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V15章:坏到极致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15本章字数:9839字

    “对叶诚西没兴趣?那对钟文斌有兴趣吗?”身后的男人忽而冷笑了起来,“那我刚刚在楼梯间听到你说什么?你自己也承认勾我。”心里沉甸甸的感觉也怪怪的,”可你勾的到底是谁?不用我提醒你自己心里也是清楚的吧!这就是你,一边勾我,一边又勾着别人。这就是最真实的你”

    她现在的心情简直是坏到极致了,抓过他横在自己胸前的大手就去咬他。

    他躲闪不及,挨了她小银牙的痛咬,权当她是在陪自己猫和耗子的游戏。

    很快,他用男人的方式惩罚。

    苏欣怡惨叫一声仰起脸来,就这短暂的间隙,她根本一切都还没准备好。

    “知道为什么会疼吗?”邪恶的声音在她右侧后方的肩膀上响起,“不疼你不长记性,像你这种人尽可夫的女人,一定要学会对你的金主忠诚。这么没有职业道德的所作所为,就应该让你疼,越疼越长记性。”

    苏欣怡呜咽了几声,便咬起牙闭上眼睛,所有咒骂的话语全都转化为了疼痛。

    “叶天浩,我恨死你了,我恨死你了,……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痛,比这更痛,痛到痛不欲生。”

    “是吗?我期待得很。不过在那之前,你最好给我把被别的男人亲过的嘴闭上,我看着恶心,我看着想吐!”

    苏心怡被他恶劣的话刺激得不行,反手就去拉扯推搡他,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了他。

    苏欣怡被他折 磨得不行,可身体上感觉真实不过,她好象无法拒绝。

    头晕得厉害,大脑也开始逐渐陷入混沌的状态。连喝了三杯咖啡强 撑的精神感,被他刚刚那一下全部消耗殆尽。她现在只想睡觉,整个身体不受控制地往下瘫 软,这个神经病想要怎样都随他吧!她不行了,她现在只想睡觉,别的什么都不愿去想。

    看她老老实实倦缩在一旁,叶天浩轻轻地笑了,好像认识她到现在,最安分就是这次,不吵也不闹,紧闭的长睫毛像个睡美人般安静甜美。

    温热的手顺着她美丽精致的面庞轻 抚而下,俯在她的耳边低低的,“以后在我面前不要化浓妆,不穿V领裙,,平常怎么样我不管你,但在面对我的时候,只要听我的话就好。”

    他也不明白自己究竟为何那么在意这件事,但心底里始终觉得她应该仰慕自己才行,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不喜欢她在别人面前妩媚的样子,或许人人都习惯戴着张面具做人,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会那么在意她的一些举止。

    苏欣怡难耐地拂开了他在自己脸上摩挲而过的大手,一个翻身,寻着一个舒服的姿势,睡颜安静得像个天使。

    他轻笑一声,好像刚刚所有的不畅快都已成为云烟。

    俯身过去,从背后抱着她,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便觉得一切安好。

    忍不住抬身过去,吻了又吻。

    很好,她身上的气味全是他的。

    只要他不放手,她也只能是他的。

    苏欣怡从疲 倦的睡梦中清醒过来时,窗外的天色已经暗沉得极深,黑纱的外面,到处都雾蒙蒙一片

    大脑有些反应不过来,迷迷糊糊地盯着窗外,好像看懂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看懂。只是盯着看了好一会,才缓慢地收回目光,仔细打量起这间房间的装潢。

    一堵墙的外面,好像有什么人在说话。

    昨晚好像做梦一样,叶天浩那个讨厌的家伙爬上了自己的床。

    倏然从大床上弹坐了起来。晕,这不是琳朵儿的房间是什么?她怎么还在这里?

    昨晚的不是一场梦?叶天浩当真跟她又擦枪走火了?她梦到那些画面都是真的?

    掀开被子赶忙去找衣服,才发现偌大的房间内,哪里有她什么衣服。

    拢紧了身上的被子,慌忙隔墙去听外面的动静。

    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其中一个是那叶天浩的声音没错。另一个声音娇滴滴的小娃娃,不是苏小宝是谁?

    只听叶天浩态度温和的哄着苏小宝:“小宝乖乖,让妈妈多睡一会儿,叶爸爸给你做早餐。”

    苏欣怡依在门口偷看,苏小宝揉着睡悻悻的眼睛:“叶爸爸,我要吃煎鸡蛋,我要吃面条。”

    “没问题,小宝先洗脸,叶爸爸给你做煎鸡蛋面条好吗?”

