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v13章:你有脾气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15本章字数:10067字

    “我下次会注意的了。”苏欣怡知道她故意找茬,却还是无奈又歉意的说。

    叶天浩想不通,平常跟她说话不着边际,怎么在肖婷面前就没了脾气。

    他埋头看似淡然地开口:“肖婷,既然吴总监挑了她,就给她一点时间,吴总监看得惯,你有什么不满?”

    肖婷气结嘟起小嘴,重重地将杯子放在桌上,咖啡撒出了一半也不理,气恨地转身走了出去。

    苏欣怡慌忙抽了纸巾,拭擦着撒在桌面上的咖啡。心想着,怎么看那么久还不签字。

    良久后,叶天浩总算提笔在文件下方签上大名,将文件递回她的手上,随意道:“一会叫吴总监来一趟。”

    “好的,叶总还有什么吩咐吗?”

    叶天浩端起咖啡,呷了一口,眉头轻皱地打量着她,好像在思考什么。

    苏欣怡被他打量的有些不自在,却又不敢吱声,叶天浩看着她紧张的样子,讥诮着开口:“你跟他还好吧?”

    原本想要阻止吴总监的这个决定,后来索性想想,大概他嗅到了这个女人有什么利用价值,那就让她待在他身边吧!

    “谢谢叶总,我很好。”苏欣怡当然知道那个他是谁不卑不亢的说。

    “是吗?”叶天浩盯着她的脸,摇头:“没事了,你下去吧。”

    “谢谢叶总!”没想到他今天会这么大度,苏欣怡感激得只差没有鞠躬至谢了,正准备走出去的时候,叶天浩叫住她。

    “等等,你跟钟文斌是邻居?”

    苏欣怡似笑非笑的盯着他,心里一阵气恼,刚才还一本正经的说话,突然又话锋一转。

    “叶总,这是我的私人生活,我有权利不告诉你。”

    “你是不打算再跟苏大户见面了是吧?”叶天浩知道她的软肋抬高了眼睛,看也不看她,冷冷的说。

    “叶总,如果没别的事情,我先走了。”

    “苏欣怡,你有脾气,爹可以不认。”背后传来叶天浩一阵冷冷的戏谑声。

    苏欣怡不是不认,而是不想轻易就范,知道这是叶天浩布下的陷阱,反正他也不会把苏大户怎么样?

    她越是着急,叶天浩越会欺负她,不如淡定的处理,或许他会松口。

    一大早上班,苏欣怡就在帮忙布置舞台,正在一旁调机器的吴总监烦闷地将手中的工具一扔,挫败地坐在椅子上。

    苏欣怡被他制造出的声音吓了一跳,疑惑道:“吴总监怎么了?”

    吴总监顿觉失态,不好意思道:“没……刚刚想到下一个广告用人上面的事,突然就烦了。”

    “下一个广告的人不都已经确定好了吗?”

    “还差一个钢琴手,要年轻貌美有气质,琴技高强的人,你说上哪找去?”吴总监烦不胜烦道,天下间,他就没见过有这么完美的人!

    “之前的计划没说要用美女钢琴手呀。”苏欣怡小心翼翼地开口,不会是她又失职了吧,可是她开会的时候明明有做笔记的呀。

    回头要找会议记录员要一份会议记录才行。

    “刚刚肖秘才提出来的。”吴总监道,女人!就是多变,想一出是一出!

    “谁在说我坏话来着。”身后突然传来肖婷含笑的声音。

    两人同时回头,苏欣怡低头唤了声:“肖秘你好。”便转身忙自己的事去了。

    吴总监苦笑一声,语重心长的说:“肖婷呀,你可真会替我找难题。”

    肖婷看了旁边的苏欣怡满脸的不高兴,白了她一眼,嘟起嘴道:“我这也是为了广告的效果好不好,你想想,美妙的琴音,再配上美丽的妩媚的钢琴手,这个广告的效果是不是能显得更好?”

