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荒凉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13本章字数:3197字

    “也许是这些花草太极品了,不容易合成,不如找些普通一点的来。”欧阳羽冷静地仔细考虑了一下,然后双目一眯,将凶光投向了附近的花田。

    “看来就算我说什么,也阻止不了他了……”狐十八叹了一句。

    对此似乎有些走火入魔的欧阳羽,又发几天时间,合出了几十株两百年的花草,继续进行实验,结果却还是一样。但这并没有阻止他前进的脚步,他开始用各种专业知识加强对于两百年花草的培育,但依旧一无所获,这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第九章

    就这样,整整两个月时间过去,但欧阳羽的实验丝毫没有进展,除了花田里拼命增多的两百年花草外,他始终没有成功合成过一株四百年的花草,他原本华丽宏伟的设想,至此全部落空,以惨败落幕。而接下来的他所要面对的是,花田里仅剩的两块百年花田,以及在偌大花田中显得极为稀疏的那些两百年花草。原来葱郁的花田如今变得有些荒凉,显得惨淡不堪,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自然就是此刻坐在花玄灵木下,神情阴郁的欧阳羽。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失败?原因到底在哪里?”欧阳羽抓着自己本就凌乱的头发,实在难以相通。他甚至将那些两百年和百年的花草进行了解剖对比,却还是找不出丝毫的头绪。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狐十八还不忘在花玄灵木上,落井下石地叫道。

    “臭十八,我现在心情低落,没事别烦我!”欧阳羽抬头瞪眼道。

    “谁让你不听我的话。我跟你说过,没有那么简单的,你要知道十八刹毕竟是把法器,能合成花草,也许只是一个很极端的意外。我这两个月一直在考虑,我认为这其实根本就是十八刹身为法器的缺陷,简单的说,十八刹可以积聚灵气和精华,但却无法将起释放,只能蕴藏在本体之中,而唯一能够释放灵气的方法,就是通过植物来释放。因此,那些重新滋长的花草才能借此达到两百年花草所拥有的灵气和精华,这并不是自然产物,甚至有悖天理,所以,想要再将其合成,是根本不可能的。我想这可能就是唯一的解释。”狐十八突然眨眨眼睛道。

    “你是说,这合成的功能根本就是十八刹本身的缺陷。”欧阳羽听得一愣。

    “没错。看似很厉害的合成功能,实际上只是十八刹本身的致命缺陷。毕竟十八刹是件极次的法器,有这样的致命缺陷其实很正常。”狐十八习以为常地说道。

    “那就是说,十八刹所具有的合成功能也都不是真的,只是十八刹的缺陷才导致百年花草合成两百年的,所以,如果要合成四百年的,根本上说是不可能的。”欧阳羽这才恍然大悟道。

    “应该是如此。”狐十八不置可否地点点头,虽然这个事实可能会很打击欧阳羽,但她也不得不彻底说明一下。

    “是我太盲目,想得太简单了。这时间上根本不可能掉馅饼的奇迹,任何的交换都必须是等价的。那天我如果没有来到这个世界的话,或许我就和那些人一样的下场。”欧阳羽仰着头,自言自语地说道,“但或许因为想到自己可能死,可能再也回不去,所以,我也因此而不得不去相信任何的可能。”

    此刻的欧阳羽,似乎认识到了自己的单纯,幼稚以及可笑的行为,根本就是一个错误。

    “不过话说回来,正是因为这个缺陷,十八刹才拥有了储藏灵气,转化助长的效果,虽然说不上什么好,但这个致命的缺陷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却也是歪打正着,天大的收获。毕竟,它至少能够将百年花草合成两百年以上的,或许,只要是两百年以下的都能够合成,说实话,这已经算是非常厉害的了。我相信,这世上没有一件法器能做到如此的。”狐十八语锋一转道,“对于丹师来说,这绝对是件堪比仙品级的法器。”

    “就算如此,但现在花田里就剩这些百年和两百年的花草,数量等于比原来少了一半,还剩几个月的时间,也不知道等够出洞的时候,这些奇花异草还能够剩多少?”欧阳羽苦笑道。

    “有时候现实总是这么残酷的,这可是你自己造的孽,自己想办法吧。”狐十八眨着眼睛,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地说道。

    “十八,别忘了,这些丹药你可没有少吃,甚至吃的比我还多。如果现在能出洞就好了,我或许还可以移植一些几十年的花草回来进行合成。”欧阳羽瞪了狐十八一眼道。

    “笨蛋,这些可都是两百年的花草,用它们炼做丹药,自然效果是原来的两、三倍,所以,也许全部吃了这些,说不定你的仙种就会发芽。你要知道,这些珍贵的花草并不是以数量决定,而是因为它们的稀有和年份。比如十株百年以上的花草,和一株两百年以上的花草,你会选哪个?”狐十八举例道。