    “OK。”

    “啊,小宝好可爱,还会说英语,小宝还会说什么英语单词都跟叶爸爸说行吗?”

    “叶爸爸,你帮我做饭,我会教你英语。”

    “好啊。小宝教我什么呢?”

    “你好,是嗨喽。”

    苏欣怡愤愤的脸上,渐渐消去,孩子是她手心的宝,看在他那么耐心对小宝的份上,改天再算账。

    可,就这样是不是太便宜这男人了?他又一次吃干抹净,她就这么好欺负吗?

    苏欣怡想起一个更重要的事情,她现在正处于排卵期,待会儿一定要去药店买紧急药。

    不一会儿,厨房那边飘来一阵阵饭菜的清香,昨天加班太晚,又被某人狠吃,现在饿得不行,可她就这样出去多没面子。

    稍后,叶天浩给苏小宝盛了一碗面条,先安顿了好她,大踏步的走了进来。

    “你这妈妈是怎么当的?孩子要吃饭,你就假装睡觉吗?我严重怀疑孩子只是你用来敲诈别人的道具,她到底是不是你的孩子。”

    苏欣怡的怒气,恨不得一巴掌将他扇到窗外,他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么?

    坚决不搭理他,将头钻进被子,假装睡得很沉。

    “苏欣怡,你吃不吃早饭?”

    “不吃,你自己多吃点,别黄鼠狼给鸡拜年,你以为我是孩子智商?苏小宝上当,我也上当吗?”

    “我做的面条可香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不是人人都可以吃到我做的面。”

    仍然不为所动,可她的肚子开始闹革命了。

    两人的距离很近,叶天浩笑呵呵的说:“你当真不吃?原本想补偿一下你,看来只有我跟小宝加油吃喽!”

    叶天浩摇了摇头,无趣的离开。

    苏欣怡从床上坐了起来,自己为什么要跟他赌气,今天还要上班,还有帮他卖命。

    她正要出去的时候,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叶天浩又倒回来了。

    这次他手里端了一碗面条,苏欣怡的肚子更加不争气,咕噜咕噜的叫起来。

    “有人要吃面条吗?又香又好吃热腾腾的面条,没人吃就我一个人吃了咯!”

    苏欣怡想起了吴总监那句座右铭,不蒸馒头,争口气,可这是她家干嘛要跟他这样不讲道理的人争气。

    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一把抢过他手中的碗,不客气的就吃了起来。

    叶天浩皱了下眉头,苏欣怡猛然抬起头来,床边就站着那男人好看的笑着。

    苏欣怡不甘的与他对视,吃了一口面条,悠然的说:“跟不讲道理的人讲道理是不科学的事情。”

    看她吃得津津有味,叶天浩也懒得跟她打嘴仗,“饿了吗?”声音不自觉轻柔了几分。

    “饥寒交迫。”

    叶天浩唇边的笑意更深,偏转过头轻轻摇了摇,不急不缓的说道:“别着急,慢慢吃,不够我又帮你做。”

    苏欣怡只觉得自己头疼得不行,还是不要吧!她可情愿自己动手:“叶总,你这真是全才,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苏欣怡,你找死,又忘了该怎么称呼我吗?非要随时提醒你?”

    切,苏欣怡转过身,认真的吃饭。

    稍后,两人准备去上班,苏小宝照例准备将她放在门口小区阿姨那儿,临走时苏小宝抱住叶天浩的脚:“叶爸爸,你常常来我家玩好吗?我喜欢吃你做的饭。”

    叶天浩一脸的自豪,他怜爱的摸着苏小宝的脸蛋,心疼的说:“只要苏小宝呼唤,我就马上赶来好不好?”

    苏小宝高兴得跳了起来,抱着叶天浩就热情的亲。

    苏欣怡直摇头,恼怒的阻止她:“没良心的东西,妈妈给你做这么久的好吃的,你这熊孩子都记不得。”

    “小宝记得,但是,小宝也喜欢叶爸爸做的饭菜,而且叶爸爸的英语比你好,叶爸爸又会讲故事。”

    “你……”苏欣怡气得不行,小小年纪,那么快就被他的糖衣炮弹给收买了。

    “好了,别跟孩子计较,你瞧你那点肚量,孩子是最纯真,她知道谁对她好,谁对她不好,说明你平常做的饭难吃。”

    苏欣怡适时闭了嘴巴,懒得跟他争。

    看见苏欣怡将孩子放在小区门口阿姨那儿,叶天浩惊讶的问:“你上班的时候就这样吗?”

