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v17章:瞎侃而已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16本章字数:8938字

    这小女人因为他说的话而难过,他真不是故意,不过是男人之间吹牛瞎侃而已,他不是一个轻易动情的人,商业场上的利益链练就了他的理性思维,他很少像现在这样患得患失。

    叶天浩坐到车子上,不放心的给苏欣怡电话,想要解释刚才的事情。

    没有女人会欣赏一个不专情的男人,即便世上根本就没有忠贞的爱情,可女人们一样幻想,希望遇上她们的男人从此只爱一个,他那番话显然太伤她心了。

    电话响了几声,没有人接听,叶天浩心情更加忐忑,已经坐到车上的他,迈出一只脚,迟疑了下又钻回车里,这下再打已经关机。

    她真的生气了,她不生气才怪,叶天浩一阵苦笑,都怪自己一时嘴快,忽略了她的感受。

    担心她做梦也会狂躁,叶天浩的愧疚被慢慢放大,早知道就不要这样说,现在一切已经来不及了,他只好发信息:“难道你因为刚才的话生气了?”

    等了好一阵,对方没回,她怎么可能回他呢!就算今晚看不见明天醒来还是可以看,于是他又接连发了几条。

    “钟文斌还小,你俩的确不合适,我是真为你们考虑,你们这样下去很危险,我是过来人好心帮你分析,你不要总把人想得那么好,他能给你什么?现在倒是风花雪月,以后怎么办?你可还有个孩子,怎么也该找个经济基础好点的人,常言不是说输在起跑线上,孩子要是跟一个普通人以后那有机会考好大学,那有机会出国或者成为老板的可能?”

    看着一长串的字,叶天浩斟酌了下又添了一句:“如果你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以后不要跟他走太近,我是为你好,同时也是为钟文斌好,叶氏不允许员工之间谈恋爱,相信他离开叶氏很难找到像现在这样收入的工作吧!”

    在按完发送键,他心情轻松多了,既然捏住苏欣怡的软肋,相信她会顺着自己规划走,知道她疼爱孩子,希望孩子有个好将来,也知道她肯定不愿意钟文斌失业,相信她会有分寸。

    叶天浩本来还想说一句,我不是故意的,可骄傲的他不允许自己在女人面前低头。

    再说这边的苏欣怡不难过是不可能,当然她还没蠢到以为叶天浩会真喜欢自己的地步,只是他直白的话让她失望透顶,以为某一瞬间他也会像自己一样心动。

    原来不是,她算什么?她什么都不是,他不会为一个女人而活,他只爱自己。

    钟文斌让她很感动,只是感动而已,他越对她好,她越害怕无以回报,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朋友,同样也不是每个对你好的人都可以成为你爱人,爱情不是交易,也不是我爱你,你就必须爱我,能吸引你的人或许他不够爱你,但你偏偏就喜欢他的气息,愿意一辈子待在他身旁。

    都说女人很傻,爱情中的女人尤其如此,苏欣怡觉得自己就是被叶天浩耍的白痴,别提又多懊恼和烦心。

    叶天浩的短信对她来说就是冷笑话,他不当自己是谁,她也不会当他是谁,这个世上没有谁是谁的谁,没有谁离开谁就不能过,日子照样过。

    爱情算什么东西?她可以不要,她有小宝就够了,如果没有遇上一个相互喜欢的人,她情愿孤独一生,有人说爱情最后就是欺骗和谎言交替,看来还有这么一点道理,虽然理粗却真让人觉得寒心。

    轻轻的抹干眼角的泪,为一个不值得的人哭泣只有傻瓜才干得出来吧!

