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蛤蟆不吃天鹅肉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14本章字数:3138字

    施护法,这位是……”眼前的女子突然水眸一眨,问道。

    “回禀门主,他和我上次在宇天府有过一面之缘,是个血气方刚、忠肝义胆的好汉,还出手救过我们九斗门的弟兄。只可惜,上次没有机会将他推荐给门主,刚巧不久前在平南城里遇见,所以,就立刻带来见门主。我想是不是可以允许他加入我们九斗门,虽然,他还不是个修真者,但怎么看资质都不错,门主,你看……”施秦守立刻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堆。

    欧阳羽又不由专注地看了眼前女子几眼,心想,原来她就是门主,没想到如此年轻,似乎还不过三十,但却透着十分的成熟妩媚,那窈窕婀娜的娇躯,仿佛有着一种致命的吸引力。但他对上眼前女子的双眸后,微微察觉到对方似乎一直在看着自己,露出几分精明的眼神,让他心里暗道一句,只觉得这女子不简单。

    “禽兽大哥,我可没有说……”欧阳羽就知道施秦守会有这么一招,刚想说话的时候,却又听施秦守说道:“哦,瞧我这记性,兄弟,这位就是我们九斗门的门主,穆玉婷。”

    “原来是穆门主,真是久仰大名。”欧阳羽一听,也只能先举手拱起,拜会道。这出门在外,就要察言观色,见风使舵,幸好,他也在万花门呆了那么久,多少也懂得如何应对眼前情况。

    “门主,我的这位兄弟叫……”施秦守刚想介绍欧阳羽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似乎连欧阳羽叫什么都不知道,急忙看了欧阳羽一眼,对他挤眉弄眼了一番。

    “欧阳羽。”欧阳羽会意地笑了笑。

    “原来是花少爷。”穆玉婷见欧阳羽俊秀不凡,看似风流倜傥,故认为欧阳羽可能来像是哪家有钱的玩跨子弟,态度顿时又不好几分。

    欧阳羽见状,无奈一笑,刚想出声说关于找狐十八的事情,但却听穆玉婷突然双眸一凝,严厉地说道:“施护法,以后不要再结交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整天花天酒地的,最近我可听到不少关于你的闲言碎语。你爱吃喝嫖赌也就算了,但可不能给我们九斗门抹黑。”

    “门主,你这话说的。”施秦守尴尬地看了欧阳羽一眼,很显然,穆玉婷这话似乎是说给欧阳羽听的,因为穆玉婷素来最讨厌那些自会吃喝嫖赌的玩跨子弟。

    “花少爷,我们九斗门虽然算不上是什么修真大派,但也不是什么温柔乡,如果你想混一个修真者的名号,出去夸谈炫耀的话,那还是另请别处。我们九斗门可收不起你们这种有钱人家的少爷。”穆玉婷话中带刺道,但这种情况她也是习以为常,经常都有那些富家子弟,为了能够混一个名声,而想法设法地巴结她,甚至大送金银珠宝,黄金首饰,就为了能进九斗门。不过,全部对被她拒之门外。

    “穆门主,我看你是误会了。我可没有说过要加入你们九斗门……”欧阳羽倒是气定神闲地说道,对于穆玉婷的态度也没有生气,虽然穆玉婷的话不太中听,但也体现出她仇富的心态,这一点倒是让他感觉几分有趣。

    穆玉婷微微一愣,然后看了施秦守一眼,娥眉一簇,心知看来这一定又是施秦守在搞鬼,想要从中获取什么好处,不由纷唇一抿,露出几分怒色,这让施秦守神色一慌,急忙用手肘撞了欧阳羽两下。

    “好了,花公子,你还是请吧,像你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少爷,可不是经得起修真中的艰难修行的,我劝你还是回去好好做你的少爷吧。”穆玉婷微抬下颌,轻描淡写地看了欧阳羽一眼。

    “穆门主,他其实来是相求的,我们总不能就这样把人家拒之门外吧。”施秦守急忙说道,心想,这推荐入门不成,这欧阳羽不是还有事相求,这多少也能从中赚上一点。

    “穆门主,我来的目的是想让穆门主派人帮忙寻找我家丢失的宠物,这报酬嘛,自然好说。”欧阳羽玩味地看了穆玉婷一眼,心想,这女人还倒是挺有个性的,居然仇富到这种地步。不过,他既然来了,总不能就这样白白跑一趟,所以,还是先把要拜托的事情说了。

