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门规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13本章字数:3033字

    那几个巡山弟子一到,一见气氛不对,也不敢隐瞒,全都将责任推给了为首的巡山弟子。

    “掌门,是他先动手的,而且还打伤了我。其实,他本来想跑,然后我们为了抓住他,才不得不动手的……”为首的那个巡山弟子也没想到事情会闹这么大,立刻狡辩起来,心想欧阳羽不过就是个非正式的弟子,掌门一定会相信自己的。

    “欧阳羽,他说的是真的吗?”赤玄真立刻问道。

    “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我打上你,既然我打得过你,我又为什么要跑?”欧阳羽冷笑着对为首的巡山弟子问道。

    “这个……”为首的巡山弟子立刻哑口无言,但还是辩解道:“反正他私自离开花玄洞就是不对。还请掌门明鉴……”

    “欧阳羽虽我万花门的正式弟子,可是,也不是随便任人可以欺负的。难道你们一点都不把门规放在眼里吗?我万花门的弟子竟然沦为自相残害。”赤玄真怒目瞪起道。

    “掌门饶命,弟子下次不敢了。”为首的巡山弟子见状,立刻讨饶道。

    “带他下去,先关上三天,断水断粮。三日后,再做处罚。”赤玄真下令道,这种事情他自然是决不能容忍的。

    那个为首的巡山弟子马上就被其他弟子带走。

    “欧阳羽,如果还有什么怨言的话,你尽管说……”简丹看着浑身是伤的欧阳羽,似乎气得有些身子颤抖。

    “没有。离开花玄洞确实是我不对,我愿意受罚。”欧阳羽摇摇头道,虽然自己的清白得意澄清,但他也不会逃脱犯下的错误。

    “我希望掌门师兄能鉴于欧阳羽身上的仙种能在不服用仙丹灵药的条件下,自行生根的份上,多考虑考虑一下处罚。”简丹干脆把话摆在了那里,眼下之意就是想让赤玄真能够惩罚的轻一点。

    赤玄真不禁白眉凝起,他心知按常理来讲,一般种入仙种的修真者是不可能在两个月内,就让仙种生根的,这本身就是奇迹。但偏偏就让这个欧阳羽做到了,撇开这其中也许存在的什么机缘巧合不说,单凭这运气,就实在令人刮目相看。既然欧阳羽的仙种都能在两个月内生根,万一也真有可能在一年内发芽的话,他现在就把欧阳羽逐出师门,甚至以命抵偿压死千年花葩之罪,显然并不是个明智之举。

    “仙种弟子本来就难得,能让仙种在两个月内发芽的修真者,在欧阳羽做到之前更是闻所未闻,相比之下,擅自违抗命令,离开花玄洞,再怎么说也只不过是形式上的过错。现在将他逐出,等于白白浪费了一个大好的机会,或许还真是不太妥当。”赤玄真在心里仔细的考虑了一番,原本的怒色微微收敛了一下,然后对简丹说道:“那简师弟觉得该如何处置?”

    “这个还是请掌门定夺,不过,肯定要在原来的基础上加重处罚,比如让他饿肚子啊什么的……密宗不是有一种苦行修炼专门是用来惩罚密宗弟子的吗?不如我们借鉴一下……”简丹一听,立刻说道。

    “简师弟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赤玄真听完,立刻点点头,然后对欧阳羽说道:“离一年之期,还有不到九个月的时间,干脆就再给你一次机会,现在我就罚你在这九个月的时间来,都不得离开花玄洞半步,我也会请冯掌事在花玄洞外设下只有我们在场几人才能解得开的法术结界,以防你再次跑出来。并且,也不准有人送入食物,也就是不让你吃东西,只准你在花玄洞内,进行苦行修炼。”

    “什么时候有人送食物给我了,我还不是一个月来,天天饿肚子。”欧阳羽不由嘀咕了一句。

    “小子,还愣着做什么,快谢过掌门的宽宏大量。”简丹立刻叫道。

    “哦。”欧阳羽心不甘情不愿地对赤玄真跪地叩拜,不过,这九个月不准出花玄洞,看来真的只有在里面准备等死了。

    “九个月不吃东西,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禁不起如此挨饿。花玄洞内,什么都没有,有的就是那些珍贵罕见的草药,但那些草药也总不能当饭吃,况且,那些草药都弥足珍贵,谅这个欧阳羽也不敢乱采。看来他也只有活活在花玄洞里挨饿到死了。”秦枫在一旁冷笑着,想道。

