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八章我是有缘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18本章字数:2789字

    欧阳羽只觉得干燥的嘴唇,突然被什么湿润了一下,一股清顺着喉咙直滑心肺,滋润他疲乏无力的身体,一下子消去了他身上累累伤痕所带来的痛楚。他缓缓睁开眼睛,一抹阳光刺入眼帘,让他忍不住的用手一挡,却发现手中握着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因为受到强大灵气的撞击而完全变形十八刹就插在他身旁。他猛然坐起身子,看了手中的珠子一眼,同时,抬头看看眼前,只见那两只一雄一雌的雪兽,正坐着他面前,雌性雪兽手里拿着一片荷叶,上面还淌着几滴露水。

    “小子,把这几滴天露也都服下吧。”雌性雪兽将荷叶递给了欧阳羽。

    欧阳羽接过后,便毫不犹豫地将那几滴天露仰头滴入嘴中,顿时感到恢复了几分精力,身上的伤口也开始慢慢愈合起来,他心知这天露绝非凡物,似乎比一般的百阶丹更有疗效,然后对两只雪兽点头感激的说道:“谢谢你们救了我。”

    “我们没有救你。你能活下来全是你的运气。”雄性雪兽说着,要是欧阳羽可是从足有千米以上的山峰直坠下来的,但惊人的是,他并没有摔得粉身碎骨,似乎在他坠落下来的刹那,有什么强大的力量替他缓冲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欧阳羽手中的晶莹珠子,接着说道:“不过,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将千年天雪泪取下了。”言语之中,免不了有些惊叹。

    “天雪泪?你说我手中的是天雪泪?”雄性雪兽的话登时让欧阳羽诧异了一番,拿起晶莹珠子打量了一番,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天雪泪。

    “难道你不知道吗?真是个奇怪的小子,从鬼门关前走了一圈回来,居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拿到天雪泪了。小子,你知不知道在你之前进入天雪峰的那些修真者,修为都比你高上十倍百倍,但就没有一个再出去过的。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天雪泪会被你这么一个黄毛小子给拿了下来,天意啊,天意……”雄性雪兽发出吱吱的怪笑声。这几百年来,他不知道看过多少修为高强的修真者葬身于此,而且几乎是尸骨无存。对于这些修真者来说,想要取得千年天雪泪就必须要以生命为代价,与苍天作对,与万灵为敌,但哪怕如此,也没有人取下过这颗世间奇珍灵物的千年天雪泪,究其原因,恐怕只能说是天纵有缘人。而欧阳羽恐怕就是那个被上天和万灵厚爱的有缘人。

    “不对,老头,有一个女的就来去自如过几次,而且还把你个……”雌性雪兽突然说道。

    “咳咳……”雄性雪兽大咳几声,然后说道:“但她还是没有取下过天雪泪。”

    “小子,你到底用了什么方法把天雪泪取下的?”雌性雪兽问道。这山峰的顶端可是这仙魔峰灵气最旺盛,也是离灵压云最近的地方,以人类的身躯是不可能在那种情况下存活的。若是拥有强大力量的妖怪或者妖兽之躯,或许还有一点可能。但这天雪峰是从来不准妖怪和妖兽踏足的,一旦侵犯,就会被格杀勿论。所以说,欧阳羽能过活下来,而且甚至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伤害,只能说是一个奇迹。

    “我……”欧阳羽的脑海里只有非常模糊的记忆,他只知道当时他拿出十八刹抵挡,但已经力不从心,但后来他突然觉得自己身体失去控制,随后,便跟着失去了神智。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欧阳羽暗自问道,他明白一定是娇音在那个时候对他做了什么。

    但娇音并没有出现,像是沉睡了一般。

    欧阳羽皱皱眉头,撑起身子爬了起来,收起千年天雪泪和十八刹,然后对两只雪兽鞠了一躬,说道:“无论如何,多谢两位雪兽前辈出手相助。”他当然知道如果两只雪兽放任他不管的他,不给他服下能恢复那拥有奇效的天露,恐怕他离死也不远了。

    “还真是个矫情的小子,拿着你的天雪泪,快点滚出圣境吧。我们俩总算可以功成身退了,不用再守护这千年天雪泪了。老婆子,送这小子一程吧。”雄性雪兽对雌性雪兽点点头,突然齐齐伸掌扇起狂风,将欧阳羽吹飞了出去。

