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v1章:错乱终身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15本章字数:9688字

    “什么?意思这班还非上不可了?见过强卖的,没见过强行要别人上班的。”苏欣怡气结的说了一句。

    叶天浩欺身而上,再次戏 谑的说:“那就让你见识下,如果不服咱们可以法庭上见。”

    眼前这个男人不是变色龙又是什么?一会儿一张脸,还真让人看不穿,苏欣怡纵然不服气也只有认输,估计这次八成进了狼窝。

    苏欣怡恨不得将这滔滔不绝的家伙揍一顿,可她怎么可能是他对手合同,该死的合同,肖婷曾问她要不要看,她做梦也没想到叶天浩会坑她。

    “我要看合同,你们都怎么坑我?叶老板,我一个小老百姓,你何必要跟我过意不去?”

    “苏小姐严重了,原本好意想帮你一把,没想到你前脚刚迈进公司就迫不及待的勾男人,你就那么需要男人么?”

    “你血口喷人,你凭什么说我勾人?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勾人了?再说就算我勾谁管你什么事?”

    叶天浩看见她动怒的小脸,因为激动显得有些通红,粉扑扑的脸蛋一点也不像生过孩子的女人,她生气的样子更加动人,长长的睫毛大大的眼睛。

    “你别以为我没看见,他塞钱给你,你就那么需要钱,恨不得把自己都变成钱是吗?代驾你也做,酒吧工作你也做吧?你还真是不检点。”

    苏欣怡想起了,那钱本来就是她的,只是她不想占钟文斌的便宜才要出份子钱,没想到他会这样看她。

    “既然知道我不检点,就开除我啊!我不要在你这里上班。”苏欣怡几乎是对着他失控的吼。

    叶天浩将柜子里的合同重重的摔在桌子上,毫不客气的是或:“上不上班可由不得你了,自己先看清合同再说。”说完坐在椅子上优雅地转身,看向外面的世界。

    苏欣怡拿过桌子上的订书机正要图谋不轨,叶天浩一把夺过她手中的凶器扔了过去,“苏小姐你还是认命吧!每天做好你自己的本职工作,全部完成了才准下班。”

    望着他完全不讲道理的霸 道主义式背影,操起另一只订书机便朝他猛扔了过去。

    叶天浩一个扬手就抓住了她的作案凶器,薄 唇刚一轻抿,就看到她动作迅速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文件一番一抬,挡住她动人的小脸。

    他唇边嘲讽的笑意更深,这女人的道行不深,想要好待遇,到底欠缺了些防备,怪就怪在她自以为是,游戏才刚刚开始,怎么可能放她走!

    合同白字黑字写得清清楚楚,如果不听从上级安排罚款,迟到早退罚款,上班窜岗罚款,上班遇同事聊天罚款,不穿工作服罚款,去她奶奶的罚款,叶天浩想钱想疯了。

    最让苏欣怡丧气的是,如果没有做满5年辞职必须赔偿公司50万人民币,这是什么合同?这不是坑人的公司又是什么?苏欣怡越看越气。

    “叶天浩你是不是就靠这些歪门邪道发家致富?你是山贼?还是土匪?你没见过钱啊?”苏欣怡一气之下将合同撕得粉碎,她才不要在这里上班,他分明是连哄带骗,没了合同看他那什么约束自己。

    “苏小姐,你尽管撕,你那是复印件,我这里还多,要不要你再发泄发泄?”叶天浩操起手,不屑的打量着她。

    苏欣怡顿时彻底无语,现在谁要说叶氏福利好她立马削谁,这是狼窝,狼窝。

    何小慧拿着剥好的橘子悄悄塞在肖婷手上:“喂,那苏欣怡是什么来头?感觉她蛮拽的,我跟她打招呼,还不鸟我,真心讨厌这样装逼的女人。”

    肖婷知道何小慧就是一个冬瓜两边滚,没有原则和立场,喜欢到处说三道四,不过她对人倒是很热情大方,经常从家里拿好吃的东西贿赂她。

    “小慧啊,你别把人人都当朋友,那个苏欣怡不是什么好鸟,是叶总在外面的野女人,现在找上门来让叶总给她安排工作,叶总一向公私分明,原本是把她打发在后勤部她不同意,说不定现在两人在里面干不正经的事情呢!”

