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四章很生气很暴力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16本章字数:3667字

    “花公子。”穆玉婷双眸一睁,没想到刚才还十分神勇的欧阳羽,竟然一下子就被打伤了。

    “怎么可能?”欧阳羽惊异地抬起头,看着就站在自己眼前不远的天犬,将他神情依旧那般冷酷,他没想到竟然自己连这个天犬的三招都接不了,这种压迫式的气势,是他第二次感觉的,而第一次是在那次和秦枫大战的时候。

    欧阳羽捂着下腹的伤口,本来他身上的天蚕甲是可以抵挡一般法器的,可是天蚕甲的缺陷就是不能够防御全身,而刚才那圆轮所割中的伤口,就在天蚕甲下腹一寸之处,拿捏的恰到好处,可以说,他已经完全被看破了。

    “你的全身上下都是破绽,别以为有法器护身,就可以肆无忌惮。你很弱,你这样的人也配做万花门的弟子吗?”那天犬面无表情的说道。

    “真不愧是师叔……”白无常干笑两声,但脸上却有些挂不住,刚才他和玄道两人联手,都奈何不了这个欧阳羽,却没想到天犬不出三招,就击伤了欧阳羽。

    “这个人绝对不是一般人,他的修为不止眼前如此。”欧阳羽被天犬如此的不屑一顾,神情一震,仿佛被刺激到了一般,眼神中充满了无尽地怒火,强撑起身体的同时,全身紫光跟着大涨起来,散发出急遽狂暴的真气,更甚刚才。

    “这小子居然拥有如此惊人的真气!”白无常还是第一次看到芽阶修真者所散发出来的真气,不亚于一个花阶修真者的。

    “表里不一,又有什么用?”天犬冷哼一声,突然,身形化作风影,两只圆轮旋绕呼啸在身体四周,朝欧阳羽冲去。

    欧阳羽丝毫不惧地看着冲来的天犬,将手中的十八刹舞起,一道道强烈的真气破刹而出,劲射向天犬。可是,天犬的速度异常之快,竟然不逊于飘花步,就在几个晃影间,已经来到欧阳羽身前,那两只圆轮忽的又消失无影。

    紧接着,天犬仅用拳脚,对欧阳羽展开了一番极其凌厉的攻势,速度之快,连一旁的白无常和玄道都跟不上,而欧阳羽也只能勉强靠着飘花步左躲右闪,却没有丝毫的反击之力。

    突然间,那天犬的身形一晃,一下子变成了四个,在欧阳羽团团围住,同时出招,顿时激射出强烈的光芒,本来就受伤的欧阳羽,加上本来的修为差距,哪怕拼尽真气护体,但还是被撞飞到空中。

    但这仅仅只是个开始,只见那原本消失的两只圆轮,突然间就出现在飞在空中的欧阳羽身旁,化为轮影,相互交错,欧阳羽发出连连惨叫,最后,遍体鳞伤地摔在地上。

    “花公子……”穆玉婷美眸一晃,目光黯然地大叫道。

    “先废了他的仙种。”天犬突然对白无常说道。

    “是。天犬师叔。”白无常顿时一脸不悦。“天明,你就是被这灵品级的法器废了仙种吧,现在轮到你让他尝尝这滋味了。”白无常对身旁的白天明说道,同时解开了对蛇形剑的控制。

    “我等就是现在。”白天明阴笑一声,立刻从地上捡起蛇形剑,一步一步地朝躺在地上的欧阳羽走去。

    欧阳羽在呻吟了一声,全身刺痛无比,但他还是想坚持地爬起来,但却被白天明一脚踩了回去,在他的胸口使劲地跺了几下,狂笑地用蛇形剑指着欧阳羽,说道“小子,快求饶吧,求饶的话,我说不定还能放了你一条狗命。”

    “不要杀他,我跟你们走,求你们放了他一命。”穆玉婷见白天明就要杀欧阳羽,也不知道哪里鼓起勇气,突然站起身,几个踉跄的扑到欧阳羽身上。

    “小娘儿,你还以为你跑得了吗?”白天明冷哼一声,一把拽起穆玉婷。

    “放……放开……她……”欧阳羽用尽力气喊道,强大的怒气开始在身体里肆虐起来,同时,下腹的仙种突然出现阵阵耀眼的光芒,仿佛有一股力量在体内逐渐涌起。

    “快动手。”一旁的天犬见状,突然双目一眯,叫道。

    白天明一听,急忙握着蛇形剑,用力往欧阳羽的下腹一刺,锋利的剑锋一下子刺了进去,入体之后,顿时涌起汩汩鲜血。那蛇形剑的剑尖不偏不倚地刺在了他的仙种之中,虽然没有刺穿,但仙种的表面已经出现了裂缝。

    “不要……”穆玉婷痛苦的嘶喊起来。

    因为欧阳羽只觉得下腹刺痛钻入,但同时,他感觉到体内的仙种犹如被撕裂了一般,一阵阵的天昏地暗从四面八方袭来,体内的真气犹如暴走一般,开始疯狂的乱窜,不断冲击着筋脉和身体,让他痛苦的嘶喊起来,全身剧烈的抽搐,白眼直翻。

    白天明似乎还觉得不过瘾,还想再刺入几分,却发现那蛇形剑似乎被什么挡住了一般,无法再近半分。

    蓦地,那仙种表面的裂缝处,一抹接近黑色的紫光涌了出来,密布了整个仙种,紧接着,下腹的倒三角形的漩涡再次出现,但这次漩涡变成了逆流,也使得欧阳羽体内狂暴的真气,开始随着漩涡逆流在身体里。

