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v4章:错乱终身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15本章字数:9664字

    叶天浩抱着孩子舍不得放手,这是3年来第一天那么开心,孩子令他的世界都融化,叶波儿跟苏小宝差不多大的时候离开,虽然已经过去了3年,可他没有忘记孩子的笑容。

    “爸爸,你在想什么?爸爸,我让妈妈不再欺负你好不好?”苏小宝丝毫没有觉察大人之间的尴尬,依偎在叶天浩的怀里自豪又撒娇的说。

    叶天浩笑了,苏小宝用小爪子,去扯他的耳朵:“爸爸,我以后要给你买飞机,不要离开我和妈妈好不好?”

    苏欣怡并没听清孩子的话,她叫谁爸爸,她都不尴尬,可叶天浩不可以,她怒气的拉过孩子:“小宝,你是不是不听妈妈话?”

    孩子再次被她拉过去,叶天浩并没生气,一反常态温和的说:“你何必跟孩子怎么认真,她什么都不懂。”

    “她是我的孩子,跟你没关系,你回去吧!”

    不等苏欣怡说完,苏姗姗拉了一下她,既然不是妹夫那更应该对别人客气点,她一脸笑意道:“欣怡,不可以这样,别人怎么说也送我们回来,谢谢小叶了。”

    叶天浩看了看她们,顺势回应道:“没错!还是姐姐心地善良,对了,你应该还没有吃饭吧?我请你们吃宵夜去。”

    琳朵儿是个吃货,一听说吃东西,连连高兴的说:“好啊,好啊!”

    苏姗姗看出了眉目,可能这小子是单相思,苏欣怡还没松口,看他为人还不错,也想多接触一下,最重要的是想借机跟他聊聊父亲的事情。

    “那就谢谢小叶了。”苏姗姗也不客气的应承下来,这下苏欣怡有些为难。

    她可不想叶天浩跟她们一起,琳朵儿又会八卦的审问她,还有姐姐也会多想,略沉吟了下她客气的说:“谢谢你的好意,我一会儿给姐姐做好吃的,今天太晚了,就不麻烦你。”

    “欣怡,弄什么东西?家里没有菜,姐姐来了当然要去吃好东西才行,怎么可以煮方便面。”琳朵儿不满的反抗,好不容易可以去打牙祭,她可不想错过。

    苏欣怡拉了拉她,小声的说:“朵儿,你不懂。”

    “你心虚什么,人家不就请我们吃一顿饭,要不让小宝决定,如果她说不去,我们就不去。”

    苏欣怡恨铁不成钢,这琳朵儿真是小孩子性格,苏小宝能懂什么啊!让她去吃东西,会拒绝吗?这不是沙地拔萝卜很轻易的事情。

    “欣怡,咱们就去吧,再说我想跟小叶说说爸爸的事情,小叶老板不是经常出入那些场所,说不准有机会碰见,爸爸要出什么事情,你我能安心吗?”苏姗姗见妹妹还有些犹豫,便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一天不找到苏大户,她就一天不踏实。

    “这,那好吧!”就算她不想跟叶天浩有瓜葛,可父亲的事情还得拜托他,想必他认识许多的人,这倒是不错的注意,既然回避不了不如坦然面对。

    苏欣怡将苏小宝递给姐姐,温和道:“你们在这等一下,我去换件衣服。”

    琳朵儿趁苏欣怡进房间的时候,八卦的走到叶天浩的面前似笑非笑的打量着他:“喂,刚才问你什么名字,怎么不说,如果你想跟苏欣怡好,必须先过我这一关,必须得识时务,要贿赂我,不然门都没有。”

    叶天浩看着眼前洋溢着活力的女孩,忍不住想笑,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苏姗姗刚才已经威胁过他了,现在琳朵儿又来了,她这都交的什么朋友。

    “笑什么笑?你的名字是秘密么?我不信苏欣怡还跟我保密,一会儿我就知道了。”

    天气渐渐热起来了,苏欣怡穿了一条紫色吊带裙,外面随意的罩了件白色小外套,未施粉黛却显得魅惑动人。

    叶天浩的眼睛一直没离开她,这女人像本书,初看不那么显眼,越看越有味道。

    “朵儿,你在跟小叶说什么?不要打听别人的隐私。”苏欣怡已经听到琳朵儿的话,心里咯噔一下,她并不打算让琳朵儿知道叶天浩的真实身份。

    叶天浩手捏紧拳头,她居然小叶叫得如此顺口,这可恶的丫头竟然真当他是司机,君子报仇十年不算晚,何况她现在是他的员工,今天的帐改天都会让她偿还。

    幸好苏小宝一直缠绕着叶天浩,这个可爱的小萝莉让他心情大好将个人恩怨暂时放开,他笑眯眯道:“收拾好了,咱们就去吧!”

