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又见花凋零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16本章字数:3661字

    “事实正是如此。之前宇天家主不是问过我哪个弟子打败了花魁吗?其实就是欧阳羽,只是我觉得如果说出的话,宇天家主你们会多有不信。不过,现在既然花魁亲自开口,也就不用我说了。”罗天应答地极妙,很显然,这对于宇天家族来说,或许会是个不小的震撼。

    “原来欧阳羽师侄,还真是深藏不露啊!”宇天雄浓眉凝起,似夸非夸的说了一句,接着道:“不好意思,我还有事要处理,不如罗天长老和欧阳羽师侄你们先回房休息。”

    “那就先告辞了。”罗天点点头,立刻挥挥手,召集了其他万花门的弟子,一行人先行回往住处。

    “慕老,派人送小姐回房后,立刻来见我。”宇天雄面无表情地长袍一扬,消失在原地。

    另一边,罗天先让秦枫带其他弟子回住处后,立刻拉着欧阳羽到一个偏僻的地方,问道:“花弟,你那个法器是哪里来的?”

    “啊?这个……其实,是我有次下山,在平南城上买到的。”欧阳羽犹豫一下,编着借口道。

    “真的吗?可是我刚才发现宇天雄和那个慕老看着这法器的眼神有点奇怪。”罗天眯眼问道。

    “大概他们也是奇怪这法器,怎么会破了那个风暴漩涡吧?”欧阳羽敷衍说道,但心里却有些暗自觉得不太对劲。

    “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不过,这次你做的似乎有点过头了,让宇天家主的人反应如此之大,虽然,掌门和简丹的意思也是如此。只是我很担心他们会不会对你暗中不利……”罗天担心道。

    “应该不会吧,当然那个宇天晴儿外。”欧阳羽皱皱眉头。

    “总之,宇天家族现在一定会将你视为眼中钉了,所以,你尽量小心一点,今晚商谈完事情后,明日我们便动身回万花门。但也因为你的出色表现,这次来宇天家族的目的也已经达到。”罗天说道。

    “目的?什么目的?”欧阳羽一听,立刻追问道。

    “现在还不便告诉你。有时候知道太多,也未必是好事。好了,我看你也够累的,在两个女人之间折腾了这么久,先回房休息吧!”罗天拍拍欧阳羽肩膀道。

    欧阳羽便点头离去,回到了自己房中,可是,还没来得及坐下,突然,一道身影出现这里他的身后,顿时,一股花香扑鼻,这气味让他极为熟悉。

    “玉心莹?”欧阳羽还未回头,就猜到了来人。

    果然,欧阳羽一回头,只见玉心莹已经换了一身青裳,楚楚动人地站在他的眼前,身后依旧背着那把古琴,只是脸色显得有些憔悴。

    “看来你还真是惦记着杀我。”欧阳羽苦笑一声,说道。

    “没错,我是很想杀你。只是你今天算是救了我一回,所以,这次算是扯平了,下次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的。”玉心莹声音淡然,轻柔悦耳,只是这内容让欧阳羽有点不敢恭维。

    “那我还是不希望有下一次的好。”欧阳羽见玉心莹并不是来杀他的,多少有点松了口气,接着问道:“不过既然如此,你为什么又要来找我?”

    “我只是想警告,在我没有杀死你之前,你不能被其他人杀死。”玉心莹平静地说道。

    “放心吧,我也不想这么快英年早逝,只是那个宇天晴儿倒是有些麻烦。”欧阳羽摸着下巴道,说起来这种感觉还真奇怪,一个想杀自己的人,却警告自己不要让人杀死,怎么听起来都有点怪异。

    “总之,你好自为之。”玉心莹说完,便准备转身要走。

    “对了,为什么刚才的比试,你并没有施展琴魔怒?不然,你应该早就能赢宇天晴儿了。”欧阳羽好奇地问道。

    “上次万花门比试,琴弦断裂,至今没有修复,恐怕短期内都无法使用强大的招式了。”玉心莹应道。

    “这样啊,那不如这样,我们做个交易。”欧阳羽灵机一动,立刻说道。

    “什么交易?”玉心莹诧异地问道。

    “就是我替你修复琴弦,不过,你要答应我,下一次见到我,也不准杀我。想杀我,就必须要等等再下一次。”欧阳羽很聪明地给自己上了保险,至少他不用担心下次不小心又见到玉心莹的时候,又要被追杀。

    不过,他就怕玉心莹不愿意让自己修她的古琴,那这笔交易可就做不出成了,所以,眼睛一眨不眨地紧盯着玉心莹的反应。

    玉心莹一听,顿时面露犹豫地问道:“你真的可以修复?”

    “应该没问题。”欧阳羽其实也不太确定,毕竟他还从来没试过修复法器,早知道有今天,他就应该向狐十八多学一点,这铸器之术原来也有让人意想不到的好处。所以,哪怕是没有把握,但这种占便宜的机会,他可不会放过。反正就算修复不了,这玉心莹总不会因此而杀了他吧!

