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回求说媒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8本章字数:2489字

    “为什么要等六月初五那天?”易遥感到有些奇怪。石老三正要回答,就听一个大嗓门女人高声说道:“好啊,老三,你请我吃饭,不等我来,你倒先吃上了。你是请我来吃剩菜的吧?”

    易遥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材壮实的女人,骑着电动车来到院中。石老三打了个哈哈:“好菜都给你留着呢,快来吃。”

    那女人过来挨着石老大坐下,易遥见她约有五十岁,大嘴巴小眼睛,知道她就是会做媒的王婶了。王婶看着易遥,笑道:“这位是谁?我看着眼熟的很,一时又想不起来你名字。”石老三道:“小兄弟是林家的外甥,叫易遥。王婶,你是村里的老人了,该记得他吧?”王婶拍掌笑道:“我说看着眼熟呢。他读高中以后就很少来了,小时候他可是常来他舅舅家玩,是有名的淘气。”又笑道:“我家小叔子结婚的时候,别的小子都趴在窗外偷听。他可好,竟然钻到新娘子床下面躲了起来。那些好话,都叫他听见了。”石老三和石老大都哈哈大笑起来。易遥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自己小时候淘气事干的太多了,王婶说的事,他还真记不得了。

    石老三端起酒杯劝酒,王婶又捡着好菜一连气吃了好几块,这才抹抹嘴,问石老三:“老三,这样的好酒好菜,你不是请我白吃的吧?”石老三笑道:“瞧你说的。乡里乡亲的,请吃个饭,有什么呢?不过今天我找你,还真是有事求你。”王婶奇道:“你是要风得风,要雨有雨的人,有钱有势的,什么事能求到我呢?”石老三给王婶斟满酒,叹道:“王婶,不瞒你说,我看上了村里一个女人,人家却躲着我。我想你能说会道,请你替我做个媒人,从中说合。你要是替我办成了这件事,我一定重谢。”

    王婶道:“你看上的是方霞吧。这个我可不敢去。要是我一句说的不好,惹恼了她,她随便给我一拳头,我这身老骨头就散架了。”

    石老三道:“不是她。她虽然功夫好,脸蛋也好看,却叫练功练坏了,那胳膊有我的粗,拳头有钵盂大,哪里还有女人味。你说她看不上我,我还看不上她呢。”

    王婶想了想,道:“不是方霞,一定是林真真了。这个更难。虽说你有万贯家财,人家也未必看得上。再说人家还是大学生呢。”

    “哎!越说越离谱了。”石老三道:“我相中的,是村里开美发店的苏荷,你不会说我连她都配不上吧?”

    “是她呀!”王婶像是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笑看着石老三:“老三,你是在开玩笑吧?”

    “骗你就是王八。”石老三急了。王婶奇道:“她虽然模样俊,毕竟是个小寡妇。老三,依你的条件,你要找老婆,县城里漂亮的黄花大闺女都会排队等着。你为什么单单看上苏荷了呢?”

    石老三笑道:“你倒猜猜看。”王婶转动了几下小眼珠,拍掌笑道:“这也没什么难猜的。你一定是看上人家前凸后翘,波大水多了。”话刚说完,石老大笑的把嘴里的菜都吐了出来,指着王婶道:“真有你的。人家的水多不多,你怎么会知道?”王婶笑道:“瞧瞧,石老大只要一听见这个调调,就来劲了。这里面有秘诀,我不告诉你。”

    石老三笑起来:“王婶,算你猜对了一小半。实话跟你说,我看上苏荷,主要是因为我学了点相女术,见她是旺夫旺家的面相,又是好生养的身材。我娶老婆,自然要娶这样的人。”王婶点头道:“老三,你年纪也不小了。你这样大的家业,也得生几个大胖小子来继承。你放心,这事,婶一定帮你。”

    易遥听着,心中暗想:这石老三看上了苏荷,我要是再去泡她,便不合适了。回头我打听一下这石老三的为人。他要是还不算太坏,我找机会也替他说合说合,也算是做件好事。省得苏荷姐一个人孤零零,冷清清的过日子。

    易遥还要开车,不多喝酒。一时,上了汤,石老三盛了满满一碗炖飞龙汤,易遥喝了,起身告辞。王婶也站了起来,对石老大说道:“我有些喝多了,我的车放在你这里,明天再来骑走。今天我搭大侄子的便车。”石老大连声答应,跟在石老三身后,将易遥送出门,看着车子开走。

    王婶本已经有些醉醺醺的,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被山风一吹,清醒了许多,问易遥:“我刚到的时候,你们说什么六月初五,是不是谁家要办喜事?”易遥将石老三在道观中被打的事情说了一遍,王婶听了,连打了两个哆嗦,道:“一定是妙通真人显灵了。这石老三也真是无法无天,竟然敢冒犯神灵。”易遥笑道:“也许是人装的神仙。”王婶摇了摇头:“你不知道,听村里老一辈的人说,妙通真人生前,手里拿着的,就是一根一尺来长的短棍,要打人时,也是不用挨着人,隔空便能把人打的死去活来。”算了算,叹道:“那都是七八十年前的事情,亲眼见着的人,现在都不在了。”易遥听了,暗暗惊讶,转头看了看黑沉沉的大山身影,真像是有着无尽的神秘。易遥小时候,也曾经到妙通观去玩过。那里风景清幽,道观却是早已破败了。关于妙通真人的一起,早已成为传说。不想今天又有近乎灵异的事情发生。

    易遥笑问:“妙通真人生前,是不是一位大美人?”

    “那自然是了。”王婶道:“听人讲,以前我们这村子里先后有两位大美人。解放前的那个,便是妙通真人。解放之后,村里又来了一位大美人,她便是苏荷的奶奶,是从台湾偷偷过来的。都说苏荷长得漂亮,其实恐怕还比不上她奶奶。”易遥又问:“石老三为什么要选六月初五那天?”王婶道:“你不知道啊。农历的六月初五,是妙通真人成仙得道的日子。”

    说着话,车子驶进了村子。蝶谷村是个很大的山村,人家住的松散。这些年,村里人富了起来,一幢幢小楼,一座座大院的,散布在山脚下的谷地上。此刻时候已经不早了,山里人又有早睡的习惯,但见弯月高挂天穹,人间已是灯火寂寥。王婶在一条小路前下了车,因为心中有些害怕,叫易遥用车灯给自己照亮。易遥看着王婶进了家门,这才寻路将车子缓缓开到舅舅家门前。

    大榕树下,水泥路便,只见一个身材窈窕的少女,立在门楼前张望,正是让易遥朝思暮想的表姐——林真真。易遥见了,急忙下了车。

    “阿遥”真真惊喜的叫了一声,扑进了易遥的怀中。

    “是易遥到了吧,还不快点进来。”院中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真真急忙推开了易遥。易遥的舅舅从院中走了出来。他叫林德海,是一个身材高大男人,相貌是稳重而又祥和的。易遥和舅舅相见了,打开后备箱,提下行李。林德海提着皮箱先进去了,易遥挎着包,提着箱子,悄声对真真说:“姐,一年多没见,你变得更高挑水灵了。”

    “那还用你说。”真真俏皮的一仰头,提着易遥的一包衣服,当先走进。真真放下包,上楼洗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