    欧阳羽只觉得四周景物不断倒退,仿佛一下子穿过了什么似的,落下的时候,已经回到了陌畸的睡觉之处。他轻舒了一口气,这看似圣境的天雪峰,确实不是凡人和修真者能够踏足的地方。那山峰上的险象环生,他历历在目,此刻仍旧有些心有余悸。尤其是那最后一道灵光束,就好比天阶绝学般,也许还更强。总之,他能够活下来,恐怕只能说是万幸中的万幸了。

    突然,欧阳羽听到外边传来各种厮杀声和惨叫声,立刻拿出隐身披风,将身形藏匿起来后,潜了出去。只见四处都是尸体残火,活着的人还在不停的厮杀恶斗,蓦地,他注意到其中有一道熟悉的身影,定睛一看,竟然是之前比他快一步进来的秦枫。

    而秦枫手中正施展着一柄犹如通体泛着水蓝的长形法器,将几个不知道什么门派的弟子,瞬间秒杀,而且身上一点伤口都没有。那法器正是赤玄真所传的玉如意。杀完人的秦枫,便将那些人的法器一一抢夺,然后自言自语了一句:“可恶,找了这么久,别说是仙器了,就连一件灵品级的法器都没有找到。看来只能多杀几个大门派的弟子,拿他们身上的灵品级法器来冒充找到了法器,总比空手而回的好。”

    秦枫的话一字不漏地停听在欧阳羽耳里。

    “这个秦枫还真不是普通的卑鄙。”欧阳羽有些怒意的说道。不过,现在可不是管秦枫的时候,他必须带千年天雪泪先离开这里再说,毕竟现在整个巢穴内都是各门各派的修真者,都为了仙器而疯狂,万一被人发现他身上有千年天雪泪,那以他现在重新筑基融种的修为和在天雪峰几乎耗尽的真气,恐怕连一个芽阶的修真者都对付不了。

    于是,欧阳羽继续利用隐身披风沿着原来的路,朝巢穴口潜行。忽地,就在一个转角,一阵令人寒栗的冰劲传来,他立刻靠着一面岩壁后,侧头一看,竟然见到的是宇天晴儿和雷九天。而宇天晴儿已经浑身伤痕累累,娇喘吁吁地拿着通体裂痕的冰帝枪负隅顽抗,旁边还趴着之前他见过的那个和雷九天抢夺血狼花的宇天家族长老,似乎伤的不轻,但雷九天也好不到那里去,毕竟仙器的威力非同小可,加上与宇天家族长老力拼之下,多少也会被其所伤,所幸的是,这四大仙器在宇天晴儿手中,并没有发挥出真正的威力,否则,现在受伤的应该是雷九天了。

    可惜,宇天晴儿已经支撑不住,身形摇摇欲坠,加上之前就被雷九天打伤,现在根本就是靠着一丝执念而继续战斗,其实,意志早已模糊不清。雷九天也看出了宇天晴儿没有了反抗之力,立刻双目一瞪,全身雷芒一涨,全力出手,想置宇天晴儿于死地。

    “如果让这雷九天得到仙器,无异于是助纣为虐。而且雷九天知道五百年血狼花就在我身上,说不定还会上万花门来索要,若是他有仙器在手,到时恐怕就不好办了。”欧阳羽转念之下,双目一眯,从青玉佩中取出雷霆锤,之前他已经用过一次,但时限还没有过一天,也不知道再用的后果会是如何。不过,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欧阳羽见雷九天已经逼至宇天晴儿眼前,而宇天晴儿甚至连冰帝枪都抬不起来了,登时猛然从岩壁后面窜了出来,手持雷霆锤,灌注入仅有的一点点真气,只见雷霆锤雷光闪烁一下,顿时,一道剧烈的雷芒破地而出,直冲雷九天的背部。

    雷九天万万没有想到身后会有人偷袭,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能放弃杀了宇天晴儿,反身一转,在胸前聚起一道雷球抵挡,但或许是为了抓宇天晴儿,消耗了他过多的真气,只听轰地一声,两道雷光撞击在一起,带着雷九天撞到了一旁的岩壁上,掀起一阵尘雾。

    这个结果倒让欧阳羽有些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