    “好吧。”玉心莹考虑了一下,最后真的拿下身后的古琴,交到了欧阳羽手中。

    欧阳羽接过古琴后,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只见那古琴的琴弦中最细的一根确实崩断,而且断裂的琴弦也已经变形,恐怕必须经过重新的铸炼才能够恢复原形。不过,幸好崩断的位置是琴端在最末,只要重新将那根琴弦重新炼过之后,便可接上,应该不是有很大的难度。

    “玉姑娘不如到外面先等我一会,可能要发些时间?”欧阳羽问道。

    玉心莹下颌微点,便盈身走出房门,并将门带上。

    欧阳羽将古琴放在桌上,将那根断裂成两端的琴弦从古琴上取下,盘在手中,然后点起一支蜡烛,随手一挥,放着古琴的桌子立刻被退到一旁,留下房间内的一片宽敞。随后,他闭起双眼,同时右眼随之一睁,金色符号顿时印出,脚下瞬间展开红光大作的玄火器阵。

    欧阳羽挑了一点烛火,弹入四器火位之中,顿时炽火、离火、冥火、玄火四位之上,同时升腾起灼灼火焰,呈现各自不同的色泽。紧接着,便将手中的断裂琴弦投入炽火中重新炼化,只见那琴弦在炽火中不断溶解,最后形成一团似珠般的金属般液体。

    “用于琴弦的材质应该是均匀分布,强弱适中,所以必须保持每一部分的均衡才行,否则,就很容易承受不住力量而断裂。”欧阳羽脑中闪过一些基本的铸器概念,见琴弦已经被重新炼化后,立刻器火一转,换到离火位,开始锻造琴弦的形状。

    欧阳羽开始在脑中想象出琴弦的长度和粗细,只见悬浮在离火上的琴弦,开始缓慢地变长,犹如捻丝一般,而且必须小心翼翼的,因为琴弦变得越长,也就越细,稍微不谨慎,就容易变得不均匀了。

    只是没想到要锻造出这根琴弦,竟然如此费力,额头上渐渐渗出豆大的汗珠,低落到地面上,完全的聚精会神,一下子进入了另一个境界一般。

    就在此时,一道紫色光芒在欧阳羽下腹形成,倒三角形的漩涡再次出现,不断在体内相互交错,遍布全身,散发出耀眼的紫光,与脚下的红光相互交错,辉映渲染。

    门外的玉心莹见房间里突然红紫闪烁,显得极为诡异,不由露出几分诧异之色,忍不住伸手想要推门而进,突然,便感到一股强大的气息从房内传出,竟然一下子将她弹飞了出去,娇影飘落间,轻落在房间外的院子上,神色诧异地看着房间此刻呈现的奇怪景象。

    只见欧阳羽所在的整个房间,好像结起了一道结界,似乎在拒绝一切外来物的入侵,与此同时,院子内的花卉盆景在刹那间盛开起来,尽显妖娆绽放,可是下一刻,那些绽放的花又突然莫名的凋谢,颓败一地,顿时令她诧异万分,似乎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奇异的景象。

    而且这种情况不仅出现在这个院子里,整个宇天府的情况,也亦是如此,所有的花草树木,都在一时间绽放,又在一时间颓败凋零,这般诧异的一幕,令宇天府里的所有人都感到惊异万分。

    此刻,位于宇天雄房间内的一间密室中。

    “慕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个欧阳羽和你所说的完全不一样?”宇天雄突然怒气大作,全身一震,顿时密室内四周炸开一片,轰隆巨声。

    “这件事实属诡异,我和小姐上次去万花门提出婚约的时候,听说那个欧阳羽还在面壁受罚,也没听说赤玄真收他为徒,见到他时,他也是邋遢的一塌糊涂,修为也还在根阶。可是不知为什么,短短时日不见,他的修为竟然一下达到了芽阶,而且还被赤玄真收为徒。当然,更奇怪的是,他竟然打败了仙灵阁的花魁,这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慕法也无法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因为欧阳羽突然间变得如此出色,已经破坏了他们原来的计划。

    “看来万花门这次果然是有备而来,特地来给我们下马威的,大概是想提醒我们,不要在仙魔峰的合作中动什么手脚……很好,很好……”宇天雄突然大笑起来,神情一下子变得阴暗起来,道:“既然如此,这次我们就看看究竟道高一尺,还是魔高一丈。”

    “家主的意思是?”慕法皱眉问道。

    宇天雄立刻对慕法附耳交代了几句,慕法听着会意地点点头。

    就在此时,密室外头的房间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宇天雄和慕法相互看了一眼,同时闪身出现在了房间内。

    “进来……”宇天雄拂袍坐下。

    一个宇天家族弟子匆忙推门而进,然后跪地,急声道:“家主,出事了?”

    “怎么回事?”宇天雄浓眉一竖,问道。

    “宇天府上下所有的花木突然间绽放花开,又突然颓败下去,疑是有人作怪。而宇天府的西南方向,也有异样的气息出现。”那名弟子汇报道。

    “什么?花开又败?”慕法神色一惊,这种情况一般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可能有人修为飞跃,破境入阶。

    “难道也有高人来访?”宇天雄说着,同时步出房间,果然只见庭院外百花颓败,凋残一地,景象异常。

    “西南方何处有异样气息出现?”宇天雄接着问道。

    “好像是这次来作客的,万花门等人的歇息之所。”弟子应道。

    宇天雄和慕法同时神色异样,难道这异兆的情况是跟万花门的人有关?

    “也许只是天降的异兆而已。”慕法不太确定道。

    “继续查探,有什么消息立刻回报。”宇天雄下令道。

    那弟子立刻领命而去。

    “不管此兆是因何而起,我看对我们宇天家族也许算是一种警示。”宇天雄觉得这异兆会在这种时候出现,一定极为不寻常。

    “那我现在就去办家主所托之事。”慕法说完,立刻消失在房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