    “问题是我上哪找这么个天仙去呀,时间有那么紧迫,新产品马上就要推广,建议是好,可到时候就怕跟现实脱节。”

    “这简单呀,我已经替你找到了。”肖婷身子微微一侧,一位贵气美艳的女子便出现在吴总监面前。

    吴总监打量着眼前这位美得楚楚动人的美女,心下惊奇,世界上还真有这么完美的人?

    肖婷望着他质疑的目光,娇笑一声对美女道:“吴总监似乎不愿相信现实呢,肖雅去给他奏上一曲。”说着用下巴点了一下旁边的三角钢琴。

    “好的。”面前的美女巧笑嫣然地走了过去,优雅地落座,纤细的十指错落在黑白琴键上。美妙的琴音便如清水般由她的指尖流泻而出,摄影棚内顿时一片安静,似乎都被这琴音所吸引。

    苏欣怡亦不例外,用一种近乎重拜的目光痴望着三角钢琴前的美女。

    “肖雅可是去年钢琴大赛的冠军呢,叶氏可花了不少钱请来的。”肖婷得意道,为了找她,叶氏可要多花费了不少时间财力。

    “这样成本会不会太高了?原本是不这样。”吴总监愣愣地问道。

    “叶总向来都只注重品质,不在乎成本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肖婷无所谓道。

    “他不是不重视成本,只是愿意花大成本,你现在弄这么大一尊佛放在我眼前,我怎么供得起呀。”而且这么下来,这支广告肯定是白做了。

    “那我可不管,你要的东西我都提供给你,结果就靠你了。”肖婷道,反正她只要效果好,只要能让叶天浩对她另眼相看就行。

    “可是钢琴师只是一个陪衬,主角必须是人气影星许萌萌,广告上留名也不可能有肖雅的份……。”吴总监觉得这也是一个问题。

    肖婷轻笑一声,道:“放心吧,没有什么是钱办不到的,这个我已经跟许小姐沟通好了。”

    “为什么不花点小钱请个便宜点的呢?”

    “可是那样效果会差很多。”肖婷再次嘟起小嘴。

    “好吧,我只好尽量在别的地方压一压成本了。”吴总监无奈道,谁她是叶天浩的秘书,许多事情她可以一句话就做主出什么事情反正有她担着,只好认了。

    “谢谢吴总监。”肖婷有些客气的说。

    “不用这么客气,肖婷,你是一个人才,从第一天见到你就知道将来你会有作为。”

    “好啦,不跟你开玩笑了,我先送肖雅回去了。”她站直身子,理了理身上漂亮的洋装。

    目光落在苏欣怡身上的时候立刻换上另一种脸色,道:“苏欣怡,一会到我的办公室一趟。”

    苏欣怡一怵,道了声:“好的。”

    听到肖婷叫自己,她总有一种世界末日的感觉,这感觉真是难受死了。

    她叫她去准没有什么好事,这回又不知道要玩什么花样了。不过看她心情似乎挺好,应该不会有什么坏事吧,苏欣怡不停地自我安慰着。

    一路思纣着走到肖婷的办公室,她不安地问了句:“肖秘,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肖婷抬头望了她一眼,将手中的U盘递到她手里,用难得平和的口气道:“麻烦你把里面的广告计划书打印一份给吴总监备用,顺便在你的电脑里存档。”

    苏欣怡哦了一声,接过U盘走了出去。心想着自己太过小人之心了,把人家想得那么万恶,原来是她自己想多了,心里踏实了不少。

    自从两人不在同一层办公室,苏欣怡真觉得外面天都比往常蓝了不少,终于,叶氏不让她那么郁闷,还好有吴总监的出现。

    “欣怡,肖婷为难你了么?”吴总监笑笑地问,肖婷向来都看她不顺,喜欢找各种事情刁难她。

    “原来小人的不止我一个。”苏欣怡嘀咕一声,嘿嘿地笑了起来。

    “傻丫头,你说什么?”吴总监没有听清她的话,皱眉望着她。

    “没什么。”苏欣怡摇头,道:“肖秘只是叫我打印一份计划书给你。”

