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杀人的花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11本章字数:6183字

    绚丽的灯光,华丽的舞台,雷鸣不绝般的掌声,构筑成无数人追求与执着的梦想,在这个国际性的舞台上,一个园艺界的新星即将诞生。司仪高昂的声音,通过话筒响彻整个会场,“现在我们有请这次世界园艺大赛的冠军得主欧阳羽先生上台。”

    在热烈不绝地掌声中,看起来身子单薄,似弱不禁风的欧阳羽缓缓走上灯光炫目的舞台,他大约只有十七、八岁,就是如此一个十分普通的乡下少年,却赢得了世界级的荣誉。但此刻,在这样的大舞台上,他的表情却很平静,目光淡淡的,似乎并没有透着太多的喜悦,而当他走上舞台的一刻,全场突然鸦雀无声,接着,有不少人发出的质疑声。

    “他就是这次世界园艺大赛的冠军吗?怎么还是个孩子?”

    “真难以想象,这么小的年龄居然能夺得冠军,会不会是做了什么手脚?”

    “听说他有种与生俱来的园艺天赋,对植物有非常全面的了解,就好像他懂得植物的心,知道它们想要什么一样,实在太神奇了。所以,他才能击败众多世界级的园艺大师夺冠。”

    ……

    “欧阳羽先生,请问你对这次获得世界园艺大赛的冠军有什么感想?这应该是那你多年来努力的梦想,心情一定非常激动吧?”司仪开始煽动气氛地说道。

    “没有。”欧阳羽摇摇头,简单地回答道,他的话顿时让会场的气氛一下子落到了冰点,不少人甚至发出唏嘘声。

    “那你有没有什么话,想对这么多喜欢你的人说?”司仪不禁一头冷汗,继续问道。

    “没有。”欧阳羽同样的表情,同样的回答。其实,他讨厌这种虚伪的舞台,他想要成为一名园艺大师,只是他从小的梦想,因为他觉得这样才能拯救更多植物生命,他热爱植物,就像他热爱自己的生命似的,比起大自然的神奇来说,这种舞台根本不适合他。

    “我想欧阳羽先生可能是因为刚刚经过一番激烈的大赛,所以可能还有些紧张,不如这样,现在我们先请欧阳羽先生,当众表演一下他的能力,这也是所有人期盼已久的,都想亲眼目睹一下,欧阳羽先生的奇迹时刻……”司仪尴尬一笑,然后转移话题地大声说道。

    此时,全场立刻响起热烈如雷般的掌声,震耳欲聋。

    只见一辆精致的手推车被推上舞台,推车上放着一株颓败凋谢的枯花,另外,旁边还有一杯水和放在皿器里的土壤,以及些其他的蕴含微生物和矿物质的肥料。欧阳羽即将在众人眼前表现的是,他可以利用专业知识以及惊人的园艺天赋,使得刚刚凋零的花,再次复苏绽放。

    欧阳羽见到那株枯萎的花后,微微诧异了一下。因为眼前这株枯萎的话萎虽然凋零落败,却保持着原本惊人的艳泽,一看就知道是不久前才枯萎的。说来奇怪,他一见到这株枯萎的花后,心里就涌起强烈的沧桑之感,仿佛能感受到这株枯萎的花所曾经有过的沧海桑田,但可以肯定是,这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稀有品种。

    “这株花据说是绝世品种,世界上独一无二,唯一仅有的奇花,存活了几百年,从来没有人见它开花过,昨日却突然枯萎,所以,收藏它的人希望欧阳羽先生能让它奇迹般的复活,现在我们就请欧阳羽先生为我们展示他的神奇。”司仪说完,便退下舞台。

    “几百年?”欧阳羽一愣,虽然他听说世界上有很多奇花的生长超过百年,但还是第一次见到,所以,不禁感到几分惊异。他先捧起那株枯花仔细端详了一下,发现这株花跟他见过的所有花种绝不相同,拥有很多细小的枝干,像是一颗微型的树,但顶端又是含苞欲放的花蕾,像是花与树的结合体。

    随后,他便将那株枯花插入装满土壤的器皿,然后以极快的速度给那株枯萎的花重新浇水施肥。最后拿起水杯,将水均匀地洒在那株枯花上,然后放下,静静等待起来,“这样应该可以了。”

    片刻之后,那株枯花却没有任何反应,会场下顿时响起窃窃私语的议论声。

    “失败了吗?”欧阳羽有些难过的说道,因为他明白自己不是所有的花都能救活的,毕竟他不是上帝。但就在他黯然的时候,那株花枯萎的枝干突然间缓缓挺立了起来,饱满的花蕾犹如高傲的公主抬起,犹如受到生命的滋润般,竟真的复活了过来。