    “嗯,有什么不对,我一直这样。”

    “你这个妈妈真是不称职,世上那有你这样的妈妈,孩子那么小需要有专人照顾,你太不负责了。”

    苏欣怡脸别向一边,她真的很无语,他凭什么管她的生活,她喜欢那样和他有关系吗?

    车子经过一家药店门口的时候,苏欣怡冷冷道:“停车。”

    “你要干什么?”叶天浩斜了眼眸看她。

    “我去买东西,你在这里等一下我。”

    “没什么东西,我帮你去,我这个方向顺手。”

    苏欣怡有些为难,总不可能告诉他要买毓婷吧!可她真的不想有什么意外。

    她愣了下,开始解安全带:“没事,不劳你,我自己去就是了。”

    “你是聋子吗?我说我帮你去。”

    “我的东西为什么要你帮,我自己去就好了。”

    “苏欣怡,你就那么不识抬举,难道你觉得昨晚的一切都是折磨吗?”单手擒住她的下巴,捏得死紧,逼她坐仰头对住自己。如果她敢说是,他一定会就地阵法,再让她尝试一遍,这快乐的折 磨。

    “不是。”她自然看出了他眼中的阴鸷,聪明的女人这时候就不应该说是,说是就是找死。

    轻轻抓放下他擒住自己下巴的大手,温柔又妩媚的说“我只是去买女人用品而已,怎么劳你去呢!”

    叶天浩疑惑的看着她:“真的?没有跟我玩鬼把戏?”

    “你真是阴暗,你先等我一下,一会儿就回来。”

    “哦,那你去吧!”

    苏欣怡暗自松了一口气,下车后忙朝着药店跑了过去。

    苏欣怡来到柜台,神神秘秘的对店员说:“小姐麻烦你帮我拿盒毓婷。”

    店员顺手将毓婷递给她,拿着毓婷正准备吞服的时候,发现有堵人墙站在她面前。

    叶天浩一把夺过她手上的毓婷,怒声道:“这就是你说的女人用品吗?”

    店员一个个伸长了脖子,诧异的看着她们,苏欣怡的脸刷的一下红了。

    她连忙拉着叶天浩小声的说:“咱们有什么可以出去说好吗?”

    “我问你这是不是女人用品?”叶天浩不依不饶,将毓婷一把没收了。

    “老板,对不起,下次不敢了。”关键时候,苏欣怡温柔的叫了一声,这时候必须得使出杀手锏。

    叶天浩他斜了眼睛看她,这小女人撒娇的本领绝对是一流,只是她唤他”老板”的这一声让他心里不太舒服。这种唤法她把他当成啥了?她又不是那啥,于是大力扯过她的身子,定在自己身前,“以后别淘气,记住听我的话,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她莫名的想哭,他是土匪还是强 盗,凭什么要这么武断霸道的干涉她,却还只能过点了点头,“好的,老板。”

    叶天浩哭笑不得,她左一句老板右一句老板叫得太顺溜。

    车子开了不远,叶天浩漫不经心的说:“别住那地方,你上班不方便。”

    苏欣怡一愣,家的地方离上班并不远,那后面是老房子,而且在顶楼,再说就算现在朵儿不在两人也平摊了房钱,这样的好事她可不愿意放弃,还有孩子也有人照顾。

    “叶总,对不起,这,这房子是我跟琳朵儿一起住的,她还要回来而且现在我们平摊房费。”

    “我这里没有对不起,今天晚上就搬,你下午可以提前回来,我会重新帮你找好地方,有人会帮你搬家。”

    苏欣怡泱泱地坐在他的面前再不说话了,他决定了的事情,她改变不了。

    越想越觉得没对:“叶总,你这样不应该跟许小姐商量嘛?”

    “我的事情干嘛要跟她商量?”

    “她不是你未婚妻吗?难道你不该跟她商量么?”

    叶天浩沉吟了片刻才道:“你以为我是你?什么都看别人脸色做事?”

    到了公司,苏欣怡第一件事就是找肖婷,刚进办公室肖婷主动招呼声音依然冰冷:“昨天的计划书做好了吗?”