    “先不管计划书,陪我去一趟星达公司吧。”吴总监拍着她的肩道,转身开始收拾需要用的资料。

    收拾完后看到苏欣怡依然站在原地,打量着她道:”收拾一下呀,愣着干什么?马上就走了。”

    “吴总监,我现在就可以走了。”她用无辜的眼神望着他。

    “就这么空着爪子?不带上记事的笔和本子么?还真是的,到底你是我助理,还是我是你助理?”

    包?苏欣怡望了一眼被苏小宝画满了鱼摆摆,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谢谢吴总监的宽容,哎,我总是粗心大意,咱们走吧!”

    “苏欣怡,你知道星达公司做什么的吗?”走了两步,吴总监突然淡淡的询问道。

    “知道,知道,她们是做演艺推广的,听说许萌萌就是她们公司的王牌艺人,一个许萌萌养活了整个星达公司。”

    吴总监不免对她重新定义,看来她也不只是傻,脑子有时候还是灵光,笑呵呵道:“看来,你知道的还不少,一会儿到了星达多看少说话。”

    “好,我不会乱说话,对了这次咱们是跟许小姐见面吗?”

    苏欣怡说完吐了吐舌头,明明吴总监刚才说了不要多说话,没想到很快她就犯禁忌了,好在吴总监大度包容。

    他看了她一眼,笑笑的说:“欣怡,一会儿见机行事,这次可能还会找一个新面孔和她搭档。”

    两人刚到叶氏大门口,没想到叶天浩会突然出现,他看了看两位笑笑说:“吴总监带你的助理这是要去哪里啊?”

    吴总监客气的点头,老实的回答:“叶总,我们去星达公司。”

    “走吧,我正好也去星达。”

    苏欣怡不由得多看他一眼,不会这么巧吧,他也去星达,原本带着美好的心情,突然又跌至低谷。

    “苏小姐在想什么?”她脸上的表情未能逃过叶天浩的眼睛,难道她就那么讨厌自己?

    苏欣怡尴尬的笑了笑:“什么也没想。”

    “你是白痴吗?什么也不想,这样能做好工作么?”叶天浩白了她一眼,不客气的说。

    吴总监心情很好,一路吹着口哨:“喂,你俩干嘛,那有这样的员工和老板,不知道还以为你们是夫妻。”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要你管。”

    吴总监摆摆手,郁闷的说:“我懒得管。”

    与此同时,叶天浩也不说话了,苏欣怡没有抬头看他,她知道叶天浩不会这么平静,果真是巧合么?

    星达公司装修豪华,真正的红地毯,公司文化墙上贴满了各种艺人明星的肖像画。

    苏欣怡眼睛一直没有停,看到有张眼熟的照片,一个外形十分俊美的男人,好像在哪儿看过,又没有记忆,都怪PS的错。

    那迷人的眼睛昭示她曾见过,可他是谁?一时竟想不起来。

    许萌萌看见她们来了,远远的就朝叶天浩挥手:“天浩,你来了。”

    苏欣怡看到这一幕,想笑,实在让人联想旧社会,一红院的妹子拿着手帕对客人说:“大爷,来玩呀!”