    她心里暗骂自己,苏欣怡,你是一个大傻瓜,谁让你爱一个不该爱的人。

    回头还来得及吗?她以为自己可以尘封冰冻自己的心,没想到被 压 抑的她遇上他就失去了方向。

    窗外,一轮暗淡的月光如她的心情,朦朦胧胧的洒在夜空中,仿佛世界是一片汪洋大海,而她一个人在孤岛。

    这个世界越来越看不懂,这个世界能仰仗的只有自己,何况感情的事情,没人可以帮忙。

    周末为了在超市抢到特价产品,苏欣怡照例将孩子放在门卫阿姨那儿,独自去战斗。

    苏欣怡眼疾手快,采购了不少特价产品,看着满满的一筐,无比开心的笑了,她跟苏小宝又有口福了。在穿过商场旁边的小巷子里,感觉身后有细微的脚步声在靠近。

    她疑惑地回头,身后什么都没有,只有几个行色匆匆的路人。

    可是等她继续走路的时候,那脚步声也随之响起,而且越来越响亮。她再度回头,被突然横出的几位黑衣男子吓得尖叫一声,差点掉了手中的鱼。

    “不许叫!”其中的一名黑衣男子对她怒斥道。

    苏欣怡后退,再后退,只到抵到墙边时,才不得以地停了下来。惊恐的目光来回扫视着眼前的三个陌生男人。

    “你们想干嘛?”

    “小妹妹,买的东西还不少呀?让我看看这是什么?哦,是新鲜的鱼儿啊!”另一位男人意味深长拍拍她的小脸,嘿嘿冷笑,惹得旁边两位也跟着干笑了起来。

    苏欣怡知道来者不善,忙赔着笑起来:“呵呵,是呀,准备回去煮鱼汤呢。”

    “你这生活过得不错呀。”

    “不,我没钱!都是超市抢的特价的!”苏欣怡慌忙摇头,要劫财的话,他们找错人了,她幻想过要是自己力气好,她说不准有可能走歪门邪道抢钱,虽然风险大,可赚钱分分钟实在有不少人会干,想必他们就是吧。

    中间的男子冷笑一声,道:“你没钱,但你有迪洛克亚呀!”

    又是因为钻石而来了,苏欣怡快哭出来了:“各位大哥,我真的没有钻石,我也没见过那颗你们要找的钻。”

    “不交出来是吧?那你就先下地狱吧。”黑人男人掏出黑色的枪枝,恐吓地抵在她的腰间。

    苏欣怡望了一眼巷子外面人来人往的大街,想着他们定是不敢在这闹市里开枪。心一横,一脚踩在其中的一只脚面上,趁那人哀嚎的时候挤出人群,死命地奔跑起来。

    “站住!”黑衣男人怒吼着,砰的一声响,是子弹打在下水钢管上的声音。苏欣怡大惊!这群疯子居然玩真的?!

    正当她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右手突然被一只大掌抓住,耳边是一声低沉的男音:“快走。”

    苏欣怡没管不了拉着自己的人是谁了,以最快的速度跑在巷子中。

    听着后面呼呼的枪声,赛嘉乐眉头轻拧,只恨这她怎么跑得那么慢。

    莫名熟悉的香味,没想到这么多年,依旧记得清清楚楚,这大概就是初恋的味道。

    她微微抬头,看着伫立在自己面前的挺拔背影,一阵恍惚。

    记得他第有次打架,也是为了自己。

    “愣什么?快跑啊!”猛的听见低哑的带着一丝焦灼的声音,只觉得手上已紧,被人紧紧地握住,拖着一路狂奔。

    她不知道他们刚刚发生了什么,只觉得后面的叫喊声,大骂声逐渐远去,耳边只剩下呼呼的风声和两个人急促的呼吸。

    终于,跑远了,外面阳光猛的泻下来,一片光明。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苏欣怡松开了手,撑着膝盖呼呼的喘气。

    而眼前的男子却站定,伸了伸懒腰,嘴角还有一丝未冷却的笑意。

    “哈,哈哈哈……”两个人同时有默契的笑了起来。好像冰雪消融的声音。

    “嘉乐谢谢你,我还以为你又要打架,我以为可以看上一场好戏,他们可都带着枪!”苏欣怡讪讪的说,虽然那天晚上知道真相很难受,不过她还是想通了,赛嘉乐说得没错,那是他真实的想法,而且又信赖她,做不了恋人还可以做朋友,她已经原谅了他。

