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V2章:错乱终身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15本章字数:9876字

    许术术远远的就听见了熟悉的汽车声,赶紧抱着泰迪狗狗多多在门口守候着,估摸着是叶天浩回来了。

    不一会儿,看见熟悉的车子,她会心的笑了,他是她心中无法代替的偶像,永远散发着光芒,如暗夜的一棵耀眼的星星,许术术的嘴角微微上翘。

    叶天浩不急不慌的将车子停好,一个黑影串了上来,叶天浩还没有反应过来,许术术已经站在他跟前。

    “哥,你回来了。”许术术笑得很开心,这个叶天浩看着长大的女孩,一直安安静静,与世无争,在他心里永远的小妹妹。

    叶天浩摸了摸小狗,温和的问:“术术,她们都在吗?”

    许术术推了推眼镜,有些谨慎的说:“哥,她们都在,外界说你和那个许萌萌分手了,还有外面那些女人你都甩了,是不是真的?”

    叶天浩何尝不知她怎么想,但不是人人都可以成为老婆,有些关系是无法改变,他笑了笑说:“术术,你该找个人嫁了,要不哥给你介绍一个,哥哥的事情你不懂。”

    “切,有什么不懂,我知道你还想着吴月,可她不会回来了,她要回来还等这么久吗?天浩哥,我严重怀疑吴月嫁给你是场骗局,她可能从来没有爱过你,虽然这些话很残忍,可是事实就是事实,不然怎么会离家出走?”

    “术术别说了,你小孩子懂什么?我和她的事情你不知道。哥的事情不用你管。”提及吴月,叶天浩严肃起来,他知道吴月跟家人关系不好,特别是母亲和表妹,要说离家出走她们的功劳也不小。

    许术术不理叶天浩的强势态度,自顾自的说:“我知道你每走一步都不容易,也知道姨妈脾气不好,你为什么就不能顺着她的想法做一些让步,姨妈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她常常抹泪偷哭,你不心痛她吗?那可是你亲妈……”

    “不是这样,术术,我不是不知道她的态度,有些东西没办法逾越知道吗?亲人就是亲人,不可以改变,一步棋错了就会一辈子都错!”叶天浩索性直接说了出来,他可不愿意让她一直误会,等着时机。

    以前叶天浩都极力的回避这个问题,术术年纪大了,他害怕再这样下去只会害了她。

    “哥,你为什么不给我机会?在我心里,你是完美好男人,跟你在一起我才会幸福,我不会管你在外面和谁风花雪月,我只要做你明媒正娶的妻子就够了。”

    “术术,瞎说什么,你是我妹妹,永远只是我妹妹懂吗?我不是什么好男人,更不想害你。”

    许术术没想到叶天浩会这么绝情,不,她应该早就知道,他心里没有她,可她从来没有放弃。

    “哥,吴月到底有什么好?就算她死了,你也不愿意开始新的生活吗?”说着许术术情不自禁的哭了起来,她哭得很伤心。

    叶天浩最害怕女人的眼泪,他连忙摆手:“术术,别哭了咱们先进去好吗?”

    月亮像含羞的少女,一会儿躲进云间,一会儿又撩开面纱,露出娇容,整个世界都被月色浸成了梦幻般的银灰色。

    许术术哭得更厉害了,多多看见主人不停的流眼泪,一边舔着她的脸,一边对着叶天浩狂啸。

    “天浩,你对术术怎么了?打狗看主人,何况她是妈妈的好侄女你欺负她就是对老娘不敬。”叶母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们身后,刚才的一翻话听得请清楚楚。

    “妈我怎么会欺负她,我们在谈心呢!”叶天浩知道母亲疼表妹,他也知道陪在母亲身边的也是表妹。

    “术术,别哭了,眼泪不要为不值得的人掉,他就是一个狼孩子没有感情,不值得你哭。”叶母抱着侄女轻轻的拍着肩膀安慰,她知道儿子相貌堂堂,在她看来没有一个女人可以配得上他,叶天浩的性格她主宰不了,当年他跟吴月的时候曾经闹得母子关系一度很僵。