    “做……好了,我已经发到您的邮箱了。”苏欣怡说得有些迟疑,因为她也深知正常人都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完成这个工作的。

    果然,肖婷愣然,疑惑地点开邮箱,里面的计划案确实是和她的一模一样的!

    她抬眸瞪着她,咬牙切齿地开口:“谁给你的?”这份计划书除了叶天浩有,她没有再传给第二个人。

    苏欣怡一怵,如果告诉她是叶天浩给的,她肯定要疯了吧!?如是,她故作随意地开口道:“是吴总监给我的。”

    “他怎么可能有计划书?我没发给他!”

    “我也不清楚。”

    肖婷狐疑地打量着她,良久,才不情不愿地冷声道:“出去吧!”

    苏欣怡得到对方同意后,快步走出她的办公室,想着早点回办公室和吴总监通过口风才行,省得一会穿帮了。

    这个肖婷也不知道前世欠了她多少,横竖看不惯她。

    吴总监见到他进来,指着地上的广告带吩咐道:“苏欣怡,帮我把这些带子拿到总裁办公室去。”

    “这么多?”苏欣怡错谔地打量着地上的一大一小两个箱子。

    “你搬小的吧,大的我来。”吴总监说着搬起大箱子,走在前面。苏欣怡一急,抱着小箱子追了上去。

    “总监……。”她迟疑着开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吴总监回头望了她一眼含笑调侃道:“怎么?想对我说什么?”

    苏欣怡不慌不忙道:“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你说。”吴总监言简意赅,却是如沐春风的打量着她,等待着她的后悔。

    “如果肖秘问到关于星达的广告计划书,你可不可以说是你给我的电脑文档。”苏欣怡追在他身边央求的说。

    吴总监不解地望着她:“为什么?明明就是叶总给你的。”

    “我不想让肖秘误会啦,她现在对我的成见很大,如果知道是总裁给我的肯定会气晕过去。”苏欣怡唉叹着开口。

    吴总监盯着她,好一阵之后微微一笑,道:“总裁对你挺好,算我没看错你。”

    “他只是不想浪费电,而且你也知道肖秘是故意的啦。”昨天我加班很晚,不过想起后面的事情,真有点叫苦连连。

    浪费电?吴总监失笑着摇头,在他看来,这事好像没那么简单吧?

    “放心,我会帮你的。”

    “谢谢你。”苏欣怡兴奋地道了谢,总算宽了心。

    肖婷正巧也在总裁室内,苏欣怡在心底哀嚎了一声,想着自己怎么在哪都能遇上她呢。

    她放下带子,道了声:“叶总,肖秘,我先回去工作了。”话刚说完一溜小跑地走了。

    “欣怡……”吴总监的话刚喊出口,已经没了她的踪影了。

    吴总监摇摇头苦笑着骂道:“这家伙,跑得比兔子还快。”

    “吴总监,你什么时候变得对下属那么体贴了?”站在叶天浩身边的肖婷开玩笑的说。

    肖婷很郁闷,好几次想收拾苏欣怡都是吴总监救场,按说她们的关系更近一些。

    “我好像一向来都对下属挺好吧?”吴总监无辜地摊摊手。

    肖婷随即装出一副随意的样子,笑笑问道:“是了,昨天苏欣怡弄坏了计划文档,她今天说是你给她重新拷贝了一份,我记得我的计划书没有发给你呀。”

    吴总监一愣,没想到她会问得那么快,飞快地敝了眼同样望着自己的叶天浩,呵呵一笑道:“昨天苏欣怡复印给我的时候,我想要文档发给客户,找叶总要的。”

    叶天浩似乎也不愿去招惹这种麻烦,听他这么说后轻吐了口气,看来那个苏欣怡还挺机灵。

    肖婷来回扫视着眼前的两个大男人,还是不相信,只是吴总监都这样也只有将信将疑地点头:“原来是这样,我说呢。”

    吴总监见她一副不完全相信的样子,忙转移话题,将箱子里的带子往叶天浩的办公桌上一压,道:“你要的去年的广告片都在这里了,请过目。”

    “我要你找几个,你怎么把全部搬来了?”叶天浩瞪着满满一箱片子,瞟了他一眼不满道。

    “你想看哪一个随便挑呗。”

    叶天浩翻看着箱子里的带子,淡然道:“新产品的广告准备什么时候开拍。”

    “下周一吧。”吴总监想了想,转向肖婷道:“你那个钢琴手不知能不能抽出时间呢?”