    “花少爷,你这种老套的借口,我看还是免了吧。我看你的目的就是不纯,当我一见来的时候,一双眼睛就一直盯在我身上,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打我的主意,不过奉劝你一句,我穆玉婷可不是你这种少爷配得上的。像你这种连什么是修真都不知道的人,是无论如何也打动不了我的芳心,除非你是个修为达到芽阶的修真者,就算不是,起码也要达到根阶的玄根化气境界,如果连这一点都达不到的话,我劝你还是死心了吧,别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做梦。”穆玉婷直白地说道,同时,也是极其的贬低欧阳羽,简单的说,就是根本看不起欧阳羽。

    欧阳羽听得顿时哑然苦笑,原来穆玉婷从刚开始就以为自己对她有意思,所以才特地找上门来的。如果他这时自报家门,显露身份的话,就不知道这穆玉婷会有如何的想法,或许会大吃一惊也说不定,甚至以身相许,显然这穆玉婷对修真者的崇拜已经到了盲目的地步。不过,这其实也算是正常的,在种界越是强大的修真者,地位自然越是最高,也难怪会有那么多人挤破头的想要成为修真者,不惜倾家荡产的想要得到仙种,播种入体。

    就在此时,似乎是九斗门的一个弟子突然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大声叫道:“门主,不好了,有人上来找麻烦了,还是一个很厉害,很强大的根阶修真者,几个护法正合力抵抗,可是似乎都挡不住……”

    穆玉婷和施秦守一听,顿时吓了一跳,面露惊色。

    “这根阶的修真者很厉害吗?居然把他们吓成这样……”欧阳羽听眼前几人满脸惊吓过度的表情,不由暗想道。他知道这所谓的根阶,通常指得都是玄根化气期。

    “哪个该死的杀千刀的,居然惹来了根阶的修真者,这该如何是好呢?恐怕就算把我们九斗门的人全部加起来,也肯定打不过的。对方是来找谁的?什么来头?”施秦守神色惊变地问道。

    “施护法,人家找的不是别人,就是你。”那个弟子一脸难色地说道。

    “找我?不会吧。”施秦守一听,顿时脸色惨白,他究竟什么时候惹了根阶的修真者了。

    “施秦守,你到底干了什么好事?”穆玉婷立刻纷唇一抿,怒瞪这施秦守,娇叱道。

    “门主,误会,一定是误会,我怎么可能会去惹根阶的修真者呢?我看门主你还是亲自去一趟,解释一下应该就没事了。我……我先找个地方躲躲……”施秦守怕死地说道,急忙转身就要开溜。

    “你还想躲,跟我一起出去跟人家解释清楚。”穆玉婷可不会放过施秦守,玉臂一展,巧妙地抓住了施秦守背后的衣领。

    “穆门主不是也有仙种吗?虽然听禽兽大哥说,还没有生根,但至少也差不多哪去吧?应该不至于如此担心吧。”欧阳羽见状,疑惑地问道。

    “你这个少爷能懂什么,像我修炼了十年仙种,现在的修为也才到筑基融种五级,万一对方是个玄根化气境界的,我怎么可能是对手?这仙种的修为哪怕是差一级都至关重要,何况也许还是差一个境界……”穆玉婷掩饰不住心中的焦躁说道,毕竟像他们这样的修真门派,虽然修真的人不少,但真正算得上修真者的只有她一个。

    “原来她才筑基融种五级,这就难怪了,我还以为她起码也要九级。”欧阳羽没想到穆玉婷发了十年时间,也才修炼的筑基融种五级。

    “你还是快走吧,万一等会打起了,腥风血雨,怕你看得双腿发软,到时候想走恐怕都难了。”穆玉婷瞪了欧阳羽一眼,也懒得废话,拖着施秦守匆匆忙忙走出大门。

    欧阳羽在原地站了一会,摸了摸下巴,玩味地自言自语道:“不让我看,我偏看,我倒要看看那个根阶的修真者是如何厉害?在我们万花门,根阶的可是一抓一大把,到了这样的修真门派,却好像成了绝顶高手似的,这差别也太大了点。去看看就当凑凑热闹……”说完,便大摇大摆地跟着走了出去。

    欧阳羽一出门,就见到九斗门的寨门附近人满为患,有一群人正围在那里,时不时地隐约闪现出只有仙种才会发出的惊人光芒,很显然,应该就是那个上面找麻烦的根阶修真者。趁四下没人,他立刻施展飘花步,几个闪身后,便找了一个居高临下的位置,然后,双手负立地看着人群中的情况。

    只见前来挑衅的是一个身着黑色劲装的大汉,十分魁伟,足有六、七丈高,斜竖的粗眉下便是一双骇人的凶目,手中拎着两把大斧,看似威风凛凛,气势惊人。那肥大的下腹闪烁着的光芒,就是仙种,看样子修为只是刚刚到了根阶的玄根化气一级。

    “原来只是一个刚刚才到玄根化气一级的家伙,我还以为有多厉害呢!”欧阳羽立刻兴致缺缺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