    何小慧十分惊讶,张大的嘴足可以吞下一个鸡蛋,心里暗想原来如此:“她跟叶总还真是有关系啊?看来咱们叶总根本不寂寞,这就是有钱男人,要我说以后就不找有钱的男人,有了钱就管不住裤裆。”她不削的看了看里面,酸溜溜的说。

    差不多该下班了,两人嘀嘀咕咕的说话兴致正浓,尤其是何小慧想看究竟,偷偷的在叶天浩办公室窗口朝里面望。

    何小慧看到两人距离很近,具体在说什么她听不见,苏欣怡好像哭过,叶天浩的一只手搭在她肩膀上,两人姿势很亲密,看来肖婷说的是真的。

    “肖婷,你真牛逼,一语中的,她还真是叶总的野女人,咱们以后得小心点会不会报复我们?”

    肖婷收拾好东西,准备下班离开,她无所谓的说:“她苏欣怡算什么东西?我不放在眼里,她以为自己是谁?叶总不会轻易动情,她找错了人,就连许萌萌那样的女人都靠边,她更不靠谱。”

    何小慧啧啧的摇头:“做女人难,做钻石王老五的女人更难,肖婷我看你不会是喜欢叶总吧?”

    肖婷拍了一下她脑袋,温怒的责备道:“蠢驴,你瞎说什么?你懂个屁,我不跟你八卦该下班了。”

    哐当,叶天浩的办公室门打开,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出来。

    苏欣怡实在没辙,正好叶天浩接了一个电话,他必须要出去,所以今天的会谈暂时结束。

    “叶总,你先走,我去跟丁经理打个招呼,50万我是赔不了,既然你愿意花白领的工资请一个清洁工,我也不吃亏,我明天就来上班。”苏欣怡不是傻子,眼前两个叽叽喳喳的女人,一定背地说她的坏话,说就说吧!

    该死的叶氏,坑人的叶氏,叶天浩这混蛋竟然给她设合同陷阱坑她。

    叶天浩回头一笑:“好事,你终于想通了,确定不反悔?”

    “我确定了,不反悔,对了,这是你家保姆车的钥匙,车子就给你放在公司吧?”想不通又怎么样?她没有50万,就算让她拿5万都成问题。

    “既然苏小姐想通了,那好明天见。”叶天浩并没有接钥匙,转身离开。

    苏欣怡再也不想跟他有任何瓜葛,这个黑腹男人有多远躲多远,她叫住了他:“叶总,钥匙你拿着吧,我自己坐车,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尤其是在你面前,这话太形象了,这话是为你专门发明的。”

    第83章:会多糟糕

    苏欣怡说完朝另一边走,原本以为是美好的开始,现在看来还不知未来会多糟糕,只是她没有办法,欺骗自己还吃豆腐,这叶天浩简直是混蛋一枚。

    急匆匆的朝着前面走,突然有人拦住她的去路,这才看清了站在门口的一脸阴沉的男人。

    “叶总你皱眉是肚子疼么?有病看医生,我现在已经下班了,有啥明天说。”苏欣怡不知道他生那门子气,抢在他之前说。

    “丁经理已经下班了,有什么明天找她。”叶天浩站在她面前,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苏欣怡倒不是真找丁经理,只是以这个为借口,不想跟他一块走罢了。

    “去哪?”叶天浩看着她,平静的说。

    “回家。”

    “我送你。”

    “不用,我走路都可以,这里离我家很近。”苏欣怡一着急自己没留意,她说了一连串都是拒绝。

    “走。”

    “嗯?”他什么意思?她还真有些不大明白。

    “顺路,送送你。”

    “呃……叶总,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过去……”

    “还是想,把刚才的一切在这里继续?”叶天浩猛回了身抓住她的手臂,苏欣怡轻易嗅出了他浑身威胁的气息。

    不情不愿跟他一起进了电梯,因为这会儿正是下班时间,要让同事看见,她真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电梯是总裁专用,只能容得下两三个人左右,她们彼此差不多能听到对方的呼吸。

    叶天浩是个英俊的男人,他骨子里有股成熟男人的魅力,浓密的眉毛染着王者之气,刚毅的脸部轮廓透露着力量的强大。

    还有他的那双眼睛,亮得凌 厉吓人,正严厉而肆 意的打量着苏欣怡。

    恍惚间,苏欣怡似乎闻到了野 兽 特有的气息。

    她曾有在梦里遇见过他就是在这样的电梯里,精致的五官,冰凉的薄 唇,他深切激 情的热 吻着她,想 想那个丢脸的梦,脸不由得有些发 烫。

    狭小的空间,变得异常的燥 热。苏欣怡感觉自己今天像吃错 药了会脸红,会心 跳加快,有一种少女怀春的情 怀!

