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奇心气疗丹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13本章字数:2960字

    “这奇心气疗丹很厉害吗?我这里还有九玄灵气丹、天斗百灵丹,三味功心丹……”欧阳羽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又掏出几个丹药瓶子。

    这下子,所有人已经不是目瞪口呆了,而是像是看着怪物一般的眼神,紧盯着欧阳羽和他手中的丹药,犹如如狼似虎一般猛吞口水。此时的欧阳羽并不知道他手中的这一堆丹药是如何的珍贵稀有,无一不是千金难买,万金难求。对眼前的这些修真者来说,根本是想都不敢想的珍贵丹药。

    其实,欧阳羽的这些丹药都是按照莫须有手札中所炼制了,他也没有研究过效果,自然更不知道这些丹药的价值,反正对他来说,能够填饱肚子就行了,熟不知,这些对他来说只是当饭填肚的丹药,确实种界人人都想得到的宝贝。所谓,辛苦十年修为,不如一颗仙丹入口,就是这个道理。

    “那个……兄弟,我出一百两银票,买那你十粒,行不行?”施秦守见欧阳羽愣头愣脑的,故认为这些丹药一定是欧阳羽机缘巧合得了的,一定不知道这些丹药的贵如黄金的价值,所以,想要趁火打劫道道。

    “才一百两,我出五百两,给我一粒里面最差的就行。”

    “我出一千两,只要给我半粒就行。”

    “我出三千两。”

    ……

    一下子,巷子内的人,纷纷掏出大把大把地银票,人声鼎沸的大叫起来,就差没有往欧阳羽身上狠狠地砸了。

    “对不起,各位。这些丹药我要用来填饱肚子的。我住的地方没东西吃,我全靠吃这些丹药过日子。”欧阳羽很无奈地说道。

    就在欧阳羽话音刚落之际,所有人都好似被雷劈中了一样,双目发直,神情呆滞,就好像都受到了什么非常巨大的刺激似的,这世界上居然还有人吧仙丹灵药当饭吃的。

    “都愣在做什么?快抢啊……就算他是什么前辈高人,一个人肯定也挡不住我们这么多人的,冲啊……”施秦守突然大叫一声,第一个朝欧阳羽扑去。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朝欧阳羽扑上去。

    欧阳羽没想到自己居然引起这么大的骚动,见势不妙,急忙施展飘花步,脚下飞花叠起,身形遁入花中,眨眼间,消失在原地,只留下那些人手中抓着的花瓣,以及惊愕的神情。

    欧阳羽气喘吁吁地停在宇天府大门前,刚好见到了等候多时的凌雪岚,不免被问起去了那里,他用迷路的借口搪塞了一下。接着,凌雪岚便匆忙带他离开。

    “不久前,好像有人潜入了宇天府,杀死了几名宇天家族弟子,盗走了一件似乎很重要的东西。现在宇天府上上下下已经全部出动了。”飞了一会后,凌雪岚突然说道。

    “难怪……”欧阳羽想起自己刚才从那客厅出来后,差点就被当成了可疑人物,原来是宇天府有东西被偷了。

    “我刚才还听说,宇天府有位长老追踪可疑人物出去后,就下落不明,看来这次宇天府是遇到了天大的麻烦了。”凌雪岚接着道,“太阳快落山了,我们要赶紧赶回去才行。”说完,立刻急速朝万花门飞去。

    就在夕阳只留下淡淡余辉,即将散尽的时候,凌雪岚和欧阳羽总算赶回了花玄洞。接着,目送凌雪岚离去后,狐十八就立刻从欧阳羽的衣襟跳了出来,身形慢慢变大,恢复原状。

    “快点,我们要趁主枝的真气还未散尽的时候,把它铸成法器。”狐十八在原地蹦跳着,说道,显得十分着急。

    “我好累,等我睡觉起来的时候,再说吧。”欧阳羽有气无力地挥挥手,折腾了一天,他早就全身筋疲力,恨不得马上就倒在床上。

    “不行。过了时辰,可就不好了。”狐十八立刻摇头道。

    “那你自己拿去玩吧。”欧阳羽懒得理会狐十八,取出那用布抱起的主枝,然后丢向狐十八。

    狐十八凌空一跳,用嘴接了下来,然后气呼呼地瞪着欧阳羽。而欧阳羽则打了个哈欠,走进石屋,倒在石床上后,呼呼大睡了过去。这一觉欧阳羽睡得格外沉,而且又做了一个梦,见到一个似曾相识的梦境,紫色的月亮,黑暗的大地,恐惧与邪恶正在无声无邪的蔓延,他看到好像有一道黑影朝自己走来,当他想要看清的时候,突然间,就被一阵巨大的响动惊醒了。

