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你是谁?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15本章字数:3679字

    “大哥也别太客气了。以后,在万花门还要你多多关照我呢!”欧阳羽不失时宜地说道。

    “好说,好说。”罗天笑着点点头。

    “对了,大哥,为什么你突然要认我做兄弟呢,这明明很委屈你的。”欧阳羽还是有些不解。

    “这罗天从来就不喜欢欠别人的,有恩必还,你先是对我有救命之恩,后又巧思出了个绝妙的主意,治好了我身上的伤。这两份人情,说实在我也不知道怎么还,所以,干脆就认你做兄弟,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尽管跟我开口就是。”罗天豪爽地说道。

    “原来是这样。”欧阳羽恍然大悟道,没想到这罗天长老居然一点架子都没有,平时看上去一本正经的,私底下完全就像是跟老顽童,刚才和他说话,也是鬼脸尽出,嬉笑哈闹。

    之后,两人便谈天说地起来,罗天告诉了欧阳羽很多种界的传闻,也让他大长了见识。

    日暮时分,夕阳落尽最后的余晖,宇天府红灯高挂,灯火通明。

    欧阳羽和罗天正聊得起劲的时候,宇天雄派人来请他们以及其他弟子前往宴厅。罗天便让欧阳羽召集众人,然后一同赴宴。到宴厅的时候,宇天雄以及慕法都已经就座,此外,还有一人,那自然便是宇天晴儿。此刻的宇天晴儿虽然还是那般冷冰冰的模样,但精心的打扮,更显妩媚妖娆,姿色动人,一下子让那些万花门的随行弟子看呆。

    而秦枫修为已经到了一定境界,处事不惊,面不改色,尤其面对女色,更加能够坐怀不乱。不过,他看宇天晴儿的眼神,却还是带着几分惊羡,谁让他是个正常的男人,看到此等美女,说不动容根本是骗人的。

    唯一对宇天晴儿不正眼相看的只有欧阳羽,原因自然是宇天晴儿一见到他,一定会用那杀人的眼眸瞪着他,他可不想还没吃饭,就已经被瞪饱了。所以,故意装作看不到宇天晴儿的样子。不过,说来奇怪,他一进宴厅后,宇天晴儿竟然好似没有看到他似的,只是神色冰冷地坐在宇天雄身边。

    罗天等人纷纷对宇天雄行礼后,便也入座。

    “晴儿啊,我还真想不到你和慕老选的人,会让我这么大吃一惊,我原来还以为他很普通,今日却让我极为刮目相看。”宇天雄突然开口说话道,目光一直盯在欧阳羽身上。他是以他个人来说,他对欧阳羽这个人颇有些好奇,因为欧阳羽看上去根本不像是正派的修真弟子,言语动作也都多有些浮夸,而且也并没有自己女儿说的那般不入流,其中究竟有什么缘由,也令他颇为不解。

    “父亲,你没事提他做什么?你又没有见过他。”宇天晴儿俏脸瞬间冷若冰霜起来,提到欧阳羽时,就似乎有种咬牙切齿般的恨意。

    “慕老,你没跟晴儿说吗?”宇天雄不禁看向慕法。

    “哦,刚才处理了一些事宜,还没来得及跟小姐禀告。”慕法摇摇头道。

    欧阳羽一听三人的对话,这才明白原来连宇天晴儿都没认出自己,暗想,他最近的改变真的有那么大吗?

    “宇天小姐,别来无恙啊!”欧阳羽故意起身对宇天晴儿行礼道。

    “你是谁?”果然,宇天晴儿瞪着欧阳羽,硬是没有认出他来。

    “晴儿,他不就是欧阳羽吗?怎么连你都认不出他了?”宇天雄看着欧阳羽说道。

    宇天晴儿这才将一双寒眸落到欧阳羽身上,见到此时仪表堂堂的他,登时冒出一句道:“他怎么可能是欧阳羽?”

    在座的罗天等人顿时哑然失笑起来,让宇天晴儿更加神色不解。

    “宇天小姐,你肯定想不到吧,之前你见到他的时候,应该都是他比较邋遢的样子,所以,现在认不得也是正常的。”罗天圆场道。

    宇天晴儿一听,仔细多看了欧阳羽几眼,顿时露出费解的神色,严格说,这个男人确实和她所见过的欧阳羽极为神似,但却无法将两者联系起来,在她的印象里,那个欧阳羽就是个卑鄙无耻,下流龌龊,糟蹋肮脏的家伙,哪里是眼前这个看起来模样俊秀,气质不凡的男子。

    其实,宇天晴儿如果不是对欧阳羽偏见颇深的话,或许并不难认出欧阳羽,只是在她的心里,欧阳羽的印象是差到了极点,想起那张脸就觉得厌恶,因此,欧阳羽对她来说的印象也变得极为模糊,再加上欧阳羽自身巨大的变化,一时间,让她也难以接受。

    但事实就是事实,宇天晴儿马上就一反刚才的态度,一双寒眸便死盯着欧阳羽,但心里的感觉却极其异样,觉得突然变得有些不自在,原本她看欧阳羽的时候,就像看到一只肮脏的臭虫,但此刻看欧阳羽,却已经无法联想到什么,感觉怪怪的。

    欧阳羽始终保持一言不发的,哪怕是宇天晴儿死瞪着他,他一样稳如泰山的,反正他现在有罗天这个大哥撑腰,这个宇天晴儿想动他的话,就先要过大哥那关,以大哥的修为三两下就可以把宇天晴儿解决了,所以,他现在一点都不担心宇天晴儿会对他怎么样了。

