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回三点防守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8本章字数:2068字

    方支书正在堂屋中坐着喝茶。易遥和方支书相见,互相说了几句客套话,从箱子中拿出一大盒“京八件”来,递给方支书:“一点小礼物,当茶点吃着玩。”

    林德海进来坐下,对方支书说道:“方书记,易遥刚来,对村里的工作可以说还摸不着头脑,你又什么要交代的,只管说。”方支书一笑,对易遥说道:“你小时候也常来村里玩,我知道你很聪明,很能干。我也没什么要交代的。这村里的工作,没有技术含量,无非是为人处世罢了,我相信你能做好。”喝了口茶,想了想,又说道:“那石老三,石老大,不是本分人,你和他们打交道,要注意点。”易遥听着,连连点头,心里却不以为然。方支书又说道:“你读的书多,老文书又退休了,你就顶他的位子,另外帮村里开车,也可以多挣些钱。”易遥连声感谢。

    “好了,时候不早了,你们也该休息了。”方支书站起身来,拿着那盒点心,告辞了出门。

    林德海和易遥说了几句闲话,又叫易遥赶明天去见见方霞,“多亏她从中帮忙,你才能进到村委会里。”

    易遥答应着,拿出从京都买的土特产,又问道:“怎么不见舅妈?”林德海一笑,道:“你舅妈没事就玩牌,打麻将……”话未落音,就听门外有人笑道:“阿遥来了啊。我说门口怎么停着一辆车呢。”一个俊俏的中年妇人从门外走进,双眼明亮,透着精明。易遥见了来人,急忙站起身来,叫了声“舅妈”。易遥的舅妈叫袁梅,是村诊所的医生。

    袁梅坐在易遥身边,问长问短,说了些家常话。袁梅说道:“知道你要来,我把二楼左边的那个房间收拾好了。你以前来的时候,也就是睡在那里。你上去看看,少什么,只管跟我说。”易遥答应一声,提着行李上楼。

    林德海的家,是一幢三层的小楼。他们夫妇二人,住在楼下。林真真爱住高处,一个人占着三楼的三个房间,有自己的卧室,书房,卫生间。二楼平时却是空着的。易遥读初二那年的暑假,便是住在二楼。那时他常常夜半摸上楼去,和表姐做些“发乎情,止乎礼”的事情。易遥进了屋,见里面收拾的整整齐齐,一尘不染,大木床上铺着崭新的折叠草席,席子上整齐叠放着一条条毛巾被。靠着楼道的窗下,有一个书桌。易遥收拾了自己的行李,把衣物拿出放进柜子里。真真走了进来。她刚洗了澡,带进一阵香风。易遥见真真换了一套粉色的真丝短袖睡衣,秀发如瀑布般披下,越发显得如娇花戴露。易遥笑道:“姐,你的肤色也越来越好了。”将真真抱在怀中。真真和易遥相拥片刻,突然用了推开了易遥,红着脸嗔笑道:“你变坏了。我以后再不敢抱着你了。”易遥大叫冤枉:“姐,我哪里变坏了?你说出来,我保证改。”真真点头笑道:“你自己低头看看,不就明白了。”易遥低头一看,也尴尬起来,忸怩道:“我不是有意的。”真真捂着嘴,扑哧一笑,道:“谁怪你呢。你也大了,我们原本不该再像从前那样。”易遥听了,只觉得心中凉了半截,叹道:“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长大呢。上帝啊,快给我一个时光机,我要回到过去。”真真抿着嘴唇微笑,低声道:“阿遥,你要是真想跟我亲热,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得按老规矩。”易遥奇道:“什么老规矩?”真真白了易遥一眼,道:“我身上有三点禁区,不准你乱碰。”易遥欢喜道:“小弟遵命就是了。”

    袁梅抱着一床薄被走了进来,对易遥说道:“这里吹着山风,夜里要是冷了,就盖这个。”见真真穿着短款睡衣,皱了皱眉道:“你去睡吧,我和阿遥说几句话。”

    袁梅和易遥又说了两句话,又叮嘱易遥:“你和真真是打小玩到大的。你们姐弟间,亲热是应该的。但现在你们都大了,有些事情要注意。这村子里不比大城市,一点子小事情,便会传的风言风语的。”

    易遥听着别扭,又不敢不答应。袁梅听见真真在楼上咳了两声,叹道:“这孩子,就贪凉,在三楼还开窗睡觉,吹着冷风。”对易遥说道:“天不早了,你去洗洗,早点睡吧。我去上楼看看。”

    易遥到院子东侧的卫生间中,打开淋浴冲了冲,就回到屋中躺了下来。真真虽然只设了三点禁区,舅妈刚交代过,他不敢上楼去找真真。

    易遥熄了灯,微风透过窗纱进来,带着一丝凉意。易遥在床上躺下,叹道:“山村的夜晚,比京都舒服多了。”听着窗外虫声唧唧,正朦胧欲睡,手机响了起来,拿起一看,却是真真打来的。

    易遥低声道:“姐,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啊?”

    真真问道:“我妈和你说了些什么?”易遥叹口气:“她说我们都大了,亲热是应该的,但应该注意个分寸。”真真低声笑了起来:“她刚才和我唠唠叨叨的说了一会,也说的是这个,说什么我们是亲表姐弟啦,是不能结婚的啦,又什么年轻人一时把持不住,就会做出错事来。又说你来了,我以后穿衣服要注意,烦死了。”易遥听了默然。真真道:“喂,你为什么不说话?”易遥咽了口吐沫,道:“我还能说什么?”真真道:“我要你夜里上来陪我,你敢不敢?”易遥笑道:“姐,你是哄我的吧?”

    “不骗你。阿遥,实话跟你说,我这些天,常常做很奇怪的梦,我心中怕得很。所以我一直在盼着你来。”

    “我等着你。”真真挂了电话。当她提到那个怪梦的时候,声音中明显透着一丝惊恐。易遥心中好奇,真真是个胆大的女孩,又接受了良好的现代教育,是什么样的怪梦让她感到惊恐?

    易遥想着,拿起手机上了一时网,到了十二点多,他估计舅舅和舅妈都睡熟了,关了门,悄悄来到了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