    叶天浩死盯着苏欣怡,目光犀 利,更多的是戏 虐,就像猫抓耗子的前戏!他不开口,苏欣怡也懒得跟他说话。触碰到他目光的刹那间,苏欣怡惊惶失措的移开了。

    因为他的目光里,有莫名的火!

    苏欣怡怕他的目光烧着自己,所以目光闪开了,在电梯里有意无意的乱瞟着,电梯里装有摄像头,苏欣怡知道他不敢乱来!

    还好,一会儿就到了停车场,电梯门打开后,苏欣怡看到了两个门神,点头哈腰,总裁嘛自然是这样的待遇!

    苏欣怡这才发现,这个地下停车场很大,叶氏在这里有21层楼自然有不少车子进出。

    天呢,好多名车!什么法拉利、阿尔法、别克、奔驰、宝马……还有苏欣怡不认识的些乱七八糟的车,看着它们那很拉风的流线,就知道价格肯定不菲!

    “你喜欢车?”也许他看到了苏欣怡那傻呆呆的样,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我喜欢做饭!”一个经典的台词,苏欣怡脱口而出。

    叶天浩的的确确愣住了,不知道,也不明白,更不理解,苏欣怡为什么会回答这么一句!一句答非所问的话!

    叶天浩勾了勾嘴角,颇有些嘲笑的说:“如果去掉最后一个字还蛮让人期待!”

    说话间,他已停在了一辆保时捷卡雷拉GT前,玄黑色!很酷很酷的车!

    苏欣怡很喜欢,她喜欢那种风驰电掣的感觉!可不是跟他,曾多次做同样的梦,赛嘉乐开着这样炫酷的车子,可现在和他一起,既然已经来到地下停车场,她也只好安心出门再说。

    “嘟,嘟”两声,他解了内车锁,并打开了驾驶室的门。

    “苏欣怡我再说一次上班期间不许跟男同事勾勾搭搭,要自尊、自重、自爱,如果你寂寞可以找我互诉衷肠,我吃点亏没问题,不许对我的员工下手!他们都好单纯,经不起你这样的妖精折腾。”他转过身,依旧火辣辣的看着苏欣怡,说他一本正经显然不符,可他的确是很认真的样子。

    “谢谢叶总提醒!我对叶氏没什么好印象,更不可能勾谁请你放心,我已经认栽就当到你这里来坐5年大牢好了。”苏欣怡轻轻一笑,不咸不淡。

    苏欣怡说话间已经上了车,这地方让她一个人走也不现实,还是只有妥协的先出去。

    苏欣怡正准备抽回手,却被他一把按住!

    “你可以提条件,比如换工作,不如做我贴身女秘书如何?那样就不用扫地,而且保证你丰衣足食,你想要的都可以给你,包括倩东那边我都可以帮你挽回颜面,甚至让你做她们代言人,一千万就是你的,而且你还可以有机会成为新一代明星,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他声音低沉、很磁性,一半是威逼,一半是利诱!

    苏欣怡觉得好笑,谁说钱难赚,对叶天浩来说只是数字,这个男人轻松的就许诺一千万,是笑言还是笑话就不得而知。

    “对不起,我要回家伺候我家小宝宝!一千万很好 ,但我要的不多几千块工资够了,我是一个胸无大志的人让你失望了,只希望你不骚扰我就好。”苏欣怡不温不火,不卑不亢,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真实的想法。

    “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切,别再演戏了,我认栽了。”

    “苏欣怡,你考虑清楚,机会不是天天都有。”

    “叶总,我考虑得很清楚,除了工作关系,我不想跟你有任何的接触。”

    “你就这么讨厌我?”

    “恩,没错,非常非常的讨厌。”

    她话还没说完,手便被某人捉住,叶天浩向来被女人各种手段讨好,他只是盯着她,呼吸加重……

    他猛的一用力,苏欣怡一下子,连人带包一齐半滚进他的保时捷!天,他竟然耍炸!