    用叶母的话说吴月长相不好,尖嘴猴腮一副克夫相,叶天浩偏偏宠爱不得了。

    走了好几年也不见儿子再谈自己的个人问题,她何尝不着急,叶母看着茫然的叶天浩道:“你打算就这样一辈子等下去吗?不管你心里惦记着谁,赶紧给叶家添个孙子,就算你不听我的话,也要考虑你奶奶,她还有几年的时间,不要让她带着遗憾走。”

    叶天浩知道母亲是刀子嘴豆腐心,表面上跟奶奶关系不好,其实她一直对奶奶好。

    “奶奶最近还好吗?”月光下叶天浩不敢看母亲的眼睛,因为他欠她们太多。

    “你现在想起她了,你每天不是那么忙么?”叶母丝毫不给叶天浩面子,斥责的说。

    第二天,苏欣怡,起得很早,她没有忘记叶天浩的忠告,要是迟到了她就麻烦。

    在衣柜里找衣服比划,穿了一身美美的白裙子,这是商场打折的时候购买,原来因为穿工作装,一直没机会,想想一会儿去了公司要穿保洁工作装,她就想撞墙。

    当苏欣怡一身盛装的出现在丁经理面前的时候,她错愕的打量着她:“苏欣怡,你当真要到我们这里来上班?”

    丁经理十分纳闷,说她是花瓶还真没错,看上去风姿卓越,这那像劳动人民,只怕是叶总故意打发她在后勤部,想对她冷处理吧?

    苏欣怡听闻丁经理的话,连忙配合的点头应承:“是啊!以后丁经理多照顾,为了生活没有办法。”

    “为了生活有很多办法,比如去夜总会,比如给有钱人当小3,都是办法,我们扫地工资可不高,说准还不够买你这身衣服。”丁经理说话始终没有看她,有肖婷先入为主的灌输,再加上她这副中看不中用的打扮,对苏欣怡她怎么友好不起来。

    苏欣怡知道别说丁经理意外,就连她自己也没想过有一天会成为一名保洁,不是她看不起保洁这个行业,而是她太不喜欢这身老气的工作装。

    “丁经理,我已经想好了,扫地就扫地,又不是什么技术活,我应该也可以做好。”

    丁经理端着水杯去接开水,一边啃着馒头,一边懒洋洋的应承:“不管你什么关系进叶氏,只要是我手下的人必须服从管理,我让你洗卫生间,你不许洗大厅,我让你东,你不许西,总之我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然背铺盖卷滚蛋。”

    苏欣怡一阵头疼,原来叶天浩手下的员工都是霸气外漏,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即便如此,她不想惹麻烦,小声的说:“请丁经理吩咐,今天我做哪儿卫生呢?”

    “你啊!就负责洗手间、走廊、大厅,叶总、肖秘书,这几处的卫生吧!”

    苏欣怡差点跳起来,这21层出了这几个地方,已经囊括完了,为什么要她一个人做……

    丁经理吩咐噼里啪啦说完,见她没有反应,这才正眼盯她,不高兴的发问:“怎么?对我的吩咐有意见?”

    苏欣怡沮丧的摇头,现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只有认命的份不是吗?泄气的说:“丁经理没有,对你的交代很满意,只是我想提一点,可以承包整层楼,能不能叶总办公室不要分给我?”

    丁经理放下水杯,瞪了她一眼:“不可以,如果没别的去换衣服准备干活。”

    苏欣怡支支吾吾,一句也说不出来。

    稍后,丁经理拿了一套衣服递给苏欣怡,不客气的说:“干活儿的麻利点,别穿你这高跟鞋,柜子里有布鞋。”

    看着脏兮兮的衣服苏欣怡要疯掉,衣服不但颜色难看,袖口有明显的油垢,他们这是在耍她,为什么她的衣服沾满了油垢。

    天啊,更要命的是布鞋有个带子也脱掉了,看着这样的衣服,她真心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是她没有50万,如果有毫不犹豫的甩给叶天浩,苏欣怡在心里一遍遍骂着这个人面兽心的老狐狸。

    穿好衣服的苏欣怡不愿意出去,在狭小的更衣室走来走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暗暗发誓总有一天要收拾叶天浩。

    肖婷、丁经理都是他的傀 儡,她们都帮着他整她,5年,妈呀想想就恨不得现在就从21楼跳下去,该死的混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总有一天她要全部讨回来。

    “苏小姐,你要换多久的衣服?你以为是喜酒穿敬酒服?进去多久了还不出来?你就这样拖延磨洋工?这就是你口口声声的说你能做到?”