    噗嗤,到这她没有忍住笑出了声,稍后她便一脸严肃的跟吴总监站在一堆。

    叶天浩对她的冒失,似乎没有在意,客气的笑笑,大踏着步子朝许萌萌走了过去。

    星达公司的徐老板一脸笑意,身子微微倾斜,声音带着几分讨好的语气:“我的财神老爷,你可是亲自来了,我们全部都在列队欢迎你哦!请,我的叶总里面请。”

    叶天浩站在门口没有动,他顿了顿,轻描淡写的说:“工作的事情跟吴总监谈就好了,我跟许小姐还有别的事情。”

    啊!徐老板脸上有一丝失落,不过很快又笑容满面,跟吴总监谈也好,知道吴总监是他的亲信。

    徐老板对许萌萌眨眨眼,示意她一定要好好伺候好金主,星达能有今天多亏了叶天浩给他们介绍活儿。

    许萌萌不傻,自然有接收到这样的信息,她一副迷死人不要命的表情回馈徐总。

    尽管如此,徐老板还是不放心,害怕搞砸了就大麻烦,他凑到许萌萌耳旁乐呵呵的说:“记得把叶总陪高兴了。”

    苏欣怡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叶天浩,多希望他也能看自己一眼,该死的家伙,一副冷诺冰霜的脸对她不屑一顾。

    很快她便调节自己失落的心,他跟谁好和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不是吗?苏欣怡,你是一个傻瓜,她在内心一遍遍说自己,真傻,期待浪子回头,期待她可以是例外。

    就在她云游的时候,叶天浩回头对吴总监吩咐道:“选用新人这个机会就交给你来挑选,我跟萌萌还要回家一趟。”

    “啊,叶总,你是要带许小姐回去见你母亲么?”显然吃惊的不止是苏欣怡,吴总监也被吓了一跳,他脸上有密密的汗。

    “吴总监,怎么了?难道不可以?我为你妹妹等了3年,现在我该有自己的生活,不是吗?”

    苏欣怡决定好热,身体有无数跳蚤一样的东西,浑身不舒服,可此刻她唯有淡定,她必须淡定。

    一旁的吴总监的脸上更是冒着密密的汗,他点点头应承道:“所言极是,是的,是的,叶总你安心的去吧!工作的事情,我会办好。”

    苏欣怡心中竟然有些莫名的失落,这男人到底是演的哪一出,她要带许小姐回家,原来不是要分开吗?

    在一起,分开,都是他说了算,许萌萌一脸幸福的样儿,真是幸福的小女人啊,完全是一副胜利者的模样,她整个脑袋放在叶天浩的肩膀上。

    待她们走远,苏欣怡才想起刚才叶天浩说的那句话什么意思,原来吴总监是他舅子,那有这样对舅子说话的。

    “吴总监,你妹妹是怎么回事?”

    吴总监难看的脸上更加难看,他没好气道:“苏欣怡闭嘴。”

    因为有前面的不愉快,吴总监索性将她打发在大厅,自己独自进去跟徐老板谈事。

    看看时间,该下班了,可吴总监还没有动静,苏欣怡只好给钟文斌打电话求助,自从知道两人是邻居,她不在的时候,都有钟文斌照看小宝。

    “文斌啊,麻烦你帮我接一下小宝,我现在外面有事。”

    钟文斌看见来电,以为苏欣怡约他一起下班,没想到她又要加班不过仍然高兴的说:“没问题,小事一桩。”

    从客户那里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晚餐时间了,车子被叶天浩开走了,没办法,吴总监和苏欣怡只能打车回去。

    正是出租车交班时间,车并不好打,吴总监看看表道:“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饭吧。”

    “听你的。”苏欣怡无所谓道,因为刚才自己的多言让他很不愉快,所以她不敢多说话,其实,她根本不想吃饭,想早点回家看小宝,可是如果拒绝了,会不会惹他不高兴。

    吴总监应该不喜欢许萌萌吧,就算是她妹妹没有下落,应该也不希望那个位置被别人取代吧!

    因为有之前的冒失,苏欣怡显得小心翼翼。

    吴总监有些不习惯,他轻笑一声,“怎么了?难道叶总跟许萌萌惹起了众怒?人神共愤?”