    苏欣怡,我会吃了你!你信吗?”他把脸凑近苏欣怡,口中吐出的气,重重的喷在苏欣怡脸上。

    “你不敢!这里地下室,有监控,你堂堂总裁不怕丢脸么?我看你最好三思而后行!”苏欣怡没有看他,把头瞥在了一边。

    可没想到的是,下一秒,他竟然堵上了苏欣怡的唇,像一头疯狂的狮子苏欣怡被他弄疼了。

    苏欣怡忍无可忍,照准了叶天浩的脸,用尽全力扇打下去……

    可惜,却被叶天浩牢牢抓住,他凌厉的目光瞪着她,似乎对她的行为极其不满。

    “你还真是种猪一个,以为每个女人都会对你俯首称臣么?告诉你,我不稀罕你,不稀罕!”苏欣怡鼓足勇气恶狠狠的训斥眼前帅气异常的妖魅男人,她才不管他是什么总裁,在她眼里就一个混蛋。

    “苏欣怡,敢不敢跟我打赌,过不了多久,你会乖乖求我!”叶天浩不屑的轻哼,冷冽的眉头扬了扬。

    “叶总你还真是自恋,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我不吃你那一套有两个臭钱就到处欺负女人,你以为人人都是许萌萌,我不要什么当什么明星,我就喜欢去超市抢购特价货的市井小民。”苏欣怡迎上了叶天浩讥讽的目光,不客气的说。

    “有意思!合我的胃口!我喜欢有挑战的游戏,女人,欲擒故纵的游戏我看多了,你演得很逼真,只是太过了。”说话间车子一下迅速启动,响起了他那奇怪的冷笑声。

    玄黑色的敞篷跑车,拉起一阵劲风,苏欣怡悴不及防的抓住椅子,害怕不留心就会摔出车外。

    唇上还留有他的味道,那种男性气息在舌尖徘徊,余香在唇畔游荡,让苏欣怡再次羞红小脸。

    其实他符合大多数女人对白马王子的构想,不说话的时候散发出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他像是童话中的王子,站在宫殿中单膝下跪出示一朵蔷薇,就能让全世界女人昏厥的那种。

    然,下一秒,她就回到了现实。她明明白白的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他是魔鬼,外表冷清,实则闷 骚的一个男人,谁爱上他是谁的劫数。

    “你直接回家吗?”叶天浩少有的温柔,却依然纹丝不动的看着前方漫不经心的说。

    “啊!”苏欣怡被他说话的声音吓了一跳,蛊惑中带着温柔,赤果果的卖萌。

    “真把我当司机啊?”苏欣怡刚觉得他还有点可爱的时候,叶天浩回头,一双利目里面不含丝毫感情冷冷的说,你这样的员工我是第一次见识。

    苏欣怡咬了咬牙:“家乐福,谢谢。”哼!谁也没有要你送,现在就拿你当司机。

    一路上两个人都静默无声,玄黑色的跑车在夜间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微暗的天色里,似乎有股隐约的暧昧。

    过了一阵,叶天浩漫不经心的说:“苏小姐是考虑好了要当我贴身秘书了吗?”

    苏欣怡心里沉了沉,整个人气愤得不行,她死也不要当他什么贴身秘书,“停车!”声音里也不带一丝谢意,坐他车不如走路,完全破坏她的心情。

    “当真要去抢特价大米?”

    “不,我去抢馒头。”

    “啧啧,真不可理解,明明有阳光大道你不走,偏向虎山行,女人还是要乖点才会幸福。”

    “我的幸福不用你管。”

    “不知天高低厚的女人,我好心当成驴肝肺。”

    “得了,别装大尾巴狼,停车,我要下车。”

    叶天浩放慢了速度,车子在一个岔路口停了下来:“苏小姐不要着急,回去好好想清楚!我等着你想通的那天,看你能扫多久的地。”

    叶天浩说话中不乏嘲讽,敢情她进叶氏是他早就设计好了的陷阱?苏欣怡回头望着他,如果自己现在手上有啤酒瓶,一定砸到他满脑袋长包方才解气。

    “叶总,我情愿扫一辈子地也不会给你当什么贴身秘书,劝你还是趁早死心,还有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我这个人很单纯也很美好,所以请不要将你的人身攻击带到我美好的生活当中来,OK?”不想再和他废话,也许这份工作开始就是错误,这样对抗下去,吃亏的是她。