    路上,琳朵儿叽叽喳喳的闹个不停,她将苏欣怡拉到一边认真的询问:“欣怡你还没介绍,他是谁?”

    苏欣怡一副无辜的表情:“什么谁是谁,他就是公司一个打杂的人而已。”

    叶天浩难得跟她计较,抱着孩子走在前面,苏欣怡开始好有戒备心防范着他,可看女儿兴致那么高,她也只好由她去。

    苏小宝严重的缺乏父爱,上次顾一峰来的时候,她也抱着人家腿叫爸爸,这次又赖上了叶天浩,苏欣怡拿她这小人精没办法。

    一行人,来到了一家高级餐厅,琳朵儿和苏小宝的胃口很好,两人一直埋着脑袋吃得嗨皮。

    苏姗姗没什么胃口,她只吃了几口,便满腹心事对叶天浩说:“小叶,我爸爸被生意上的伙伴介绍到一个地方,听说那人先赢了不少钱,拉了不少声音伙伴去,他们开始几次都赚,我们家资产百万,我爸爸想早点跨入千万的行业,做生意赚钱确实难赚,他就打起了歪主意。”

    苏姗姗喝了一口饮料,继续道:“如果不是那帮持证的土匪,在我们家吃饭,欠了上百万的餐饮费,爸爸怎么会铤而走险,都他妈一下吃喝的人把我爸逼入绝境。”

    苏欣怡知道姐姐说的有一半属实,虽然她家饭馆生意特别好,但都是当地财政部门、或者政府行政部门去照顾,许多旧账都没有收回来她拍着苏姗姗的肩膀安慰:“姐,别哭了,小叶会帮我们的。”

    叶天浩又好气又好笑,这家伙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小叶喊得如此顺口,今天就大发善心让她自我膨胀,让她站高点到时候才会跌得痛一点。

    “当然会的,对了,你父亲叫什么名字。”叶天浩目光有一丝不易觉察的狡黠。

    苏欣怡接着他的话道:“哦,我爸爸有个响当当的名字,是穷怕了的爷爷取的,他叫苏大户。”

    叶天浩还来不及回话,放在兜里的电话叮铃铃的响了,他对着苏姗姗客气的说:“对不起,我先去接一个电话。”

    苏欣怡一直拉着姐姐的手,脸上洋溢着久违的笑容:“小宝,快叫大姨,这是妈妈的亲姐姐。”

    苏小宝油乎乎的小手在苏姗姗脸上抹:“姨妈,你吃芒果。”

    “苏小宝,不许捣蛋,来妈妈给你将手洗干净再吃。”苏欣怡连忙将女儿抱起来。

    苏欣怡出来的时候,叶天浩接了电话先行离开。

    “这个小叶打这么久的电话还没有回来吗?简直不像话!”苏欣怡像在自言自语,又像在询问她们。

    琳朵儿已经吃好了,她悠闲自得的跷着二郎腿:“小叶,小叶的喊得真亲切,看来你这辈子逃不过姓叶的手掌心,走了一个叶诚西又怎么样?千千万万过姓叶的人候着你。”

    “朵儿,你吃好就带孩子在这附近转,我跟姐姐说会话,咱们一会再回去。”

    琳朵儿一骨碌站了起来,她巴不得可以走动走动,实在是吃了太多美味佳肴。

    “好,你们两慢慢玩,我带小宝去溜达一圈。”

    两姐妹先说父亲是事情,又说到家里的生意,苏大户自从有了盈利对生意也没了耐心。

    “欣怡,爸爸要是有什么事情,我不活了,你记得照顾妈妈,她从来都当你如同亲生女儿,有时候感觉她爱你超过我,总担心你一个人在外面受苦。”

    苏欣怡知道姐姐说的没错,妈妈蒋淑兰对她的确很好,她用温柔善良呵护她,姐姐之所以更她不合也因为妈妈对她太好:“姐,爸爸不会有事,你更不可以有事,天大的事情也有解决的办法,问题只有一个,办法有很多,咱们一起努力好吗?”

