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传授剑诀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14本章字数:2993字

    只见那战场上尸骸遍地,血染土地,大风卷起丈丈沙尘,一望无际地四野,野火焦地,除了死人,还是死人,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旷世的大战。

    很快地,欧阳羽发现这里并不是一个普通的战场,不少死掉的人手中握着的一些兵器并非普通,而是分明是一件件极为珍贵的法器,各自闪烁着它们的光芒,足以看出死在这里的人,似乎都是修真者,而这场战争显然是修真者之间的一场殊死搏斗。

    “这里到底是哪里?”欧阳羽感觉这一幕似曾相似,仿佛在梦里见过,但这个时候却是烈阳当空,而他梦里所见的,却是在一轮紫月之下的肃杀之景。

    欧阳羽举目眺望,只见不远处似乎有一座若隐若现的小山峦,忍不住绕过那遍地的尸体,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可是就在他走近的时候,登时被眼前的情景所惊呆,但见那他原本以为的小山峦,竟然就是一座用尸体堆叠而起的尸山,最底下的一部分,已经化为森森白骨,似乎已经死了很久。

    如此骇人的场景只让欧阳羽觉得一阵猛然倒胃,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因为这情景实在令人不寒而栗,那些被堆叠起来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分不清是普通人,还是修真者,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些人似乎在临死前见到了什么恐惧的情景,因为他们都死不瞑目般地睁大着双眼,那眼神犹如看到了可怕的魔鬼一般。

    等欧阳羽抬头看向尸山最顶端的时候,他突然感到了一道身影,不过死的,而是活生生地,就坐在尸山的顶端,全身散发出令人惊诧的煞气,仿佛就像是个十恶不赦的残暴狂徒。可是下一刻,他却认出那身影是一个女子,朦胧的雾气遮挡住了那女子的脸颊,看不清容貌,但却令他有种惊羡的感觉,心里好似有什么被触动了一般。

    欧阳羽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女子会发出如此狂煞的气息,也不知道这个战场中,为什么仅活着她一个人,当他想要开口询问时,突然间,四周的景物猛然倒退,日月交替,赫然间,他又回到了曾经在梦里所出现的场景,同样是这个战场,但头顶所悬挂的正是一轮紫月。

    “想不到你这么快就找到了我的记忆……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快,但这对你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一道幽然的声音缓缓轻吟,带着冰冷的寒意。

    “你是谁?是上次教我那个半招天级绝学的前辈吗?”欧阳羽惊诧地张口问道。

    “如果你想知道我是谁,那就把我的记忆找齐,那时候,你就将会知道一切的因果。”那声音应道。

    “什么记忆?什么因果?这里究竟是哪里?”欧阳羽不解地问道。

    但那声音却已经不再回响,欧阳羽望着那紫月之下的空旷原野,满脸疑惑,双眉紧蹙。蓦地,只觉得耳边响起一阵轻唤声,让他猛然间一眨双眼,犹如大梦初醒般回到了真实之中。

    “欧阳羽,你没事吧,为什么会睡在地上?”一道娇音响起时,凌雪岚的身影已经出现在欧阳羽眼前。

    欧阳羽缓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地上,花玄洞的洞顶已经射下一缕缕阳光,似乎已经到了早晨。他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手里还紧握着那已经缩卷起来的月魔之卷,心里自然是万般疑惑。

    就在此时,凌雪岚的一只细嫩温热的小手却轻抚在他的额头上,紧接着,说道:“咦,一点也不烫了?”

    “师姐,怎么了?”欧阳羽诧异地对做出如此举动的凌雪岚问道。

    “没有,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就见你倒在地上,全身发烫,我还以为你发烧了,但你醒来的时候,就突然又不烫了。”凌雪岚担忧地说道。

    “哦,我没事,让师姐担心了。”欧阳羽立刻摇摇头。同时,将手里握着的月魔之卷藏到了身后。

    就在此时,洞外突然走进来另一道娇影,急匆匆地闯进了石屋,见欧阳羽和凌雪岚正四目相对,不由轻声叫道:“我没有打扰你们吧?”