    所有人都神色诧异地看着这一幕,发出阵阵惊叹声。

    但下一刻,会场内所有的灯突然忽明忽暗地闪烁了起来,,而那株复活过来的花,刹那间,猛然开始发出惊人的紫色光芒,犹如一轮紫月,开始绽放出美丽的月光。欧阳羽看着眼前惊人的一幕,双目不禁圆瞪起来。

    蓦地,只见一道紫光顿时从绽开的花中冲天而起,耀眼夺目,照亮了整个会场。顿时,那道紫光犹如带着毁天灭地般力量的飓风,席卷四周,无数人被波及,四周响起凄惨的叫声,被卷入飓风的人,瞬间血肉模糊,残肢断躯,整个会场眨眼间变成人间地狱。欧阳羽见到如此骇人的情景,神色震惊地看着眼前的那株花,感觉到其中所蕴藏的强大力量,邪恶的气息正在蔓延。

    “阻止它,阻止它……”欧阳羽心里猛然涌起这个念头,奋不顾身地突然朝那株发出紫光的花扑去。与此同时,一道微小的光芒从紫光迷绕的花蕊中飞出,正好射入他扑上来的身体里。

    欧阳羽只觉得身体仿佛受到什么剧烈的撞击一般,顿时闷哼一声,便见眼前一道紫色的光华突然将他完全吞没,刹那间,他仿佛看到了一道紫色的影子在眼前闪现。再等他回过神的时候,突然就感到脚下一空,整个人犹如坠入深渊般一直下落,从他眼中不断地飞驰而过的是蓝色的天,白色的云,成群南飞的大雁……

    眼前的景物一下子都变了。

    当欧阳羽意识到自己是在往下掉落的时候,不禁失声大喊,手舞足蹈起来,心里慌想这么掉下去,不摔成肉酱才怪,但就算现在担心好像也无济于事。而就在他坠入的下方不远,一道淡淡银芒正迅驰而来,根本没有注意到头顶上,正上演着自由落体的一幕。

    砰!

    下坠中的欧阳羽感觉到自己好像撞到了什么,便是一阵天旋地转,随后感觉下落的速度突然减慢了许多,等他回过神的时候,满目金星,只感到身下一片柔软,好似落到了什么柔物之上。他摸着脑袋,侥幸自己居然没事,一只手胡乱地往下一按,触感也是软软的,他莫名其妙地看着四周陌生的景物,眼前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花海,五彩斑斓的花朵绽放着各自的美丽与惊艳、优雅与大方。

    就在此时,欧阳羽的身下突然传来一声娇哼,他不禁下意识地低下头看去,登时神情一愣,双目睁大,只见他的身下不知什么时候,正压着一个正悠悠醒来的紫衫女孩,一张鹅蛋般的美丽小脸,微微眨动地水眸,粉嫩高挺的瑶鼻下,红润的双唇带着几分痛苦的抿动,微微开启修长的睫帘,恰好与欧阳羽近距离的四目交错。

    欧阳羽这才发现自己正压在紫衫女孩的身上,手指尖乃至手掌都传来柔软的触感,那种感觉就像整个灵魂升华到天堂一般,奇妙无穷,没想到他竟然会在这种离奇的情况下,对一个女孩子如此……

    清醒过来的紫杉女孩先是微微一愣,突然大声尖叫一声,意识到欧阳羽此刻对她所做的无耻下流的行为,顿时,俏脸一怒,全身涨起一道银白色的光芒。

    但还没等欧阳羽完全感受到这种真切的感觉,他便感到身体被一股量击飞了起来,紧接着,他觉得自己似乎压到了什么,然后瞬间昏厥了过去……

    欧阳羽朦胧地睁开双眼的时候,全身好似散架般酸疼无比,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硬邦邦地木床上,下面垫着稻草之类的柔物,身上还盖着一床破旧的被子。走下床的时候,才发现身上的衣物破烂不堪,仿佛被什么力量撕扯过一般。

    “那个女孩?”欧阳羽不由抬起自己的手,那种触感似乎还存留在指尖,告诉他这并不是一个梦。于是,他走到外头,想看看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刚出门的时候,忽地,一阵夜风袭来,带着几分凉意,撩动着他额前的发丝,让他清醒了几分,发现眼前是山峦叠嶂,深谷幽地,犹如世外桃源一般,他忍不住捏了捏自己脸,一阵刺痛传来。

    “看来我真的不是在做梦,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欧阳羽感到极为莫名其妙地叫了起来,同时,会场里那血腥的一幕,还映在他的脑海里,然后喃喃自语起来,“会场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株复活的花杀死了好多人,太可怕了。”

