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回三位美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8本章字数:2398字

    夕阳下,双月岭,秀峰如画,山峦叠翠。河边,一条柏油马路盘绕山脚。

    易遥开着半新的丰田皮卡,摇下车窗,欣赏着山野美景,呼吸着山区特有的洁净的空气,舒服的感觉,渗透进浑身的每一条神经去。他情不自禁的随着车中的音乐哼唱起来。

    易遥哼唱的歌,是张韶涵唱的《亲爱的那不是爱情》,是一首很适合姐弟恋的情歌。

    一年前,易遥考上了京都的一所二流大学。可是他不肯安分读书,常常旷课到社会上去捞钱。易遥在潘家园摆过古玩摊,也在北影混过,他从群演混起,一直混到了小星探,群头的地位,却终于因为落下的功课太多,被学校给除名了。他母亲得知之后,无可奈何,又怕他在社会上学坏了,便通过娘家的关系,介绍他到双月岭下的蝶谷村去当一名小村官。在易遥的母亲看来,当村官便算是混仕途了,那总比在江湖上混要好。

    易遥的天性不安分,按理说,叫他这样一个混在京都的年轻人到山村来,他是绝不会有好心情的。可易遥现在的心情真的很不错。易遥之所以有这样的好心情,是因为蝶谷村中有三位美人:表姐林真真、美女高手方霞、俏寡妇苏荷。

    易遥和林真真打小便关系亲密。在易遥升初三的那年暑假,易遥在林真真的家中过了整整两个月,那时已经考上县重点高中的真真,负责给易遥补课,两人常常独处一室,易遥现在还能回忆起许多耳鬓厮磨的细节来。易遥常恨当时自己年纪还小,亲密程度都掌握在表姐的手中。他此番来,雄心壮志之一,便是想和真真再续前缘,发展出更进一步的关系。另外,易遥还想关心苏荷的私生活,拜方霞为师,最好是和她能够发展出小龙女和杨过那样的关系。

    不过,易遥绝不是贪图皮肉享受的之辈,他只是喜爱消受美人恩罢了。在易遥看来,有美女的地方,男人便不会寂寞,不会消沉。

    易遥正嘴角挂着微笑,沉湎于遐思之中,忽然肚子疼起来,只好将车子减速,停靠在路边,拿了烟,钻到山脚下的杂木树林中拉大便。这时,正是飞鸟投林,树影散乱的时分,但见林中野花映红,绿草摇动,易遥贪看精致,拉完大便,又抽着眼,在林中散了散步,这才回到车中。车子刚一启动,油量表便报警起来,行车显示仪自动切换到续航里程界面,显示出油量只可供车子行驶一公里了。

    易遥大吃了一惊,在进入山区之前,自己明明已经将车子加满了油,这会子怎么会突然没油了?易遥急忙下车来查看,一看之下,不禁大骂自己太粗心:妈的,想表姐想的太兴奋了,加油孔忘记关上。一定是有人偷了自己的油。

    易遥又蹲下来,在确定邮箱没油漏油之后,只好又回到车中。向前看去,只见几百米之外有一块大灯牌立在路边。易遥启动车子,以最省油的速度,将车子开到那灯牌边停下。

    山区的夜晚来的快。这时夕阳变成了天边的一抹红霞,天色已经黑了下来。那灯牌上霓虹闪亮,现出“旅客之家”四个大字。原来是一家路边的饭店。易遥下车来看,见是一个大院子,院门蹲着两个大石狮子,大门开着,那门楼显得很气派。

    易遥走进去,见院中有四个人正围着一张小圆桌玩牌,他们都光着膀子,身上一色有粗陋的刺青。那几人面前都放着几张票子,显然是在赌钱。他们正在兴头上,没人搭理易遥。

    大门的左侧是厨房,易遥透过大玻璃门望去,见里面有三个人,一个白胖妇女和一个厨师打扮的男子正在忙乎,另有一个约有五十来岁的瘦男人,手里夹着烟,在那里指手画脚。

    “有人吗?”易遥高喊了一声。那个瘦男人转头看见易遥,连忙迎了出来,满面堆笑,问道:“小伙子,你是住店还是要吃饭?”

    易遥见他獐头鼠目,心中有几分厌恶,不想在他这里吃饭,道:“车子没油了。你这里有没有柴油,我买你的。”

    那人嘿嘿笑道:“我这里是饭店,又不是加油站,哪来的柴油。”见易遥犯了愁,那人笑着递上一根烟,道:“你也不要着急,先在我这里吃点饭。我给你打电话,看看能不能叫人送点柴油过来。”

    易遥无奈,加之肚子确实有点饿了,便跟着那人进了厨房。厨房中香气扑鼻,灶台上的三个大瓦罐正腾腾冒着热气。易遥嗅了嗅,赞道:“好香。”瘦男子笑了起来,指着瓦罐介绍道:“这是炖飞龙,这个是松子鸡。”又指着那厨师道:“他炒的是红烧果子狸。你就点这三样,给你打折,怎么样?”

    易遥见过世面,走进一看,见那人果然在用香菇、猪肉、陈皮正做红烧果子狸,不禁吐了吐舌头,笑道:“我吃不起这些东西,就给我来个土豆炒肉丝,番茄炒蛋,再来一瓶冰啤酒就行了。”白胖妇女笑道:“你听他胡说。你就是有钱吃这些东西,也不能卖给你。要是给你吃了,老三回来非扒了他的皮不可。”瘦男人也笑了起来,那妇女给易遥做饭,不一会做好了,易遥也搬了个小桌子到院子里,对着大门,坐着慢慢吃菜,喝啤酒。

    瘦男人端了个小紫砂壶过来,坐在易遥对面相陪,一面掏出手机来拨打。易遥见他一连气拨打了几个电话,对方都说无法过来,心里急了,放下酒杯,问道:“这里到蝶谷村还有多远的路?”

    “你是到蝶谷村去的啊。远着了,那里距这里少说还有三十里的路。实在不行,你今晚就在我这里住下吧。等明天有路过的车,你再求他们匀一点油给你。”

    易遥小时候常来舅舅家,虽然印象已经略微模糊,却也能够确定这里距桃花村不会超过五公里了。这人明显是在撒谎,不是好人。易遥是精明人,查貌观色,见那人三角眼中眼光闪烁不定,便知道他是想趁人之危,借机讹诈钱财。又进一步想:说不定这是一家黑店,这人在大山下伙同一帮人,专靠弄坏过往车辆来讹人钱财。自己就算是没有忘记关上加油孔,他们也会扎破自己的轮胎。院中坐着玩牌的几个人,也个个不像是本分人。

    想明白了这一层,易遥冷笑一声,拿出自己的手机,道:“算了,我还是自己打电话,叫人把油送过来吧。”

    “那怎么成。”瘦男子变了脸色:“我已经叫人送油过来了,你难道要叫别人白跑一趟?”

    “睁眼说瞎话吧。”易遥来了气:“我可是一直在听着,哪有人说要送油过来?”

    瘦男子怪眼一翻,嘿嘿怪笑起来:“小子,听你口音,你不像是本地人。这也难怪你敢在我这里狂。爷爷教你学个乖,我叫石老大,是石老三的大哥,你到外面一打听,便会知道我们是什么样的人物。你想在我这里撒野,那可是给自己找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