    赛嘉乐只是淡笑,上午十点的阳光不是很强,照在他的身上好像在闪光一样,温润的气质随之流淌,他走近,揉了揉苏欣怡额前的碎发:“爱惹祸的丫头—你跟他们有什么过节吗?要不是我今天正好路过,真不敢想象会是什么后果。”

    苏欣怡鼻子一酸,她们多少年没见了,久违了旧时光。

    这一刻,她仿佛回到了过去,他就在她的面前,笑颜如花。

    她笑了,因为赛嘉乐的一句话,莫名的心酸涌上心头,她裂开了嘴,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她,很久没有敞开痛哭了,一直,一直强颜欢笑,她很累,很疲惫,想找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为什么就这么难呢!

    苏欣怡低头掩饰:“这里有风,沙子——”

    她不想要赛嘉乐知道自己过得不好,不想让他知道她此时心里血流如注的难受。

    还没说完,就被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一只手抚上她软软的头发,声音中带着一丝暗哑与深情:“苏苏,我很想你。”

    一直很想你,你知道吗?

    苏苏,你是我爱了,就不能再爱的人,苏苏,我爱的是你,对诚西是有责任,一种友情的责任,我不想失去任何一方,才导致当年失去你。

    赛嘉乐的解释令她欣慰多了,她受了很严重的伤,她需要一 剂 猛药可以将她彻底治愈,虽然知道这根本不可能,但还是很开心。

    苏欣怡笑了,她也紧紧抱住了赛嘉乐:“嘉乐……”

    我的嘉乐终于回来了吗?

    眼泪从眼角滑落,在微笑的脸颊流下晶莹的弧度。

    他们就这样静静的走在路上,时光好像又回到上学的时,两人牵手在校园散步。

    她们第一次认识跟今天情况差不多,那时候苏欣怡一个人在外面走路遇上几个小混混调戏,赛嘉乐捡起一块砖头在地上摔成两半大声道:“谁敢对她无理,明年的今天就是他的忌日。”

    小混混不过是欺软怕硬,看见横的来了,没趣的离开。

    后来,她们在一起还遇到过几次,每次都以赛嘉乐发狠至胜。

    苏欣怡问他:“嘉乐,你不害怕吗?”

    “我怎么会不怕,傻瓜,可为了你,死我也不害怕,其实,我也心虚,我是假把式。”

    苏欣怡感动,曾想这辈子只爱他一个人,然后直到终老她们也不放手。

    可事实弄人,她和他还是人各天涯,她的身后再也没有他保护,再苦再难也只有靠自己。

    苏欣怡缓了缓情绪,淡淡道:“嘉乐,你怎么会在这里?”

    赛嘉乐浅笑:“刚刚看见你进去,有些好奇,不知道你要干什么。”

    苏欣怡佯装薄怒:“你跟踪我?”

    他只是无奈的看了她一眼,慢慢的吐出:“你总爱惹祸,你一个人去那里,我不放心。”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有让苏欣怡这么多年平静的心情掀起一丝涟漪,心底好像有一股暖意慢慢的涌起。

    他冒着被认出的明星身份,跟在她身后保护她,只为了一句“我不放心。”

    她笑了,笑的那样释怀,有这样的话就够了,至少她没有白爱一场。

    他们之间隔着的几年时光好像瞬间消失,他,又变成的那个昔日的嘉乐。只宠自己,只疼自己的嘉乐。

    他们在停车场停下,苏欣怡这才发现自己一口袋美食在奔跑过程中也不见了,更重要的是她想起了吴总监吩咐的新产品企划案,她忘了拷进邮箱。

    “你要回家吗?我送你。”赛嘉乐打开车门,声音温柔似水。

    “哦,不,我还有别的事情,带我去叶氏。”苏欣怡钻进他的车子,所以没有看到赛嘉乐的眼神蓦然一冷。

    赛嘉乐坐到驾驶座上,他是一个聪明的人,也是一个善于观察的人,叶天浩跟苏欣怡的关系非同寻常,不是一般的老板与员工的关系。

    虽然现在的他没有资格过问,可他心里还是不甘:“你去那里做什么?”极力压制自己,近乎平静的声音。

    苏欣怡出了一会儿神才反应过来:“吴总监有工作上的事情交代我周末加班完成,昨天走得匆忙忘记拷进邮箱了,我去顺便带回去。”