    在他记忆中,他明明是要阻止那株花的,但然后却被一阵紫光笼罩,接着,就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而他被打昏的地方,应该就在这附近。也许是那个紫杉女孩把他打昏后,然后送到了这个屋子里。

    欧阳羽再次举目远眺,只见星光璀璨的夜空下,不远处便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花海,含苞欲放的花儿们摇动着它们的娇枝,迎风而舞,窃窃私语,他忍不住走了过去。

    就在此时,花海尽头的上空,齐齐飞来三道奇光,竟然三个全身光芒缭绕的男子。中间的男子周身墨光,手持半臂大小的两尺墨笔,通体透光,身材伟岸,俊朗不凡,一身青衣,阳刚十足的脸庞带着几分傲慢地低下头,看着身下万花绽放,绿光通明的花海,另外两人脚下各踩一柄巨大的长剑,一身白衣。

    “秦枫师兄,花海圣地里面好像有人?”其中一个白衣对中间的男子叫道。

    “下去看看。”中间的男子就是秦枫,只听他一声令下,三道白光同时冲花海中央飞去。

    刚被眼前发生的一幕所惊呆的欧阳羽,突然听到头顶什么声音传来,不由抬头一看,只见三道奇光猛然冲自己冲来,顿时大声惊呼道:“好大的鸟,还会发光……”直到奇光落下散去后,他这才发现,出现在眼前的竟然是三个身后背着长匣的男子,身着一青两白的服饰,非常古式的打扮,身上还闪烁着犹如电影特效般的光芒。

    如此夸张的场面登时让欧阳羽大惊不已,心想道,眼前的三个男人身上既没有翅膀,又没有什么飞行器,是怎么飞在天上的?

    “你是谁?为什么在花海圣地鬼鬼祟祟的?秦枫见到一身怪异服饰的欧阳羽,俊眉一挑,立刻沉声问道。

    “不好意思,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麻烦你们能不能先告诉我这里是哪里?”欧阳羽带着几分歉意地问道。

    “废话,我们万花门在种界可是赫赫有名的修真大派,你身在这里,却不知道这里是哪?谁会相信?”一个白衣弟子给了欧阳羽答案。

    “种界?万花门?我该不会像是电影小说里的情节那样,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吧?”欧阳羽这才理清头绪,开始有些紧张地想着,这种事情毕竟令人难以接受。但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又不是在做梦,这些人不仅会飞,身上还会发光,这根本不是正常人类可以做到的。

    “带他回去见掌门。”还没等欧阳羽反应过来,那秦枫冷冷的一声令下,手中的墨笔一摇,整个人立刻飘飞而起,衣襟翻飞,逍遥似仙,然后,疾驰而去。

    “他们真的会飞……”欧阳羽虽然刚才就见过,但此刻亲眼目睹秦枫御风飞起的一幕,也不禁看得目瞪口呆,这才确定自己似乎来到了一个十分神奇的异界。

    而两个白衣一人一边地架起欧阳羽,同时喊了一声:“御器渡空……”随之,带着欧阳羽纵身一跃,各踩着一柄长剑,紧随其后飞出花海,朝那座座耸入云端地山峰飞去。

    欧阳羽好似坐着云霄飞车般,在巍峨陡峭的山峰之间穿越而过,整个人就像失重似的悬在半空中,顿时面容失色,好半天才适应过来,环顾四周。

    夜空下的座座山峰更显得神秘而奇妙,蓦地,一幕更加惊奇的景色,落在欧阳羽的眼前,就在群山峻岭的深处,有五座耸立的山峰,呈一朵莲花似,相互并拢围绕在一起,而这五座山峰之间,略微低数十丈的地方,是一座顶端犹如被鬼斧神工般平削而过的,就像莲花的花心。此刻,那里灯火通明,升起渺渺轻烟,细细一看,还有不少四处走动的身影,而围绕在四周的五座山峰的顶端,也同样如此,从天空中俯望,就犹如夜空下盛开的一朵莲花。

    就在此时,欧阳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急速落下,极度的失重感让他脸色惨白,心跳加速,回过神的时候,他和两个白衣落在了那座顶端平坦的山峰之上,一座宏伟的大殿前的广场前,隐约可见大殿顶端的牌子上,写着“万花殿”三字。

    欧阳羽看着眼前那只能仰目才能完全看清的万花殿,以及四周簇簇林立的大小殿宇,不禁惊叹道,心想着这会不会就是传说中的什么仙境。可还没等他想完,就被三人带进了万花殿内。一进殿内,便见里面华光四溢,几道光芒相互闪烁,甚是惊人。