    叶天浩意外地笑了起来,眼前一个化着浓妆,穿着时髦衣服的妖冶女人坐在自己的面前,口口声声地说着“我这个人很单纯也很美好”,着实让他觉得好笑得不行,那么爱钱的女人还有故作清高真是猜不透。

    他见了太多爱钱,爱名利的女人,苏欣怡和她们没什么两样,她什么钱都想赚,只是又顾及面子,在他面前休想装。

    “苏小姐你的存在就是一个笑话,很好笑的笑话。”叶天浩透过后视镜看着她微怒的样子,嘲讽的说。

    “叶总,够了,我要下车,麻烦你尊重一下我。”车子从地下室来到了宽敞的马路,苏欣怡一边拍打着车子,一边朝他吼。

    “我尊重你,去吧!记得明天别迟到,否则你每个月说不定会倒给公司赔钱。”

    苏欣怡气得恨不能一拳砸在他脸上,看来这比坐几年牢房要痛苦多了。

    五月初的夜,不再冰冷,凉爽的春风吹拂着脸颊,如同爱人的抚摸,可苏欣怡的爱人又是谁呢?!苏欣怡站在马路的中间,失去了方向!

    苏欣怡漫无边际的沿着马路走着,每走一步越发觉得迷茫,自己去哪里呢,或者说,我苏欣怡的落脚点,又在哪里呢!

    紧身的套裙,包裹着苏欣怡柔弱的娇小身体。长发温顺的散落在肩上。

    这样的打扮,使得她看上去很有一种小家碧玉的气质,更多了几分吸引力。

    纯洁得如此无瑕,纯洁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流光溢彩喧嚣夜,欣怡你还不回家吗?真是巧合,咱们又偶遇了。”苏欣怡转过头,看到顾一峰伸出脑袋热心的跟她打招呼。

    “谢谢了,我自己可以回去,不用劳烦顾先生了!”苏欣怡礼貌的微笑。

    顾一峰向来文质彬彬,只是她不知道这人什么来头,总是神秘兮兮,好像不用做什么事情,没事故意跟踪她还假装说巧合,那有这么多巧合。

    “还是我送你吧!黑灯瞎火的,遇上坏人可就麻烦了!”顾一峰下车,走到她面前温和的说。

    “谢谢顾先生,我几步路就到了,还是不麻烦你了。”苏欣怡说完落荒而逃。

    “苏小姐,等等,我上次答应给小宝买礼物,既然你不让我送那麻烦你把礼物给她好吗?”顾一峰始终优雅的微笑,他清楚孩子是苏欣怡的软肋。

    “谢谢你的好意,心领了,不必了。”苏欣怡说什么也不能拿他的东西,尽管这期间顾一峰总是三天两头的给她发短信,甚至在她家附近悠转,对他向来她只是防备。

    顾一峰打开车的后备箱,对着苏欣怡大声道:“苏小姐,你对我有防备,但我对孩子有承诺,麻烦你收下这些玩偶,我不想在孩子面前做一个没有诚信的人。”

    正当她摇头谢绝时,‘砰……’的一声巨响,后面一辆车,重重的‘亲吻’上来。

    “唐丙文,你吃火药了!这是我刚刚买的跑车,你竟然把老子新车给撞坏?”顾一峰这个文雅男人,立刻怒火中烧,回头对着开着宾利车的唐丙文叫嚣道。

    唐丙文连忙下车,赔着笑脸说:“哎呀,原来是顾总,真是不好意思,刚才走神了,该怎么赔就怎么赔。”

    苏欣怡觉得面前的男人有点面熟,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时又想不起来。

    顾一峰朝他挥挥手,没好气的说:“你走吧!我会找你主子索赔好了,就你一辈子也赚不了。”

    唐丙文原本笑着的脸有些僵硬,顾一峰是叶天浩的竞争对手,也会经常打交道,平常两人河水不犯井水,倒也相安无事,不过最近顾一峰总是针对他们。

    “谢谢顾总高抬贵手,小弟先走一步,改天请你喝酒。”

    看着后备箱可爱的玩偶,苏欣怡拉动不了脚步,她真的好喜欢这些娃娃,不用说小宝肯定也喜欢,只是无功不受禄,她想了想:“顾先生,你这些宝贝买成多少钱,我给你现金,就当我买回去吧!”