    苏欣怡笑的有些无奈,吴总监对她真的很好,如果不是他,现在还在后勤部,所以她很珍惜,每次都抢着做事情,虽然钟文斌有提醒过她说吴总监有问题,但她觉得还好,一切正常。

    赛嘉乐是知道她在叶氏上班,当初他第一次和肖雅去叶氏就看见,有些诧异,却没有跟她打招呼,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她,没想到会在叶氏碰见她。

    赛嘉乐“嗯”了一下,便不再做声。

    到了叶氏公司的门口,苏欣怡下车,本来想好好谢谢他,但也不知道自己要忙到什么时候,便叫他先走。

    却不想,赛嘉乐只是微笑着说:“今天没有事,我等你。”他的笑让人温暖如春,苏欣怡觉得好久没见,有很多东西想问,便点了点头。

    她推开旋转门,闲庭信步的走进叶氏的大厅。

    这里很大,大的抬头也望不见顶。不愧是本市最富盛名的叶氏集团,连公司都奢华的像个宫殿一样。

    她叹了一口气,急匆匆的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突然感觉到什么,苏欣怡便猛然停住了脚步——

    她的脑袋轰的一声响,身子瞬间僵硬在原地,动弹不得。

    她的脸一抹惊恐划过她的眼睛,逐渐扩散充斥开来。

    只有那颗狂跳的心脏提醒着她,此时她还在呼吸。

    否则,她觉得下一秒,心脏就要从嘴里跳出一样。

    苏欣怡彻底石化在那里。

    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消失了一般,她的世界瞬间昏暗下来,只剩下她的眼神,紧紧的盯着那被一堆人簇拥而来的他——

    老天为什么要开这样的玩笑,竟会碰上——他

    冤家路窄,看来还真是如此。

    他是她的噩梦——今天他怎么也在,平日休息的时候不都看不见人影么?

    自从上次那晚的对话,两人还没有正式交锋,她没有回复,她只想安静的生活,苏欣怡以为她们可以很久不见,没想到再见时她的心依然为他砰砰的跳。

    心跳加速,下一秒,她感到自己的心脏就快要跳出来。

    叶天浩一套银灰色的西装,本来略显老气的颜色穿在他的身上却是那样令人瞩目,他在众人中间就像有一束光照在他的身上一般,耀眼的让人没有办法移开眼睛。

    她想起那天晚上,叶天浩和钟文斌的对话记忆犹新,冰山一样冷酷的他,真的很冷。

    稍后,她镇定自己 ,她有什么害怕,既然他说得那么清楚,她也没必要贴着脸跟他周旋,再说她还没打算跟他有什么呢!

    “叶总,周末好啊!”心里即便有一百个不情愿,还是主动的跟他打招呼,毕竟是公众场合,人都带着一张面具,她又何必跟他真诚呢!

    叶天浩灿烂的微笑,嘴唇微微上翘保持一个弧度,苏欣怡最恨他这样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苏小姐辛苦了,周末也来加班么?真是很欣慰,如果叶氏所有人都像你这样觉悟,我也就放心了。”

    虚伪,真虚伪。

    苏欣怡心一愣,原来,一切都是自己想多了,他过得多好,多自在啊!他根本就没当回事,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他还可以再虚伪点吗?