    前头的秦枫突然伸手一止,回头叮嘱道:“掌门在替三位师兄播种,先不要打扰。”紧接着,欧阳羽就被三人带到了一旁。

    欧阳羽抬头环视偌大的殿内,透着几分庄严肃穆,殿前供奉着三座高大的金尊雕像,供桌上的香炉白烟缭绕,而供桌前正中的蒲团上,正盘坐着一个剑眉锐目,气势不凡的老者,鹤发童颜,肌肤如婴,全身散发出红蓝交错的光芒,极为惊人。

    而老者正是这万花门的掌门人,赤玄真。

    “这个老人家应该就是他们口中的掌门。”欧阳羽见到老者后,不禁猜想道。

    “咦,奇怪,他的身体里怎么好像有棵似花又似树的植物在里面?对了,就像会场里复活的那株花,和他身体里的长得很像……”这时,欧阳羽突然注意到全身发光的赤玄真的身体里,好似郁郁葱葱地长着一棵生机勃发的植物,而且还一半发着蓝光,一半发着红光,极为惊人。

    此刻,赤玄真的两侧各自站着一排白衣弟子,而身前对坐着三个和秦枫一样服饰的青衣弟子,身正上闪烁着淡淡的白光。只见他手中捧着三颗像是种子的异物,同时闪着奇异的光芒,他突然轻喝一声,手中的三颗异物,立刻光芒大作,化为三道异彩纷呈的光彩,纷纷飞入眼前三个弟子的体内。

    欧阳羽只见那三颗异物,进入那三个弟子体内后,先是在身体内循环里一圈,然后,沉入三人的腹部气田处,发出淡淡的光芒。

    “融种……”赤玄真沉声说道,射出三道红蓝交错的光芒,没入三人腹部,但见没入腹部的异物,突然间,变得格外耀眼。

    “服丹……霖水……”三个弟子纷纷拿起身旁摆放地两小瓶东西,一一服下。

    “浇灌……”三个弟子立刻沉息静气,双目紧闭,服入体内的丹药和露水,瞬间化为养分被异物吸收,整个过程就像将一颗种子种入了他们的身体里,然后再浇水施肥。

    欧阳羽看得瞪大双眼,感到几分震惊与好奇,就在此时,他听到身后有几个弟子,正在小声议论。

    “这三位师兄的运气还真是好,被掌门选上亲自播仙种。播仙种是成为修真者的第一步,想成修道成仙,就必须靠要播种仙种才行。”

    “是啊,这三颗种子是莫须有师尊修为达到果阶的丹乘果元境界后,花开结果所生出来的仙种,可以说是极为珍贵,三位师兄有幸能继承,实在让人羡慕啊!而莫须有师尊也是种界中少有的修为达到果阶修真者,修为惊人,能接受他的仙种,那简直就是三生修来的福气。”

    “也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有机会能够播仙种,我们万花门人才济济,恐怕等到头发都白了,也未必有机会。”

    “等着吧,能结出仙种的菩提树十年才结一次仙种,所以,我们这些修真弟子也只有十年以上的资历和修为,才有可能有那么一点点机会。”

    “是啊,修炼仙种一共要经历四阶八境的仙种生长期,根、芽、花、果四阶,而每阶都有两个境界,根阶的筑基融种和玄根化气境界,芽阶的炼芽合神和还虚渡期境界,花阶的花婴结丹和枯气修心境界,果阶的丹乘果元和破果飞升境界,这八个境界每突破一个境界,都尤为困难,每个境界又都有九级,只有完成这九级的修炼,才能成功跨越到另一个阶段或者另一个境界。我们之前的很多师兄,甚至连筑基融种这关都过不了,最后仙种无法生根,导致慢慢枯竭。”

    “就是,单是筑基融种每修炼一级都要少则几月,多则一两年的时间,等修完九级,起码也要十年时间。也就是掌门常说的十年播种,十年生根,不过到生根以后的修炼更加困难,哎……”

    “说归说,但没有试一试又怎能知道?毕竟能修成仙体,就能长生不老,逍遥天地间,这种美事有谁不想呢?”

    ……

    欧阳羽仔细听着那几个弟子的话,这才明白原来在这里的人都是想要成为神仙的人,而成为神仙的条件就是把刚才那个什么仙种播入到身体里,才有可能成为神仙,但这未免也太奇怪了吧,哪里像是想要成仙,听起来更像把自己身体当做农田来种田的农民,这种事情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

    “这个世界看来比想象中的更加奇异。”欧阳羽皱皱眉头,虽然这种事情听起来很离谱,但确实他亲眼所见。不过,他现在该关心并不是这个,而是要知道如何回到原来世界的方法,或许这什么万花门的掌门会给他答案,不然他刚才也不会任凭那个秦枫几人带他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