    “她说随时都可以。”肖婷收拾好自己疑惑的心,自信满满的说。

    这一次她要叶天浩刮目相看,她深信叶天浩不会看上许萌萌那个花瓶,他不过是暂时给她一块糖吃。

    叶天浩望了肖婷一眼,沉稳道:“最好别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是呀,你要跟肖小姐沟通好,到时明星们都到场了,她没到可就糗大了。”吴总监有些不放心,细心的叮嘱。

    偌大的办公室里,叶天浩坐在办公桌上办公,门砰砰地响了两声。

    “进来。”他冷漠的声音不带一丝的感情,淡淡地开口。

    “总裁,不好了。”唐丙文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说道。

    叶天浩慢慢的抬起脑袋,瞅着唐丙文,悠然道:“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有事就说。”

    “A城的深宫那边出事儿了,看场老大已经打来电话了,说叫总裁快点过去一趟。”唐丙文连忙说道。

    叶天浩眉头不经意间皱了皱,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去帮我订机票。”

    下午,苏欣怡正准备回家收拾东西,她的手机响了。

    “喂,搬家的事情等我回来再说,我得出去几天。”叶天浩临时有事要离开S城。

    苏欣怡有些高兴,连连点头道:“好啊,好啊!”

    叶天浩说不出的失落,没好气的说:“怎么?我要离开你很高兴?你很喜欢那个家?”

    “谁不喜欢自己的家,大小是我的避风港。”

    叶天浩摇摇头,无奈的说:“真是没水准,白痴女人记得早点起床给孩子做饭,就算起来不了,你也该给家里买点牛奶面包,别把孩子饿着了。”

    叶天浩态度很温和,像在交代妻子要好好照顾孩子一样。

    虽然苏欣怡对他极为不满,可人家一番热心,而且又是对孩子如此上心,看来苏小宝喜欢他也是有道理。

    苏欣怡点头应承:“你放心,我不是后妈,她更不是我捡了谋生的道具,我对她很好,所以你这个外人就不要操闲心。”

    “苏欣怡你找死啊!你对她很好么?我怎么没有感觉,你要真是不想在叶氏上班其实也可以。”

    苏欣怡拿电话的手在抖,难道他喝醉了,忘了她们之间有5年合同的事情?看看外面阳光明媚的天,她顿时觉得心情舒畅了不少。

    “叶总,你是要出差吗?”

    下一秒,叶天浩又回复了平静:“男人的事情,女人别过问,你好好上你的班,等我回来再搬家。”

    苏欣怡当即没有语言,她愣愣的点头敷衍道:“好,遵命。”

    接下来的几天,肖婷暂时没有找她茬,跟吴总监工作配合也满开心如意。

    没有叶天浩在身边,她好像很充实,只是苏小宝这货常常念叨:“妈咪,叶爸爸什么时候来给我做面条啊!他可是答应了我的。”

    “什么叶爸爸,给你说了多少次,以后你得叫叶叔叔,你爸爸早死了。”

    “妈咪,叶爸爸真的很帅!比我们小区二虎的爸爸还帅。”

    “傻孩子,男人帅有什么用?以后长大了千万别只看男人帅。”孩子还太小,说再多也没有用。

    苏小宝小大人的叹息:“哦,可我还是喜欢2虎。”

    “你喜欢他什么啊?”

    “我喜欢他给我零食吃,他总是将好东西给我,2虎说会一直对我好。”

    苏欣怡顿时觉得自己想得太复杂,孩子的心很单纯,她笑笑问:“既然这样,为什么你的零食不给他分呢?”

    “我的零食,我要吃。”

    “小宝,他给你零食,你也要给他,这叫礼尚往来。”

    “妈咪,给我讲故事吧!”

    苏欣怡看看墙上的时间,差不多该睡觉了,便给孩子讲故事哄着小宝入睡。

    看着孩子渐渐的长大,苏欣怡很庆幸当时听从了琳朵儿的建议,孩子可以净化人的心灵。

    想起叶天浩的话,她也可以选择不在叶氏上班,如果真是那样就好了,最好他能大发善心,把苏大户接回来,一家人可以团圆。

    苏姗姗也不知道在忙什么,说是来找爸爸,却只是开始露面,好久也不跟自己联系。

    这个姐姐还真是让人操心,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

    苏欣怡大着哈欠,准备洗脸漱口,门突然被推开,一个穿着黑衬衣的人挤了进来。

    原来她竟然没有关门,叶天浩从天而降,苏欣怡吓了一大跳:“叶总,你这是干嘛?”