    如果有年度最佳虚伪奖一定非他莫属,谁敢跟他争,苏欣怡第一个不认同。

    “好了,不打扰叶总,我去办公室拿资料。”

    “不存在打扰不打扰,反正我也只是过来看看。”叶天浩站在原地没有动,心里着实奇怪,这女人云淡风轻,让他十分好奇。

    那天以后,他有想过找她,可想想她跟钟文斌那不是她出错了吗?干嘛他要道歉,再说他短信也说得很明白,相信她不是一个不识时务的人。

    可这么些日子过去,她竟然像风一样,平常还偶尔到总裁办公室送送文件,现在学会了指使新员工,绕着跟他不见面,她真是越来越长本事了。

    今天的她穿了一身休闲的衣服,头发扎了一个干练的马尾,未施粉黛却明艳照人,看上去心情不错,难道钟文斌那臭小子还在继续跟她表白?

    难道她动心了?叶天浩的喉咙噎住了什么东西很似不爽,还没有这样被人无视过。

    苏欣怡快速的朝着电梯走去,不想跟他多说,如不是因为在公司才不会搭理他。

    想着赛嘉乐还在等她,今天她心情就特别愉快,哼着不着调的歌儿。

    在办公室拷完东西,便利索的去坐电梯。

    虽然说叶氏工资高,加班也是常有的事情,苏欣怡看看今天坐电梯的人还不少。

    趁着电梯门打开,不断有人进来的空当,抬头望见旁边的男人,叶天浩也在。

    整个人一震,好巧不巧的,叶天浩也在看她,看不出他什么意思。

    蠕动自己的小唇冲他比了个无声的口型:“去死。”管他明不明白她的意思,她就是讨厌他,她恨他,自私无情的冷漠男人。

    四目相对,叶天浩干脆正过眼睛,死死盯住她,想要问问她何以开怀,为什么在别人面前就一副开心要死的样子,而在他面前就跟死鱼一样。

    让他去死?他死了她要跟着谁?他可舍不得她,还没有人这样对他。

    叶天浩越想越气,本来自己就曾不只一次地警告过她,别去招惹钟文斌。可结果呢?不但是跟钟文斌暧昧不清,有出来一个什么明星,这女人还真不省心。她当真以为自己是白痴,就这么任她戏耍任她玩弄吗?

    叶天浩的眼眸愈发的狠戾,甚至隔着几个人也挡不住他眼底的锋芒。

    苏欣怡被他盯得有些受不了了,紧张地低眸咬唇,再不去与他对视。

    叶天浩将握紧的拳头一握再握,紧得不算长的指甲都快 嵌进皮肤里。

    如果现在不是在电梯里面,他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

    突然,电梯间“嘎嘎”作响,紧接着”轰隆”一声,伴着一阵猛烈的摇晃,整个空间霎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啊——”所有人都惊恐地大叫了起来,你推我攘地去按电梯按钮旁的话筒和警铃。

    苏欣怡也被吓了一跳,满身满心的惊慌还没来得及喊出声来,便感觉自己的腰被一个强而有力的臂弯揽进了怀里。

    叶天浩?

    这熟悉又陌生的气息,这霸 道又毋庸置疑的动作,不是他还能是谁?

    抬头想说些什么,放在自己腰间的手臂突然又消失不见,紧接着脸 庞被一双温暖的手掌完全包裹,迫使她不得不抬起头来,正撞上什么东西。

    苏欣怡睁着大大的惊恐的眼睛,却看不到任何东西,只感觉到他在拼命威胁自己。

    想要张嘴尖叫,现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难道电梯事故是他预谋的么?

    可自己所有的声音都被那个强烈的力量完全吞噬,就连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稀薄。

    这……是吻吧!有人在吻她?

    叶天浩?

