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毫无胜算的战局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16本章字数:3561字

    欧阳羽抱着穆玉婷,落在九斗门前,里面是一片死寂,有几具开始腐烂的身体,就倒在门口,空气中弥漫着令人恶心的臭味,死亡的迷雾笼罩着整个九斗门。

    “我看你还是不要进去了,我进去看看还有没有……”欧阳羽看着眼前的景状,明白里面的情况,可能更加糟糕。

    “不,带我进去。”穆玉婷摇摇头,俏脸上的泪早已苦干。

    欧阳羽看了穆玉婷一眼,缓缓地抱着她,走进了九斗门内,一进门的刹那,血腥而骇人的一幕,顿时出现在眼前,一地残缺不堪的尸骸,黑色的乌鸦成群成群地围积在几具还没有被吃掉的残尸上。

    整个九斗门犹如地狱般的死寂,除了尸体,还是尸体,脚下的土地早已被血色染红,狰狞地遍布开来,像是在死亡中盛开的红花,让一切显得那般凄凉无比,令人不寒而栗。

    穆玉婷一边看着,一边再度泪下,哭泣不绝,娇躯似乎因为害怕和惊恐,开始不停地颤抖起来,最终,将头埋进了欧阳羽的胸口,不敢再继续看下去。

    欧阳羽目睹这眼前的一切,瞪大的双目充满着无尽的怒意,他没想到这白天明竟然如此的心狠手辣,不择手段地残杀九斗门上下包括老弱妇孺在内的所有人,很显然,这样的灭门是在恶意的报复,而他也是难辞其咎。

    “哈哈……欧阳羽,你看到了吧,这就是你废了我仙种的下场。”就在此时,一道狂妄的大小声由远及近。

    欧阳羽立刻赶到几道强烈的修真气息随之出现,而且都极为不弱。很快地,迷雾中出现了四道身影,一字排开地站在他的眼前,其中一个人正是白天明,眼神中弹射出一抹凶狠报复的光芒。

    “三师兄,就是这小子!”白天明大声指着欧阳羽说道。

    “就是他吗?难怪你会败在这小子手中,别看他这样子,其实仙种的修为已经到了芽阶,是你太大意了。”四人中的老者双目精光一亮,抚须说道。

    “芽阶?”白天明听得也是一惊,他没想到这欧阳羽竟有如此的修为。难怪之前,那个施秦守一直提醒他不要惹着欧阳羽,原来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白天明,我真后悔放了你……”欧阳羽怒气腾腾地瞪着白天明,早知如此,那天他就应该杀了这白天明。正是因为他的心慈手软,瞻前顾后,才会导致这九斗门上下数十人被残忍屠杀,死不瞑目。也可以说,这些人都是因为他而死的。

    “后悔了吧,哈哈,你应该后悔招惹上我,虽然我打不过你,可是我这几个师兄可就不一样了。这是我三师兄白无常,芽阶炼芽合神三级,那是我六师兄玄道,也是炼芽合神三级,还有我师叔天犬……”白明天分别指着中年人和那个看起来不爱说话,一脸冷酷男人,但还没说完,就被那冷酷男人的眼神瞪了回去。

    “你们放过花公子,事情都是因我而起,一人做事一人当。”穆玉婷一听对方几人那惊人的修为,先是一惊,但同时从欧阳羽怀中挣脱,挡在了他的面前。

    “哼,小娘儿,我回头再收拾你,但灭了这九斗门可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引出这个姓花的,我们知道你肯定会去找这姓花的求救,但我们也担心你会把这件事传出去,所以,一路都跟着你,你以为你藏的很好嘛?其实,都是在我们的掌控之中,我们早就知道这小子会现身的。”白天明冷哼一声,原来这杀尽九斗门上下,竟是为了让欧阳羽现身的圈套。

    “果然,他们的死都是因为我。”欧阳羽内疚地摇头说道,他刚才就猜到这九斗门会被灭口,肯定是跟他有关,此刻听白天明亲口承认,心里的怒气也愈加的膨胀起来,脸上的表情开始逐渐冷却,周身泛起淡淡的紫芒。

    “花公子,这不是你的错。早知道他们是要找你的话,我就不应该去找你。他们实在太卑鄙了……”穆玉婷见自己原来是引诱欧阳羽上钩的诱饵,娇躯也是猛然一颤,怒瞪向白天明几人。

    “在我眼里,只要强者才有资格教训别人!”白无常深吸了一口气,阴沉的看着欧阳羽。只不过欧阳羽身上散发出的气势,让他有些惊异,但三个芽阶的修真者联手,除非眼前这个万花门的欧阳羽是个花阶高手,不然,今天是难以逃离此地。

    欧阳羽看了眼前的四人一眼,明白想要逃是不可能的了,除了白天明外,其他三人的修为都和他差不多,或者就是在他之上,加上他还要带着穆玉婷一起,根本没有可能逃出他们的追击,所以,他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他神情冷静的将穆玉婷抱到一棵松柏树下,无声地对她微微点点头。

    “不,你不是他们的对手,他们太强了。”穆玉婷深知就算欧阳羽再强,也不可能是这三人的对手,这根本是毫无胜算的。

    欧阳羽冷冷一笑地起身,目视眼前的四人,右手一翻,蛇形剑从袖中飞射而出,握于手中,全身真气涨起,气势惊人,连白无常等人都露出几分讶异,不明白为何这芽阶初期的欧阳羽,会拥有如此强劲的真气。