    “我从这路过,来看看苏小宝。”他面上没有一丝慌乱,说得一本正经。

    苏欣怡不由得看了看,几日不见,他清瘦些许。

    “路过?”

    “恩。”

    “叶天浩,你智商有问题还是我智商有问题。”

    某人脸色不高兴,伸手想教训她,扬至上空又停下没好气的说:“我又不是看你。”

    “她现在睡着了,你别惊醒她。”

    叶天浩手里提着一个礼盒,去卧室巡视了一番,稍后轻手轻脚的出来。

    苏欣怡原本穿着睡衣,趁他进去的功夫,又将衣服穿戴整齐。

    叶天浩上下打量着她,这女人几天不见生分了不少:“你这是干什么?”

    “不干什么。”她没有抬头看他,冷冷的说。

    人的忍耐是有限的,叶天浩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戏谑的说:“你是在向我宣战,让我来征服你?”

    “神经病。”

    “有种再说一次。”

    苏欣怡突然感觉刚才的对话内容有些歧义,立刻紧紧闭上嘴。在口才PK上,自己似乎永远逊色一筹!

    “这才乖,我喜欢安静的女人,少给我搞那么大动静要是吵醒了孩子可不好!”

    叶天浩眉头微扬,冷清玄寒。像似宠 溺,又像似训斥,更 像是威 胁。

    “孩子你已经看了,你也该回去了。”尽管叶天浩气场很强势苏欣怡也不甘落后,竟然下起了逐客令。

    正当苏欣怡起身,叶天浩迅猛的扣住苏欣怡的后颈往前一拉,倾身吻了过去。

    刚开始,苏欣怡像极了小刺猬,面对叶天浩强势,又是打、掐、捏、抓。

    各种反抗根本没有效,十秒钟后,苏欣怡安静了下来。

    不是她松懈了,而是她们的体力悬殊太大,挣扎也只是无谓的挣扎。

    他得意的笑,一切都在掌握中。

    苏欣怡人晕晕层层,有点不可思议。

    苏欣怡几乎错觉肺里所有的空气都被叶天浩掠夺了去,好不容易得到释放时,极度缺氧的她已经感到天旋地转,什么都是模糊的,气息也是凌乱的,但是每一次都异常清晰,异常灼烈。

    人之所以区别于其它动物,就是因为人有理智!

    糟糕,今天她的身体似乎还有些回应他。

    身体里似乎还有什么在荡漾,不单是余味,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浓浓眷恋,浓到连她自己也不敢相信的地步。

    难道她喜欢上了他么?苏欣怡禁不住破口骂自己。

    当理智归来的一瞬间,苏欣怡感觉到自己是个不知羞耻的女人!

    叶天浩抿起唇,有些似笑非笑。他没有言语,只是深邃地注视着苏欣怡。

    “原来,你很想我,期待我的吻!”叶天浩一脸享受的回味着她的甘甜,不急不缓的说。

    这句话,像钉子一样钉在了苏欣怡的心间!整个身体立刻石化僵硬!

    即便她嘴上可以反驳出千言万语,但似乎身体刚刚已经表现出接受且欢迎的热情。

    苏欣怡憎 恨这样的身体!她不是应该恨他么,怎么会迷恋和他有关的东西。

    泪,不知不觉中在眼眶里打转,她真是意乱情迷,这可恶的家伙强吃了豆腐还要拌猪吃相?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硬生生的将泪光逼退。

    自己已经输了,可她不想自己输得那么没尊严!下一秒,苏欣怡狠狠的抽了自己一耳光!

    叶天浩愣住了,他真的没想到,苏欣怡会是这样的表现手法!可苏欣怡脸颊上那清晰的手指印,却是那么明显突兀。

    “你疯掉了?!干嘛打自己?就算要打也只有我可以打,除了我之外别人都不行,你也一样,当然你乖乖听话,我是不会轻易对女人动手!”