    苏欣怡嘟嘴不承认的说:“哪有。”

    “哦,是吗?我看有些人比我还失落。”

    “他爱跟谁好是他的事情,他是老板,我是员工,我那有权利和资格高兴啊!”明明有些不满,却要表现得毫不在意。

    “苏欣怡,我鼓励你去把叶天浩拿下,那样以后我可有靠山了,想想你应该比许萌萌要笨些吧,不那么势利,叶天浩也真是猪脑子,那样的女人他也看得上。”

    吴总监的一番话,让她心里拍手叫好,却又不想自己的心思被泄露了。

    “什么拿下不拿下,又不是项目,又不是什么生意看,再说我可不稀罕他。”

    吴总监不可置否的笑了笑:“看你就是一个不长心眼的丫头,爱情怎么不是项目,怎么不是生意,这可是一桩大买卖,你呀!还是太单纯了。”

    苏欣怡诧异的打量着她,平常看上去闷闷的吴总监,居然理论一套又一套。

    “难道爱情也需要手段和阴谋?那多可怕,太不可理喻。”

    “你说什么是爱情?爱情就是骗人的鬼玩意,大骗子骗一辈子,小骗子骗一阵子。”

    苏欣怡越听越迷糊,她从没想过爱情会充满着这么多世俗,从没想过要用心机取得爱情,不应该是顺其自然么?

    吴总监似乎是受过爱情的伤的人,领着她走在闹市中,最终选了一间餐厅走了进去。

    原来男人也会有情绪,吴总监的脸上挂着若隐若现的笑。

    嘞,看来她想错了,吴总监的心情根本没有受到先前的影响,大概是徐老板给了他什么好处,不然怎么哭着进去,笑着出来。

    两人找了个相对安静的位子坐下,侍者便礼貌地走了过来:“晚上好,请问两位要吃什么?”

    苏欣怡翻看着价格昂贵的菜式,犹预着该怎么点餐时,吴总监看了她一眼,含笑地对侍者道:“来两份本店的招牌菜吧。”连菜单都懒得去看了。

    “好的,请稍等。”侍者转身离去。

    “好像挺贵的。”苏欣怡道,不过是一份套餐罢了,价格居然比外面的要贵上三四倍。

    “民以食为天,吃是最不能省的。”吴总监朗声笑道,人活一辈子不容易,能吃的时候当然不能虐待了自己,这是他一直以来的观点。

    “土豪啊!”苏欣怡讥诮地睨了他一眼:“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平常可舍不得吃这么贵的东西,我女儿都比你知道节省。”

    吴总监刚喝进去的柠檬汁差一点喷出体外,错谔地看着她愣愣地开口:“你女儿?你哪来的女儿?你那么年纪轻轻的,不会就着急结婚生子了?”

    苏欣怡打量着他夸张的表情,疑惑道:“你没看我的简历吗?已育。”

    他死也没有想到她会是已育的人,所以那一栏他理所当然地乎略掉了。而且他记得她也不过才24岁吧?

    “未婚妈妈??”他不自觉得脱口而出,他记得这人是叶天浩引进公司的,他这个人事经理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是离异妈妈。”苏欣怡更正他,离异比未婚好听许多吧?

    “你离异了?叶总也知道吗?你们以前就认识?”吴总监打量着她,想不通眼前这个女人不仅年轻漂亮,而且单纯,男人不都愿意找这样的傻女人做老婆么,谁会跟她离婚。

    “也说不上认识,只是见过一两次面,我跟他弟弟是同学,离异的事情,他也知道。”苏欣怡苦涩地开口,如果当年不是她太过任性,也不到于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吴总监以为她所谓的火坑只是单纯的指婚姻生活,轻笑一声宽慰道:“你还那么年轻,会找到幸福的。”

    “可是幸福它跑得快呀!我死追都追不上!就这样安安稳稳的过着小日子也不错,有女儿的日子不错,她让我忘记了所有的烦恼。”苏欣怡哈哈一笑道,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她不想再去回顾了,过好目前的才是最重要的。

    吴总监也随之灿笑出声,道:“你心态很好,知足者常乐,像你这样没心没肺的会长命呢!”

