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回石老三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8本章字数:2268字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给我找不自在。”易遥嘴角一翘,轻蔑的笑看着对面的瘦男子。

    “好小子,有你的。”那人恨得咬牙,伸手道:“先拿一千块钱钱来,把饭钱给结了。”

    易遥气的笑起来:“一盘土豆炒肉丝,一盘番茄炒蛋,你也敢卖一千块钱。你不去当山贼,真是可惜了。”

    “我呸!”瘦男子狠狠朝地上吐了口痰:“你明明吃的是果子狸,炖飞龙,大甲鱼。”转头问几个玩牌的人:“弟兄们,是不是呀?”那几人都笑起来,道:“对对,这小子吃了东西想赖账,那是皮痒欠揍。老大,你就把他当成沙袋,好好捶他几下,管叫他乖乖掏钱。”

    易遥见石老大露出一副无赖嘴脸,又有几个泼皮跟着起哄,摇了摇头,道:“想要一千块是吧?成,我叫警察来帮你们要钱。”就要拨打电话。

    “哟呵,敢叫条子了。”石老大吼了一声,一把抓住易遥的手机,另一只手抄起啤酒瓶子,向易遥头上狠狠砸去。

    易遥学过点摔跤的本领,将石老大向怀中顺势一带,腰一扭,脚下一绊,把石老大摔个仰面朝天。“哎呦,我这把老骨头哎。”石老大龇牙咧嘴的哼哼。

    几个玩牌的泼皮见石老大吃了亏,都慌了,急忙围上来一起打易遥,易遥使出浑身本领,把那四个泼皮也打倒了,他自己也挂了点彩,鼻子流血。原来易遥在京都时,虽然学过一点功夫,却是七零八碎的不成体系,他又没在这上面下苦功夫,所以他的武力值也只能相当于五六个普通人。

    易遥拿一张餐巾纸擦了鼻血,像看猴子一样看着石老大,问道:“怎么样,还要不要一千块钱?”

    石老大恨恨说道:“你不要得意。你那车子是开不走的,待会我就砸了它。”

    易遥把玩着手机,又不想报警把事情闹大,眼见院子右侧有一个过道通向后面,易遥起身顺着那过道走过去,只见后面是靠着山的一个大后院,里面堆放着许多破旧轮胎,还有补轮胎的工具。角落里的小角门旁边,放着一个大塑料壶,一根皮管子。走进打开壶盖来一看,里面装着满满的柴油。易遥想:果然不出所料,这伙人真是开黑店的。

    易遥提着塑料壶,拿着皮管子走了出来,对石老大笑道:“车子我就要开走了,你要砸车,现在动手还来得及。”

    石老大和四个泼皮面面相觑,都在肚子里叫苦,没有一个敢动手的。这时外面有车鸣了一声笛,易遥向大门外看去,只见一辆白色路虎车缓缓停在了大门前。

    “我家老三来了。”石老大嘿嘿一笑,看着易遥说道:“小子,这下子你走不掉了。”

    车门打开,一个穿着花衬衫的光头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手上搭着白纱布,走路左脚点地,如跛脚鸭子一般。易遥猜到这人就是石老三了,心里不禁暗笑。

    石老大慌忙扶着腰迎了上去,问道:“老三,你怎么变成这般模样了?”

    “你傻不傻,看不出我是被人打了?”

    石老大一拍大腿,叹道:“这叫什么日子,咱们兄弟竟然都被人打了。”

    石老三淡淡说道:“这有什么。咱们混江湖的,哪能不见血。”转头问易遥:“是你打了老大他们?”

    易遥一笑,算是默认了。石老大道:“老三,算了,今天算他走运,让他走吧。”

    石老三不理石老大,斜眼看着易遥:“身手不错呀。说吧,这事情怎么了断?”

    易遥抖了抖肩膀:“两个法子,一是请警察来处理。二呢,你说出个章程,咱们来私了。”

    “啧啧,找警察,我喜欢。”石老三皮笑肉不笑的,在椅子上坐下,道:“快点打电话吧,我等着。”

    易遥心中一惊,知道这石老三一定是黑白通吃的人物,找当地警察怕没有用,又欺负他刚刚被人打了,就笑道:“找警察太麻烦了,还是请三哥划出道来吧。”

    石老三笑道:“成啊,小子,你说话很对我的胃口。就冲你知道叫我一声三哥,我也不为难你。这样吧,你要是有本事从我面前出去,你就走吧。”

    “这可是你说的。”易遥迈步向外走,石老三一晃身,拦在易遥的身前,伸手抓向易遥的面门,出手并不快。易遥抬手抓住石老三的手腕,想来个背投,把石老三从自己的脊背上摔出去。石老三使了个小擒拿的手法,突然从易遥手中脱出,伸出大拇指在易遥的鼻子上一抹,把易遥按的仰面躺在泼皮玩牌的桌子上。石老三伸出两根手指,搭在易遥的两个眼皮上,他微微用力,易遥两根眼珠巨疼,动弹不得。石老大和四个泼皮都拍掌叫好。

    石老三问石老大:“这小子为什么要打你们?”

    石老大愤恨的说道:“他白吃白喝,不肯给钱。他车子没油了,还要从我这里抢油。你说他是不是无法无天?”

    “大哥还是做这门生意。”石老三哈哈大笑起来:“你算算,他该出多少钱。”

    石老大屈起几根手指,盘算道:“饭前一千,他打了人,起码得给三千元医药费,这壶油,他要是要,也得给个五百块。”

    “嗯,总共是四千五,价钱公道,你说是不是?”石老三手指上又加了几分力,问道。

    易遥怕他发起凶性,真把自己的眼睛弄瞎了,急忙道:“我身上没带那么多钱。只有个苹果6手机,还是新的。你们拿去好了。”掏出手机,递给石老三。

    石老三松开了易遥,拿着手机翻看,见里面存有好多美女照,看角度,都像是在街上、游泳池里乘人不注意拍照的,不禁哈哈大笑。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却是有电话打来。石老三接听了几句,笑道:“是真真小妹子啊……啊,你是说易遥,在,在……吃饭呢,他在我家老大这里吃饭,我们碰巧遇上了,投缘得很,我请他吃个饭……嗯,你叫方书记放心,不叫他多喝。”看了易遥一眼,将手机交给易遥。易遥刚叫了声:“真真姐……”便听真真焦急地问道:“易遥,你怎么会和石老三他们这伙人混在一起?他们没有欺负你吧?”又道:“有什么你只管说,方书记在这里呢,不用怕他们。”真真所说的方书记,是方霞的哥哥,蝶谷村的村支书。

    易遥不喜欢找人替自己出头,淡淡一笑,道:“放心吧,姐。我肚子饿了,在这里吃点饭就走。”

    “你呀!家里还没有你吃的吗,要在他那里吃饭。”真真埋怨着,又叮嘱道:“那你快点啊,方书记等着你呢,说是有话要和你说。”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