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玉姑娘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13本章字数:3828字

    两个时辰后,宇天城的上空,欧阳羽俯望整个占地广阔,宏伟壮观的宇天城,不由瞠目结舌地叫道:“这就是宇天城吗?好大……”

    “宇天家族的祖先原本是个将军,这里就是当年他们祖先所占领的城池,经过几百年的发展,有如此规模也是正常的。另外,宇天家族除了培养修真弟子之外,还有经商贸易的往来,贩卖炼制的丹药和铸造法器就是他们的主要经济支柱,现在的宇天家族用富可敌国来形容,也不为过。”凌雪岚解释道。

    “比起万花门,宇天家族确实就像是个金主。”欧阳羽感叹道。

    “我们下去吧。”凌雪岚说着,落到宇天城内一个偏僻的地方。

    “记住哦,在宇天城里千万不要乱惹事情,宇天家族的修真弟子都比较飞扬跋扈,这在他们的地盘上,如果生事的话,会很麻烦的。”凌雪岚叮嘱道。

    “知道啦,我像是个会惹事的人吗?”欧阳羽应道。

    凌雪岚笑了笑,两人并肩混入人潮拥挤的大街。

    因为是宇天家主的大寿,原本就繁华热闹的宇天城,此刻,张灯结彩,鞭竹阵阵,热闹非常。整条通往宇天府的大街,送礼的马车往来不绝,拥堵不堪。欧阳羽时不时地就见到不少修真者从身旁经过,各个看起来都气魄十足,威风凛凛,看起来一点都不好惹的样子。

    “宇天家族的种界可是声名鹤立,有钱有势,不少小门派家族都巴不得能够攀上一点关系,就比如我们刚才碰到的那些血龙帮的人。”凌雪岚说道。

    “听血龙帮这名字,我还觉得有点威风,原来也只是狐假虎威。”欧阳羽说道。

    “那血龙帮就是些三教九流、乌合之众的修真者的聚集地,他们都不安于修炼,经常干些偷偷摸的勾当,甚至欺压良民,收取保护费什么的,对他们来说,只要能得到一颗仙种,就算他们卖了自己的亲爹妈都愿意。”凌雪岚忍不住道。

    “还真是够恶劣的。”欧阳羽点点头道。

    两人开始在整个宇天城游逛起来,走马观花,凑凑热闹。

    “喂喂,听说了吗?最近种界的不少门派,都遇到了一个面蒙轻纱的女子上门挑战。据说,是来自仙灵阁的……”

    “真的吗?我可听说这仙灵阁的女弟子可都是各个国色天香,姿色过人。”

    “应该不假。仙灵阁不是每十年都会派一个修为过人的弟子下山,到各个门派上门切磋砺练吗?”

    ……

    此时,正好有不知道什么门派的修真弟子,一边议论着,一边从欧阳羽两人身旁走过。

    “师姐,你刚才好像有说过那个什么仙灵阁吧,真的有很多漂亮的女弟子吗?”欧阳羽好奇地问道。

    “不是很多,是全部。漂亮不漂亮我不知道,但仙灵阁向来只收女弟子,并且除非经过允许,不然只要是男人出现,就会被当做无礼之徒,就地正法。这和我们雨峰有点像,不过比起仙灵阁,我们雨峰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凌雪岚应道。

    “真的假的?”欧阳羽听得全身一抖。

    “传言如此。但应该查差不到哪去吧?”凌雪岚微微抬起下颌道。

    “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心如蛇蝎。看来这仙灵阁的美女应该不少。”欧阳羽胡想道。

    “欧阳羽,我想去宇天府里面看看。”凌雪岚突然眨眨眼睛道。

    “不要,万一碰到那个宇天晴儿,我可是一百条小命都难保。”欧阳羽急忙摇摇头,希望凌雪岚打消这个可怕的主意。

    “没关系啦,今天人这么多。“

    凌雪岚立刻带着欧阳羽跟着那些送贺礼的车,混入了宇天府。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相比之下,我们万花门就寒酸了不少。”欧阳羽目眺四周道。