    苏欣怡不情愿的回应:“好了,好了。马上出来。”

    当丁经理看着穿上工作装的苏欣怡,忍住不笑,她个子太瘦,而她给的衣服明显小了个号,裤子成了九分裤,衣服也成了中袖,不伦不类,有点滑稽的可笑。

    苏欣怡感觉自己没穿衣服,被人扒光她直不起腰来,要是被熟悉的朋友发现,堂堂大学生的苏欣怡扫厕所,她的老脸往哪放呀。

    “苏欣怡你先看看是在什么地方扫地,别以为丢脸,如果你连地都扫不好才真正丢脸,想到叶氏来上班的人多,我不管你后台是谁,到我手下就必须服从我的命令。”

    苏欣怡一声叹息,此时说什么都没有用,她只有无条件的服从:“好,丁经理,我知道了。”

    “别看是清洁工,也不是一般人可以进来的,我知道你以前跟叶总有特殊关系,他念在你生活困难给你照顾,希望你能珍惜机会。”丁经理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虽然态度缓和了不少,却带着嘲讽的口吻。

    苏欣怡恨死了叶天浩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到处败坏她名声,她有些气恼的回敬道:“丁经理请你调查清楚才说话,我跟叶天浩不熟,不要血口喷人。”

    “苏欣怡你是不是对我不满?如这样你可以给叶总告状,不要在这里跟我对着干,请你摆正自己的工作态度。”

    “好了,我去干活儿了,丁经理你也别生气。”

    苏欣怡提着水桶上开始一间间办公室做卫生清洁,没干过苦力的她提大半桶水也觉得费劲。

    在转入另一间办公室的时候,因为水太沉,身子一个前倾差点撞到一个人身上。苏欣怡一惊,慌忙点头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双漂亮的名牌皮鞋,修长白嫩的小腿,此人正是肖婷!苏欣怡刚料到她要发飙,头上便传来一声肖婷的怒斥:“苏欣怡瞎眼了吗你?为什么总是要撞我?我跟你有仇?你是故意要这样吧!”

    肖婷瞪了她一眼,抽出纸巾嫌恶地擦拭着被溅到裙角上水渍,任频她怎么擦拭,裙子上的污渍还是清晰地印在上面,这苏欣怡跟她有仇。

    “真的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苏欣怡自知闯祸,唯有不停地道歉。眼前的女人真的很美,连生气的样子都是迷人的,呃……当然是迷男人啦!看来她跟叶天浩还真有一腿,不过也是绣花枕头罢了。

    “下次给我小心点!今天念你刚上班,记得一会儿将叶总和我办公室拖3遍,叶总有洁癖。”肖婷想好了,对付她还不能只是做做样子,要当真用劳动惩罚她,说完越过她高昂的扬起头大步离去。

    原本心情大好的肖婷,此刻什么心情都没有了,在总裁办公室的门前站定,对着反光玻璃整理了一下衣装,瞟了一眼裙子上的污渍后敲门进去。

    诺大的办公室内,只有叶天浩正在用电脑观看着新一期的广告片,对于来人,连抬头看一眼都没有。

    “叶总,早上好?”肖婷温柔地唤了声,走到他的身后,柔若无骨的小手开始在他的肩处揉捏。

    “嗯,你也好,有什么事情吗?”

    肖婷的手停了停:“叶总,那个苏欣怡的女人,你打算怎么处理她?你不是说她只值一个手机的价钱,怎么又放到叶氏来了?是不是要收拾她,我可以帮你。”整人她可是一套又一套,特别是整那些不知死活想要跟老板套近乎的女人。

    叶天浩皱了皱眉头,喝了一口浓浓的咖啡埋头继续干活。

    肖婷的手,顺势在叶天浩身上游走,虽然她们之间没有实质性的发展什么,在她看来叶天浩非常信任她,如果他不在公司肖婷可以批签报销或者合同。

    “我有说过什么吗?”叶天浩显然忘记了曾经说苏欣怡只值得一个手机的话。

    肖婷看着他,妩媚的眨巴着眼睛,灵动一笑:“当然,你忘记了她的手机是你睡了一觉送给她,还是我去送的呢!”

