

    按照从高到低的顺序,双小鱼又被排在了前头,只不过双小鱼还是庆幸比另外两个男生的海报有那么一点优势,所以没有排在最前头,广告学专业的同学被分配的任务是打军礼拳,有点像武术,由一个“黑人”教官带领,训练的场地是非常靠近双小鱼学生宿舍的一处操场。

    所有的新生都会面对同样的挑战,那就是长时间的立正,似乎只有从立正的规范与否就能看出教官的训练是否到位,是否把一个个大学新人训练得更像个军人的样子,在烈日下站立,教练不断已高标准要求新生姿势要到位,并且一定会说到如果做不到会是怎么样严重的后果,如果做不好,或是犯了一点错误,等待着的就是翻倍的沉浮,烈日下,背对着阳光的教练显得更黑了,也更刚毅。

    在军训场上,能听到的唯有教官的声音,还有报数时每个人一本正经的念数,在休息时,整个广告专业的学生都很安静,偶尔也会关注场上其他地方的热闹,有的教官还在训练新人,在发指令上声音更加高亢,似乎在挑衅其他教官比试一下,有的教官在休息时则会让同学进行表演,通过操场上飘飞的谣言,双小鱼得知哪里有个人用一根大拇指做俯卧撑,有新生表演过街舞,还有所有男生都会关注的女生有些什么消息,比如哪个女生长发及踝,哪个女生又高又漂亮,大学新人有着敏锐的感觉,都是千里眼和顺风耳,自然在同专业男生和女生面对面立正时,不会忘记观察班上女生的容颜。

    双小鱼看到同专业女生里,有个女生远观很像自己高中的一个班花,便有些愣愣地直视过去,女生正抱腿和她身旁的一个女生聊天,也许是注意到双小鱼在看她,眼神躲闪着侧过脸去聊天,显出女生的矜持,双小鱼还会留意其他女生,但仅仅是看,只是没注意到自己有时简直是在用眼神进犯。

    眼神是双小鱼和对面女生互动的最多的话题,但也仅限于此,专业里的男生似乎对同专业的女生没展开什么热烈的行动,有几位小伙子也早已经有了女朋友。

    休息片刻,教练开始一招一式地指导军礼拳的打法,难度并不大,但在每一招打出去以后都要维持住姿势,教练会上前纠正不规范的动作,每个动作都能喊出个一二三来,为的就是按照节奏打拳,让整个团队的动作协调一致,这就需要很大的耐心,保持姿势固定不动的新生免不得要难受了,烈日下,汗水在军服下流淌。

    解散后,男女生会各自找伙伴去食堂吃饭,因为同宿舍和就近的原因,双小鱼也会和同宿舍几个人或是隔壁宿舍的人一起吃饭,排队买好午饭,每人一瓶汽水饮料吗,彼此打着招呼,老乡和老乡聊天,在这个专业里,双小鱼属于省会城市的本地人,其他人则来自省内多个地方,有多个不同的方言,好在大家都能用普通话正常地交流。

    白人所在的家乡是个省内知名的富庶之地,白人也经常拿他们家乡和省会本地比,言下之意有本地不如他乡在内,白人对自己家乡的归属感是强烈的,说时一本正经,好像在讲述一个事实,别人也会因此逗他两句,他也全不在意,他的另一个老乡M也颇有给家乡唱赞歌的姿态,经常在宿舍人面前毫不避讳地炫富,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了这是一个从XX来的土豪、富家子弟,此人非一般男生,热爱逛街购物不觉累,爱往品牌店跑。

    两周的军礼拳训练结束,到了正式登台表演的时刻,双小鱼才发现,原来军礼拳表演算是“龙头戏”,放在开场,在口号的配合和队伍的掩护中,双小鱼宣布浑水摸鱼成功,有几个动作不太连贯,好在连日来的训练打下扎实的基础,动作都能做到位,打军礼拳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军礼拳表演是广告学专业大一新生小兵交上的还算圆满的任务。

    结束后,所有新人回到各自宿舍脱下战袍,也难为了这身军装在烈士暴晒中沾满了男人的汗水和体味依然没有入过一次水,双小鱼早已经问道有些衣服上散发出的霉味和汗臭味,又悻悻自己没有那么浓重的体味,不多几日,有人抱着装满新生军装的大麻袋上门来,看似是学长样的人物,拍一拍们道:“同学们,回收军装,一套8块钱!”正不知道如何处理军装的黑福和白人一听,马上丢出自己军装,白人原本还在玩手机,也从床上爬下来,翻找皮带,军长和鞋、帽子之类,双小鱼坐在上铺的床位上,那人再问双小鱼要不要回收军装,双小鱼摇头道:“我留下来当个纪念吧。”于是双小鱼的那套军装就保留了下来,在周末带回家洗干净后,就叠放在衣柜的某个角落,双小鱼想把自己经历的一些和得到的一些物品保留下来,至少拍个照可供以后翻看,而双小鱼的恋物癖大概就是这个时候种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