    “谢谢吴总监夸奖!”尽管吴总有些嘲讽,但她满不在乎。

    看在吴经理心情很好的份儿,苏欣怡有点得意忘形:“吴总监,你妹妹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听诚西说过,对叶总打击很大。”

    “打击个屁,他该快活的时候也没有少过,而且他对吴月并不像外界传的那样美好,他不是一个男人,对不起吴月,你听他说,他什么都向着哥哥,叶诚西就是一个没用没脑子的家伙。”

    吴总监激动之余,竟然冒了粗话,平常总是一本正经,看上去很和蔼的样子。

    以为他好一点,原来提及妹妹还是会情绪激动,苏欣怡表示深深的同情,谁让他妹妹有眼无珠,看上那么一个人呢!

    很快,她笑了,人啊,总是看别人什么都清楚,对自己却是一无所知,她不也一样有眼无珠么?

    记得看到过这样的一句话,一个你不在乎的人,无论如何她也伤害不了你,难道她的心开始动摇,她的喜怒被一个讨厌的男人所左右么?不,不,她不要。

    生活是一个大舞台,我们都是演员,她很快调节好自己的心,关切的说:“啊!是这样,我可听说他为了你妹妹找了3年,而且人变了一个性格,以前不是这样。”

    吴经理将手中的一大瓶白酒喝了一半,没好气的说:“他就是一个人面兽心的家伙,我妹妹说不定是被他害死。”

    说着说着他竟然哭了,一个大男人如不是天大的委屈,怎么可能哭。

    苏欣怡对叶天浩越来越后怕,还好,他现在跟许萌萌好事要定下来,但愿他再也不会骚扰自己。

    苏欣怡默默的递给他一张纸巾,歉意的说:“吴总监,对不起,咱们聊点别的吧!”

    “没事,欣怡,这些话我也很想说,可许多人都等着看笑话,认为我是皇亲国戚,拿钱不做事,她们只看到我的收入,没有看到我的付出。”

    “对了,吴总监,你孩子多大了?”

    话毕,才发现吴总监头埋得更低,他摆摆手,不耐烦的说:“苏欣怡说你没心没肺,还真不假。”

    大概是又说错话了,她连忙说:“吴总监,如果没什么我先回去行吗?”

    “去吧!我再坐会儿。”

    苏欣怡纳闷,她不知道自己说错什么了,他年纪比叶天浩看上去大好几岁,他这个年纪没结婚才稀奇,不就是问了他家小孩多大。

    外面微风吹拂,天气渐渐热起来了。

    在路过一个车厢广告,又看见在星达的那张脸,虽然已经被PS淡化得快认不出,她还是记得他。

    正在她看得入神的时候,不远处一辆车子喇叭声截然响起。

    苏欣怡错愕的退了两步,没想到车子跟着她前进,直到退无可退的时候,她愣住了。

    “苏欣怡,快上来,刚才给吴经理打电话,她说还没走远。”肖婷语气不咸不淡的说。

    这会儿是下班时间,不知道她找自己又什么事情。

    “肖秘,现在已经下班了,我,家里还有事情,有什么咱们明天再说好吗?”

    肖婷从车上走了下来,拉住她的胳膊:“今天的事情今天解决,谁家里没有事情。”

    “我说的是真的,不信你问吴经理,我是单亲妈妈,还要回去带孩子。”

    苏欣怡暗想,大概是叶天浩跟许萌萌的事情激怒了她,所以她要成为出气筒么?

    肖婷根本不听她解释,粗暴的将她塞进车里:“我不管你是真的假的,现在是公司的事情,你跟我一起去一个地方。”

    “喂,去什么地方,要不你让我给朋友打个电话,让他帮我照顾小朋友可以么?”

    肖婷默许:“行,你打吧!”