    欧阳羽和凌雪岚不禁转头看去,原来是林蓉,正一脸古灵精怪地看着他们,似乎有种捉奸在床的味道。

    “掌门说要急事要找你们两个……刚才我找不到师姐,我猜一定就在这里,果然,被我猜中了。正好一箭双雕……”林蓉半开玩笑道。

    “掌门找我们……难道……”欧阳羽和凌雪岚相互看了一眼,闻言变色,难道是这昨晚的事情已经被掌门知道了?因为同门间的斗殴在万花门是被严厉禁止的,一旦违反,最严重的后果,就是被驱逐出万花门。

    “欧阳羽,你先换身衣服吧,我们在外面等你。”凌雪岚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

    欧阳羽见两女离去后,立刻拿起手中还握着的月魔之卷仔细地端倪了一番,本想再打开,但心想万一等会又突然陷入了那可怕的情景,那就不好办了,所以,也只能忍着一探究竟的冲动,将月魔之卷藏到了莫须有师尊画像后的暗格里,然后一口气吃了十几颗十阶和百阶丹药,稍微调息了一下,幸好昨晚的伤没有伤及五脏六腑,服下丹药后,很快就转好许多。随后换上青衣装,离开石屋,走到洞外。

    不久之后,三人便抵达了莲心峰,因为并没有林蓉什么事情,所以,落下之后,林蓉便径直离去。欧阳羽和凌雪岚并肩走进了万花殿。只见殿内,赤玄真正盘坐在中央的蒲团上,双目紧闭,神情严肃,全身散发出不怒而威的气势,这立刻让欧阳羽和凌雪岚似乎有些紧张起来。

    就在两人走近的时候,赤玄真双目一睁,目光如炬地看向两人。

    “欧阳羽,拜见掌门师父。”

    “雪岚,拜见掌门。”

    两人立刻躬身行礼。

    “来啦,先坐到一旁。”赤玄真示意两人坐下。

    欧阳羽和凌雪岚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各自盘坐到了一侧。

    “欧阳羽,你知道今天叫你来是因为什么事情吗?”赤玄真十分严谨地开口道。

    “弟子不知,还请掌门师父教诲。”欧阳羽微微低头,恭谦地问道。但心里倒也有些揣测起来,莫非赤玄真所指的是昨晚的事情?

    凌雪岚一听,反倒有些紧张起来,不停地看向欧阳羽。

    “看来你是不打算自己承认了。”赤玄真双眉一竖,严肃的说道。

    欧阳羽和凌雪岚一听,心知这下坏了,都认为赤玄真一定是知道了昨晚的事情,所以,刚才故意试探欧阳羽的反应,希望欧阳羽能够主动承认错误,但欧阳羽刚才的应答显然不是赤玄真所要听到的。

    两人不由同时脸色一变。

    “掌门,其实这都是因为我……”凌雪岚一急,忍不住说道。

    “什么?雪岚,难道你也知道欧阳羽已经学了灵花心法的事情?”赤玄真锐目一瞪地说道。

    “灵……灵花心法?”凌雪岚不由一愣。

    欧阳羽也吃惊不小,他刚才还真以为赤玄真是在质问他昨晚的事情,原来竟是为了他偷学灵花心法的事情,看来只是虚惊一场。不过对他来说,就算被赤玄真知道了昨晚的事情,大不了顶多被逐出师门,对他来说,倒或许是件好事。只是,这件事情可能会牵连到了凌雪岚,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连累了凌雪岚。所以,他还是忍不住松了一口气,立刻应道:“弟子有错,还请掌门责罚。”

    凌雪岚立刻嗔了欧阳羽一眼,似乎有些责怪他瞒着自己,害得刚才担心地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但相比之下,偷学灵花心法,也算是违反门规。况且,这欧阳羽究竟是从哪学到灵花心法的?想到这里,又不由暗自替欧阳羽担心起来。

    “其实,早在那日你和仙灵阁花魁的比试中,我就看出了一些端倪,但碍于其他几位掌事在场,也不便点明,毕竟你现在是我的关门弟子,任何的事情都有可能影响到门下弟子对你的看法。不过,你是如何学到灵花心法的?”赤玄真接着说道。

    欧阳羽立刻面露难色,总不可能说自己是偷学了莫须有师尊收藏在石屋里的那些修真武学,这要是让赤玄真知道,估计免不了又是麻烦。

    就在欧阳羽为难的时候,突然感觉身旁拂风吹过,一道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万花殿内,开口嚷道:“你这个臭小子,叫你不要乱用我教你的灵花心法,你偏不听,现在好了,让掌门知道了,我看有你小子受的。”

    “老大……”欧阳羽抬头一看,这及时出现的救星,不是简丹是谁。更让他没想到的事,简丹会如此明目张胆的替自己隐瞒真相。不过,这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要不是简丹多次暗中帮他暗度陈仓,隐天瞒地,估计,他的小命早就没了好几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