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节舍搓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7:07本章字数:2259字

    大一是培养感情的时候,小到一个宿舍,大到一个班级,有职位的,则是跟整个院系的相关“领导”、负责人打交道,这其中,宿舍无疑是关系最牢固、靠谱的团体。

    广告学专业来了一次喝酒宴,女生围成一桌,男生围成一桌,女生喝饮料,男生桌上少不了酒瓶,双小鱼和敢心喝饮料,极少数男生喝饮料,双小鱼不是没喝过酒,只是少喝,仅有的一次喝醉酒,是在初中时候的同学聚会,一不小心就喝晕了,极想睡觉,而且觉得啤酒的味道“很难喝”,不如洋酒值得品味,又容易让男生“怀孕”(啤酒肚、将军肚什么的太影响形象了,喝完还会一脸水肿),不喝也罢。

    双小鱼又觉得,排除很相熟的人一起痛饮的某些时候,喝酒不过是演一场面子戏,谁说喝醉了就没面子,喝醉了更没面子,喝吐了,那简直是丢人,真的爱喝酒的,也更享受几个兄弟在一起聊天的快感。

    这场酒宴,几个爱喝酒的抱着瓶子,捧着被子来来回回地敬酒,算是混个脸熟,爱喝酒的借此良机大喝一通,白人不敬酒,很“闷骚”地一个人坐在位子上喝着啤酒,自称“喝不醉”,还直言自己家乡人喝酒都是和白酒,啤酒根本喝不醉,其他几位坐着喝酒的闷骚男,一听白人这么一说便来了兴致,待白人一说完,便围着白人凑热闹似的敬酒,白人举着刚要到嘴边的一杯酒,停在了半空,“中枪”似的眯眼、垂头、咧嘴笑开,之后只好无奈地与前来“敬酒”的同学一一碰杯,白人脸倒是不红,新人们在酒桌上都像初出茅庐,聊着跟喝酒相关的话题。

    大场面大酒杯,而小场合的小酌似乎更讨人欢喜,舍搓就是这个调调,不一定喝酒,但肯定有“下酒菜”,大包小包的各色零食、辣条、称斤卖的花生、泡爪或是卤货,一群人咂吧着嘴,边吃边聊,大有小酌怡情的调调,这都是双小鱼亲眼所见的,可惜不发生在自己的宿舍,而是在对门宿舍,众人喝酒还老爱开着门,那热闹的氛围对比得鱼舍冷冷清清。

    敢心宿舍时不时来此舍搓,或是在校外,更多时候是在宿舍内,几个人团团围在一起吃喝,可怜双小鱼宿舍本就不团结,更没有人提出来此舍搓或是小聚餐,没有一起出去玩过,像是一个集齐“乌合之众”的宿舍。

    双小鱼怀疑是不是只有自己费力“讨好”,想要维系好宿舍,浪青和白人要吵起来了,双小鱼劝浪青“不要为这种小事吵”,有人睡觉了,双小鱼便去熄灯一两盏,让玩电脑的把有些声音调小,室内地面卫生基本是双小鱼包了,可其他人不还是老样子?

    双小鱼自己睡觉,在玩电脑的黑福也当不知道,非要别人提醒才勉强弄小声音,还忍不住说嘴几句“这么早睡觉”、“哇!你又这么早睡觉”不过双小鱼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睡点相对别人是早了点,不过好在后来,慢慢的,越来越多人会这样换位思考了,双小鱼睡觉时,会相互提醒,或叫人熄灯一盏,或招呼调小声音。

    双小鱼不会去说别人哪里不该这么做,更多时候觉得自己是言不由衷的“无声地示范”, 双小鱼在心里希望:大家自觉一点,可是这种方法收效甚微。

    有些坏毛病还是改不掉,各人也有各人的习惯,鱼舍的人大都不吭声,缺少交流,有人在意怕伤了和气,有人懒得管,觉得反正有人管。

    在这种舍风里,双小鱼上厕所时,要经常把别人留有余味的残汁尿液先冲掉,要经常关掉出进阳台后不爱关灯的人开着的灯,自己经常洗衣服的桶空出来,则容易被经常不爱洗衣服,把脏衣服脏内裤都堆成山的人塞满,双小鱼只好先找好衣物主人,快马加鞭地催人洗衣服…双小鱼唯一安慰自己的就是:“不要舍风日下就好。”

    众人皆醉我“独”醒,不喝醉我独醒,别的宿舍都喝得醉醺醺的,就鱼舍没“喝酒”独醒。

    说到下酒菜,鱼爸做的拿手菜好像都很适合下酒,双小鱼回家后,要准备上来的那天,鱼爸经常会下厨做菜,或是特意做好,或是多煮,饭后,二老总会嘱咐双小鱼带些去宿舍吃,双小鱼带走后也会很大方地分给宿舍同学吃,算是鱼舍的福利,大家也每每赞不绝口,双小鱼也很为鱼爸的手艺骄傲。

    好笑的是,双小鱼回家或是回学校,都常常不空手,自己带点好吃的回去孝敬鱼爸鱼妈鱼姐三位家长,家里人也经常让双小鱼带些水果、家里好吃的东西上去,一开始双小鱼还嫌弃,后来都是默默地领着家里的“恩赏”上路回学校。

    一次,家里面特意为双小鱼准备一道牛舌头的菜,信不过外面卤货的卫生,鱼爸亲自上阵,又洗又烧,又亲自烧熟切片,配上上好调料,一片肥而不腻、带瘦肉带筋的牛舌,沾一点调料汁,美滋滋的,在家中双小鱼便垂涎不止,饱尝了许多,之后还留有许多让双小鱼带走,于是装入保鲜袋,撒入酱汁,拌一拌,色香味俱全。

    带去宿舍请人吃,白人说要配啤酒好吃,这倒提醒了双小鱼,一时心血来潮,想来个小舍搓。于是招呼在宿舍的来此舍搓,自己下楼去小店买几厅啤酒和配酒的零嘴,回宿舍后打电话请在附近玩耍的浪青来舍搓——吃牛舌,浪青一听,炒鸡高兴,兴高采烈地赶回来,几个人围在一起,一人一听啤酒,双小鱼让其他人多吃点牛舌,大家闲聊着,双小鱼自己喝了半听,大家也只是微醺,吃得没有什么醉意,但双小鱼还是看到其他人有些高兴,至于舍搓嘛,氛围很重要。

    双小鱼提议留一点给还没回宿舍的卷卷,自己不怎么吃牛舌好分给众人,总感觉大家也没吃多少,但还是很客气地多留了些给卷卷(兴许留的比他们自己吃的都多),但大家都是对这次的牛舌美味程度由衷称赞,这方面,双小鱼暗喜,鱼爸又给双小鱼长脸了。

    卷卷回宿舍,看到留在自己位子上的那一份,先是很高兴,然后谢过双小鱼,尝过以后说:“真心好吃!味道太好了!”双小鱼则很欣慰,毕竟也算是有了一次舍搓,名正言顺的,有声明,有聚在一起像模像样地吃喝、聊上几句。

    这一天,有了一种叫做温馨氛围的东西,只要看到大家在一起享受美食就有了罢,双小鱼这么想着,觉得自己有了几分醉意,醉了,这一天,微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