    “我觉得我们万花门也差不多哪里去,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凌雪岚教训道。

    “是,师姐。”欧阳羽笑了笑,目光无意地往一个方向瞄去,一道熟悉的身影顿时映入眼帘,而且正从络绎不绝地人群中朝这走来。

    欧阳羽急忙转过身,对凌雪岚道:“师姐,我们一个时辰后,在这里汇合。”说完,立刻钻入人群中,消失了身影。

    “欧阳羽?”凌雪岚还没来得反应,就见欧阳羽已经消失无踪,正当她疑惑的时候,突然一道身影传来:“雪岚,你怎么会在这里?”

    凌雪岚听闻,立刻转过身,只见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不是别人,正是秦枫。秦枫自然问起了凌雪岚来意,凌雪岚立刻找了个借口搪塞了一下,随后,只能先跟秦枫一同离去。

    另一边,欧阳羽再次钻出人群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另一个地方,也不知道是哪,就干脆就四处乱逛起来。

    “喂,你还在愣着做什么?”就在此时,欧阳羽突然听到一阵叫唤,回过头的时候,只见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走了过来。

    “你在叫我吗?”欧阳羽不由指了指自己。

    “不是叫你,还叫谁?你都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家主的大寿,府里上上下下都忙的要死,你居然还在这里偷懒。”管家立刻指责道。

    “我……”欧阳羽刚想解释,突然见那个管家指了指一旁的盆景说道:“赶快把这些盆景碰到前边的客厅去。记住,要小声点,家主正在客厅接见贵客。”他站在原地哭笑不得,看来这个管家是把他当做府里的下人了,谁让他一身糟蹋打扮,不修边幅的样子,被误会也是正常的。

    “还站在干嘛?快点……”管家又催促道。

    欧阳羽叹了口气,心想,要是他说自己不是下人,却又在这里乱逛,肯定会被认为是什么鬼鬼祟祟的不法之徒。所以,他为了不惹麻烦,他只能忍气吞声地抱起一盆盆景,往管家所指的方向而去。

    “这里应该就是客厅吧。”欧阳羽一路摸索着,在复杂的走廊里逛了好几圈,总算是找到了像是客厅的建筑物。

    此刻,客厅内正传来阵阵对话声,欧阳羽小心翼翼,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一进客厅,只见一张黄金雕琢而成的精致虎椅上,坐着一个浓眉大目,国脸宽额,全身上下散发着惊人气势的男人。而坐在一旁的是一个白眉鹰目的老者,看上去十分眼熟。

    “他该不会就是……”欧阳羽仔细一想,这老者正是试种大会那天,突然来访万花门的慕法。

    “惨了,万一被他认不出,我今天估计就别想走出这个门了。”欧阳羽想着,急忙低下头,作贼心虚般侧着身子,尽量不让慕法看到。

    “落情阁主这次派特地派仙灵阁刚刚决出的花魁玉姑娘前来道贺,可见也是仙灵阁对我们两家关系的重视。回去之后,还望替我转达我们宇天家族的敬意,若是有机会,我也一定会亲自登门拜访。”宇天雄应道。

    “这个男人,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宇天家族的老大吧?果然是气度不凡,像是个做大事的人……”欧阳羽忍不住多看了宇天雄几眼。

    “玉心莹在这里先代阁主以及仙灵阁上下祝宇天家主,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就在此时,一道悦耳动听的声音响起,立刻吸引了欧阳羽的注意。

    欧阳羽不由将目光落到另一张座位上,是位一身白衣的女子,一头黑泽亮丽的长发毫无拘束地洒落双肩,前额一排整齐的刘海下,是一双睫毛修长,眸光似水的眼睛,只是如此一双漂亮的眼睛下面,竟然被一面可恶的轻纱遮住,只能隐约现成一张鹅形的脸蛋,但就算如此,仍然掩饰不住那优雅如兰的气质,就好似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下凡仙子,有种出尘脱俗地韵味。

