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回香闺奇梦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8本章字数:2101字

    易遥到真真的闺房,那是老猫上灶台——熟路。

    灯是关着的,还好有月色透进,真真的闺房,浸润在朦胧的月色里,空气中有着淡淡的清香。

    门是虚掩着的。易遥蹑手蹑脚的走进。真真已经替易遥另外拿了一个枕头,易遥在真真的身边轻轻躺了下来。因为这三楼上夜风凉,真真铺的是床单。

    “姐,你说的怪梦,究竟是怎么回事?”易遥握着真真的手,心中充满了关切。

    “我常梦见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来到一个很奇怪的地方,还练一种很奇怪的功夫。”

    易遥轻轻笑了一声:“哪有什么好怕的?我还梦见过自己变成了一只鸟,在空中飞呀飞的哩。人生够平淡了,能够做些离奇的梦,那是好事。”

    “要是偶尔做上一个怪梦,再离奇,再荒唐,那也没什么。可我,我是在不停的做着同样的怪梦,最近,这梦做的是越来越频繁了。”

    “姐,不要怕。梦是心头想。你跟我说说,我帮你分析一下。”易遥这才感到事情确实有点古怪,心中也有些紧张起来。

    “我常梦见,我变成了另一个女子。”真真移到易遥的枕头上,低声叙述起自己的怪梦:“在梦中,我虽然看不见自己的脸,也能确信那已经不是我,不过那也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子,身姿妙曼,肌肤胜雪,连手指都像是玉雕的兰花一般。我穿得衣服也很奇怪,那是一种长长的束腰带的衣服,穿着很舒服。我在一个古式的房间中,里面布置的很简洁,家具也都是古式的,柜子里摆放着瓷器,窗下的书案上,摆放着一个小香炉。我坐在床上,盘着腿在练一种功夫。那时候,我感到浑身的毛孔都像是张开了,在呼吸着。空气新鲜极了,咱们这山顶上,也没有那般新鲜的空气。在我身体的四周,好像充斥着一种很奇特的能量,那种能量,随着我毛孔的呼吸,缓缓进入我的体内。那种感觉,很舒服,很舒服。在我第一次做那样的梦之后,我甚至盼望着还能做那样的梦,可打那之后,我几乎每夜都做那样的梦,一切都是一模一样,房间的陈设,那些瓷器,那个书案上小香炉,一切都变过。我害怕起来,企盼着自己千万不要再做那样的梦了,可是没有用……”

    真真低声哭泣起来,把头移到易遥的枕头上。她蜷着身子,抓着易遥的胳膊,无助的啜泣着。

    这确实是一个很怪的梦,就算是只梦见一次,也够怪的了,更何况真真是几乎每夜都做着同样的怪梦呢?

    易遥抚摸着真真的背,待她平静下来,问道:“你在梦中感到害怕的时候,会不会醒过来?”易遥也做过恐怖的梦,每当那时,便会从梦中惊醒。

    “不会的。”真真道:“我在梦中,已经不再是自己了,不会感到害怕。那个我,不管是行动,还是思维,都不受我的控制。我只是在醒来后,才感到害怕。”叹道:“太离奇了,你不会明白的。”

    “姐,你是不是看了某部小说,古物仙侠一类的,你特想着成为女主角,然后你就在梦中变成了女主?”易遥想用自己学过的一点心理学知识来解释怪梦。不过他也知道,那根本不足以解释真真的怪梦,同样的梦,那样具体。

    “压根没有,我才不会看那类小说。我只想成为你人生中的女主角。”

    “你是的,从来都是。”易遥搂紧真真,真真也不挣扎,只是拿起身边的毛巾被,搁在两人的中间,算是做了个分界。

    易遥沉默着,真真低声问道:“阿遥,你是不是生气了?”

    “傻瓜,我怎么会生气呢?”易遥道:“我只是在想,你的那个怪梦究竟意味着什么,我该怎样做,才能帮你摆脱那个怪梦。”

    易遥努力的想了一会,却不得要领,只好安慰真真:“姐,也许是你被那个梦折磨的压力太大了,所以你才会接着做那样的梦。你不如顺其自然,不把它当回事,也许反倒会好了。”

    真真叹道:“单是做做梦,我也就由它去了,反正也不是折磨人的噩梦。”易遥大惊道:“除了做梦,难道还发生了别的事情?”

    “我怀疑,我得了梦游症,我可能已经是一个精神分裂的病人。”真真迟疑着说,头抵着易遥的头,又低声哭了起来。“我该怎么办?我已经偷偷去看过医生了,可是他们查不出来。”

    “没有证据的事情,我不许你胡说。”易遥有些生气了。他虽然注意压低了声音,那声音也显得有点大。

    在此之前,易遥好像从来没对真真发过脾气。真真有些吃惊的看着易遥。

    “阿遥,可怕的是,这是有证据的。”

    “什么证据,有人看见了吗?”这下易遥真的有些紧张了。

    “没人看见。那天,我去省城看医生,他也搞不明白我的情况。最后,他叫我观察一下自己有没有梦游的情况。我回来后,又不敢告诉爸妈,怕他们担心。就在前天,我自己想了个法子。睡觉前,我在门缝靠着地的位子上,贴了一小块透明胶,又在鞋底涂了一点红色的颜料。第二天,我发现透明胶掉了,我的脚上,袜子上,都沾上了一点红颜料。那都说明,我出去过。可是我自己一点都不知道。”

    依着真真的情况来看,她真的有梦游症。易遥知道,成年人发生梦游,多与精神分裂症有关,那是一种很严重的精神疾病。

    “不要怕,今夜你好好的睡一觉。”易遥说道:“我不睡了,看着你睡。”

    “嗯,我把手机闹钟调到了四点半,到时间你叫醒我,然后你再下去睡。”

    真真翻了个身,背对着易遥。易遥坐起来,靠着枕头,看着真真娇柔的身躯,想着她的怪梦,又想到石老三前夜的奇遇,心中思潮起伏。也许,在这远离城市的大山中,确实有一些超自然的东西。

    “阿遥,你会不会憋得慌?”真真本已经呼吸均匀细长,像是已经入睡,这时却又突然问道。

    易遥拍了拍真真,“姐,不要乱想,快点睡吧。”

    “阿遥,你真好。”真真喃喃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