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信使的行踪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10本章字数:2199字

    第三章 信使的行踪

    “晚晴小姐,您果然猜的不错,我们的信使应该暴露了。”中年人眉头紧锁,脸色有几分担心。

    眼前的这个女孩叫夏晚晴,听着中年人的话,她的眉头也微微皱起,说道:“带着他去附近的商店换一身行头,然后在老地方等我。”

    “晚晴小姐,我没听错吧?”中年人重复了一遍。

    夏晚晴面露微笑,朝中年人点头。骁童不禁看得醉了,眼前的这个女人微笑很美,如同三月开放的花朵,给人温暖而恬静的感觉。

    “走吧,小子,看什么看,再看挖掉你的狗眼。”中年人喝了一声,吓得骁童一个啰嗦,冷不丁打了一个寒颤。

    接下来的时间显得不太真实,骁童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下,由乞丐摇身一变成为帅哥。令他更加惊讶的是,他身上的一身行头花了六千多块。烧钱的节奏,他仿佛置身梦中,看到穿衣镜中的自己,他掐了掐胳膊。

    肉疼,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走吧,晚晴小姐就是太善良了,哎.....”中年人瞪视了骁童一眼,冷声喝道:“看够了没有,人模狗样,算你走运。”

    骁童被带到附近的一家咖啡厅,骁童听说过这家咖啡厅,乃是这个城市中最为高档的咖啡厅之一。在无人的角落,夏晚晴神情忧伤的摆弄着咖啡。

    从骁童的角度来看,夏晚晴仿佛出水芙蓉,清丽脱俗的气质令四周黯淡。她仿佛置身于幽谷中的兰花,静静的绽放着空灵,她不属于凡尘。

    “请坐。”夏晚晴的动作优雅,一脸令人如浴春风的笑容,简直要令骁童彻底融化。

    骁童如坐针毯般坐下,动作忸怩,神色紧张,低着头看着桌子,如温顺的邻家小媳妇。

    “联系你的人可是她?”夏晚晴递过来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人漂亮,身材高挑,一眼看过去就会流鼻血。

    骁童仔细的看了几眼,心跳在瞬间就加速起来。这个女人就是世间的尤物,天使般的面庞,高挑的身材,尤其是盈盈一握的小蛮腰,看一眼就产生无限的遐想。最致命是小蛮腰上方凸起来的酥胸,堪称是乳神级别。

    他的下体就在盯上酥胸的瞬间有了反应,他的脸庞瞬间变红,连忙害羞的转移视线。真是没有用,骁童暗暗骂自己。完美的女人,骁童脑海中出现这个词语,这是每个男人都渴望春宵一梦的极品女神。

    “没有,绝对没有见过。”言归正传,骁童的确没有见过照片上的女人。

    夏晚晴一阵狐疑,出声质疑道:“你再好好看看,你确定不是她?”

    骁童一本真经的扫视一遍,最后认真严肃的点头,“我确定,不是这个女人。”

    一旁的中年男人猛地站了起来,冲着骁童吼道,“你小子好好看看,到底是不是这个女人?”

    下午的咖啡店客人少,中年男人声音洪亮,震得骁童手足无措。他呆在了沙发上,一时间无言以对。他眼角的余光看见了中年男人的怒容,如同野兽般的狰狞。

    “鱼叔,你镇定一点,别总是这样火爆,伤肝,对身体不好。”夏晚晴瞪视了中年男人一眼,眼神中露出责备,示意他坐下来。

    被夏晚晴唤为鱼叔的中年男人坐了下来,一脸歉意,说道:“晚晴小姐教训的是,我会改正的。”随即瞥过头,心平气和的说道:“小子,你仔细看看,难道不是这个女人么?”

    骁童观摩了半晌,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不是这个女人。”

    鱼叔和夏晚晴一阵惊愕,表情明显僵硬了几秒。夏晚晴脸色没有波动,收起了照片。

    “晚晴小姐,这样来说,我们的信使或许还是安全的。”鱼叔有些激动,神色间有些许欣悦。

    夏晚晴面无表情,露出思索的样子,半晌之后才说道:“事情变得更加的复杂了,既然不是莱雪出山,那到底是谁在捣鬼呢?”

    鱼叔不禁也神色为之黯淡,要是莱雪的话,他还能安心一点。至少可以推断出信使的行踪,他们也能够做出下一步的应对计划。忽然之间冒出一个神秘女子,他们一时间乱了方寸。

    “晚晴小姐,依我看,信使大抵将消息送达了,或许过两日就会有人来解围。”鱼叔说道。

    “事情没有表面这般简单,龙家的水也很深,想要将消息真正的传达给龙家老爷,我看是难啊。或许这是我们夏家的坎,若是迈不过,我们也无能无力。”夏晚晴眉眼之间隐隐有悲伤,只是一扫而过,仿佛随风飘走。

    “晚晴小姐,你不要担心,大不了拼一个鱼死网破,我就不相信了,咱们夏家还真的怕了他们。”鱼叔握紧了拳头,一脸岔岔不平。

    骁童听得云里雾里,不过从夏晚晴和鱼叔的话中,他得到了一个有用的消息,夏家碰到了麻烦。

    “夏家?”骁童一阵嘀咕,眼睛猛地抬起,看向了美如天人的夏晚晴。他这才反应过来,夏家可是这个城市的名门望族,传说富甲一方。骁童万万没有想到,坐在他面前的就是夏家的千金小姐。

    若论阶级,骁童就是这个城市最低层的人,永远只能够高高在上的仰望社会高层。他和夏晚晴就是两条平行线,永远不会有交集。

    鱼叔仿佛察觉了什么,猛地转过头盯视着骁童,“小子,你刚才听到了什么?”

    骁童严肃的道:“我没有听到什么,我刚才迷糊的很,你们的话没有听太清楚。”

    “这样就好,有些话该听就听,不能听的就不要听。听多了对你不好,看你是一个机灵的人,你知道该怎么做的。告诉我,那个女人什么时候去找你?”鱼叔玩味的看着骁童。

    网络教材上严正其词的提及过,客户的资料一定要保密,这是做私家侦探的重要准则。

    “很抱歉,我不能吐露我的客户信息。”

    鱼叔眼中射出两道厉芒,仿佛能杀人。他再次站起来,就要提起骁童。

    “好了,鱼叔,就不要为难他了。”夏晚晴拦住了鱼叔,笑着对骁童说道,“我不为难你,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规矩,我尊重你的规矩。你不是想要我的照片么,那你拍几张回去交差吧。”

    夏晚晴的话仿佛一根绣花针,刺得骁童错愕,生硬的愣在原地。过了好久他才回神过来。

    按照骁童的要求,夏晚晴很配合的摆了姿势,留下了照片。夏晚晴要派人送骁童回去,骁童一口拒绝。从咖啡馆出来,阳光明媚,微风和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