    不等肖婷的说完叶天浩咳嗽一声,打断道:“什么乱七八糟?我有告诉你睡过她然后送一部手机么?”叶天浩淡淡地扯下她的手,他并不喜欢别人对他亲热,虽然她是自己用得比较久的秘书,肖婷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善于察言观色,处事比较机灵。

    “不是就不是吧!你这么早就来公司,是不是又要出差啊?”肖婷嘟起小嘴,知道她们伟大的总裁三天两头的出差,最喜欢的就是全世界各地飞。

    “公司的事,没办法。”叶天浩脸上的情绪总算缓和了一些,甚至出现了小小的歉意。

    “叶总听说你跟许小姐彻底分手是吗?”撒娇是千金小姐的长项,可惜在对付叶天浩这种冷漠的男人时不管用。

    “你消息倒很灵通,有什么事情尽管直说,不用兜圈子。”叶天浩知道肖婷应该有什么事情要跟自己说。

    肖婷垂眸,用极度伤感的语气道:“叶总,你有没有想过重新开始,你单身太久了,应该找个人好好照顾你的生活。”

    “肖婷,你跟我多久了?聪明的女人我喜欢,但自作聪明的女人令人讨厌,希望你掌握尺度,不要惹祸上身!不该你想的别想。”叶天浩抬眸睨着她,大掌抓上她的手臂用力一扯,肖婷惊呼一声,稳稳地落在他的怀里。

    他的帅脸近在咫尺,深遂的眸光紧紧地凝视着她,气息拂在她的脸上:“告诉我,你们女人都是待价而沽么?”

    “叶总,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和别人不一样,我是真心崇拜你才来叶氏,我是一个简单的人,只想相夫教子,我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她以为机会来了,愣愣地迎视着他,吐露着心里的秘密。

    叶天浩沉默了半晌,淡笑着启动唇齿吐出几个字:“好,我明白了。”女人原来也是一种万变的动物,都喜欢装,明明心里喜欢钱,却要说我爱的是你,如果他没有钱又有谁会义无反顾的跟着他?肖婷还会像现在这样吗?

    当然不能怪女人现实,社会太现实,谁的爱不是自私的,再深情的爱也是迷恋别人的优点,谁会爱上别人的缺点?

    “我希望你真的明白了。”肖婷抬手,纤细的指尖抚上他棱角分明的脸,倾身上前,在唇碰到他的那一刻。一个很不识趣的声音从门的方向传来:“打扰一下!”

    肖婷一怵,回头气恼地瞪着来人,居然是苏欣怡这个讨厌的丫头!这个可恶的女人,真是一再惹恼自己,为什么每次有她都会闹心,肖婷发誓一定要赶走她。

    苏欣怡盯着搂抱在一起的两人,原来她们还真有一腿心里暗想自己又招惹她了,不好意思地笑笑道:“你们继续,当我透明的就行了,我拖完地就走。”

    肖婷不甘地从叶天浩的怀里站起身子,怒声道:“苏欣怡难道你不知道进门时要先敲门的吗?”

    “我敲了,是你们太投入了没听到。”苏欣怡无辜地站在门边不知该进还是退。

    “你……!”肖婷气结,好事被搅了,坏事者居然还有理了。

    “肖婷,你先回办公室该干嘛干嘛。”叶天浩连一眼都没有看苏欣怡,笑笑地对肖婷道。

    肖婷点头,狠狠地瞪了苏欣怡一眼走了出去。

    叶天浩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垂眸开始沉默起来。

    苏欣怡见肖婷出了门,这才松了一口气开始挥动双臂拖地,心想着真是坏事成双。刚刚才弄脏了她的衣服,这下又打扰了人家的好事,难怪她那么生气了。

    偷偷望了一眼正在沉思的叶天浩,幸好他什么都没有说,看不出的喜怒哀乐。不管了,赶紧拖完地走人吧!

    地板本来就不脏,苏欣怡只是做做样子,糊弄几下便往门外溜去,生怕刚刚那位美女会再度回来。

    毕竟刚进公司,得罪了谁都不好。

    就在前脚踏出门槛的那一刻,身后传来一声冷漠的命令:“等一下!”

