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绝不是英雄救美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14本章字数:3655字

    和魁伟大汉缠斗的是两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大概就是刚才那个弟子所说的两位九斗门护法,修为倒也不差,至少比起施秦守要厉害不少,两人一人持枪,一人持剑,纷纷将微薄的真气灌注于兵器上,只见兵器光芒一闪,顿时,道道真气随着招式频而出。不过,种入仙种的根阶修真者毕竟就是非同一般,只见魁伟大汉一把大斧砸下,顿时,地裂土扬,令人感觉脚下似乎都被震颤了一样。

    那两位护法拼命催尽真气抵挡,身上闪烁着仅有的微弱光芒,但哪里经得住如此狂暴的攻击,纷纷被震得虎口发麻,手中的兵器也被震落。魁伟大汉乘胜追击,挥舞着两把大斧,气势汹汹地扑了上去,只要这两斧下去,那两位护法恐怕就要脑门开花了。

    一旁观战的穆玉婷终于坐不住,总不能看着两位护法惨遭毒手,从身旁的一个弟子手中夺下一条风鞭,下腹仙种光芒一闪,风鞭顿时犹如灵蛇出洞,在空中一个猛蹭,啪地一声,破空掀起一道带着隐隐光芒的鞭风。魁伟大汉似乎察觉到仙种真气的气息,立刻身形一滞,手中一把大斧犹如杂耍般在手中一转,同时,重重砍在地上,一道光芒裂地而出,迎向鞭风,两股仙种真气顿时撞击在一起,顿时闪烁起惊人的光芒。

    魁伟大汉趁此机会,竟然粗鲁地用自己极壮的身体猛然往穆玉婷身上一撞,哪怕穆玉婷尽全力用仙种真气抵挡,但修为上的差距加上体形上的悬殊,一下子就被撞飞了出去,倒在了地上,猛然喷出一口鲜血。

    “看她的样子好像旧伤还未痊愈,这下子又要伤上加伤了。”欧阳羽不禁皱皱眉头。

    “穆门主,刚才我可是留了手的,不然,那一下子可不是吐血那么简单了。我还是挺怜香惜玉了,可舍不得伤害了你这娇滴滴的大美女。”魁伟大汉淫相毕露道,一双虎目不停地瞄向穆玉婷凌落衣襟那若隐若现的肌肤。

    “呸……”穆玉婷吐出一个鲜血,眸光怒瞪着魁伟大汉,娇喝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哼,我家娘子可是亲口说这个施秦守在前几天,当街调戏她,还摸了她的小手,甚至还出言轻薄。那几天正好是我闭关修炼,为了突破筑基融种,达到玄根化气境界的关键时候,要不然,我怎么还能让这个禽兽多活这么几天……废话我也不多说,我今天来,一是要取了这个施秦守的性命,二是你们九斗门从今天开始,就要听命于我们龙鬼帮,三是我最近想娶个小妾,听说九斗门的穆门主美貌大方,姿色过人,而且也是个修真者,所以,我打算让穆门主当我的小妾,以后我们双宿双fei,合种双修,对你我都有好处……”魁伟大汉说完,立刻一脸色相地看着穆玉婷,看来也是垂涎于穆玉婷的美色。

    “我们九斗门虽然只是个修真小派,但还不至于沦落到屈身于一个小小的龙鬼帮,况且,你们龙鬼帮一向在诩城作威作福,欺压百姓,敲诈勒索,无所不作,简直就和土匪强盗没什么区别。我们九斗门就算再怎么无能,也不会与一些蛇鼠之类同窝。”穆玉婷铿锵有力地说道。

    “真是不识抬举。不如我现在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收了你,看你还从不从我?”魁伟大汉说完,立刻扛着两把大斧朝穆玉婷走去。

    “休得对门主无礼。”几个十分义气的九斗门弟子立刻冲了上去,想要拦住魁伟大汉,但见魁伟大汉只是不屑的一个挥臂,几个九斗门弟子一下子就被扫飞了出去,口吐鲜血,当初昏厥。

    其他九斗门的人见状,哪里还敢上前送死,纷纷立在原地,丝毫不敢弹动半分。就在此时,突然,一道身影冲到了魁伟大汉面前,跪地叫道:“大哥,以后我就跟你混了,希望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我知道我该死。不过,你可以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就让我说服我们门主投靠龙鬼帮如何?”

    “这个施秦守果然是个禽兽,这种时候居然这么狼心狗肺,胳膊肘朝外拐。不过,这也是在意料之中,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欧阳羽不由骂了一句。

    “我可没有什么耐心,我数到十,如果再不答应的话,我就先拿这个小孩子开刀了。”魁伟大汉突然朝四周的人群走去,随手抓起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孩,拎在手中。小孩立刻被吓得哇哇大哭。

    卷起阵阵风沙,一道全身飞花飘零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大斧之下,看似潇洒地轻描淡写的一挥手,紫光一涨间,百花纷飞,甚是惊人。铛地一声脆响,魁伟大汉手中的大斧仿佛受到了什么强大的力量反弹一般,竟然脱飞而出,最后插入他身后的地面,但还在继续不停地摇晃。

    所有人都诧异地看着这一幕,将目光投到了那突然出现的身影之上、

    “是……是他……”施秦守第一个叫出了声,神色极为诧异。

    穆玉婷双眸瞪时张大起来,只见眼前那阻止了魁伟大汉的身影,全身散发着淡淡的紫光,好似星星点点围绕在身体四周,看似有些微薄,但却透着极为惊人的气息,哪怕是魁伟大汉手臂上升腾摇曳的赤红色真气,与之相比,也变得暗淡无光。