    就在此时,似乎有什么正在欧阳羽体内慢慢觉醒,在黑暗中睁开眼睛……

    此刻,白天明等人并没有注意到欧阳羽体内的异状,欧阳羽突然间变得无声无息,安静地躺在地上,像是死去了一般。白天明见欧阳羽好像是真的死了,这才不甘心地拔出蛇形剑,然后,硬将穆玉婷拖进怀里,得意地说道:“你现在知道下场了吧,你害死了这么多人,你一辈子都会内疚的,这欧阳羽小子要不是替你出头,也不是落到如此地步。”

    “花公子……”穆玉婷潸然泪下,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欧阳羽,痛苦不已。突然,只见她美眸一凝,趁白天明不注意的时候,一把夺过了蛇形剑,架在了自己的雪颈下。

    “穆小姐,你也不用这么傻吧,想为这个男人殉情吗?哼,这样的垃圾配不上你的,只有我才可以。”白明天似乎也没有在意,依旧冷嘲热讽地说道,他并不认为穆玉婷会真的自杀。

    但此刻的穆玉婷死意已决,纷唇一抿,俏脸露出毅然之色,将蛇形剑在雪颈下稍微用力几分,眼看就要一抹而过的时候,突然,她感觉到脑后被什么一击,顿时,昏倒在地上。

    如此诧异的一幕让白天明等人惊呆,因为他们四人谁也没有动过,那打昏穆玉婷的又是谁?

    “那个……欧阳羽……呢?”突然,玄道发现原本躺在地上的欧阳羽的尸体不见了。

    其余三人神色一震,一具死尸竟然在他们眼前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就连天犬都没有注意到那欧阳羽的石头是怎么消失的。

    “你们几个竟然打破了封印,还真是麻烦。我很生气……”一道声音幽幽响起。

    四人同时抬头,只见一道被紫光包围的身影出现在眼前,那笼罩周身的紫光,色泽黝黑,却又让人感觉耀眼无比,同时也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气势逼人。

    “他……花……欧阳羽?”白天明定睛一看,那浮在半空的人,不是欧阳羽,还能是谁?

    “怎么可能?他刚才明明应该死掉的。”白无常神色惊变地说道。

    “真是他妈的见鬼了。”玄道骂了一句,但身体却忍不住颤了一下。

    只见,欧阳羽双手迅速的做了个极为怪异的动作,体内的仙种蓦然散发出黝暗般的可怕紫芒,天空中忽然天色变得阴暗无比,无数的黑云形成漩涡,蜿蜒着诡异的紫色闪电,犹如一条条紫龙在黑云暗雾间游窜。

    “雷魔神怒……”刹那间,那漩涡间劈下一道紫雷,在空中幻化成千万,齐齐狂涌而下,直劈整个九斗门。

    轰地一声,整个九斗门的上空炸出一道蘑菇云,俯望看去,原本建筑簇簇的九斗门,眨眼间,已经被夷为平地,最可怕的是,这九斗门外的方圆几十米内,万物枯萎,虫兽绝迹,景象恐怖之极,令人胆寒。

    这等力量是何其的可怕,犹如毁天灭地一般,哪怕这曾经就是欧阳羽施展过的那半招绝学,但与之相比,根本就是牛耳之力,无法比及。

    待九斗门中央的尘雾微微散去后,露出被紫光笼罩其中的穆玉婷的身影,原本的九斗门早已消失殆尽,那些尸体也随之那般巨大的威力而灰飞烟灭,唯一安然无恙的恐怕只有这穆玉婷了。

    “这封印虽然只破开了一点,但后果还是十分严重的,但愿这小子能够用其他方法弥补那破开的缺口,不然的话,他的身体很快就会被吞噬。”那浮游在这片平夷之地上空的欧阳羽,自言自语了一句,接着,化作紫光往一个方向急速飞去。

    就在欧阳羽离开后,突然一道身影从地底钻出,全身衣物尽裂,皮开肉绽,可见森森白骨,猛咳几声,又喷出几个鲜血,似乎伤得极重。这侥幸逃过一劫的,正是天犬。但就算保住了一命,他的右臂却也算是废了,筋脉全部震断。他抬头看着欧阳羽离去的方向,也是一脸惊愕地说道:“这万花门什么时候多了这般如此厉害的人物,这强大的修为好似达到了果阶,可是万花门据说只有一位果阶的高人,就是莫须有,这小子看起来却年纪轻轻,太难以置信了,他一直故意深藏不露,原来是怕一动手就会大开杀戒,幸好我及时猜到,不然,我现在可能就已经挫骨扬灰了。”

    “救……救命……”蓦地,一道声音在天犬不远处传出。

    天犬转头一看,便见白天明正被压在一堆碎石底下,只露出满脸血迹的头,正对着他虚弱的求教。于是,他缓缓走了过去,来在白天明的眼前,说道:“白少门主,原来你还没死啊,你这命还真是够大的。”

    “是……我怎么……可能死……呢!”白天明逞能地笑道。

    “可是,你不死的话,我很难回去交代,回头你叔父怪我保护不利,那我的问题可就大了。不过,要是你被那个欧阳羽所杀的话,那就不是我的问题了。对了,你应该知道我是忍族的人,也是你师叔安排在华林仙门的,其实我之所以来就是要想挑拨万花门与华林仙门的恩怨。”天犬突然阴笑一声。

    “你……你想要……干嘛!”白天明一愣,神色慌张地叫道。

    “你知道你惹到什么大人物了吗?你不死的话,回头我就麻烦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所以,你就必须牺牲一下,我想你叔父一定会以你为荣的。”天犬说完,双目寒光一闪,一脚往白天明的头踩了下去,顿时,脑浆飞溅,惨不忍睹。

    “这件事必须马上回禀忍族,万花门多了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这下子仙魔峰的事情,恐怕要有变了。”天犬说完,随风消失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