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节谢师宴-相聚亦是别离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7:07本章字数:2415字

    致毕业:

    2014年,夏,属于我们的毕业季。

    熬过了三个月的实习期,各位同学默默地回到了自己的宿舍老窝,一本正经地准备起了毕业论文,然而,毕业论文对于这个学院来说总不像一本、医科类这些精英类院校来得严苛,对于我们这届下一届开始就没有所谓本三之称的最后一届本三毕业生来说,这无疑是让人安心的,于是,宿舍里,5、6个人过着悠哉的所谓写毕业论文时期,黑胖是最有希望按时完成毕业论文任务的,导师是另请师范学校的,不怎么管,但是黑胖接到指令,就立即行动,大有斩立决的魄力气干,卷文也在认认真真的整理、搜索资料,打算将自己实习期搜集的行业情报放到论文里来,内容是很充实而具有说服力的,白人则在悠哉地玩着网游,看XX小说,浪青则依旧过着朝九晚五的娱乐人生,跳街舞,通宵打麻将,和同学兄弟喝酒玩耍,本尊呢,是导师抽一鞭,赶一稿,拖拖拉拉着进度,拖到越来越不能拖。

    好在导师给力,自己也乖,说改就改,虽然始终未能理清自己的论文的逻辑关系,只凭借一执念就要坚持当初想出的论文标题的意义,可到最后这个意义变成了“气”,是本尊想要让论文体现出来的“气”,因为支持原创,所以搜罗了大量资料,期间又忙,没有好好准备,到最后一大堆数据只能顾着整合统计,却来不及分析论道。到论文答辩大会前,自以为心中有数的白人,准备拿着网络上买的毕业论文答辩,晚上躺倒,翘着二郎腿,在我们觉得开着空调都嫌热的5月的天盖着空调棉被,头枕着卧铺栏杆以便于玩手机,而本尊则默默地流泪往肚里,继续着已经拼着好几个夜晚在准备的毕业论文,心想着:毕业论文,我的儿,你可别胎死爹妈腹中呀,也许是坚守那原创的初衷或称一执念吧。彼时,白人从铺上下来经过,摇头叹息一声,本尊亦只能深深无奈。

    深夜赶稿,身体都已经极度透支地坚持到了凌晨听到鸟儿叫,看着黎明过,改完把论文发给导师,默默地爬上了床,默默祈祷就这样完了吧,让朕歇一歇,等朕体能恢复再来大战下午的答辩大会吧,那又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呐。

    八点钟,认真看论文的导师打来电话,说本尊怎么这也没做好,那也没按要求做,再不改完,她姑奶奶可不承认这篇论文是由她指导的,然后再安慰几句,说那些要改很容易的,可本尊咋就觉得那么难了,木有办法了,只能改啊改,一直奋战到中午,再一次审阅终于过了,本尊又要忙着打印装订,胶装封面,一式三份,为毕业论文熬夜几天没洗澡,也来不及洗澡了,找了一件衬托本尊胸肌的绿色长袖衬衫和黑色牛仔裤,穿上后,在通往答辩大会的路上走着时默默感到闷热不自在,可能是太久没有装扮得人模狗样的缘故吧,一时不习惯。

    答辩大会上,本尊以“欢迎各位来参加我的毕业论文答辩大会”为开场,实有暖场之功效,之后本尊却结结巴巴了起来,不知是缺少睡眠的缘故还是本身对论文没底,心里扑通扑通的跳着,基本上是说两个字顿一下,实在够呛,只能硬着头皮上,毕竟是自己亲手写的论文,还得牵出来溜溜,本尊只注视着评审老师,不再关注其他同学的讪笑了,好在厚厚的论文纸张也让老师一惊,大量的数据还是有信服力的,老师的问题也就值围绕着数据来源和数据统计这一块了,都能答得上来自然能证明自己是清白的,虽然最终结果不太让人满意,但拼尽体能和心力做完,最后能得到一个结果依旧是一种安慰。在讲台上,由衷感谢了“敬业”的导师,下台时,不由自主地呼出一口气,安心了。白人阵亡了,被问问题答不出来,导师直说他是别人的论文,在此之前听白人说卖论文的要告发他,因为买与卖的问题,当时我们都不以为然,以为他不敢。本尊买了一杯酸奶算是安慰白人二清再战,大概是自己从准备毕业论文的重压下解脱出来后,心放得很宽,不免为没过关的孩子深表同情。

    答辩完成,基本上就是毕业了,第四年就是准备论文毕业这一头等大事了,接下来.

    谢师宴颠覆了本尊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本以为是女生流泪痛苦的煽情戏码却让这个专业的男生演了个够,几个大男人和原道而来的前任辅导员酒后搂在一起,哭在一起,有人跪着,有人一屁股坐在地上,聊着心里的不痛快和人生经历、抱负理想,当然还有感激,就席上专门有一个台面,就是让主持人上去的,那时没有主持人,只有挂着的“2010级XX专业毕业生谢师宴”的横幅,还有一群喝醉酒的男同学,不知谁兴起,把谁压在下面,后面就有人一个接一个压上去叠罗汉,有的男生手牵手跳起了当年选修课一起选修的交谊舞,有两个男生从有瓜葛起就一直不和睦,那时也靠着墙,肩膀贴着肩膀地靠在一起说着话,我看得好高兴,拿起手机拍摄,记录台上这出带有男儿泪的喜剧,喝醉了,真的是玩得嗨,放得开,台上花样数不胜数。相对的,女生就冷静得多,只有喝了两杯的一个女生打了她男闺蜜一巴掌,二人没有哭,没有闹,只换来大家嘻嘻一笑。都是酒精作的祟吧。

    谢师宴,是一场聚散别离,同专业、同班同学因为实习或是毕业论文好几个月没见面也很正常,这好几个男生就在宿舍打游戏或实习或准备论文,女生就在实习或是准备论文或是在家或是逛街,其实细想想,要是时间管理的好,这几个月依然可以过得很充实而自在,比如健健身、打打球、谈谈恋爱?让本尊郁闷至极的是,大学最后一年全宿舍都有女朋友的人排除我在外,也就这一年,宿舍内,就有两个人确立了女朋友,还都属于美女级别,一个是模特,一个是文学少女,看似相当坚实可靠,本尊亲眼见证了他们二人所打的持久战,所以爱情也不是来得那么突然,是悄悄的,细水长流吧。卷文和他女朋友在宿舍,颇有同情本尊的意味,说不如把谁谁谁介绍给本尊吧,难道本尊已经沦落到了这般境地了吗?

    本尊还记得拍毕业照的那天,学士服脏兮兮,学士帽沾着不知是何年何月何人留下的鼻涕痕迹,穿着学士服一秒钟变伪娘,还有和以前参加社团活动的团员合拍毕业照。

    谢师宴,这是场最正式的道别晚会,因为大家要各奔东西,各忙事业,不说事业,也算谋生,因为这天以后,就要收拾行李走人。

    越是该离开,越是想赖着,大概这么多年,在学校住着、宅着都留下了感情,难以割舍,再回眸,人去楼空,俱往已,生活要翻开新的篇章。

    本尊双小鱼留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