    “欣怡,你知道什么,爸爸将家里的房子抵出去了,现在家里什么也没有,靠着你原来给妈妈的生活费勉强糊口,以前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过这样落魄的生活,以为爸爸会永远给我一片天空。”苏姗姗说的事实,她的独立能力太差,一直有父亲庇护,性格不好的她身边没有贴心的朋友,做事高不成低不就。

    “姐姐,你别难过,不是还有我嘛!我现在工资不错,有机会可以重头再来,你可以学一门手艺,去学美甲师,或者化妆师,那样以后可以先给别人打工,自己存够了钱就可以开小店。”

    “欣怡,你会不会怪爸爸和姐姐,以前我们对你不好,我跟爸爸一样的暴脾气,其实我们都爱你,爸爸是因为在其他地方受了气,舍不得妈妈和我,所以,所以你就成了出气筒,你能理解他吗?”

    苏欣怡是一个不爱计较的人,她没有恨过苏大户,即便他对自己有点凶,养育之恩抵消了一切怨念,她曾想过自己要是有钱一定买栋房子,将爸爸妈妈姐姐接在一块儿住,那样她们的家人又可以团聚在一起。

    “姐姐,你说什么,我怎么会怪你们,我想你们还来不及,看到你我真的好高兴,其实前不久还梦到和你一切抓鱼的场景,像真的一样。”

    “欣怡,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如果不是走投无路,我也不会来投奔你,家里什么也没有,妈妈身体又不好,没有多余的钱也不敢去医院检查,害怕检查有了毛病更加不知道怎么办好!”苏姗姗说的事实家里已经到了举步维艰的情况,原来跟她们要好的亲戚,知道她家生意没了也就疏远了,更别提借钱。

    这时候餐厅人越来越少,差不多该打烊了,服务员来去了几趟一会儿送点心,一会儿又热情的拿杂志。

    苏姗姗坐了一天的车,盲目的在这城市里跑来跑去,有些点倦了接连打了好几个哈欠。

    “姐要不咱们回去,今天晚上慢慢聊,反正小宝有她干妈带着。”苏欣怡说着对服务员招手,通知她们结账。

    稍后,一个靓丽的服务员拿着对账单走到苏欣怡面前:“小姐,你们总共消费了8800块,请问你是付现金还是刷卡?”

    苏欣怡一下懵了,她想过这里的消费不低,原本说要买单的叶天浩现在人也不在,她诧异的几个人会吃出这么多钱来。

    “小姐,怎么会这么贵?我看看账单。”尽管有些惊慌,苏欣怡还是强力的镇定,拿过账单看了看,原来是有两只澳洲龙虾作怪,这菜就5400,然后还有其他的一些配菜。

    看完菜单苏欣怡的心拔凉拔凉,这天杀的叶天浩竟然点这么奢侈的菜品,关键还不买单,这不是诚心坑她么?

    “你们这是抢人,怎么可能会这么贵,什么澳洲龙虾,还不就是海鲜批发市场买的,540还差不多,我自己都是卖化妆品的,知道利润很大。”苏欣怡严重不服,各种不服气。

    服务员耐心好脾气的说:“小姐,我们可是正规买卖,这是我们的招牌特色菜,吃过的人都说好。”

    苏姗姗也觉得不可思议,本来现在经济状况不好,听说一顿饭就要8800,她生气的将面前的盘子一扔:“你们别黑吃黑,别以为我们两女人就害怕你。”

    苏姗姗虚张声势,希望她可以夯住她们,什么8800,简直天荒夜谈。

    服务员见她情绪激动,不急不忙道:“如果你们认为我们价格有问题打315,或者110都可以,但该给的钱,今天必须给,不然我们这里上班的员工就要平摊。”

    苏欣怡拿出自己的包,虽然心疼钱,可也只有认栽,那澳洲龙虾不是叶天浩点的么?这货一定是故意耍她。

    原本拿钱包,却先拿到手机,苏欣怡决定给叶天浩打电话必须臭骂他一顿。

    叶天浩的电话关机,苏欣怡更加确信是他故意耍她,这男人还真是深藏不露,太狠心了。

    她身上并没有多的现金,原本想着刷卡,才发现自己换了包,银行卡在另一个包里。

    苏姗姗看她面有难色,小声的问:“怎么了,没带钱包吗?”