    这个神经病,发了疯了竟然当着公司这么多人的面在电梯里面吻 她!他究竟想要干什么?他不要脸她还要,更何况他那晚说得那么轻松自在,他嘲笑钟文斌没眼光,见的女人少了,他就那么维护他自己尊严,任意的践踏她的尊严。

    苏欣怡越想越气,她恨他,恨死他了。

    苏欣怡想逃,更想要阻止他,却根本无能为力,因为她早已全身没有力气,如果不是他的身子撑住自己,恐怕自己早就因为缺氧而摔倒在地。

    耳边都是嘈杂的惊叫声、呼救声,有人轻声唤着,有人失声尖叫着。

    摔倒的前一秒钟,苏欣怡只觉得自己突然被那高大的身子带动着旋转了半圈,后背便紧紧贴向了金属的铁壁,而那健实胸膛的主人,在压上自己的同时,用背抵住了后面的推搡,阻隔出了另一个世界。

    她的身体愈发的虚,只觉得整个人又缺氧又口干舌燥到了极点,于是本能地去抵御他。

    “里面的人别惊慌,片区停电,酒店的备用电路刚刚卡了一下,现在已经正常运行,很快就能供上电放大家出去。”电梯门外传来了响动,苏欣怡知道,她必须得让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松开,可这男人愈发的抱得紧。

    松开……叶天浩你这个神经病,快松开……苏欣怡一边用力在心里嘶喊着,一边使出了仅存的一点力气去推开他。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多,越来越近,甚至整个电梯抖了一下,好像马上要供上电的样子。

    他终于放松了她,快离去的时候,小小声道:“再让别的男人碰你一下试试,下次我们就玩点更有趣的,哪人多我在哪要你。”

    “轰隆”一声,电梯按钮的位置首先亮了起来,紧接着整个电梯的灯光都在狂闪中恢复正常。

    苏欣怡这才看清楚了面前的状况,大家面面相觑,好像看出了什么名堂却故意假装不知,

    苏欣怡有些恶寒地撑住了自己有些虚弱的身体,刚才的一切像做梦一样,可真实感还在。

    电梯在一楼,苏欣怡一溜烟穿了出去,今天可丢尽了脸,还不知道明天会怎么疯传。

    现在的她很狼 狈,如果再呆下去会更狼 狈,必须远 离这个可恶的男人。

    远远的看见赛嘉乐的车子,苏欣怡笑了,有时候换一个方式相处更轻松。

    “欣怡,差不多该吃饭了,咱们一起吃饭好吗?”赛嘉乐打开车门,一脸春风的说。

    豪华却不失雅致的高级餐厅,赛嘉乐与苏欣怡临窗而坐。

    苏欣怡看着窗外灯火阑珊的城市,又仰头看了看夜幕中的漫天繁星,终于从刚刚的那一幕中慢慢的回过神来。

    她转过头,冲着赛嘉乐淡然一笑:“谢谢你,嘉乐。”

    谢谢你今天又帮了我一次,谢谢你带我来这里,谢谢你什么都没问。

    其实就这样静静的享受着安宁也挺好,突然发现自己再也不会爱上谁,有一瞬间她有错觉,他还是那个翩翩少年,而她早已不是当初的她,她的感情一塌糊涂,她的生活十分凌乱,再也没有资格配上他了。

    赛嘉乐切着盘中的牛排,脸上的笑意一闪而过,听到她说话,微微抬头,嘴角含笑:“怎么谢我?”

    苏欣怡没想到她多此一问,怔了一会儿,随即笑着说,请你吃龙虾怎么样,又香又辣的天浩虾。”

    她记得他以前很爱吃龙虾的,两人经常一起钓龙虾烤来吃,后来,他也常常带她去龙虾店,还记得他在学校的奖学金便是这样天天带着她吃没的。

    那时,他们不知道吃了多少啊,她一个人便能吃一盆呢。

    苏欣怡呵呵的笑了,好像回到那时的时光,那时的味道。

    赛嘉乐也低低的笑了。

    他将切好的的牛排递到苏欣怡的面前,温柔的说了句”好。”

    他那时之所以那么爱吃龙虾,只是因为她极其爱吃。

    苏欣怡吃了一口,只觉得味道很是可口。

    “苏苏!”