    欧阳羽不禁看呆几分,不小心撞到了个柱子上面,弄出了不小的声响,客厅内宇天雄等人的目光立刻齐齐看向他,顿时全身冷汗直冒……

    “对不起……对不起……”欧阳羽见状,急忙低下头,道歉道。

    “把东西放妥后,就出去吧。”慕法似乎并没有认出欧阳羽,出声道。

    “是。”欧阳羽急忙点点头,把花抱到一旁。

    “这次我是奉阁主之命,顺道而来,我这次下山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提升修为而进行砺练。我已经接连挑战了十几个门派,可惜同辈之中并没有棋逢对手。”玉心莹语气中带着几分高傲道。

    “那是当然,玉姑娘是仙灵阁这届的花魁,足以说明其修为不俗,仙灵阁每十年都会举行一次花魁大赛,获得花魁的人,便可以获得下山砺练的机会。我想玉姑娘一定很珍惜这次机会。”宇天雄说道。

    “原来这女的是仙灵阁的花魁?不过,为什么要蒙着面纱呢?难道是丑的太吓人。但感觉又不像……”欧阳羽暗想道。

    “所以,心莹现在就有个不情之请。”玉心莹语虽平淡,但在柔美的声音下,却显得十大动听。

    “玉姑娘,不妨一说……”宇天雄点点头道。

    “希望宇天家主能够选出一个弟子,与我切磋。”玉心莹说道。

    “原来是这事。如果玉姑娘愿意,我宇天家族旗下的弟子,随玉姑娘挑选……”宇天雄慷慨道。

    “既然宇天家主这么说,我那就不客气了,我听说宇天小姐从小就在宇天家主的筑基下修真,而且天赋资质也都是十分惊人,尤其体内所播种的仙种,更是极品中的极品,属性也十分罕见。如果,能与与天界一较高下的话,我此行就无憾了。”玉心莹说道。

    “这个……”宇天雄立刻面露难色。

    “难道有什么不便之处,还是宇天家主担心令嫒会……”玉心莹直白的问道。

    “玉姑娘误会了。实不相瞒,一个月前,我家小姐不幸受伤,如今还未痊愈,所以,可能要请玉姑娘多体谅一下。”慕法立刻说道。

    “是谁这么大本事,竟然能让宇天小姐受伤?”玉心莹惊道,她早先就听说这个宇天晴儿很是厉害,在宇天家族的年轻一辈中,没有多少人能接过宇天晴儿三招的,所以,她才为此而来,如今听闻宇天晴儿受伤,自然十分惊讶。

    “原来那个坏脾气的美女受伤了。果然是坏人有坏报……”欧阳羽一听,不由幸灾乐祸道。

    “这个就不便多说了。不如这样,我另外安排和玉姑娘切磋的人选,保证让玉姑娘尽兴。”慕法说道。

    “是啊,我宇天家主虽算不上人才济济,但确是也有不少修为精进的弟子,就比如慕老的孙子慕法,就是我宇天家族年轻一辈中的好手。”宇天雄说道。

    “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能和宇天小姐相互切磋,既然宇天小姐不便,那我还是改日再登门拜访。”玉心莹考虑了一下,说道。

    “玉姑娘何必这么匆忙,大可留在我宇天府作客几日,也许,会让玉姑娘有所收获。”宇天雄挽留道。

    “不必了。下山的时间有限,我希望能在有限的时间里周游种界,领教各种流派的修真武学。所以,还请宇天家主见谅……”玉心莹颌首微摇,婉拒道。

    “玉姑娘执意的话,我也不好再强留。”宇天雄双目一凝道。

    “那我这就告辞了。”玉心莹立刻起身道。

    “慕老,替我送送玉姑娘。”宇天雄对慕法说道。

    “不必了。请留步……”玉心莹说完,便盈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