    顾一峰微笑的拍着她肩膀,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苏小姐上车我送你回去,这些都是赠品,我玩游戏套中的,我一个大男人拿着这些也没有用,所以就打算送给孩子玩耍真没有别的企图。”

    唐丙文刚将车子开到一个隐蔽处,电话就响了。

    “叶总,苏欣怡果然上了顾一峰的车,你看咱们要不要找私家侦探查查这个女人和他什么关系?”

    叶天浩抽着雪茄,咳嗽一声:“女人算不上什么不用查,她自动送上门了,对了深宫那边顺利吗?最近还有没有人捣乱?”

    “还好,暂时没什么异常。”

    叶天浩心烦意燥的挂了电话,车子不由自主开到了克利斯酒店附近了。

    为什么苏欣怡不让他送,顾一峰却可以,叶天浩摇摇头不用说这两人的关系应该非常了得。

    叶天浩车子刚停好,有个人朝他走了过来。

    莫小红穿着和苏欣怡一样的衣服,远远的看还以为是同一个人,只是一个长发飘逸,一个短发狂野,莫小红女人味十足,看上去乖顺妩媚。

    “天浩哥是要给客人订房间吗?”莫小红依靠在车窗,灵动的眨着眼睛。

    叶天浩拿出一份苏欣怡的工作照的简历走了出来:“小红,上次让你帮我看一个人,就是她了,你看看有没有见过?”

    莫小红接过简历,一张标准的2寸照片,大眼睛长睫毛,长得像瓷娃娃一样的女孩,看上去很漂亮。

    “天浩哥,这女孩我见过,只是我场子的人太多,她们都是艺名而且花了浓妆,白天素颜我无法辨别,这个圈子你也知道,有很多学生小妹啊,还有什么白领丽人,白天站柜台,晚上到我们这里赚外快的各种人都有,走在街上看上去顺眼的有一半的女人都从事做这样的生意,就算她们不在酒店,也在卖楼或者卖酒,只是她们打着工作的旗号而已。”

    叶天浩脸色越来越难看,自己吃多了为什么要来了解她,尽管知道她就是这样的女人,可当听说还是有些莫名的怪异,这女人还真是不简单,到处勾男人,代驾也干,房子找到这里大概就是方便赚钱吧!没想到居然还要标榜自己多么单纯,真是可笑。

    “天浩哥,你是不是不舒服?要不到里面坐一会儿,帮你倒杯白开水暖暖胃。”

    叶天浩准备摇头拒绝的时候,看见不远出顾一峰抱着孩子,苏欣怡和琳朵儿手挽着手从他面前路过。

    真是滑稽的一幕,她不是去抢大米,死女人转身就跟别的男人亲亲我我。

    叶天浩皱了一下眉头,自己不高兴是因为这个不值得的女人吗?他轻笑自己,何时他会对一个女人动心,能让他动心的女人不是已经离开了吗?

    “小红,谢谢你,我今天还有点事情,改天请你吃饭。”不想多呆一分钟,

    叶天浩驾着车,绝尘而去。

    一个小时前办公室的那场浅尝辄止的亲吻,到现在还让他思忆成狂?笑话,他不会这样。

    叶天浩拨通了许萌萌的电话,他才不相信自己会对苏欣怡那样势力的女人动心。

    许萌萌正在做面膜,看见叶天浩的来电,雀跃的跳了起来,接过电话高兴的说:“天浩你在哪儿?”

    对方喜悦的声音,让叶天浩的烦恼有增无减,心里憋了一口气他不冷不热的回应:“在外面。”

    “天浩,我正想给你打电话,没想到你就打来了,咱们还真是心有灵犀。”许萌萌说话有些压抑,因为刚做了自制面膜,不可以太过夸张的说话。

    叶天浩冷淡的打断她的话:“你好像不方便,既然这样那改天再说吧!”