    “嗯?”抬头间却陷入了一双深邃复杂的黑眸中,赛嘉乐的眉间微皱,似乎在思考什么。

    “怎么了?”苏欣怡见他喊自己,又迟迟不开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在挣扎什么。

    赛嘉乐蓦然笑了:“没什么。”他顿了一下,继续:“过几天我要去香港拍摄外景,你要不要也顺便去那里散散心。”

    他的笑给人一种清晨的阳光的感觉,不带一丝杂质,他真是温润而又魅力,一笑倾城这个词常常形容女人,其实用在他身上也蛮合适。

    苏欣怡低头,被赛嘉乐看出来了。

    从刚刚开始,她就一直在笑,装作若无其事,装作毫无感觉,只是她自己心里明白,自己的笑是那么拙劣。

    香港,购物天堂,那时候她们曾经说过等以后有机会一起去香港玩,现在她怎么可能离开,家里有孩子,还有工作要做。

    “嘉乐,你去就是了,我工作上走不开。”

    “欣怡,你忘了曾经我们有说过一起去香港吗?以前我以为这样的机会不会再有,直到再见到你又燃起了希望,我好想带你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苏欣怡嘴里的牛排如嚼蜡一般没有味,迟来的邀请来得太晚,她们已经回不去。

    “对不起,我确实走不开,以后有机会再说好吗?”苏欣怡实在不想看他难过,她不敢抬头看他。

    赛嘉乐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鼓起勇气道:“是因为工作的事情吗?”

    “也不全是,我还有孩子要照顾。”实在没有退路,苏欣怡只好用苏小宝来做借口。

    赛嘉乐握着她的手,温柔的说:“苏苏,孩子是怎么回事?虽然我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但我知道一定过得不好,幸福的女人不会是你这样。”

    “没事,我还好,我很好。”她不想谈自己的故事,只好避重就轻的说。

    “苏苏,让我照顾你好吗?补偿过去的犯下的错,希望你能给我机会,就算你有孩子我不在乎,会当自己亲生的一样疼爱,因为爱你所以爱你的一切。”

    苏欣怡很感动,只是很快理智告诉自己,她和他再也走不回去,她们已经是过去。

    “嘉乐,别傻了,你是大明星,我是平民女,咱们不会再像过去那样了,不过我还是愿意当你的好朋友,有机会再见到你就很开心很开心了。”

    她说的是真的,时间可以改变一个人,她们再也回不去。

    赛嘉乐摇头,不甘拉着她的手:“欣怡,别这样,如果你愿意,我们还是跟过去一样。”

    “不,我不愿意,我只想做你的朋友,静静的分享着你的开心和不开心就够了。”

    苏欣怡说完,不由得看向不远处,有两个熟悉的身影,不是叶天浩和许萌萌又是谁。

    看见两人卿卿我我的样子,她顿时没有食欲,莫名的泄气,刚刚还在电梯吃她豆腐,转身又跟许小姐腻歪上了。

    “苏苏,你怎么了?在看什么?”赛嘉乐看见她一脸心思,不由得看向不远处,待看明白了,顿了顿若有所思:“好像他们感情还不错。”

    苏欣怡嚼在嘴里的牛肉瞬间无味,愤愤的说:“她们在一起也不错嘛,至少可以不用去害别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喂喂,那可是你的老板,你不想混了,他还是蛮专情的男人,听说为了妻子一直不娶,人家可还在等她呢!”赛嘉乐何尝不明白,喝了一口红酒,有些幸灾乐祸的说,因为他不是傻子,知道叶天浩跟许萌萌肯定不同寻常,最重要的是他貌似对苏欣怡也有好感,这让他隐约不安。

    “老板又怎么样? 我当他是老板,他没有当我是员工,再说不是当时犯糊涂,我怎么会在叶氏。”苏欣怡越说越激动,小脸红彤彤的特别可爱。

    赛嘉乐的手搭在她肩上,亲密的拍掉肩上的一根头发:“苏苏,既然工作让你不开心,这样不如你辞职,我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