    苏欣怡没底气的点头,这下可完了,根本别指望琳朵儿有钱,她是月光族,向来大手大脚的她哪儿有存款。

    “姐你有没有先给一下,明天我取了给你,钱包在家里。”苏欣怡小声的凑在她耳边道。

    尽管她很小声,服务员还是听见了,她一招手,在哪儿等下班的几个员工涌了上来。

    苏欣怡害怕的挡在姐姐面前,喃喃道:“你们要干什么?”

    一个年纪有点大的洗碗工女人,手上还带着塑胶手套,脸色不悦的说:“没钱就别来装富婆,你们吃爽了,要是让我们赔,那我得洗多少碗啊?”

    旁边有几个好事者,不耐烦的脱掉围裙:“反正你们今天不买单就送派出所去。”

    苏欣怡欲哭无泪,真是丢人丢到家了,早知道谁会到这来吃,明天一定要找叶天浩算账,只是今天该怎么办?

    好几个人围着她们,苏姗姗也没了刚才的霸气,毕竟吃饭给钱天经地义,人家明码实价,菜是她们自己点的。

    苏欣怡搜索完,也没想到可以跟谁借钱,这一刻她发现外面的世界漂亮又如何,繁华又如何,都跟她无关,人生最沮丧的大概就是如此翻遍电话却找不到一个可以帮助自己的人。

    “都围着在干吗?还不收拾下班?”不远处传来顾一峰的声音,这家店是他投资,一直盈利,生意还不错。

    苏欣怡一下站了起来,看到救星一样对他挥手:“顾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站在离顾一峰近的地方,有个服务员刚要说什么,顾一峰朝她挥手对方知趣的低头,恰时的住口。

    顾一峰满面春风的笑了笑:“苏小姐,咱们又见面了。”

    这是顾一峰一贯的伎俩,以前苏欣怡讨厌他刻意的和她套近乎,他身上总是隐藏着看不见的阴暗,或许他也跟叶天浩一样没按什么好心一直对这个人没好印象,可今天截然不同,她需要人帮助。

    “顾先生,可巧了,真没想到今天会遇见你。”苏欣怡说话的语气不觉柔和了不少。

    刚才服务员跟顾一峰的眼神可没有逃过苏姗姗的眼睛,她知道这个人来历不小,便扭动着身子,主动上前打招呼:“你好,我是欣怡的姐姐,叫我姗姗就可以。”

    顾一峰微笑点头,其实刚才他已经料到出什么事情,奇怪的是叶天浩今天也来光顾了,原本在不远处看热闹,不知道何时何时只剩下姐妹两人。

    “走吧,太晚了,我送你们回去。”顾一峰欠了欠身子,笑了笑温和的对苏欣怡说。

    苏姗姗看清了眼前的男人,不但长得英俊高大,而且颇有绅士风度最重要应该是有钱人,手上的腕表实力的象征,她早从心底对叶天浩没了好感,一个司机还那么臭讲究,今天害得她和妹妹差点扣留在这里出丑。

    苏欣怡支支吾吾说不出让他帮自己垫付的几个字,不过想想如果能顺利回到家也就好办了。

    平常她很提防顾一锋,而此刻她竟失去了原则。

    “顾先生真是雷锋啊,我,我…”苏欣怡一直说不出让他先提前帮自己付账的几个字。

    顾一峰看出了眉目,不着痕迹的说:“苏小姐,别客气,我跟这家店老板是朋友,今天你们的吃的算在我账上。”

    啊!苏欣怡先是一惊,他这么轻松就帮忙,真是善解人意,心里终于松了口气,对他的坏印象也去了不少。

    看来人还是需要时间磨练才知道人心,她忙感激的说:“谢谢顾先生的好意,请客倒不用了,先帮我垫付,一会儿到家我给你,今天真是丢脸。”