    他的心竟真的有些心疼,两个耳光很费力能感应到刺痛,叶天浩很不解,难道跟他接吻有这么难受么?明明她也很享受的样子。

    正当苏欣怡准备离开时,手腕再次被叶天浩抓住,“你何必要这样惩罚自己?难道你没有想我?不是给你说了,除了我谁也不可以打你。”

    “叶天浩,你混蛋,我没有,没有,我没有想你,我干嘛要想你,你是谁,我不认识。”苏欣怡胡乱的说了好多。

    苏欣怡挣扎不开,便气急败坏的用额头朝叶天浩的胸口用尽全力,用力的撞了过去。

    “呃……”叶天浩吃疼的轻哼,胃部一阵痉 挛,虽说大部分血液被回吞,但还有少许的溢出了嘴角,滴落在苏欣怡的手背上,艳红刺目。

    苏欣怡诧然了!自己什么时候练就了‘铁头功’?!竟然把叶天浩撞得口吐鲜 血?!

    她有些犯傻了!怔怔的看着叶天浩,努了努嘴,不知如何开口。

    “怎么,你想谋杀亲夫?!”

    “叶天浩从餐桌上抽出几张湿巾,擦拭去了嘴角的血液,包括苏欣怡手背上的。

    “你不是想离开叶氏吗?我成全你。”

    苏欣怡不可思议的打量着他,不会又有什么新花招,他会这么好心吗?

    “不会又有什么条件吧?”苏欣怡淡漠的看着叶天浩,笃定的说。

    “难道你想在这里过一辈子?”

    叶天浩冷下那张俊脸,棱角分明但冰寒之至,她对自己一直防备,他真的想不通,许多女人知道他身份都极尽的讨好,而这个蠢女人却要远离他。

    “我的生活与你无关,我就喜欢碌碌无为,不要以为你有钱我就会赖上你,说实话我不想跟你有任何瓜葛,如果可以最好咱们从来没有认识,如果你想用钱来控制我,那我只能替你感到悲哀!”苏欣怡淡淡的冷笑,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淡漠。

    “可我吻你时,你明明有感觉!”

    叶天浩嘴角勾起一抹笑,做我的女人有这么难受?名利地位,物质你都拥有还不够么?我会让你快乐!

    叶天浩的话,像个魔咒一般,深深嵌入了苏欣怡的脑海。

    自己真的对他有感觉吗?为什么跟他亲吻时,会有向往中爱情的甜蜜?

    可自己不会再对任何人动心,何况是他,更不可能,就算他对小宝不错,就算他是大总裁,可叶妈妈的态度,她没有忘记,还有他是诚西的大哥。

    她们不可能,她可不想趟浑水。

    “不会有下次了,你的游戏,我玩不起!你走吧!”苏欣怡收起了自己的思绪,平淡坚定的开口。

    “唉,我真够失落的。白白长了这张英俊潇洒的脸,有钱又怎么样?居然赢不了一个白痴女人的心,不过,我说过,你早晚主动爱上我,我等着那一天到来。”

    叶天浩不明白为什么所有女人都对他殷勤招呼,唯独她高昂着头,偏偏他不服。

    他曾一次次告诫自己,她不是一个值得自己动心的女人,见惯了各式女人的他怎么可能如同初涉爱河的人,在她面前,商场上的睿智减了不少。

    苏欣怡冷漠的笑,他还真是自恋,一个穷得只剩下钱的人,他当自己是谁?只要想想他跟许萌萌,还有什么肖婷之辈的事情,就觉得不舒服。

    天,难道她在吃醋么?不,她才不会吃他的醋。

    “好,那你慢慢等,我要睡觉了!”

    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破碎的家,心情没来由的糟糕,想来人都是自私,苏大户可以苟且的活着,苏姗姗一样,打着找父亲的旗号,现在都没有下落,家里就剩母亲一个人。

    泪,滑落,晶莹剔透。

    蕴含着太多的渴求、无助、憧憬、彷徨……

    “你好像很痛苦!以为我非要你做我女人么?愿意做我女人多了去,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你算什么?不过是看你孤儿寡母想照顾你罢了!”她的眼泪,让他不舒服叶天浩目光深邃起来。

    “谢谢你的照顾,我承担不起,叶大总裁还是走吧!”苏欣怡自言自语。

    “走!我马上就走,以为我愿意看你哭丧的脸?明天早上最好别迟到!”

    叶天浩终于还是抓狂了,他在A城跟一伙人因为打斗受伤了,连夜回来就是为了看她的脸色么,真是一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他回到这个城市第一时间就是见她,然,她一脸冰霜。

    苏欣怡淡淡冷笑:“你放心,我不会迟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