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挑拨离间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15本章字数:3352字

    欧阳羽神色一惊,心知玉心莹已经认出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再躲躲闪闪的了,稍微放松了一下,然后转身,轻咳道:“原来是玉姑娘,别来无恙啊!”同时心里暗道,原来昨天的女人抚琴女子就是她。

    “果然是你。”玉心莹见到欧阳羽后,这才确定了说了一句,娥眉微微一簇,却又不像是在生气,只是眸光晃晃地看着欧阳羽,若有所思一般。

    “这个玉心莹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不想前两次一样,见到我就连追带打的?难道是上次受伤受糊涂了?听她话的意思,她昨晚应该已经认出了我,但却也没有杀我,这也未免太奇怪了……”玉心莹的表现让欧阳羽倍感惊异,一时间也摸不著头脑,但他心想,这也许是玉心莹故意让让放松警惕,以便待会好出手。

    一想到这里,欧阳羽忍不住叹了口气,好家伙,这一个想要取他命的还不够,这会儿又多了一个,看来他自己这不是诚心寻死吗?一边是恨他入骨,随时都想把他大卸八块的宇天家族千金小姐宇天晴儿,一边是被自己看得光光,曾经恼羞成怒拼命追杀的仙灵阁花魁玉心莹,本来这两个女人随便一个都是已经相当不好惹的人物,偏偏都让他一齐赶上了。看来这气度也就不用赌了,还是赌他能不能活到这场比试结束得了。

    但哀怨归哀怨,欧阳羽还是一脸镇定地看着玉心莹,琢磨着她心理的想法,而此时,他身后的宇天晴儿却看着两人的神色,立刻觉得不太对劲起来,觉得欧阳羽和玉心莹间似乎有着什么她所不知道的关系。

    “喂,你认识仙灵阁的花魁?”宇天晴儿冷冰冰地对欧阳羽问道。

    欧阳羽虽然听见,但却假装没听到,因为这宇天晴儿的态度实在太差,他甚至都懒得理她。

    “喂,我在叫你……”宇天晴儿见欧阳羽不应不答,立刻又叫道。

    欧阳羽还是装作置若罔闻。

    “人家宇天小姐在叫你呢!”玉心莹意外地出声提醒道。

    “不用理她。反正等会她和你一样都想杀我。”欧阳羽晃了晃脑袋,低声对玉心莹说道。

    “她也要杀你?为什么?”玉心莹诧异地问了一句。

    “谁知道,像她那种蛮不讲理,满脸冰块的女人,杀人应该是不需要理由的。”欧阳羽耸耸肩道。

    “满脸冰块……”玉心莹听着,忍不住看了宇天晴儿一眼,露出几分似笑非笑的神情。

    “不过,如果真比起来的话,我宁愿死在你的手里,毕竟我有愧于你,我是个负责任的男人,只要你一句话,我就会一动不动的站在你面前,让你杀。”欧阳羽一下子气概不凡地说道。

    玉心莹神色微微一惊,没想到欧阳羽竟然会如此甘愿让自己杀,她又有非杀欧阳羽不可的理由,而只也要一掌,她就可以随时取了眼前欧阳羽的性命。这一切听起来似乎完全是顺理成章,她根本不用考虑就可以出手。

    但她却犹豫了。

    “等比完这场再说吧。”玉心莹缓缓舒了一口气,气若幽兰般说道。

    “好啊!不过,如果让她先杀了我的话,你可是会遗憾的哦!”欧阳羽好意地“提醒”了一句。

    玉心莹美眸一晃,眸光中透着几分迷茫,因为她竟然对于欧阳羽的话感到几分在意。就在此时,欧阳羽的嘴角突然勾笑而起,再加上玉心莹因为听说宇天晴儿要杀欧阳羽后,露出的几分异样神色,这一切自然一一映入宇天晴儿的眼中。

    “难道仙灵阁花魁和这可恶的家伙私底下有什么暧mei的关系?”宇天晴儿忍不住猜想起来,自觉地一阵怒气涌起,心里暗道,好你一个欧阳羽,怎么说你也算和我订了婚约,是宇天家族的准女婿,竟然背地里却和其他女人勾勾搭,暧mei不清的,我干脆现在就杀了你,省得以后给完美宇天家族抹黑。

    宇天晴儿如此一想,顿时怒上眉梢,双手微微展起,瞬间结起冰霜,化为两只冰爪依附于双掌之上,锋利冰滑的刀刃,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紧接着,冰蓝色的光芒同时盈动在两只冰爪之上,带着浑厚的真气,突然间,朝欧阳羽背后袭去。

    但此时,欧阳羽却立在石柱上,一动也不动的,因为按照赌约他必须在这个石柱上呆到比试结束,否则,就算输了和宇天雄的赌约。

    而面对宇天晴儿如此来势汹汹的突袭,欧阳羽他该怎么应对。

    宇天晴儿突然袭向欧阳羽的举动,也让旁观的宇天雄等人错愕不已。

    就在此时,铛地一声,无形之中似乎有什么撞上了宇天晴儿朝欧阳羽袭去的冰爪,竟然一下子将冰爪的角度震歪几分。宇天晴儿诧异地转眸看向玉心莹,只见她竟浮空而来,一手托着古琴,一手抚mo琴弦,音若针落,无声无息。