    “来来来,大家举杯共饮,这宴席是特地为罗天长老以及诸位接风洗尘的,也表示着我宇天家族与万花门的正式合作开始。希望,这一次合作能够一帆风顺。”宇天雄起身,举杯说道,尽显大家风范,当然,以他的身份,也只有万花门这样的修真大派,这能让他如此重视,与除了罗天长老外的这些小辈同桌共饮。目的自然也是为了拉拢人心。

    宴席上,众人谈笑风生,其乐融融。不过,宇天晴儿却至始至终都默默无声,只是一味地盯着正在狼吞虎咽的欧阳羽,直到宴席快散的时候,才突然起身告辞,先身离去。

    欧阳羽成天在洞里吃丹药,吃得他舌头都快没有味道了,好不容易又这么丰盛的大餐,他自然也是毫不客气。吃得酒足饭饱,极其享受的拍拍肚子,后来,才注意到宇天晴儿已经离开,更是心情愉悦,心想,这个宇天晴儿一定很吃惊他也会来,说不定马上就会想法儿找自己麻烦。不过,现在有大哥在,就算有十个宇天晴儿在我面前,也不用怕了。想完,便眉飞色舞起来。

    此时,欧阳羽不经意的神情一下子就落入了宇天雄的眼里,让他异样的神色,浓眉微挑后,突然出声对欧阳羽问道:“欧阳羽师侄,你对于这次的婚约是否还有不满意的地方?有的话就尽管提出,我们宇天家族可不会勉强于人。”

    宇天雄这话一出,罗天第一个停下喝酒的动作,慢慢地将酒杯放在桌上,然后看了欧阳羽一眼。欧阳羽很聪明地没有直接应答,他知道这种时候,他说的任何一句话,都可能影响到万花门和宇天家族的关系。

    “宇天家主这是说的哪里的话?我这师侄能与赫赫有名的宇天家族的千金订下婚约,可以说是三生修来的福气,只能说是高攀,怎么可能还会有不满意的地方呢?”罗天呵笑一声道。

    “是啊,是啊!”欧阳羽随声附和道。

    “其实,当时也是晴儿她一时之念,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容易喜新厌旧,我就怕回头有什么怠慢欧阳羽师侄的地方,我这做父亲可也难辞其咎啊!”宇天雄叹了一声道。

    欧阳羽听了宇天雄的话,立刻明白其中的意味,正如简丹所预料的,果然,这宇天家族的人再见到他后,前后的态度有些截然不同的矛盾,当然,除了宇天晴儿还是那般讨厌他以外。尤其表现出来的就是一直坐在宇天雄旁,迟迟不语的慕法。他发现从他一进宴厅后,慕法其实就一直在观察自己,似乎企图看出一点什么,但幸好他也并不是什么装模作样,也确实比慕法和宇天晴儿见他时改变了不少,因此,也不怕露出什么马脚。

    “看来这宇天雄可能是后悔原来的决定了。”欧阳羽露出几分幸灾乐祸神色。

    “罗天长老,现在欧阳羽师侄是不是师承于你啊?”就在此时,慕法突然问道。

    “我可没这福分。”罗天笑了笑,应道。

    慕法听完,仿佛松了一口气般,但听罗天接着说道:“以欧阳羽的资质,在我们万花门中,现在也只有掌门能够收其为关门弟子。”

    罗天话音刚落,宇天雄和慕法竟不约而同地露出几分诧异惊色,纷纷将目光投向欧阳羽,似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这话可是从罗天口中说出的,除非他们是听错了,否则,必定是最出他们意外的事实。

    “原来欧阳羽师侄已经拜于赤掌门的门下……”慕法半信半疑地说了一句,他还真没想到这欧阳羽竟然会鱼跃龙门,被赤玄真收为关门弟子,当然,这是不是实情,他还是要怀疑上几分。因为也有可能是万花门故意如此,为的就是能够在这次合作之中占据主动。

    “那还真是可喜可贺了。”宇天雄话里带着几分玩味地说道,但眉宇间却有着隐约的凝重。

    “是啊,对他来说,若是再能娶得宇天小姐,可以说是双喜临门了,日后前途大不可限量,我可是一直都很看好他的。”罗天饶有意味地说道。

    宇天雄和慕法相视一眼,纷纷敷衍一笑。

    只有一旁的秦枫冷哼一声,想他这个万花门百年来最杰出的弟子,却被欧阳羽完全抢去了风头,这宇天家主的注意力几乎完全都在欧阳羽身上,甚至没有正眼看过他几眼,这让他心里颇为不平衡,但碍于颜面,也只能忍气吞声,但这口气他可不会这么轻易咽下的。

    天色渐晚,寒暄一阵后,宴席便散去。

    欧阳羽先告辞离开,准备回房间休息的时候,碰巧经过宇天府的花园,闲着无聊便就地游逛赏花,算是当做饭后运动,成天一直呆在花玄洞里,这次出来呼吸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感觉也算是不错。

    “花前月下,穆王未归……”突然,花园深处传来幽幽琴音声,夹杂着吟语轻哼,乍听之下,犹如天籁,极为动人。

    “好美妙的感觉。”欧阳羽听得兴起,然不住叹了一句,脚步不禁朝花园深处走去。隐约间,便见到那深处一抹楚影,双腿盘起,漂浮在一飘花丛之下,正专心致志地抚弄琴弦,奏出美妙音符,连绵不绝,犹如清风拂面,又似潺潺细水,叮咚凝耳。

    但就在欧阳羽走近时候,突然琴声一止,紧接着,忽然三道银芒无声无息地朝飞射他而来,让他双眉一皱,不明白这弹琴的女子为什么突然出手,但见那银芒夹杂着浑厚的真气,来势汹汹,迅如闪电。不得不微微撤步,同时,施展飘花步,准备侧身一闪,突然间,那三道银芒竟然凭空转向,先封住了他的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