    苏欣怡一愣,回身望着他,这才发觉叶天浩长得这么的帅,跟肖婷真的是绝配到家了,好一对男才女貌的佳人。

    “叶总,还有什么事吗?”她小心翼翼地问,假装忽略他阴沉的脸。

    叶天浩睨着眼,淡淡的说道:“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如果想通了随时可以给我说。”

    “叶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叶天浩上下打量着她,真是难为这个妖 精,天生美人坯子,这身衣服真寒 碜:“苏欣怡是狼别装羊,我说什么你心里清楚,你真觉得拿着扫帚比跟在我身边更好?”

    苏欣怡拿扫帚的手禁不住有些抖,原来如此,什么专情男人都是骗人的,和女明星暧昧,跟女秘书也说不清,现在又把目标对准她么?

    “叶总,对不起,我情愿扫地,也不要在你身边?谢谢你给予的机会,扫地挺好,这身衣服也很合适。”

    衣服也合适,她脑子被门夹了,还是真故意跟自己作对。

    叶天浩没有再开口鹰隼般的黑眸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像是在欣赏一件上好的艺术品,又像是在揣摩什么。

    空气中流过一丝丝不安分的气息!谁也不愿意妥协,仿佛谁开口谁就输了。

    “叶总,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先出去了。”苏欣怡受不了他这样火辣辣的注视,她可不想因为这让肖婷更加怨恨自己。

    “我有说让你走吗?你是什么人也许我比你更清楚!”桀 骜的眉宇间透着一丝不屑,低沉的声音中透着一丝揶揄。

    天啊,苏欣怡真有种想撞墙的感觉,他在说什么,怎么可以随时羞辱她的自尊,为什么这个家伙要血口喷人,他的手下都是那么无理,难道是他教唆的么?

    苏欣怡把扫帚一扔,有些不服气的迈了一步:“叶总,什么样的人带领什么样的队伍,叶氏在别人看来不得了的大公司,在我看来就是骗子公司,坑爹的玩意,对我来说就是坐牢。”

    她狠很的瞪了他一眼,在他耳边嘲讽的说:“你说让我坐大牢,还真是如此。”

    叶天浩嘴角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笑,他拍着手:“苏小姐这才是真实的你。”

    苏欣怡被他的话弄楞了,抬头看见他目光闪烁着嘲弄之色时眉宇微微地蹙起。

    她开始后悔了,他利用了她对他的信任,而现在她就像木偶任由他摆 布,有种被人一点点解剖的感觉,她像他的仆人一样而他则是高高在上的君王。

    她突然产生了厌烦也好笑自己究竟做了什么,这种合同在法律上有效吗?

    想到这里她再次抬眸勇敢地迎上他的鹰眸说道:“叶总,其实我一直没有正视,法律应该不会针对这坑爹的合同,所以我要解约离开叶氏。”

    “苏小姐,你自己都没仔细看合同吗?请你认真看完合同在跟我说话吧!相信你看完合同会乖乖的留下来,你还是认清现实好!”叶天浩低沉的声音自她身后慵懒扬起,却有着如撒旦般勾魂的力量。

    他的声音透着令人惊颤的自信如一支冷箭直直穿透苏欣怡的心。

    她猛地停住了脚步在原地怔愣了好半天才缓缓转身看向身后的叶天浩那个恍如魔 鬼的男人!

    苏欣怡真没注意看合同,她只看到如果不满5年辞职需要赔偿叶氏50万人民币,至于怎么设陷阱她还真没仔细看。

    叶天浩将她的合同笑盈盈的递给她:“苏小姐,请你看完合同再和我说话。”

    合同第5条写着苏欣怡因为父亲欠叶氏一千万,叶氏出于人道主义,她可以代替父亲在叶氏上班5年,如果不满5年辞职,必须赔偿叶氏50万作为补偿。

    “苏小姐,还要告我吗?”

    叶天浩的一双鹰眸准确无误地看穿了她的心,喝了一口咖啡后不疾不徐地说道。

    苏欣怡强行将心底的惊讶压了下去,拳头攥紧又放松重新走到了叶天浩的身边。

    父亲苏大户虽然是赌徒,但他不在S城,还有他不可能知道她的情况,只是白纸黑字,她怎么说得清楚,看来事情远不是这么简单。

    “叶天浩,你真卑鄙!”