    苏欣怡只好再次给钟文斌打电话:“文斌啊,麻烦你帮我看着苏小宝,现在肖秘找我有点事情。”

    钟文斌皱了一下眉头,知道肖婷对她不好,有些紧张的说:“她是不是欺负你?如果是你给我招呼一声,反正哪儿人都可以上班,她要敢欺负你,我帮你收拾她。”

    苏欣怡害怕被肖婷听见,连忙捂着话筒温和的说:“好了,我先跟她去下,一会儿就回来。”

    车子行驶在夜色的苍茫里,苏欣怡又担心又害怕,如果因为叶天浩跟许萌萌好,她又变成出气筒,说什么也不甘心。

    “肖秘,我们这是去哪儿啊?”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苏欣怡为了缓解紧张的氛围,主动的跟她套近乎。

    肖婷没有回应她,专注的开车而且速度猛,有种玩 命的飙车,苏欣怡紧抓车子把手,害怕会被甩出去。

    冷冷的气氛,苏欣怡只好懊恼的看着窗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地方得罪了她,让肖婷横竖看不惯。

    不一会儿,车子停在一个酒吧门口。

    进入酒吧后,在底楼的迪厅里,光线昏暗,朦胧得让人有种莫名的冲动。

    男男女女们,相互簇拥着、在舞 池中轻轻漫步着。正播放着的,是一首轻音乐,所以气氛还算正常。

    一个男人的背影特别,人群一眼便可以看出他的与众不同,似曾相似的感觉,对方一袭黑色休闲装,远远的就在她们面前。

    他的四周,围拢着一拨人。

    有为男人提供方便的场所,当然也有味女人提供娱乐的地方。

    这地方大概就是,苏欣怡错愕的看着肖婷,不知道她为什么带自己来这里。

    苏欣怡亦步亦趋的跟着她,虽然有很多疑问,不过她想好了,就算肖婷糖衣炮弹要给她找个帅哥,她也不要。她又不是空虚寂寞的有钱人,有钱包帅哥,不如好好对家里的小宝。

    肖婷到底有何居心,她越来越看不明白,妈啊,肖秘不会真要对她使用美男计吧!苏欣怡咬着小嘴唇,十分有原则的对自己说,不管是谁坚决不从,就算都敏俊来了,也照样不买账。

    只是,很快,她便否定了这个乱七八糟的念想,肖秘怎么可能吃饱了没事做,干这样的事情呢!除非她要有什么目的,以此胁 迫她。

    一排排各式各样的男人,看得人眼花缭乱,社会进步了,自然也就孕育出想走耽美派路线的妖孽男。

    刚才那个背影男人,突然转身过来,苏欣怡一下子石化了,怎么会是他。

    赛嘉乐漫不经心的喝着啤酒,几年不见,没想到会在这种场景见到他,什么时候他去做男公关了,苏欣怡想起了琳朵儿以前常说,长得帅又怎么样,他又不当鸭子,难道现在的他真沦落风尘了?

    人生真是奇妙,没想到再见面会是在这样的场合,苏欣怡的心黯然一沉。

    赛嘉乐似乎有点独行,气场很强大,没人敢靠近他。

    因为赛嘉乐那玄寒如千年寒冰似的目光,足够打发走这拨人。

    接着,迪厅里的轻音乐换了,换成了劲爆的DJ,迪厅里,原本就不光亮的灯,几乎全部被关掉了,只留下了摇滚嘶吼声,在每个颓 废、兴奋的人脸上扫来扫去。

    DJ的劲爆,把迪厅的气氛带到另一个虚拟的世界,男男女女们无头绪的高声狂吼着,什么口哨声、跺脚声、拍桌子声……甚至还有砸酒瓶的声音。

    苏欣怡就那么愣在哪儿,世界最远的距离,不是天涯海角,而是人遇故知却无从说起,她们早已不是一个世界。

    她听见自己的心仍然砰砰的跳,仍然为他,那个伤害过她的男人心跳,明明知道不该喜欢上他,可她管不住自己,大概因为他是初恋吧!别人的初恋都是美好的记忆,她的初恋如抹布不堪。

