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回鳝鱼钻洞的寓意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8本章字数:2387字

    1.方支书把易遥带进刘文书的家,说了几句话,便离开了。留下易遥陪着刘文书,两人喝茶抽烟叙话。易遥得知,刘文书的儿子是在三年前去世的。他的老板到城里给女儿带孩子去了,就留下他一个在这村子里生活。

    刘文书的头发已经白了许多,脸上的皱纹也是一道道的。他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好像心里很苦的样子。

    易遥变着法子恭维刘文书,和他套近乎,刘文书变得高兴了些,话也多了起来。易遥乘机说道:“老文书,人家常说一个女婿半个儿,反过来说,媳妇也算是半个女儿了。你就让苏荷多来看看你,陪你叙叙话,多好。”

    刘文书连连摆手,“你不知道,那个女人,跟我们家没半点情谊。以前刚子活着的时候,她就没给过刚子好脸色。又不肯和刚子在一间屋里睡觉。我见那样下去不算事,劝刚子离婚算了,他却死活不肯。”刘文书连声咳嗽起来,喝了口水,叹道:“我知道,他们从来就没有在一起睡过。”

    易遥听的心中诧异,不明白苏荷待刚子如此冷淡,为什么还要嫁给他。

    易遥在刘文书的茶杯中续了水,又递上了一根烟。“苏荷姐对刚子哥还是有感情的吧,不然也不会嫁给他。”

    “我呸,屁感情都没有。”刘文书激动起来,狠狠朝地下吐了一口痰之后,又喘了几口粗气。“那年,她爸和她哥要把她嫁给县里的一个干部,她死活不肯,非要跟刚子。我当时觉得蹊跷,不答应她和刚子处。可是她长得美呀,牡丹花似的,刚子禁不住她花哄,跟我闹,非要娶她,他王婶就在里面撮合。她那个离了婚的妈也回来了一趟,也同意她嫁给刚子。我想着能娶个漂亮媳妇,也不是坏事,就同意了。哪知道,哪知道果然害了刚子。”说到后来,刘文书已经是老泪纵横。

    “真是有点奇怪。”易遥忍不住自言自语,抽着烟思考,隐隐觉得这件事里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易遥劝了刘文书几句话,无非是叫想开些,多保重身体。见时间已经不早了,想着这会子回去,正好可以帮着真真做饭,便起身告辞:“你多保重,有空我再来看你。”

    来到院中,易遥注意到棚子下停放着一张雅马哈天剑摩托车,他知道那种车价格不菲,问刘文书:“这辆摩托车得两万多块钱吧?”刘文书吃了一惊,道:“我也不知道这辆车有这么贵。这是刚子结婚的时候,那个女人给他买的。”略带些嘲讽的说:“那个女人似乎很有钱,她有一些珠宝,看着都很名贵。也不知道她那些钱是从哪来的。理发可挣不到那么多的钱。”

    将易遥送到门口之后,刘文书似乎有些后悔自己说多了话,犹豫了一下,对易遥说:“小遥,今天我说的话,有些是家丑,有些是气话,你不要给说出去了。”易遥点了点头,“放心吧,老文书。我要是说给别人听,就叫我嘴上长毒疮。”

    “那也不用发毒誓。”刘文书点点头,看着易遥离开。

    易遥回到舅舅家,见院墙外停着一辆奥迪TT。进到院中,见有三位姑娘正陪着真真,在水井边摘菜。

    “你就是易遥吧?”那三位姑娘见易遥回来了,立即围了上来,上下看着易遥,七嘴八舌的发出夸张的赞叹。“哇!好有型呀!”“哇!好精神,身材好棒!”“眼神好迷人哟,发型也超好。”

    易遥虽然脸皮厚,此时也不禁摸了摸鼻子,感到有些招架不住。易遥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绝不是花样美男,自己只是注意锻炼,身材好,眼神明亮罢了。还有,自己既然在北影混过,自然也擅长修饰自己,易遥此时的发型,就是最适合自己脸型,最能够显示出青春不羁的意境的。

    “这肤色也超可爱,好健康。”一个姑娘说着,伸手摸易遥的胳膊。真真走上来,笑着一把打开那姑娘的手:“只准看,不准动手。”

    “真真护食了。”姑娘们格格笑了起来。易遥也笑了。这几个姑娘,一个略胖,一个黑,还有一个戴着眼镜,显得有些瘦弱,身材的凸凹也不那么明显。但她们的模样都还算俊,她们身上洋溢着的青春气息,更是让人欢喜让人爱。

    易遥擅长和年轻姑娘们打交道,只用几分钟的时间,就和她们混熟了。经过真真的介绍,他知道略胖的姑娘叫珊珊,瘦弱的叫宁宁,肤色黑点的叫芳芳。她们是真真的大学同学,是特地从省城赶来看望真真的。她们的年纪,都和真真相仿,比易遥要大上一岁。

    几个年轻人,一边说笑着,一边洗菜。易遥帮着压水。真真端来一个盆,盆里有几条大鳝鱼,正盘绕着乱窜。真真叫珊珊她们杀鳝鱼:“做鳝鱼片给你们吃。”

    “哇,好像蛇,好可怕啊。”宁宁有些害怕,不敢去捉鳝鱼。珊珊壮起胆抓起一条来,不想那鳝鱼力气大,身子一扭,便从她手里钻了出去。“它好有劲哟。”珊珊不服气,又抓住一条,不想它又从手中钻了出去。芳芳说:“它又大又粗的,身上又都是粘液,我看你是不要想抓住它了。”

    “好家伙,难怪它会钻洞。”珊珊说,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羞得红着脸低下了头,几个姑娘见了,脸一起都红了起来,真真笑着啐了一口:“叫你们杀个鳝鱼,就说出这么多好话来。”

    “还是我来吧。”易遥笑着。真真拿来一块带钉子的木板,易遥从盆里抓起一条鳝鱼,熟练的将它钉在木板上,右手拿起刀,轻轻一划,就将鳝鱼的肚子给划开了。

    易遥叫几位姑娘玩牌,他去下厨炒菜。红烧肉已经炖上了。除了炒鳝鱼片,他只要炒几样蔬菜,拌两样凉拌菜。

    午餐不算丰盛,几位家境优渥,本来挑食的姑娘,此时却都吃的津津有味。除了易遥手艺好的因素外,材料好也是一个原因。山里的黑毛猪,溪水里的鳝鱼,新鲜的菜蔬瓜果,是省城里有钱都买不到的。

    “想不到你做饭的手艺也这样好,我看省城里的大厨都比不上你。”珊珊看着易遥,眼睛放光。芳芳问真真:“你们是亲表姐弟吗?”真真点了点头。

    “好可惜呀,不然你就嫁给他,多好。”珊珊说。

    宁宁却不同意珊珊的观点:“亲表姐弟又怎样?只要喜欢,一样可以的。大不了到美国去结婚,那里有十九个州都不禁止表亲结婚。”

    易遥心中一动,见真真害羞不语,便端起一罐子啤酒,一面劝酒,一面很自然的将话题岔开。吃了午饭,几个姑娘想到山上去拍照。真真叫易遥睡一会,自己带着同学出去了。

    易遥睡不着,想着刘文书的话,苏荷嫁给刚子,好像是有阴谋的。苏荷会是那样的人吗?易遥决定去苏荷的美发店去看看,顺便将头发剪短些。夏日的中午,是不会有其他人到她店里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