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我要去泡澡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12本章字数:3131字

    “你们这些修真人是最虚伪的,我现在就吃掉你,不然你一定会去通风报信,让人来抓我。”光球里的妖怪似乎很生气的说道。

    就在此时,光球的光芒渐渐落下散去,里面的妖怪同时露出了庐山真面目,一身光滑亮丽的皮毛,模样似狐似貂,甩动着毛绒绒的尾巴,一双灵动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欧阳羽。

    只不过,有点大大出乎欧阳羽的意料,但他似乎并没有吓坏,反而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你现在知道怕了吧,不过,已经来不及了。”妖怪指着欧阳羽,十分得意地说道。

    突然,妖怪觉得眼前的欧阳羽好像变得极其的高大,就像是一个巨人一般站了起来,而自己只不过才到欧阳羽的膝盖。而此刻,欧阳羽看着眼前这只还不到自己膝盖的似狐似貂的小妖怪,哑然失笑,俯身一把抓起小妖怪的尾巴,将它拎起到自己眼前。

    “喂,你现在还想吃掉我吗?”欧阳羽看着在自己手中拼命挣扎的小妖怪,问道。

    “怎么……怎么会这样?我的身体……怎么会……”

    “难道我的修为还没有恢复……”小妖怪一边惊异地叫着,一边极力想要挣扎出欧阳羽的魔掌,可惜却徒劳无功。

    “肚子好饿,正好红烧了你来充饥。”欧阳羽摸了摸饥肠辘辘的肚子,决定道。

    “不要吃我。”小妖怪立刻大叫起来。

    “谁让你刚才那么嚣张来着,这叫报应。一只小妖怪都这么猖狂。”欧阳羽不爽地敲了一下小妖怪的脑袋。

    “我都说了我不是妖怪。”小妖怪抱着头,抗议道。

    “那你是什么,看你的样子,除了像是妖怪,其他一点都不像……”欧阳羽仔细打量了一番,肯定道。

    “我是一只妖灵狐貂,不是妖怪……”小狐貂抗议道。

    “妖灵?不就是妖怪吗?不过,师姐说妖灵是善类,应该算是善良的妖怪……”欧阳羽想了想道。

    “我们妖灵当然和胡非作歹的妖怪可不一样。我们和你们修真人一样,也都可以修道成仙。除了妖灵之体外,和你们修真人并没有多大区别。”小狐貂解释道。

    “不过,既然你是妖灵,那为什么会被封印到花玄灵木里面的,你一定是做了什么坏事吧。”欧阳羽问道。

    “才没有呢,都是臭丹师,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帮我封印了起来。不过那个时候,他也没有占到什么好处。”小狐貂气呼呼地叫道。

    “臭丹师?”欧阳羽不解地说道。

    “对啊,就是那个画像上的人。”小狐貂指了指石屋内的画像。

    “你说是莫须有师尊?”欧阳羽恍然大悟道。

    “就是那个臭丹师,我只不过是想取些花玄灵木的枝干回去,没想到居然被臭丹师碰上,和他打了七天七夜,结果,那个臭丹师耍无赖,偷吃了几颗灵丹,乘我灵力尚未恢复的时候偷袭我,最后,把我封印到了花玄灵木上。”小狐貂十分抱怨地说道。

    “莫须有师尊可是修为境界已经达到了果阶,居然能和你打了七天七夜,那你岂不是也是果阶的高手了?这怎么可能,你看来看去也只是一只小妖怪。”欧阳羽摸着下巴,打量了小狐貂好一会,摇摇头说道。

    “你居然敢小看我?我的修为可是接近百年的……”小狐貂张牙舞爪地对着欧阳羽,但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反而只会让人觉得很可爱。

    “这么说来,你在这里应该很久了。”欧阳羽算了算,惊讶道。

    “我也不知道,我被封印后,因为花玄灵木是棵灵树,所以,将我灵力吸尽,使我一直处于昏睡中,直到你出现后,我突然醒了过来。”小狐貂说道。

    “我出现?”欧阳羽面露异样。

    “对啊,我在沉睡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股异样的气息,非常强烈,似乎在唤醒我,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你站在花玄灵木下。”小狐貂的眼睛盯着欧阳羽道,它感觉到欧阳羽身上有种很奇怪的气息,和普通的修真者截然不同,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

    突然,一阵怪异的声音响起。欧阳羽顿时脸一红,不好意思的摸肚子,只觉得肚子空空如也,不断地打着鼓。

    “那画像后面有个暗格,是以前臭丹师放仙丹灵药的地方,也许里面还有一些灵丹妙药……算是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小狐貂看了欧阳羽一眼,说道,“我走了,被困了这么久,爹爹一定很担心我……”说完,便迈动短小的四肢,朝洞口跑去。

    “喂,那个……”