    “苏小姐,你今天已经被扣掉2百块,上午跟你的上司丁经理吵架,现在又跟我吵。”

    “你……”苏欣怡一时语塞,二百块对她来说有多么不容易,他就知道用钱威胁,这一切还不是因为他。

    “怎么?不服气,你可以告我啊!去吧,我要的不多,给我50万就放你走。”

    哈哈——叶天浩意外爽朗一笑看向苏欣怡。

    苏欣怡捏着衣角,气得小脸通红,她气势低了不少:“好,我认栽不就是5年,请你在这期间对我放尊重点。”

    “笑话,你有什么值得我勾?我向来只是被勾,你还是好好干你的清洁工。”叶天浩这才看清她的衣服小了一个码,裤子有些短着实不协调,这女人说不准惹丁经理不高兴。

    “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惹火的清洁工么?”苏欣怡不服输的瞪了他一眼。

    惹火,这妞太有意思了。

    叶天浩微 蹙的眉宇微微展开,缓缓起身踱步到她面前长指一伸轻轻勾住她柔软的下巴——“苏小姐,你这气势岂是一个普通百姓人家的女儿,你这完全是官2代的作风啊?”

    他话里充满嘲讽和戏谑,苏欣怡何尝听不出来,她捡起地上的扫帚沮丧的说:“随便你怎么看,对不起,我是清洁工,不是来陪你聊天的。”

    叶天浩递给她一张纸条,淡定自如的吩咐:“去这个地方取东西,然后送到纸条的地方去,今天你这两百块就可以抵消。”

    一句话又恢复到瞬间的冰冷,不过能抵消两百块,对苏欣怡来说是好事情。

    不等苏欣怡说话,叶天浩接着说:“以后都按着这个地址送,直到那天我让你不送为止。”

    九十九朵玫瑰?天啊!许小姐?一定就是跟他比较特殊的那位许萌萌大明星了。

    “知道了,叶总。”苏欣怡点头道,往前几步掌心朝上地伸到他面前,定定地看着他。

    叶天浩看看她的手,不解地望着她。

    “买花的钱。”苏欣怡好心提醒道,她可没有那么多钱帮他买花。

    “你可以到出纳处要去,拿着发票去报账好了!”

    “那我的跑路费呢?”她并没有离开,看着她迟迟的不开口。

    “跑腿费?”叶天浩挑眉,很不满她的这种直接要钱方式,平常清高不得了,现在怎么就暴露本来面目了,随即冷笑一声淡漠的问:“多少?”

    “这是我工作份外的事情,所以你必须付我跑腿费,每天十块,我不贪心,够我女儿买零食就行了。”这不算过份吧?他堂堂一个大老板,九十九朵玫瑰都买了,还在乎这十块钱?

    “没问题,完全可以有,不怕你提条件,希望你有天能找我提更多条件,我等着你。”叶天浩瞪着她,伸手在抽屜里抽出支票本快速地签完甩到她的身上。

    “叶总,九十九多玫瑰,我怎么才可以送到啊?你不会又说我送花迟到扣我工资吧?”苏欣怡这才想起,这活简直是烫手山芋,说不定他又给自己设陷阱,就算给她跑腿费也难以办成,她将支票推到他面前:“这还是找别人吧!也许花我抱不动,你完全可以找花店的人亲自送去。”

    叶天浩望了一眼支票道:“怎么?要造反?答应给你跑路费又撂摊子,你是不是嫌跑路费少了?”

    “叶总,不是,我拿不了,就算你给我十万也不行。”

    叶天浩轻笑:“不行,这也算你的工作,只有你比较合适,而且不会少你的跑路费。”

    看来这苦差事非她莫属,他认定了她,苏欣怡只好认输:“双休日怎么办。难道也要送到她家里去?”

    果然!叶天浩淡然道:“每天不包括双休日么?再说不是付你费了。”

    “我明白了。”送就送吧,就当到有钱人住的地方溜达一下,刺激一下自己的斗志好了。

    走肖婷旁边过的时候,苏欣怡尽量轻手轻脚,害怕被她抓住把柄就麻烦了。

    眼看着就要离开,肖婷从后面揪住她的衣领:“苏欣怡,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我清楚。”

    苏欣怡没站稳,地板又是刚拖过,一个趔趄差点摔一跤,她惊魂未定,结结巴巴道:“肖秘书,今天早上不是有意,我的确有敲门你们没有听见。”

    “苏欣怡,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以后打扫叶总办公室必须提前来做卫生,要在他到来之前做完懂吗?”