    外面的世界,夜色已是一片朦胧,漫天繁星,夜凉如水。

    自从顾一峰出现,苏姗姗的目光一直没有移开过,尤其是上车后她的小世界一直按捺不住,顾一峰开的是限量版的法拉利,叶天浩虽然也开的跑车,他终究是个司机。

    苏姗姗越看越觉得眼前的男人帅气,他说请客两字更加让她觉得顾一锋甩叶天浩几条街。

    一路上,苏欣怡有些郁闷,实在不知道说什么,8800块对她来说可不是小数目,心肝都疼。

    苏姗姗感应到这个男人对妹妹有些特别,不然怎么会二话不说的就帮她们付账,一心想嫁人豪门的她,觉得机会仿佛就在眼前,兴许他可以令她实现梦想。

    “顾先生,我刚来这个城市,你们这里工作好找吗?”苏姗姗没话找话,试图找理由跟他搭讪,想必他对妹妹那么友好,不可能冷淡她这个姐姐,再说她自认不比苏欣怡差。

    顾一峰默默的开着车子,苏欣怡对他来说或许是一枚棋子,可她迟迟不上钩,姐姐的主动让他看到希望,他心里笑了笑,却一副云淡风轻道:“你要找什么样的工作?我公司正好要招人,如果苏小姐不嫌弃可以过来试试。”

    苏欣怡拉了一下姐姐衣角,暗示苏姗姗不要接话,可这会儿苏姗姗那听得进,她连连道:“顾先生是真的吗?你说的是真的?”

    顾一峰留意到苏欣怡有些紧张,她对自己防备他何尝不知,一直找不到突破口,看来这是一个好时机。

    “当然是真的,欣怡也可以到我公司来,如果你们来当我的左膀右臂那样会多好啊!”顾一峰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热情的给苏姗姗吃定心丸。

    苏姗姗很开心,如果往前一步,她就有机会接近豪门,以前父亲还有钱给她挥霍,如今生活举步维艰,许久都没有买衣服了,如不是走投无路,骄傲的她怎么会来找苏欣怡。

    小时候她最不喜欢的就是她,抢了妈妈的爱,害奶奶去世,记得爸爸常骂她扫把星,她一点也不喜欢她,只是现在逼不得已,她还得靠当年的扫把星生活。

    顾一峰的热情并没有让苏欣怡动心,她现在还水生火热中,被叶天浩坑得没话说,她不可能再到别的地方去上班。

    “谢谢顾先生的好意,不用麻烦你,我有工作,我想让姐姐去学一门技术,那样也挺不错,所以工作的事情就不劳烦你。”

    苏姗姗害怕得罪了顾一峰,她着急的说:“欣怡,学技术要钱,再说技术很辛苦,我没有吃过苦,还是做办公室好,我就想去做上班又不担什么风险,旱涝保收。”

    这个城市因繁华而美丽,一排排高楼耸入云端,香车,美酒,比比皆是。

    夜色斑斓,微凉如水。

    苏欣怡知道靠姐姐根本不会办公室软件,她又怎么做办公室工作,姐姐从小在家是女王,上班可不是说的那样旱涝保收,一份付出一份收获。

    还记得小时候,她用小刀在别人车上刻着苏姗姗来过,后来车主找到苏大户理论,他没有责怪姐姐,直接拿出一沓钱扔给别人不礼貌的说:“我生意忙没时间跟你理论,小孩子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吗?钱在这里你自己去修车。”

    车主生气没想到他会这么溺爱孩子,他不高兴的说:“喂,你都不教育你的小孩吗?她不应该给我道歉吗?”

    苏大户理直气壮的说:“我干嘛要道歉,老子的钱就是道歉,她惹祸我给得起钱,你也别得了便宜卖乖,这钱足够你修车子,还可以下馆子。”

    苏欣怡看不过,忙过去给车主说:“对不起,我姐姐不懂事,以后再也不会了。”

    苏姗姗恨了恨她,嘟嘴道:“小乞丐,谁让你管我的事,爸爸都不管你凭什么管?”

    两姐妹因此争执起来,苏大户不问青红皂白,两耳光打在苏欣怡的脸上:“你凭什么跟我女儿争?以为你是谁,要不是蒋淑兰我早撵你走了,好你个扫把星敢跟我女儿斗!”