    “天浩,没事,我在做面膜,没什么不方便,我24小时都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

    “够了,这不是拍电视剧,我累了,想好好休息。”

    当顾一峰带着玩偶礼物出现在苏欣怡居住的地方,苏小宝和琳朵儿高兴得合不拢嘴,两个小财迷都喜欢顾一峰,他每次出现都会给苏小宝带东西,自然也会请琳朵儿吃东西。

    “欣怡,小宝说想吃披萨,我本来说带着她去,她非要等你回来一起。”琳朵儿对苏小宝眨眼,十分顺溜的说。

    苏小宝很配合的点头:“对呀,妈妈,我想吃披萨,你说带我去吃一直都不带我。”

    顾一峰巴不得有此机会,连忙笑着抱苏小宝:“小宝想吃披萨,那咱们就走吧!”

    苏欣怡想好了,就算吃披萨,今天她也必须买单,不能让顾一峰再为自己花钱。

    她们刚坐好,她的手机响了。

    苏欣怡看了看来电,对琳朵儿道:“帮我看着小宝,我到那边安静的地方接电话。”

    “叶总,你又怎么了?有什么要吩咐能不能搁明天再说?今天我第一天上班,而且现在是下班时间,办公室性扰还不够,你还要打扰我的私人时间吗?你懂什么是私人时间吗?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谁都管不着,你更管不着,管不着管不着管不着。”苏欣怡躲在一个角落撒起泼来,她也是悍妇一名。

    叶天浩似被她这样突然爆发的情绪吓了一跳,怔了大半天,竟然又有了将她压在身下的冲动。

    暗骂了自己一声,他怎忘了把她留在身边的初衷?

    叶天浩倒不急不慌,慢悠悠的说:“苏小姐情绪很失控,是不是内分泌失调?刚刚在办公室我们就是正常的男人与女人,我亲你,天经地义,我还没怪你勾,你倒是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妈的,神经病!她暗暗在心里骂他,这货强吃还有理,居然说她勾他,呸!他以为自己是谁!

    苏欣怡顿时无语,这人颠倒黑白,跟他计较纯粹找虐,看看外面黑压压的世界,她没好气的说:“叶总,我累了,要休息,有什么明天说。”

    叶天浩只觉得好笑,这样的台词,前面几分钟他对着许萌萌说过,没想到一会儿功夫苏欣怡就对他说。

    看来一物降一物是真的,不过他并不泄气冷声问:“苏欣怡,你在哪儿?”

    “外面。”苏欣怡说着往座位上走,这时候叶天浩应该也没什么事情找她,再说了,她在叶氏不过是一份扫地的清洁工,有什么事情轮到她。

    “我不会逼一个心口不一,或者一开始便抱持着散漫态度与不思进取的员工认真对待她的工作,但我告诉你,你若敢与我作对没你的好果子吃,你最好有那么点心理准备。”

    他的威胁还少了吗,这是要赶尽杀绝,他到底要干什么。

    苏欣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和他很熟吗?怎么这男人一来就这么紧张自己,又不准她接近这,又不准她接近那的,现在还要来限制她的人身自由?

    脑袋中的灵光忽而闪过,苏欣怡声音轻柔不少:“叶总,你该不是喜欢上我了吧?”

    “苏欣怡你做梦,你也不拿镜子照照,你算什么东西,我找五指姑娘也不会找你。”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已猜到她想要说的东西了。

    “那最好不过,叶总,我要喝红酒吃披萨了,不跟你废话了,咱们明天见。”

    叶天浩别提多郁闷,可恶的女人居然在他面前得瑟。

    “明天早上九点准时上班,晚一分钟,我都会让你好看。”叶天浩窝了一肚子火,她居然闲情逸致的吃披萨小日子过得不错。

    “嗯!”有些事情想通了,其实不就是在叶氏呆5年,5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就当坐大牢好了。

    叶天浩心里有些堵,这么久以来还没有女人敢跟他这样肆意的说话,苏欣怡是第一个。

    苏欣怡挂了电话,有些闷闷不乐, 算了,爱怎么认为便怎么认为吧!

    总有一天她会离开,永远的离开,留她也没有用,她对他只有鄙视和看不起。

    只是她的心好像摇摇欲坠的帆,叶天浩一个动作就可以让她失控上辈子不知道欠了他多少,今生注定来给他还债的么?

    叶天浩决定回家一趟,好久没有看母亲还有弟和奶奶,对于家人他总有些疏忽,其实不是他不爱她们,而是他生活真的很忙,有时候一天只吃一顿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