    “他不是那个花公子吗?为什么他还没有走?而且突然就……他居然也是个修真者……”穆玉婷已经无法形容心中的震慑,看清眼前出现的人,正是欧阳羽后,更是路出难以置信的神情,不久前她所认为的,这个看起来还手无缚鸡之力的富家少爷,突然间就出现,并且制止了魁伟大汉,更惊人是,她甚至连欧阳羽是如何出手的都没有看清。而且,她看到了欧阳羽下腹中所闪烁的光芒,不是仙种,还是什么,可是之前她却丝毫没有察觉到。

    “穆门主,他手上那个该不是说什么厉害法器吧?”施秦守还是有些眼力劲,见到欧阳羽手中所拿着的一个奇形怪状,散发出淡淡光芒,犹如一只兵器所握的手柄般的长物,不禁问道。

    “我也不知道。只是那东西居然能一下子把灌注了强劲真气的大斧震飞,恐怕不是一般兵器可以做到的。”穆玉婷愣愣地摇摇头,显然还没有从惊讶中缓过神来。

    而欧阳羽手中所握的正是十八刹,虽然说是仙种法器,但看起来连普通的法器一般无二,所散发的法器光芒也十分微弱,甚至连普通法器都不如,但哪怕如此,要对付那两把只是钢铁打造而出的大斧还是绰绰有余的。但只见他耍帅地将十八刹在手指尖一转,然后顺势插入了腰间,从魁伟大汉的脚下把小孩抱起,一言不发地把孩子送了回去。

    整个过程虽然不到片刻的时间,却令人极为摸不着头脑,似乎并没有多少没有反应过来,谁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刚才阻止老子杀人,莫非是想多管这九斗门的闲事吗?你是什么来头,哪门哪派的,有种的报上名来……”魁伟大汉怒然地喝道,作势就要朝欧阳羽冲去。

    “不是,不是,如果你要杀那个禽兽,我肯定不会阻止你,因为他是咎由自取,至于你要取那个穆门主当小妾嘛,似乎也跟我没多大关系,而且她对修为厉害的修真者可都是很崇拜的……你大可以继续,我不会打扰你的……”欧阳羽耸耸肩,不禁地回头看了穆玉婷一眼,然后说道。

    欧阳羽的话立刻让所有人为之一愣,就连魁伟大汉听得都莫名其妙,最惊讶的自然要属施秦守和穆玉婷。

    “兄弟,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好歹你也叫我大哥,大哥有难,你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呢?”施秦守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急忙说道,似乎把欧阳羽当成了最后的希望。

    穆玉婷露出几分诧异的神情,她原以为欧阳羽出手是出于侠义之心,更是因为之前欧阳羽对她表露出的那种爱慕之意,所以,故认为欧阳羽会在关键时候出手,目的肯定想要博取她的芳心,而欧阳羽出手的那一瞬间,确实也让她那颗娇柔的心颇为触动。但此刻,却听欧阳羽如此一说,登时,心里涌起一种极度的失落感,俏眸带着几分怨怒地瞪向欧阳羽,没想到,自己竟不是欧阳羽出手的理由。

    “你也只不过是修为连我都不如的修真者,哼,还想演什么英雄救美吗?我看你还是好好担心一下你自己……”穆玉婷倔强地说道,但小脸却已经气得通红,犹如面带桃花般,带着几分诱人之色,没想到这欧阳羽原来还惦记着刚才的事情。不过,她前面的说话似乎也有点太过于自傲了,甚至连欧阳羽是修真者都没看出来,却敢说出那番话,根本就是理亏。欧阳羽会有这种态度,其实也算是正常的。

    “穆门主还真是自信啊!”欧阳羽微微一笑,显然,穆玉婷还没有发现他的修为其实达到芽阶境界。当然,他也不想暴露自己的修为,以免惹来更多的麻烦。不过,他还是转头看了那个魁伟大汉一眼,然后走了过去。

    就在此时,魁伟大汉突然大喝一声,犹如雷隆,吓得所有人面容失色,有些老弱妇孺更是闭上眼睛,不敢看接下来的一幕。下一刻,手持双斧的魁伟大汉身形猛然一个转身,竟然往身后的欧阳羽冲了过去,双斧犹如捣鼓般,猛然砸去,掀起阵阵劲浪,赤红色的真气飞射而出,破地有声,轰隆隆阵阵巨响,顿时卷起阵阵沙尘,迷人视线。

    而欧阳羽整个人就被笼罩在那疯狂乱舞的斧影之中。

    “门主,我们还是赶紧走吧,趁现在他还没有注意的时候……”施秦守急忙说道。

    穆玉婷突然目光一定,强忍着身上的伤势,重新捡起地上已经断了一截的风鞭,娇躯一展,冲向了魁伟大汉,只听那风鞭在空中一个啪响,带着一道真气所化的劲力,袭向魁伟大汉身后。

    魁伟大汉察觉到背后有人偷袭,立刻转身,见竟然是穆玉婷,神情阴笑几分,抡起手中的大斧,破空一劈,一道赤红光芒从大斧中飞射而出,直冲穆玉婷。穆玉婷本事是有伤在身,修为更是不济,眼看自己所发出的劲力一下子就被赤红光芒击碎,而又径直疾驰而来,想躲已经是来不及了。

    眼看那赤红光芒就要射入穆玉婷胸口的时候,一道身影比那红光更快地出现在穆玉婷身旁,将她柔软的娇躯搂入怀中,同时,全身紫光大涨,一股股强烈的真气顿时往四周波及开来,顷刻间,真气化作惊人的狂风,席卷四周,吹得人衣翻动,飞沙走石,甚是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