    苏欣怡心里各种不服,可她是谁,她知道得罪了肖婷不会有好果子吃。

    “肖秘书,我知道了,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先去忙乎了。”

    “等等,苏欣怡你最好别耍什么小手段,叶总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你趁早死心,不要想跟他有什么,以为傍上他就走捷径了。”

    苏欣怡连连点头:“好,好,你说得有道理我知道了,没事我先离开行吗?”

    “你去那里?没事就偷懒吗?”

    “谁说我偷懒,我有正事。”

    肖婷双手叉腰,眼里闪着嫉恨的火花:“屁的正事,刚才在叶总办公室都干什么了?”

    苏欣怡两步跨了出去,有些嘀咕的说:“上梁不正下梁歪。”

    “苏小姐,你在说什么?什么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什么意思?背地说话感觉有点不地道哦!”没想到叶天浩站在不远处的走廊上,意味深长的打量着她。

    “我又没说你,不过是想起一个电视剧而已。”苏欣怡有些纳闷他还真是无孔不入,猫腰着身子一闪而过,她可不想招惹他,叶天浩好意思说她不地道,最不地道的人应该是他。

    叶天浩和叶诚西这两兄弟差别怎么这样大,自从上次在餐厅和顾一峰做挡箭牌,叶诚西再也没有给她联系,大概他认为顾一峰是小宝的父亲。

    可怜的小宝跟她的命运一样,谁是孩子的父亲,她都不知道,她这妈妈真是失职,不过,如果有机会让她遇见那个男人,一定会狠狠的收拾他。

    静谧的夜,轻幽的风,诱人的香气,暧昧的灯光,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苏欣怡累了一天,有些疲惫,没想到丁经理会让她去服装批发城挑选新的清洁工制服,来来去去花了不少时间,结果又没有买到合适的衣服,最让人想不通的在下班的时候通知她卫生要重新做。

    从来没有这么辛苦,原来以为扫扫地,很简单的事情,没想到会这么繁琐和麻烦。

    看来以后的生活很苦逼,丁经理不待见她,肖婷又针对她,最重要的是黑腹魔头还要时不时骚扰她,真是日子难过, 她看到不太好的未来四面楚歌。

    五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刚刚还是月光朦胧,顷刻之间,狂风大作,乌云密布,雷声震耳欲聋!大雨倾盆而至。

    雷声响过,大雨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断地往下落。雨疯狂地从天而降,黑沉沉的天就像要崩塌下来,风追着雨,雨赶着风,风和雨联合起来追赶着天上的乌云,整个天地都处在雨水之中。

    苏欣怡拿着包快步的跑到了车子站台,虽然离家不是太远,可今天她真的累了,不想走路回家。

    等了好一阵也不见公交车来,天色越来越暗,像世界末日即将来临。

    “上车。”叶天浩看见淋得落汤鸡的苏欣怡,减慢了速度,停稳车对她招手。

    “叶总,我等公交车,你自己走吧!”

    苏欣怡此时有多狼狈,她自己清楚,脸上混合着雨水和泪水,他是故意来看她笑话。

    叶天浩不想跟她废话,直接将她按进车里:“你想生病不上班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怎么才一天就做不下去了?你不是很能干吗?”

    苏欣怡停止了哭泣,对一个恶魔男人来说,眼泪没有任何意义,她才不要在他面前哭。

    “叶天浩请你不要自以为是,我不上车是不想跟你有什么关系,不要以为每个女人都吃你那套,有钱又怎么样?长得帅有怎么样?我不稀罕,我不稀罕,麻烦你放我下车。我情愿淋成落汤鸡也不要坐你的车。”

    “苏欣怡你再吵,信不信我真将你丢在雨里,以为我非拉你不可?我不过是看你可怜,同情你而已,只是同情你而已。”

    苏欣怡冷笑:“好了,谢谢你的同情,能不能麻烦你不要同情心泛滥,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大嫂这心理真扭曲。”

    “喂,你喊顺口了是吗?”

    “对,大嫂,你这样子真狼狈。”

    “叶天浩,你这混蛋快停车,停车。”

    车子来到一个岔路口,雨也下越大,周围许多商店已经关门,路上几乎看不见步行的人。

    叶天浩实在受不了她的倔强,他倒要看看她怎么走路回家:“好了,你在这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