    姐姐的性格向来直脾气,以前家里有钱还好,亲戚们都捡好听的话说不敢得罪她们,现在谁也不乐意跟她们往来,其实有部分原因还是别人埋怨苏大户为人不好,太过溺爱女儿。

    顾一峰听着两姐妹有一搭没一搭对话,索性也不说话,认真的开车,反正他不着急,着急的应该是她们。

    不一会儿车子就到克利斯酒店,苏欣怡害怕顾一峰不收钱,便让姐姐留在车里,她先回去拿卡。

    “顾先生在这等一下,我出去一趟,我姐姐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就回来。”

    顾一峰虽然知道她要干什么,并没有制止,知道苏欣怡是一个自尊心很重的人,也不便阻扰。

    车窗外的天空,远方尽是黑压压的乌云,铺天盖地而来。

    “顾先生跟妹妹很熟吗?”见苏欣怡已经离开,苏姗姗便跟他聊起天。

    顾一峰点上一支雪茄,朝空中吐了吐烟圈:“其实,我们也就见过2,3次而已,姗姗小姐的性格很亲民啊!我喜欢这样的女生!”

    苏姗姗很满意这个答案,最好她们两人没什么,去上班只是幌子而已,找机会接近他才是真的。

    “如果以后上班应该要叫你顾总了,说真的你看我能干什么?”苏姗姗忙不时机的问。

    顾一峰回眸望着他,眼里波光如许,这个女孩不说话很漂亮,也很文静,可她太功利和世俗,不过他喜欢跟这样的人打交道,不怕你贪心,就怕你不贪心。

    “你是欣怡的姐姐,像你这样的美女公司能聘请是荣幸,职位有很多,可以做销售、公关、秘书;你对什么职位有兴趣都可以,关键得问你自己想做什么。”

    一个工作对顾一峰来说小意思而已,他不怕养闲人,何况苏姗姗这样的美女相伴也挺有面子。

    两人别提聊得有多投机,苏姗姗害怕一会儿苏欣怡来了,会将好事搅黄,忙激动的说:“顾先生可以互留一个电话吗?”

    “当然,你号码多少,我给你打过来。”顾一峰很积极的配合,只要苏姗姗跟他近了不怕她苏欣怡高傲。

    两人各怀鬼胎,脸上洋溢欢快的笑容。

    苏姗姗刚将电话拨过去,就看到妹妹的身影,她连忙挂了电话对顾一峰说:“我的小管家婆来了,真心希望可以到你们公司上班。”

    “好的。没问题,如果你明天有时间,我可以带你先去公司看看。”

    苏欣怡拿着银行卡跑了好几个取款机都是暂停服务,她真的不想欠他。

    顾一峰朝空中吐了一个漂亮的烟圈,对后座的苏姗姗道:“如果没什么我先离开,明天下午2点,我在这里来接你去公司,你带小管家婆回去吧!”

    “好啊,谢谢你,以后有机会给你做饭啊、包饺子吃,我厨艺蛮不错,有机会请你品尝。”

    其实说这话苏姗姗不过是想给对方留下好印象,什么厨艺可以,她可是大懒人一个,小时候家务都是苏欣怡做,她只管好吃好喝。

    顾一峰没有回头,声音十分魅惑:“好啊,我很期待。”

    苏姗姗高兴得有些眉飞色舞,他一句话不但解决了工作,还让节妹妹省了8000多块钱,一会儿妹妹说不定还会感谢自己。

    看来这次之行是值得,她本想让顾一峰也帮自己找找父亲,可害怕他知道父亲是那样的人会吓着他,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顾一峰刚走,苏欣怡就走了过来,看见只有姐姐一个人,她四处张望。

    “欣怡,别找了,顾先生有事情先走了。”苏姗姗满脸笑容的说。

    苏欣怡看着姐姐,顾一峰的车子果然消失不见了,她着急道:“不是让你在车里等我吗?钱还没有给他,你怎么就下来了啊!”

    “你这么计较干嘛,对他来说那算是钱吗?顾先生人不错,姐姐看上他了,你不许跟我争。”苏姗姗脑子浮现出顾一峰潇洒的面容,说话也柔声了不少。

    “姐,你不要乱动芳心,他那个人我都不太了解,你才第一天认识他,怎么就可以说看上,你够了解他吗?”

    苏姗姗挽着妹妹的手,一脸认真的说:“你懂什么是爱情?这叫一见钟情,爱情本来就是盲目,如果都了解还交往个屁,所以女人要赶在恋爱的时候将自己早点嫁掉,别拖太久,那样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苏欣怡失望的摇头,顾一峰离开了,也没必要马上取钱,想来也只有改天给他。

    “姐,顾一峰是有钱人,但他是做什么的我们都不了解,你就那么有信心?万一他结婚了,你不是要落空,还可能背上第三者的骂名那样多不好,损人又不利己。”

    苏姗姗扬起脖子,一副自信满满的说:“欣怡,我不管只有他是有钱人就够了,现在我们家如此潦倒,必须找个靠山,你以为靠你那点工资可以养活我们一大家人吗?关键时候还得姐姐出马,你就等着享福吧!”

