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回分析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8本章字数:2178字

    张赛虎听到了天大的秘密,正要向石老三汇报邀功,却听易遥说他是找死,大吃了一惊。易遥看着张赛虎,问:“你枪法不错,是石老三教的吗?”张赛虎一笑,“我家祖辈都是山里的猎户,祖传的会使弓弩,会打枪。”

    “那你也算是有真本事的好汉子了。”易遥点了点头,“只是你不会做人,遇事不动脑筋,还是难混出道道。”

    张赛虎一脸讨教的神情,听易遥分析。

    “这混江湖和混江湖一样。都讲究‘瞒上不瞒下,报喜不报忧’。为什么呢?”易遥说道。“只因为哄老大高兴了,会有奖赏。老大若是不高兴,也一定会拿小弟来出气。”

    张赛虎听着有理,点了点头,“你说的是不错,不过石老三不是那样的人,他从来不拿我们来出气。除非我们真做错了事。”

    “今天这件事,不比平常。”易遥神情严肃的说,“他度量再大,听了也不会冷静。我替你分析了,他听了这事情,会有两种反应,事情会有两种结果,无论发生那种情况,你都会吃大亏。”

    “你说,说说看。”张赛虎紧张之下,有些口吃起来。

    易遥屈起一根手指,“这一,他太爱苏荷了,虽然知道苏荷特殊,他还是贴了心要娶她。也有可能他并不在乎,苏荷毕竟只是想和女人好,他也许会觉得,那不会脏了她的身子。虽然如此,他毕竟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绝不会容忍有人知道苏荷的秘密。他会……”

    “他会怎样?”张赛虎听的一哆嗦。“他该不会杀我灭口吧?”

    “谁知道呢。”易遥抖了抖肩膀,“我对你们的老大了解的不多。也许他是一个胆小的人,又心慈手软的,虽然恨你,却不敢对你动手。”

    张赛虎头上冒出冷汗来。他虽然没亲眼见过石老三杀人,觉相信石老三杀他会跟杀小鸡一样,既不会害怕,也不会手软。

    易遥满意地看着张赛虎头上的汗珠,不紧不慢地说:“这第二种情况,他容不得苏荷是那种女人,愤怒的抓狂。那样一来,他就会报复。他会满世界的宣传这件事,他会详详细细的说,添油加醋的说。后果是,苏荷和方霞都无法做人,简直会没脸再活下去。苏荷也罢了,方霞一定会上门责问,‘听谁说的,有什么证据。’石老三一定会把你推出去。张赛虎,你觉得方霞会怎么对你?”易遥盯着张口结舌的张赛虎笑道:“她会不会跪在你面前,抱着你的腿,哭的鼻子冒泡,求你承认自己说的都是谎言?”

    “我的小爷,你就不要再开我的玩笑了。”张赛虎苦笑,“她一定会打死我的。”

    “聪明!这么说,你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易遥高兴的拍了一下巴掌。

    张赛虎用力点点头,眼珠转了几下,笑道:“就按你说的,这事要报喜不报忧。”凑到易遥身边,“我就说,苏荷没跟刚子睡过觉,她说不定还是个处,石老三听了肯定高兴的睡觉都咧嘴笑。”

    那样的话,石老三一高兴,要是喝高了说了出去,就把老文书的家丑抖了出去。老文书一定会认为是易遥给说出去的。

    易遥急忙摇手:“说不得,说不得。”张赛虎奇道:“不是你叫我‘报喜不报忧’吗?这可是喜事。”

    “你没脑子啊。”张赛虎的弱智,让易遥哭笑不得,“石老三一高兴,肯定会问你是在哪里听到的,听谁说的,你该怎么回答。你要是漏了馅,只怕由不得你,得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出来。”

    张赛虎吐了一下舌头,笑道:“差点又犯错了。”对易遥抱了抱拳,“请你把麻醉枪还给我。这玩意是石老三借给我的。要是不见了,我无法跟石老三交代。”

    易遥愤愤说道:“就是把枪还给你,也少不了你的麻烦。方霞见她家大狼狗在后院里中了麻醉针,她能不报案。你在果园里留下了脚印,这里能用麻醉枪的人也不会太多,你还愁警察找不到你头上?”

    张赛虎听了,又发起愁来:“这可了不的。是我太莽撞了。那玩意是违禁品,要是查到了,石老三跟着也会有麻烦。”就急的团团转,用力挠着头。

    易遥想,这事若是顺藤摸瓜的查起来,自己也没法推个干净,得想法子解决了。就笑道:“你也不要害怕,有我呢。石老三既然看得起我,跟我称兄道弟的,我就帮帮你们,也是应该的。你放心去吧。”将麻醉枪交给了张赛虎。

    张赛虎欢喜的连连作揖:“多谢了。以后要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只管说一声。”顺着一条林间小道,绕路走了。

    易遥看着张赛虎的背影,摇了摇头。想:方霞是有名的冷人,她离开京都洪家到这里,这么多年,她孤零零的过日子。女人没用男人滋润,脾气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我见了她,该怎么说?寻思了一会,一时间却想不出什么妙计。只好自己安慰自己,“去见了面再说。女人再凶,总归是女人。不信搞不定她。”

    易遥对付女人,确实有许多法子。易遥自己总结过,小伎俩无数,最高的心法却只有两点:一是脸皮厚,二是嘴巴甜。

    易遥走到方霞家门前,见门是虚掩的,开着一道大缝,探头向里面看去,见方霞坐在水井边,她手中拿着一件黑色小裤衩,正在拧干。易遥待她将裤衩晾在绳上,敲了两下门,高叫了一声:“霞姐。”

    “谁呀?”方霞皱了一下眉头,走过了开门,她脸上还带着一丝羞怒的表情,见了易遥,怔了一下,一时想不起他是谁,只觉得面熟的很。

    易遥大大方方的看着方霞。她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美人,就像石老三说的那样,浑身上下,没一处码字不大。她几乎和易遥一样高,梳着油光发亮的长辫子,大眼睛亮晶晶的,脸色红红的,双峰傲人,腰细臀宽,饱满的红唇十分诱人。总之,她是那种任何人一见之下,都会为之倾倒的女子。但若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她身上肌肉的块垒太过分明了,胳膊和腿也都过于壮实,这些都破坏了她身上的女人味。但易遥是一个会欣赏女人的男人,当小星探的经历,使他善于发现一个女人身上独特的美。

    “你盯着我看什么。”见易遥像是看模特一样看自己,方霞不禁有几分恼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