    宇天晴儿没有想到玉心莹竟然会出手救欧阳羽,这让她更加确定两人之间一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越想越气,既然玉心莹不让她杀欧阳羽,她就偏拿欧阳羽下手,她就不信这玉心莹能够守得住。

    两女就围绕着欧阳羽,展开了一场攻防大战。

    这时的欧阳羽,仍然立在那根石柱上,神情淡定,丝毫不惊,因为这一切都已经在他的掌握之中。其实,他刚才的那一番话就是故意说给玉心莹听的,他知道玉心莹是一定很想杀自己的,但眼下又是在比试之中,他猜玉心莹一定不会违背道义在众目睽睽之下对自己动手,这一点他倒是十分相信玉心莹的。

    所以,欧阳羽就说了那番话,目的自然就是为了让玉心莹知道宇天晴儿想杀他,然后利用玉心莹也想杀他的心态,借玉心莹的手来保护他到比试结束。当然,比试结束后,等玉心莹想要杀他的时候,他早就溜之夭夭了。这玉心莹总不可能在宇天府里面放肆的追杀他吧,好歹他也是宇天家族未来的准女婿。

    “我真是太聪明了。居然能想出如此完美的计划……”欧阳羽都有些颇为自鸣得意起来,不过,他明白不到最后,他可是一点都不能放松警惕,趁着玉心莹和宇天晴儿交手的时候,他已经展开体内的真气,随时防备宇天晴儿的杀招。

    另一边,宇天雄等人一见玉心莹和宇天晴儿动手,立刻将注意力放在了两人的比试之上。

    “这宇天小姐刚才那出手的一招怎么看起来好像是想杀欧阳羽师弟啊!”就坐在离罗天、秦枫不远地李济,此时突然玩味地大声说了一句,但实际上,他还巴不得宇天晴儿杀了欧阳羽,一消他心头之恨,上次神鸡山的比试,他非但没有陷害到欧阳羽,反而让欧阳羽大抢风头,而他最后却落得面壁思过三天的惩罚,加上之前和欧阳羽的恩怨,他真的对欧阳羽是恨之入骨。

    “李济不准胡说,这宇天小姐怎么可能对自己的未婚夫动手呢?”罗天一听,立刻喝斥道。

    李济急忙缩回了头,但同时和秦枫两人相视了一眼,果然,连秦枫都认为宇天晴儿的这一招是冲着欧阳羽去的。

    “晴儿她应该只是想热热身而已。”宇天雄突然浓眉一皱,沉稳地说道。但如果其他人看不出来的话,以他和罗天的修为总不可能看不出来,其实,宇天晴儿的这招就是冲着欧阳羽去的,当然,其中的理由,他们自然不知道。

    “是啊!宇天小姐一定自有分寸……”罗天故意拖成了后面的四个字。

    “罗天长老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不然,还以为我们宇天家族不懂待客之道呢!”宇天雄干笑两声,但神情还是有点异样。

    “听说这仙灵阁的花魁,不久前去过了万花门,与秦枫师侄一较高下过,不知道最后结果如何?”慕法故意转移了一下话题,对罗天身旁的秦枫问道。

    秦枫一听慕法提起此事,一手不禁微微握拳,但还是极力保持平静地,微微点头应道:“晚辈不才,略输仙灵阁花魁一招,不过,那花魁也被我打伤。”

    “那也很是不错了,这仙灵阁的花魁可是修炼的双属性仙种,比起上次她来我们宇天府,其修为又更进一层,我还真担心我们家小姐可能会稍逊一筹。”慕法应道。

    “我想以宇天小姐的实力,应该大有胜算才是。这花魁乃巽风、乾金两种属性,与兑冰系仙种既不相克,也不相生,所以,若是纯以实战经验来说,宇天小姐应该不输于这仙灵阁花魁。”秦枫很聪明地迎合道。

    “秦枫师侄说得也有道理,真不愧是万花门的栋梁之才,不管是修为,还是眼光,都独具一格。”慕法赞赏道。

    “慕老,谬赞了。”秦枫总算恢复了一丝高傲之色,毕竟他的实力可是摆在那的。

    “说起此事,我也听说,虽然秦枫师侄输给了仙灵阁花魁,但后来的一场比试中,似乎万花门弟子中有人侥幸赢了花魁,不知道是哪位弟子?”宇天雄突然问道。

    秦枫双眉一簇,立刻目光怒然地瞪向站立在石柱上的欧阳羽。

    “我们不如还是先继续看比试,这个问题等比试结束后,再回答也不迟吧。”罗天笑应了一句,似乎故意不说出事情。

    “也好。”宇天雄自然也不想错过自己女儿的精彩比试。

    这边一心想拿欧阳羽开刀的宇天晴儿,和玉心莹僵持之下,这才发现玉心莹的修为果然如同外界所传一般,有些深不可测,虽然同时是花阶同期的修为,但玉心莹的一招一式都显得游刃有余,仿佛只是在做试探。

    当然,宇天晴儿也不会如此轻易地拿出真正的实力,只是见玉心莹如此护着欧阳羽,心里恼火地要命,好像相比之下,玉心莹更像是欧阳羽的未婚妻,而她却变成十恶不赦的大恶人。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自然就是欧阳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