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真是冤家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10本章字数:2259字

    第八章 真是冤家

    大门忽然打开了,一个青年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几个猛男。他环视了一眼,拍了拍手掌,背后的一个猛男打开一个箱子,他说道:“你们谁现在离开就能够得到三万块,夏小姐的私人保镖我当定了。”

    人群中瞬间炸开了锅,议论声纷纷响起。骁童直接骂了一句,眼前的这个青年正是豪车的车主,他低低的叹气道:“真是冤家路窄啊。他一看就是有钱的主,竟然也来应聘夏晚晴的私人保镖,有钱人真是闲的没事做了。”

    看着众人脸上露出犹豫的神情,青年的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大声说道:“大家可不要犹豫,这里的钱绝对足够,只要愿意离开的人,都可以带走三万。”

    青年的话刚落,从他背后走来两个猛男打开了两个大箱子,里面整整齐齐摆满了钱。众人倒抽一口凉气,纷纷对青年的身份作出了猜测。一些人见状就生出了退出之心,眼前的青年势在必得,又是一个有钱的主,在本市应该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几十人作出了反应,他们上前拿了三万走出了拳击室。其余人的反应就更大了,看着几十人轻松的拿走了三万元,更多的人选择了退出。大家都纷纷议论起来,纷纷猜测青年的目的,也纷纷分析自己的处境。

    “夏小姐公开招聘私人保镖,你竟然用钱收买大家,哼,我马浩绝对不做这样的人。”马浩大声说道,一些萌生退意的人纷纷看向了他。

    青年看向了马浩,眼中露出一丝惊异,威胁道:“就凭你也敢来应聘夏小姐的私人保镖,小心竖着走进这间房间,等会儿横着出去。”

    青年的目光如刀似剑,射出凌厉的目光,仿佛要吃人的野兽。目光中的贪婪和野心一览无余。

    “不过有几个臭钱罢了,我是为夏小姐而来的,并非为了钱财。你还是收起你的钱,老老实实的参加应聘吧,或许一会儿我会放你一马。”马浩说道。

    “就凭你么?”青年一声冷哼,头微微摇动,几个猛男登时走了过去。

    马浩脸不变色心不跳,迎着猛男凶狠冰冷的目光,几个跨步跃上了拳击台,“你们尽管放手过来,要是眨一下眼睛就不是男人。”

    几个猛男也随着跃上了拳击台,他们看起来身形笨拙,动作一点也不含糊。他们仿佛轻巧的飞燕,一下子就腾空而起踏上了拳击台。

    青年的眼中露出了一抹笑意,早就有人为他端上了一把椅子,他坐了下来大声道:“好好的收拾这个家伙,我就不相信了,两个特种兵还收拾不了你。”

    众人纷纷变色看向了青年,惊讶的扫视了一眼他身后的肌肉男。那几个肌肉男居然是特种兵,骁童心中也暗暗惊诧,他身后还有七八人,为了夏晚晴的私人保镖,他真是准备充分。

    “哎呀。”拳击台上传来了马浩凄厉的叫声,他的身体被两个特种兵摔在地上。马浩闷哼了一声,躺在拳击台上半天也没有反应。

    青年起身鼓掌,大声道:“还有谁想留下来应聘私人保镖的?”青年倨傲的眼光在众人脸上扫过,得意的笑容看上去令人厌恶。

    “是你!”青年发现了骁童,他的脸色顿时为之一变,气呼呼的走了上来,一把抓住了骁童的衣服,“你也想来应聘夏小姐的私人保镖么,哼,你这个臭小子,我这下饶不了你。”

    骁童不动声色的看着青年,平淡的说道:“请放开你的手。”

    青年抓狂般的大吼一声,用力的推开了骁童,嚷嚷的道:“你们将他扔出去,我不想看到这个人。”

    青年不耐烦的挥挥手,刚转过身,狂躁的脸色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笑嘻嘻的说道:“晚晴,你什么时候来的,也不跟我打个招呼。”

    夏晚晴朝骁童看了一眼,冷冷的说道:“宋天桥,你又来破坏我的事情。请你放开我的朋友,你若是动他一根手指头,你知道后果的。”

    宋天桥神色紧张的朝肌肉男甩手,压低了声音说道:“快出去,快出去,你们都到外面去等我。”

    骁童感激的望了夏晚晴一眼,他眼角的余光发现,四周的人已经彻底石化了。夏晚晴仿佛谪仙一般,明月罩薄纱,流光映水月,不染尘垢,绽放出不可抗拒的魅力。

    天使般的面庞,魔鬼般的身材,尤其是拥有34E的胸部,简直就是男人眼中的极品尤物。而这样的一个女人,身份显贵却平易近人,家财万贯却修养良好,待人谦谦有礼,对人不分尊卑。

    夏晚晴在万众瞩目般的注视下走上了一座高台,那儿正是拳击房的最高点。她坐在那里就是一道风景,所有倾城倾国的传说都黯然失色。夏晚晴美得无法言喻,又安静的如一朵梅花。

    “夏小姐第一次招聘私人保镖,我希望大家都全力以赴,让夏小姐看到你们的真实能力。选拔程序已经向大家说明了,现在选拔正式开始。”

    拳击台上搏斗精彩,喝彩声音不断。打斗到精妙处时,静如处子的夏晚晴也会不经意的抬眉,嘴角露出纯洁的微笑。她的笑容很有味道,仿佛幽谷深处盛放的花儿,安静之中带着一抹秀色。

    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已经有大半的人离开了,剩下来的人唯有十来人。没有上拳击台的只有两人,一个是宋天桥,一个是骁童。骁童为难的抬起头,拳击台上的那人连续挫败了十来人,一身武艺炉火纯青。

    “小子,你要是害怕,现在就滚出拳击房。没什么能耐来做什么,对了,当一个笑话还是可以的。”宋天桥说话刻薄,说话时眼神不时瞟向夏晚晴。刚才夏晚晴说骁童是她的朋友,他感觉有些意外。

    “哈哈,哈哈,真是可笑,我有什么好怕的。”骁童顶了回去,心中大叫不好,他绝对不是那人的对手。以他现在的功力,连台上猛男的一招都敌不过。

    骁童朝前走了两步,步子跨的小了一点,眼眸深处露出几分悲叹。

    “要是怕了就别上台,自动离开这里可以拿走三万。”宋天桥的声音又刺耳的响起。

    他抬起头,目光与夏晚晴担忧的目光不期而遇。他从夏晚晴目光中读出了信息,“你来这里做什么,快点离开这里,我找的是私人保镖,可不是私人侦探。”

    骁童摇摇头,冲着夏晚晴一脸苦笑。他是被人强迫带到这里来的,可不是专程来应聘私人保镖的。

    略微的迟疑,他还是走上了拳击台,心中道:“师傅生死未仆,我一定要去夏家调查一番。师傅,你等着,徒儿会来解救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