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七章拿出来被吓到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17本章字数:2725字

    那男子立刻转身走进了雅阁的侧门,片刻后,捧出了三件大小不一的锦盒,放在欧阳羽眼前的桌子上。接着,打开其中一个最小,拿到了欧阳羽眼前展示,只见锦盒之中躺着一串颗颗鲜红欲滴的佛珠,每个珠子里面就像是有一团火焰在燃烧一般。

    “这玄火佛珠法器,可是三等的灵品级法器,难得一见的离火系的属性法器,共有十三颗,每一颗施展之后,都具有相等于一招人阶绝学的威力,唯一的缺点就是每一颗只能用一次,用完之后便会消失。”舒琴介绍道。

    “三等?这法器还有分等级的吗?”欧阳羽问道。

    “哦,这是我们奇宝斋的规矩,一般都会将法器分出十个等级来卖,每个等级的价格自然都不相同。当然,外面的拍卖例外,因为若是分出等级的话,人家可就不愿意竞拍了。”舒琴轻笑道。

    “还真是无商不奸啊!”欧阳羽说完,也并没有直接说要,还是不要,因为这才看了第一件,这接下来的两件,应该比这件更好。

    男子收起玄火佛珠后,接着,开启了其中最大的一件锦盒,但见里面平躺着一把造型别致,全身刻满纹路的翎弓,一下子吸引了欧阳羽的目光,伸手将翎弓拿起,立刻感受到翎弓上所依附的巽风系属性。他试着拉了拉弓弦,刚中带柔,弹性极强,应该是用十分强大的妖兽筋骨打造而出。

    这翎弓一拿到手中,就让欧阳羽感觉极为的得心应手,就像是量身定做的一般……

    “风翎弓,四等灵品级法器,最适合巽风系仙种的修真者使用,至今为止,要说种界比这把风翎弓好的,恐怕很难找出来的。但因为是专门为巽风系仙种打造的,而巽风系仙种的修真者少之又少,所以,只能屈身,但绝对拥有很强大的实力。”舒琴说完,便命男子将最后一个锦盒打开。

    欧阳羽放下风翎弓,看向最后一个锦盒,只见里面放着一柄闪烁淡淡雷芒的锤子,但看起来却有些平凡无奇,但在外行人的眼里,或许会认为这锤子只是个普通的凡品。

    “仙种法器?”欧阳羽微微诧异了一下,因为他看出这把锤子其实是由艮雷系仙种所生长出来的枝干打造而起,虽然可能只是用上了一小段枝干,但经过铸器师的匠心独运,可以说将这一小段枝干配以其他材料完美的炼铸而成。如果他的十八刹也能够像这样炼铸而出的话,恐怕炼成为最高等级的灵品级法器也是正常的,毕竟十八刹所用的材料,可是整根的仙种主枝。

    “看来花公子还真是识货之人,一眼就看出这看似普通的雷霆锤是用仙种的一小部分枝干打造而出的,这可是我们奇宝斋最好的五等灵品级法器,就此一件。但这雷霆锤因为施展后威力过于巨大,相当于地级绝学的威力,会将雷霆锤内的灵气消耗殆尽,所以一天只能用一次,一旦过度使用,就会对法器本身造成极大的损伤。”舒琴说道。

    “这些法器看起来倒是都不错……”欧阳羽不可否认这些灵品级的法器确实都让他十分心动,犹豫一下,然后问道:“那这三件共起来要多少?”

    “公子全要吗?”舒琴听欧阳羽的口气,倒是有些惊讶,因为这随便一件起码都是价值几千两黄金,而那雷霆锤更是价值高达八千两黄金,非普通修真者可以买得起的。

    “如果价格合适的话。”其实,欧阳羽也是试探的问问,刚才在拍卖场上小小的挥霍了一下,身上也就剩下一点黄金了,不过这些黄金基本都是宇天雄送给他的礼物,自然是不会那么心疼,要么一般的门派去哪里拿出这么多的钱。