    “秦枫,你负责带欧阳羽回花玄洞。”赤玄真下令道。

    “弟子遵命。”秦枫点头应诺,同时,双目阴沉地看了欧阳羽一眼。

    “冯掌事,你也前往一趟,在洞外布下精深的法术结界,以防他再胡乱跑出。”赤玄真接着对坐在一旁的冯景天说道。

    “麻烦……”冯景天一边说着,一边拎着酒壶,晃晃悠悠地往殿外走去。

    秦枫二话不说一把抓起欧阳羽,立刻跟了上去,只见殿外两道光芒闪烁后,三人便消失不见了。

    “再关九个月?这倒省去了我不少事……”简丹突然露出一抹笑意……

    另一边,欧阳羽被秦枫压到花玄洞外,一把被推了进去。

    “从今天起,我会命巡山弟子,严加巡视这附近,你千万别再想着法子溜出来。”秦枫沉声对欧阳羽说道。

    “多谢秦枫师兄‘关心’……”欧阳羽刻意加重了语气,毫不示弱道。

    秦枫冷哼一声,接着对身后的冯景天,说道:“有劳冯师叔了。”

    “知道啦,知道啦。”冯景天不耐烦的挥挥手,将酒壶往腰间一挂,同时,原本摇摆的身体,突然一正,双目灵光一闪,紧接着,口中默念法咒。只见天空中一道八卦光环落下,笼罩在整个花玄洞上空,蓦地一闪,又瞬间消失无踪。

    “好了,我施了天斗八卦术……现在就算一只苍蝇都飞不出来了。”冯景天说完,便大摇大摆地化为一道黄光,射入天空,眨眼间不见。

    秦枫看了已经被困在花玄洞内的欧阳羽一眼,露出一抹得逞的笑意,随后便飞身而去。

    “现在可好了,就要在这花玄洞呆上九个月。不闷死才怪……”欧阳羽不爽地大叫道,转身往洞内走去。

    “喂,怎么现在才回来。”在洞内早就恭候多时的狐十八,蹲在石屋前,看着进来地欧阳羽道。

    “别提了。”欧阳羽挥挥手,然后问道:“对了,你是怎么进来的?”

    “当然是飞进来的。不过降落的时候,好像出了点问题。”狐十八说着,有点不好意思的指了指花田。

    欧阳羽顺势望去,登时一愣,只见连石屋不远的一片花田,已经被毁得惨不忍睹,十八刹正直直地插在中间,很显然,是十八刹降落的时候,正好落在了花田上。

    “你的降落技术还真是有够差的,比我还不如……你这一落,我们可要少了十几顿的饭。”欧阳羽哑然失笑道,心情顿时好了几分。

    “还不是这副身体害的。”狐十八小嘴鼓鼓地说道。

    “不过,还好你把十八刹弄进来了。不然,我也没法出去拿,现在连上面的洞口也都被封住了。”欧阳羽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上端的那个洞口,正时不时地晃过一道奇异的光芒。

    “不会吧,难道整个花玄洞都被封住了?”狐十八惊讶道。

    “现在好了,我要在这里呆完剩下的九个月,也就是一年之期到的时间,如果那个时候,我的仙种还不会发芽的话,那我就准备等死吧。不过,也许还没到时候,我就会闷死在这花玄洞内。”欧阳羽笑着说道。

    “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进来等你的,还不如自己下山,找回去的路。”狐十八一听,立刻后悔道。

    “这世上可没有后悔药吃,以后我们还要继续在这洞里相依为命,不过这样也总比一个人过的好。”欧阳羽自我安慰道。

    “好你个头。我才不要和你相依为命呢……”狐十八抗议道。

    “由不得你,掌门已经下令了,让我在洞里苦行修炼,所以以后肯定也不会有人送吃的来,雪岚师姐肯定也不例外。”欧阳羽晃着头道。

    “什么?你们万花门还真是惨无人道,诚心就不想让人活了。这九个月难道还要继续吃丹药吗?”狐十八破口骂道。

    “当然,反正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既然不给东西吃,我们就继续吃丹药,反正又不吃亏。没办法,这就是生活,大不了就把这里所有的百年花草全部都炼丹。总不能还没出去的时候就饿死。”欧阳羽毫不在意地说道。

    “好累,昨天到现在折腾的也够呛的,先去好好睡一觉。十八收拾一下。”欧阳羽指了指那一片被毁掉一塌糊涂的花田,然后,走进石屋,倒在床上,蒙头大睡起来

    “我才不管呢!”狐十八哼了一声,也跑到花玄灵木上,打起了盹来。

    就在欧阳羽和狐十八各自大睡的时候,那插在花田中央的十八刹,突然闪烁起奇异的绿光,四周的灵气不断地被吸入其中,绿光也随之更加耀眼夺目,笼罩了整个花玄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