    “灵品级的法器?”白无常突然看到欧阳羽手中的蛇形剑,顿时眼睛一亮。

    “没想到这小子手中有如此好宝贝,可惜在他手里是暴遣天物了。”

    “我们先打断他四肢,然后打废他的仙种,再夺了他手中的灵品级法器。最后,就让小师弟一剑解决了他,毁尸灭迹,这万花门虽然不好惹,但放他回去祸害更大。”白无常阴险地说道,他明白放虎归山这种事,是绝对不能做的。

    “小子,惹到我们华林仙门,你死的也不算冤枉。”玄道狞笑着,身形一疾,手中突然多了一把拂尘,凭空一抖,无数银芒飞射而出,涌向欧阳羽。

    那白无常随后挥舞着两把判官笔,朝欧阳羽近身而去,唯有天犬没有出手。玄道和白无常二人都是芽阶高手,修为又都在欧阳羽之上,而且师兄弟间配合本是默契非常,一出手,似乎就将欧阳羽压制住。

    但这看似压制,很快地,两人发现竟然无法近的得欧阳羽半分,因为欧阳羽的飘花步过于神秘莫测,捉摸不定,无论他们怎么设法逼近,又会被轻松拉开。但芽阶期的修真者,毕竟不同于根阶期的,不管是招式,还是威力,都要厉害上许多,让欧阳羽颇感费力。不过,凭着灵花蛇剑诀和飘花步,也并不弱下风。

    “天蛛网……”三人缠斗之中,只见玄道老目一眯,阴沉一笑,趁着白无常纠缠住欧阳羽的同时,拂尘一摆,那缕缕白丝顿时犹如蜘蛛吞丝般射出一条条细密的白丝,在天空中交织成一张大网,从天而降,网向欧阳羽。

    欧阳羽抬头间天蛛网扑来,刚想施展飘花步避开,突然,那白无常的两只判官笔金光一涨,用力地砸向欧阳羽。欧阳羽抵剑一挡,震开了判官笔,但同时也觉得手中蛇形剑猛然一沉,犹如绑着千斤巨石般,异常地沉重。

    欧阳羽的身形也因此被一阻,那天蛛网已经将他封住,无法挣脱,整个人就网在里面,而随着天蛛网的逐渐缩紧,欧阳羽的空间也变得越来越小。

    “哈哈,六师弟,干得好……”白无常狂笑一声,手中的判官笔再次金光涨起,竟然比刚才又涨大了几分,紧接着,又朝欧阳羽砸去。

    欧阳羽费尽全力地再用蛇形剑一挡,只听“哐当”一声,蛇形剑竟然重地拿不住,从手中脱落到地上,同时,轰出了一个大洞。

    “我的乾金系仙种的真气可以让含金属材质的法器变重,每打一下就会变重一倍。就算你的法器再厉害,也没有用的。我倒要看看这下,你还能用什么来挡。”白无常见欧阳羽失去蛇形剑,再次扑了上去,两只判官笔先后劈下。

    欧阳羽双目一凝,右手往腰间出十八刹一挡,那两只判官笔硬是被他架在了头上。

    “没用的。”白无常见欧阳羽换了件样子很丑的法器,接连地两只用判官笔不停朝欧阳羽手中的十八刹猛砸,光芒暴起,极为惊人。

    无奈欧阳羽被玄道困在天蛛网中,进退不得,只能全力抵挡白无常的攻势。但他突然发现手中的十八刹被砸了这么多次,竟然一点都没有变重,神情一正,登时将真气灌注于十八刹中,只见十八刹发出异常的光芒,闪耀起来。

    白无常见那十八刹竟然没有变重,先是诧异了一下,但见十八刹发光,还以为是欧阳羽的什么诡招,急忙撤了几下。欧阳羽见状,趁机用十八刹一端的锋利双刃,悬空一割,一下子就将天蛛网割断,破网而出。

    “怎么可能?我的天蛛网可是百年蛛丝炼成的,哪怕是灵品级的法器也未必能够割断。”玄道神情顿惊地叫道。

    “这小子手中的法器异常诡异,小心了。”白无常也觉得奇怪,看欧阳羽手中的那十八刹竟然对自己的仙种没有反应,同样也是十分疑惑。

    穆玉婷见欧阳羽摆脱了白无常和玄道的联手,原本紧张地心稍微放了一下。

    “你们退下……”就在此时,天犬出声道。

    白无常和玄道见天犬说话,不由相视了一眼,竟收手退了回去。

    只见天犬握着双手的圆轮,走到欧阳羽面前,冷冷说道:“三招,你只有三招的机会……”

    欧阳羽听得不明所以,却见天犬轻描淡写地将双手的圆轮丢出,光芒一闪,飞速迅疾地冲来。他双目眯起,同时施展起飘花步,避开圆轮飞舞的轨迹,但就在他避开的刹那,那圆轮竟然凭空消失了。

    欧阳羽诧异地看着四周,握紧了手中的十八刹,准备抵挡那随时可能出现的圆轮,蓦地,他听到身后又微微的风声传来,立刻转身用十八刹一挡,铛地一声,一只圆轮撞在了十八刹上,可是下一刻,他便感到身下凉飕飕地一片,诧异地低头一看,另一只圆轮竟然无声无息地划过他的腹部,顿时,破开他的护体真气,鲜血飞溅。

    欧阳羽神色一紧,忍着伤痛,急忙往后撤了一步,突然,一道身影比他更快地出现,一掌又拍在了他的下腹伤口出,一股强横的真气窜入体内,让他身形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接着抛出了十几米,重重地撞塌了身后屋子的一面墙,鲜血喷吐而出,跪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