    “又是这个梦?来到这个种界后,老是梦到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欧阳羽撑起身子,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然后看向石屋内,突然倒在一旁的丹炉,以及还有一个被压在下面的小身影。

    “十八,你什么不好玩,居然玩起比你大十几倍的丹炉……”欧阳羽双手抱胸地看着被压在丹炉底下,四脚朝天的狐十八。

    “快来帮忙……”狐十八齿牙咧嘴地叫道。

    欧阳羽笑了笑,跳下石床,然后将丹炉抱起,放到一旁。

    “我只是想把丹炉移下来,可是没想到居然那么重。”狐十八抱怨道。

    “不要告诉我,你真的打算铸造法器吧。”欧阳羽突然注意到狐十八身后,似乎早已备好了一堆材料。

    “废话,主枝一旦离开仙种之后,等到真气散尽,就会随之枯萎,所以,只有尽快地铸造成法器。而且铸造法器也必须讲究时辰,我们回来的时候,本来是最适合铸造法器的,结果,都是因为你要睡觉,已经耽误了最佳的时辰。”狐十八指责道。

    “完了,这仙种主枝好像看撑不下去了。”狐十八回头一看,只见摆在地上的主枝光芒正逐渐暗淡下去,显然要枯萎了,立刻回头瞪眼看着欧阳羽道:“现在好了,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铸器材料。

    只见欧阳羽不声不响地拿起那根主枝,取了一些丹渣,然后又到小水潭弄了点水,走到石屋外的花田里,将那主枝插入其中,将丹渣洒在主枝的四周,然后运起真气,助主枝将丹渣内的养分全部吸收,然后再将水均匀地撒在四周。而此刻,主枝已经接近完全枯萎的边缘。

    “别折腾了,我还从来没见过枯萎的仙种能够复活的。”狐十八说道。

    就在此时,突然,身后一道绿光猛然闪烁起来,生机勃发,它不禁转身一看,但见那根原本应该枯萎的主枝,突然间犹如焕发了新生。

    “现在不用可惜了。话说回来,你怎么知道铸造法器的?”欧阳羽拿着复活过来的主枝,对狐十八晃了晃,紧着疑惑地问道。

    “如果你想要仙种法器的话,就别问那么多。不然……”狐十八说着,故意转身而去。

    欧阳羽听到仙种法器后,顿时眼睛一亮,他也知道法器本来就十分难得,更何况是仙种法器,既然有白捡的便宜,不要白不要。想着,急忙说道:“好吧,好吧,我不问了,你告诉这么我把这主枝炼成仙种法器。”

    狐十八转过头,瞪了欧阳羽一眼,然后,伸出短小的前肢指了指那些材料道:“当然是用铸器术,这铸器的工序是十分严格,一丝不苟的,不管是材料掺入的顺序,还是每个阶段的火候,以及时辰的把握,都是不允许出现任何错误的,否则,就很容易出现次品。铸器的方法一般有三种,玄火铸法,矩模铸法以及灵神铸法,玄火铸法是算是其中最简单的,当然,这要比起普通的铸器师所用的炼铸法,还是要强上千百倍。”

    “玄火铸法其实和用三色炉火炼丹大同小异,十分讲究时辰和火候,不管是过一分,还是少一分,都直接影响到法器的最后成形,以及瑕疵的程度。这世上并没有完美无瑕的法器,每一件法器铸造出来后,都会有不同程度的瑕疵。”狐十八在原地渡步,看似十分专业的说道。

    “不对啊,我听师姐说,种界有一个什么铸器一族,能炼铸出完美无瑕的法器。”欧阳羽不禁说道。

    “那只是道听途说而已。就算是铸器一族,也根本做不到将法器铸造到完美无瑕,顶多也只能达到十全九美的极致。”狐十八摇摇头道。

    “难道这铸造法器就像炼制黄金一样,不可能有百分之百的纯度?”欧阳羽摸着下巴,想道。

    “玄火铸法,共有八十一道工序,从炼化开始、炼气、初胚、返炉……”狐十八一口气说了八十一个名字,听得欧阳羽眼花缭乱的。

    “玄火铸法共有三重境界,如果能达到第三重的话,利用任何材料都可以很轻而易举地打造出灵品级的法器。同样的,矩模铸法和灵神铸法,也都有三重境界,只是所打造出来的品级会更高,比如,如果要打造出神品级的法器,只有灵神铸法的第三重境界才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