    “当然是十株,那可以炼好几瓶丹药呢!可以吃半个月呢……”欧阳羽想都不想道。

    “笨蛋就是笨蛋,就想着吃。如果是其他修真者肯定会选两百年的,这是毋庸置疑的。”狐十八说道。

    “为什么?”欧阳羽问道。

    “就是因为它生长了两百年,一个修真者或许可以等一百年,但未必能等两百年,修真者的寿命毕竟是有限的,你要明白这一点。所以,任何比修真者本身更长命的灵物,就等于是无价之宝。就好比这些两百年的花草,随便一株的岁数都比你们万花门的那些长老还要大……”狐十八摇着尾巴道。

    “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欧阳羽想着点点头道。

    “喂,小十八,为什么我的仙种过了两个多月了,还一直没有反应,还在玄根化气一级,再这样下去,别说九个月了,九年也未必能修炼到芽阶境界。”欧阳羽突然问道。

    “这应该才算是正常的吧,虽然你每天吃了都是百阶丹,但以你仙种的修为,所能吸收的灵气和精华并不多。仙种的生长也自然缓慢,正常来说,从根阶的玄根化气到芽阶的炼芽合神,修炼个十年八年的才可能突破。你以为你还能像你自己所说的突然间生根那样,又突然间发芽吗?少做梦了。”狐十八半闭着眼睛,应道。

    “如果我能恢复以前的修为的话,或许还能替你助长仙种,但现在我也没有办法,你只能自求多福了。”狐十八打了个哈欠道,“不过,如果你能提高丹药的品质的话,也许对仙种吸收有所帮助。你炼制的丹药虽然都是百阶丹,但也都是低品的,效果虽比极品的十阶丹强,但其实在对仙种的吸收上,差别并不是很大。所以,你要好好努力提升炼丹的水平才行。当然,修炼修真武学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是你的资质似乎差了点,我对你并不抱什么希望。”说完,便蜷缩起身体,睡了过去。

    “居然这么小看我……”欧阳羽双眉一挑,露出几分不服输的表情。

    之后的日子,欧阳羽便开始奋发努力地学习炼丹之术以及修真武学,而每学一招,便向狐十八挑战,但结果自然也都是惨败而归。如此的刺激之下,更让他奋发图强,不气不馁,因此,进步也极其神速。此时,他正站在花田旁,随手一扬,体内的真气瞬间化为一道劲气,吹起一片草叶。

    “飞花八式……”欧阳羽轻喝一声,双手在胸前快速交替,晃出叠叠手影,变幻莫测,令人眼花缭乱。紧接着,双手开始在空中看似随意的抓动,破空无声,手似柔棉,片刻之后,双手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微微摊开双手掌心,只见掌心中赫然躺着几片大小几乎一模一样的草叶。

    石屋内此时炉烟渺渺,散发出极为浓郁的花草药味,这三个月以后,欧阳羽一直毫不间断地努力炼丹,力求提高走进炼丹之术,但炼丹毕竟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通常,炼丹师要拥有二十年的炼丹经验,才能够踏入所谓丹师境界的青宗级,也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炼丹师。

    不过,这三个月下来,欧阳羽的炼丹术确实有不少长进,偶尔也会炼成一两颗中品的百阶丹,就连狐十八对于他这种极其惊人的进步都是褒赞有加,但唯一令他感到郁闷的是,他的仙种至今还是没有能突破玄根化气一级,始终在原地徘徊,而剩下是时间几个月的时间里,也将成为他决定生死的关键。

    时间犹如白马过隙般匆匆而过,晃眼间,几个月过去了。离欧阳羽出洞之日,仅仅只剩一个月的时间,那时也就是注定他生死存亡的日子。这几个月以来,他基本靠自己炼出的丹药为食,将大部分的时间用于学习炼丹术以及万花门的修真武学。有闲暇时就与狐打数百回合,因为这对仙种的修为进长十分有帮助,也是他在洞中除了炼丹外,唯一消磨时间的方法。

    如今的欧阳羽已经有着将生死置之度的觉悟,坦然的面对剩下的时光,尽全力修炼让仙种能够发芽。不过,花玄洞里的花草可就损失惨重了,因为为了要提高炼丹之术,欧阳羽可谓所拼命之极,专挑一些难练的丹药,使得原来数量就减少一半的花草,根本禁不起他这般奢侈挥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