    “你刚不是说你都接近百年的修为了,怎么还有爹爹?那不是老妖怪吗?”欧阳羽刚想提醒小狐貂洞口出不去,但小狐貂已经跑远了。

    “算了,反正等会还会回来。”欧阳羽笑了笑,立刻朝石屋走去。

    进了石屋,欧阳羽立刻摘下画像,果然,见到后面有两层的藏柜,摆放着各种瓶瓶罐罐。

    “这应该都放了很久了吧,不知道还能不能吃?”欧阳羽挑出一瓶,打开塞子,顿时一股清香四溢的味道扑鼻而来。

    “不管了,顶多吃坏肚子而已。”欧阳羽倒出几颗丹药,塞到嘴里,咽了下去。片刻后,一股清凉舒适的感觉遍布全身,饥饿感顿消。

    “舒服了。”欧阳羽摸肚子,虽然没有什么充实感,但至少不会感到饿,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就在此时,小狐貂一瘸一拐地跑回了石屋,对着欧阳羽破口大叫道:“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洞口被施了法术。要是以前,这个破法术怎么可能挡的住我。”

    “谁让你自己跑的那么快,我想说也来不及。你不是很了不起吗?”欧阳羽耸了耸肩道。

    “我不是告诉你,我的修为被封印了吗?”小狐貂郁闷地跳上石床,蜷坐起来。

    “哦,看来妖灵的生命比修真者要长的多,更不要说普通的人类了。”

    “对了,洞口的法术是我老大施的,我要在花玄洞面壁思过三个月,除非有人来看我,否则,你也别想出去了。”欧阳羽对小狐貂说道。

    “还要三个月……”小狐貂抖动着华丽的绒毛道。

    “你都等了起码几十年了,也不差这三个月了。”欧阳羽说道。

    “几十年,有这么久了吗?”小狐貂幽幽地说道。

    “莫须有师尊好像是几十年就离开这个山洞的吧,也只在年前的时候送回来三颗他结出的仙种,按这样算来,应该也差不多。”欧阳羽应道。

    “看来爹爹一定担心死了。我当初可是瞒着他偷溜出谷的。早知道如此,我就不该任性地跑出来了。”小狐貂灵动的眼睛里,似乎带着几分忧伤。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欧阳羽见状,沉默了一会,然后问道。

    小狐貂一听,眼珠直转,前肢相互摩擦,像是小女生在害羞什么。

    “我说了,你可不要笑我。”小狐貂说道。

    “不会,肯定不会。”欧阳羽保证道。

    “我叫……狐十……十八……”小狐貂支支吾吾地说道。

    欧阳羽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此刻一听,还是忍不住地大笑起来。

    “你说不笑的。”狐十八难为情道。

    “没,我只是有点惊讶,为什么你会取这个名字。”欧阳羽好不容易收起笑声道。

    “还不是我娘,一口气生了十八胎,我爹嫌取名字麻烦,干脆就按出生的先后顺序,从一到十八,而我又是最小的一个。”狐十八晃了晃小脑袋,应道。

    “还真是够省事的,不过,公的也就无所谓了。”欧阳羽说道。

    “谁说我是……”狐十八一听,刚想时候什么,突然欲言又止。

    “都是这个臭丹师,害我能用的灵力被吸光,又被封印,变回初生的原形。也不知道要过多久才能恢复以前的模样。”狐十八对着莫须有的画像张牙舞爪道。

    “我师尊应该也不是个不讲理之人,你到底是怎么和他打起来的……”欧阳羽觉得其中一定还有他不知道的原因。

    “我不就是取了花玄灵木的枝干后,顺便吃了他几颗刚刚练好的灵丹吗?居然说我是小偷,结果,就打起来了。”狐十八傲慢地说道。

    “这就难怪了,明明就是你有错在先,怎么能说我师尊有错呢……你也是活该被封,现在知道错了吧。”欧阳羽双手抱胸道。

    “不知道。”狐十八转过身,背对着欧阳羽猛摇尾巴。

    “随你,我要去泡澡了。”欧阳羽说着,从包袱里拿出一包事先准备好的丹渣,然后往水潭走去。

    欧阳羽来到水潭边上,将丹渣撒入水中,然后,脱光衣服,跳了进去,如同往常一般,开始运气循环,吸收丹渣内的养分。

    “奇怪,为什么我的仙种生根后,运气循环的速度反而缓慢了许多……泡丹渣的效果似乎也大不如前了,吃十阶丹也没有任何效果。”欧阳羽将仙种真气循环了七七四十九周天后,然后,睁开眼睛,一脸不解地自言自语道。

    欧阳羽起身擦干身体后,穿上衣服,走回石屋,便见到狐十八已经蜷缩在一起,呼呼大睡了过去。

    欧阳羽取来一件衣服替狐十八盖上,然后,从那堆书中翻出莫须有的手札,他觉得或许能从其中找到真气循环比以前缓慢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