    “那我就给公子打个折扣,算一万五千两黄金好了。”舒琴应道。

    “那这风翎弓呢?”欧阳羽没想到打了折扣还这么贵,接着,指着那把他最中意的风翎弓问道。

    “六千两黄金,不二价。”舒琴干脆的说道,因为她见欧阳羽有意要风翎弓,所以,干脆咬死价格。

    欧阳羽簇簇眉头,他现在身上的黄金连这把风翎弓都买不起,更别说三级全要了。

    “花公子,是不是一点为难?”舒琴看出了欧阳羽囊中羞涩,美眸一转地问道:“我们奇宝斋可是买卖双全,要是花公子身上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大可以用来拍卖,最少应该可以让花公子拿到这把风翎弓。”

    “那小姐看看这把剑如何?”欧阳羽考虑了一下,翻手从袖中取出蛇形剑。

    身旁的男子立刻从欧阳羽手中接下蛇形剑,走到屏风后面交给了舒琴。只听那舒琴突然发出一声惊叹,然后淡笑道:“花公子,你真爱开玩笑,这把蛇形剑可也是五等的灵品级法器,而且稍微不逊于雷霆锤,你真的想拿它来拍卖吗?”

    “我只是想让小姐帮我鉴赏一下而已。”欧阳羽镇定的应道,先心里却有些讶异,没想到他师父赤玄真送给他的这把蛇形剑竟然有这么高的档次。

    “不过,如果花公子愿意的话,也可以拿这把蛇形剑抵押,至少可以拿走风翎弓和玄火佛珠。”舒琴在商言商道,因为她知道这把蛇形剑的价值绝对在风翎弓和玄火佛珠之上,若是拿去拍卖的话,或许能够有更高的价值。

    “那倒不用,对了,你们这里应该也卖丹药吧,正好我身上有些。”欧阳羽应道。既然这蛇形剑这么好,要是拿去抵押了,他也赚不到什么好处。

    “哦,那我先过目一下,给花公子的丹药定个价格,这丹药我们一般都是直接收的。”舒琴让男子送回蛇形剑,然后说道。

    欧阳羽收回蛇形剑,然后从身上取出一瓶丹药,是他平常服用的百阶丹,虽然已经剩的不是很多,但青玉佩里还有几瓶库存,所以卖上几粒,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随后,倒了三粒交给男子。

    男子将三粒百阶丹送入屏风后,只见屏风后光芒闪闪,欧阳羽看出那应该是舒琴在用鉴丹术鉴别丹药,心想,看来这女子不仅生意做得好,而且懂得还不少,从法器到丹药,似乎样样精通。

    “百……百阶丹……”但紧接着,屏风后突然响起一阵惊讶的娇音。

    “小姐,你是不是鉴定错了?这百阶丹我们奇宝斋每三个月才能进到十粒的货,这……公子身上却随随便便带了三粒百阶丹……他到底什么来头?”男子说话声音虽小,但还是被欧阳羽听在耳里。

    蓦地,一道娇影从屏风后出现,娥眉粉黛,清秀端庄,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但身形要比一般女子娇小些,盈身颦颦的走到的欧阳羽面前,微微屈身道:“舒琴见过花公子。”

    “小姐,怎么出来了?”舒琴突然现身,倒让欧阳羽有些例外。

    “因为小女好奇花公子的这三粒百阶丹是从何而来的?但如果不现身相见的话,倒显的小女不识礼节,不够诚意。”舒琴美眸轻眨地应道。

    “其实,就算小姐不出来,答案也是一样的。这来源自然无可奉告。”欧阳羽淡定的应道。

    “花公子,还真是个谨慎之人。一般来说,这种百阶丹我们奇宝斋会直接以底价收购的,但小女想和花公子交个朋友,这三粒丹药,就有我们奇宝斋代为拍卖,收一成的佣金,绝对不好让花公子吃亏的。这拍卖所得的黄金,将扣去佣金和这三件法器的价格,然后,再悉数奉上。花公子,意下如何?”舒琴似乎另有深意的说道。

    “就按小姐的意思吧!”欧阳羽爽快地答应道,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的三粒百阶丹可以值什么价,但听舒琴这么一说,至少应该在这三件法器的总价之上,既然如此,他又何乐而不为呢!

    毕竟对欧阳羽来说,用犹如一顿饭的三粒百阶丹,换三件威力不凡的灵品级法器,怎么说都不算是亏本的生意。不过,这接下来的结果,却又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