    “姐我不反对你跟他交往,但咱们还是多了解一下再说,不要偷鸡不成蚀把米。”

    清晨的阳光笼照在这个繁华都市,望着人满为患的公交站台,苏欣怡开始忙碌的一天。叶天浩这个瘟神昨天让她丢脸丢尽,今天一定要找他算账。

    “丁经理,你皮肤真好,用的什么护肤品保养?”她很狗腿地望着望着丁经理,手里还拿着路上买的包子,准备贿赂她。

    丁经理懒洋洋地瞟了她一眼,不咸不淡的说:“苏欣怡别扯这些没用的,随便你怎么拍马屁,该干的活儿还得干好,今天还要去看制服,不是有人说我们工作服难看么,叶总这次可是花了血本,有些人面子可真够大!我在叶氏这几年都没见后勤部换工作服,这次可是某些人的功劳了!”丁经理今天的心情似乎还不错,碎碎念的跟她唠叨许多。

    “又要去看?”昨天跑了一天,没看到合适,她穿坐高跟鞋脚现在还有余痛,苏欣怡装出一副可怜惜惜的样子望着她,哀求的说:“丁经理,买衣服这事情我也做不了主,去了也只能添乱不是吗?要不我还是留在公司多做点事情可不可以。”

    “不可以,在叶氏服从上级是天职。”

    “丁经理,求求你嘛,我就在公司做卫生也可以的。”她边说边拽着她衣服撒娇。

    “苏欣怡快去做卫生,哪儿来的这么多废话?我让你干嘛就干嘛不许反抗,反抗无效,你忘了刚才的忠告?”

    苏欣怡正要去拖地,想到还没有给许小姐送花,这下完了,她还得去给许小姐送花。

    “丁经理,报告给你一个事情没有洁厕剂,我去楼下超市买一瓶,很快就回来。”情急之下苏欣怡想也不用想,谎言脱口而出。

    “等等,谁说没有洁厕剂?你可以去库管小魏哪儿领取,我们买了一箱洁厕剂够你用一年。”

    啊,苏欣怡着急的汗珠都冒了出来,虽然叶天浩这个混蛋昨天耍了她,可他交代的事情必须完成,她怎么记性那么不好,忘了给许小姐送花的事情。

    “那啥,丁经理,我人有点不舒服,还是得下去一趟,我要去药房买药。”没想到这抠门公司会这样大方的时候,囤积了一箱子洁厕剂在库房,苏欣怡只好重新找个借口。

    丁经理上下打量着她,十分质疑她的借口,明明觉察她在说谎,却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跟她说话,她心里暗想,一会儿我非让你拿买的药出来看你怎么圆这个谎。

    “哦,你去吧!”丁经理静静等着好戏,却又不动身声色的默许她去。

    苏欣怡如获大赦,连忙小跑的出了门。

    在公司门口遇上钟文斌,看她穿着保洁的工作服还没认出来,待走近了才敢确定是她。

    钟文斌欢快的跟她招呼:“苏欣怡,你在保洁部门上班?”

    苏欣怡有些尴尬,她不好意思的点头,现在的她管不了那么多,必须得马上去花店,一会儿还要回来打扫卫生,今天又是凌乱的一天。

    “对不起,我还有事情,先走一步。”苏欣怡的脸一下红了,真不是看不起保洁这份工作,那个女孩子不喜欢穿漂亮裙子这身工作服的确是有点不耐看。

    苏欣怡小跑着到旁边的花店,俯身闻了闻清香怡人的红玫瑰,脸上绽开了开怀的笑容。

    玫瑰啊!玫瑰,叶天浩这样的男人也配用象征爱情的玫瑰么?他就是一个种猪。

    挑了九十九朵她自认为最漂亮的后,付了钱往许萌萌的住所快步走去。

    许萌萌错谔地瞪着这一大束,一时之间居然反应不过来,苏欣怡很狗腿地笑道:“许萌萌小姐,这是叶总裁吩咐我送过来的花,叶总对你好好哦,你最近有没有新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