    她还记得他的好,他的背叛,他的一切,以为可以一辈子,本是一段佳话,却变成一场闹剧。

    肖婷拉过她的手,亲昵的说:“呆子还愣着干嘛,走,过去打个招呼,他是我们公司的新产品代言人赛晋轩。”

    苏欣怡的脚像被人灌了铅,怎么也迈不动,她认识他赛嘉乐,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她都认识他,他不是赛晋轩,他是她的赛嘉乐,她曾那么喜欢他。

    迪厅里,已人声鼎沸,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让人的理智慢慢抽离,剩下的,就只有疯狂,喧嚣!

    两打啤酒下肚后,赛嘉乐感觉自己快成神仙了,一身轻飘飘的,加上那扑朔迷离的摇滚灯,他感觉自己升到了天 堂。

    抬头望了眼前的人,摇了摇头:“你怎么来了?”

    苏欣怡不知道这话是对她说还是对肖婷,她不安的杵在一边,但愿赛嘉乐认不出她来。

    “晋轩,你别喝了,咱们走吧!”肖婷拉着赛嘉乐的手不客气的往外面走。

    他不再是赛嘉乐,他名字都改了,苏欣怡埋着脑袋,生怕对方认出了她。

    还好,赛嘉乐对她根本没兴趣,他喝了不少酒,看上去偏偏倒到站立不稳。

    “喂,你过来搭把手,你以为让你来看热闹,是让你来帮忙。”肖婷不高兴的朝着苏欣怡吼。

    下一秒,她木木的走了过去,两人架着赛嘉乐往外面走。

    肖婷提醒的说:“你机灵点,如果看见有人照相,记得挡一挡,别让他给记者盯上了。”

    苏欣怡连连点头:“嗯,知道了。”话刚说完,才发现自己踩着赛嘉乐的脚,对方似乎正看着她,却什么话也没说。

    两人一起将赛嘉乐送至住处,苏欣怡发现他的别墅就在许萌萌的附近,不知是巧合还是无意。

    联排别墅,她以前竟然没发现,经常走他门口过,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过自己。

    “你给晋轩熬一杯解酒的东西让他喝,我还有事情要回公司一趟待会儿你自己打车,明天我帮你报销。”肖婷对这儿很熟,将赛嘉乐放在沙发上,便吩咐苏欣怡道。

    苏欣怡有些为难的说:“肖秘,我没有做过解酒汤,不知道怎么做啊!”

    “说你笨还真是笨,你不知道百度吗?不知道搜狗吗?哪儿有电脑,自己去用,你得等晋轩醒来才可以走。”

    苏欣怡顿时头大了,这是什么规定,为什么要等他酒醒了才可以走呢!她眉头皱成一团,支吾道:“肖秘,我可以帮他熬解酒汤,但是能不能熬好了就走?”

    “不行,你必须按照我说做,他是我们新产品的代言人,必须要健康的形象,他经常喝闷酒,肠胃不好,你以后下班就过来照顾他。”

    “肖秘,不可以,不可以,我家里还有个活宝,我那有精力照顾他呢!”

    “有什么不可以,你不是租房子住嘛?可以搬过来,这里有保姆房,你可以住在保姆房。”

    苏欣怡激动的摇头,她可不要再跟他有任何往来:“不,你可以找别人,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今天就算是特例。”

    肖婷扬起脖子,有些高傲的说:“你以为自己是什么?想接近他的女人多了去,你装什么清高,你不过是占了叶氏员工的便宜,不然我会让你来吗?”

    “别,这便宜麻烦你还是让给别人,我实在不能胜任。”

    过了一阵,肖婷缓和了情绪:“既然你如此顽固,那在这件事情也不勉强你,希望你在工作上不要出纰漏,否则有你罪受。”

    苏欣怡诺诺的站在一边,有些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