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回美女师傅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8本章字数:2203字

    “霞姐,我见了你,就像是见了美国大片中的美女特种兵。那是怎么看也看不够的。”易遥笑着说。

    易遥的甜嘴巴提醒了方霞,方霞这才认出面前站着的是易遥,笑道:“是易遥啊。我一时间还真认不出你。”把易遥让进屋里坐,给易遥倒了杯水,又仔仔细细的看了看易遥,笑道:“都说女大十八变,我看男孩子也是一样的。你越来越精神了。”

    易遥陪着说笑了几句了,又说了几句感谢的话。方霞道:“这有什么好谢的。你在京都混的好好的,叫你当小村官,那是委屈你了。真不明白你妈是怎么想的。再说我和你小姨处的亲姐妹一般,她说了,我肯定帮忙。”又问道:“在京都时,你见过你小姨没有?”

    易遥道:“我只见过她一次,是在街上遇见的,我们到一家披萨店吃了点饭。我倒想着常去看看她。可是洪家的门槛高,他家人又都忙,没时间见客。以前我也去过一次洪家,后来就懒得去了。”易遥十分看不惯洪家人的傲慢,但他知道方霞是洪家老爷子的徒弟,说话还是很注意分寸的。

    “有志气呀。”方霞点头笑道:“这要是搁别人,有这样的豪门亲戚,非捡着脑袋去拉关系,套近乎不可。”

    “小时候爷爷就教我做人不可低三下四,所以我养成了一点臭脾气。”易遥笑着说。他要拜方霞为师,有意把话题往武学上引,神情恭敬的请教方霞。

    “方霞姐,要是有人用金丝缠腕接着扣我的鼻子,我该怎么破他?”

    “想学擒拿呀?”方霞微微一笑,“虽然说凡擒拿术,都有破解的方法,但那只是理论。说到底,擒拿术讲究的是一击必杀,你一招制不住别人,等别人使出反擒拿来,基本上就没戏了。”

    易遥听着有理,喜的连连点头。方霞笑道:“你以后就是混仕途的了,该学点法律、写作一类的东西,你问这个是干什么?”

    “别提了。”易遥道,“我在京都时,为了防身,也学了点拳击、摔跤,也可以对付三五个小混混。哪知道刚到这蝶谷村地界,就吃了亏。”

    “这村里哪有什么练武的人。”方霞感到奇怪,“你遇到的是宋家村的人吧,他那里倒有不少习武的人,是宋家世代传下来的。”

    “和我交手的人叫石老三。”易遥说道,“你一定知道他。”

    方霞皱了皱眉,“你怎么把他给得罪了。以后你得小心点,那人狠着呢。”

    “姐,我要是再遇见他时,就说你是我师父,好不好?”易遥试探着问道。

    方霞一笑,白了易遥一眼,“瞧你的怂样。好是好,只需用来救急,不许你满世界的宣传。”

    “你同意做我的师傅了。”易遥高兴的蹦了起来,就要给方霞跪下行拜师礼。

    “干什么呢你?”方霞一把抓住易遥,把他按在椅子上坐下。“我只是叫你说给石老三听,省的他以后找你的麻烦。又没有说真要收你为徒弟。”

    易遥死乞白赖的苦苦哀求,方霞被他纠缠不过,便想拿话吓住他,道:“我是单身的女子,一个人住在这里。要是收了你做徒弟,你以后就得天天来我这里练功。我这里住的又孤,和你孤男寡女的,这村里人能不说闲话。你要是真想学功夫,除非你答应娶我。”

    易遥几乎被方霞的话给雷到。偷眼瞧方霞,见她眼中似笑非笑的,带着一丝狡黠,便知道她是开玩笑的。肚子里暗笑:这方霞,几乎把我吓出汗来。我还以为她是真看上我了呢。原来她是逗我玩的。我也逗你玩玩,看你可招架的住。

    易遥装出惊喜不胜的样子,一把抓住方霞的手。“好姐姐,实话跟你说。自打五年前我见到你那天起,我就偷偷喜欢上你了。常常梦见你。只是不敢跟你说。想不到你心里也有我。你说的要是真心话,今天我们就跪下来对上天发誓,从此不离不弃。”

    方霞慌了,急急忙忙的摔开易遥的手,笑道:“傻子,逗你玩的。你怎么就当真了。”易遥装出失望的神情。他在北影混时,也学过一点演技,这时装出来,简直是近乎绝望,悲痛欲绝。方霞半信半疑地瞧着易遥,心中反觉有些不忍,暗恨自己开玩笑开过头了。低下头悠悠说道:“对不起。我想不到会是这样。”

    “没事的。人生哪能事事如意,这点子痛,我喝点酒睡一觉就好了。”易遥心里几乎笑开了花。想:方霞既然觉得对不起我,定会收我为徒了。

    果然,方霞干咳了一声,说:“阿遥,你要是真想拜我为师,就跪下吧。”

    易遥大喜,跪在方霞面前,规规矩矩磕了三个头,拿起方霞的茶杯,举过头顶,递给方霞。方霞接过来抿了一口,算是正是收易遥为徒了。

    方霞见易遥高兴的眉花眼笑,才知道自己被他给骗了,气的一掌把他打翻在地下躺着,笑道:“今天先教你一招,这叫龙形掌。”

    方霞心中,自有又爱又恨的人。所以易遥虽然骗了她,她并不生气,反而感到一阵轻松。正色对易遥说道:“你这般机灵,学起武术来上手一定快。怕就怕你浮滑,最基本的功夫你反而练不扎实。”易遥笑道:“这点请师傅放心,我学习还是很认真的。保证不会丢师傅的脸面。”

    方霞点点头,“我练的是五行拳,那是洪拳一脉,属于南少林的功夫。石老三练的,是北少林的功夫,偏于擒拿短打。只不过他没遇到高人指点,只学了些皮毛。”

    易遥喜道:“这么说,我跟着师傅,很快就能胜过石老三了。”

    “很快的。”方霞点头笑道:“只要你肯下功夫,等你的孩子能打酱油的时候,你就能胜过他了。”

    易遥听了,微感失望。方霞盯着问道:“还想学吗?”

    “当然要学的。”易遥说道,“我又不是要和石老三赌气。我学武是为了强身健体,保护我爱的人,也包括师傅你。”

    “你还能保护我?”方霞笑了起来。

    “能的。”易遥神情认真的说,“杨过能够保护小龙女,我怎么就不能保护师傅。”

    方霞听易遥将自己和他的关系比作小龙女和杨过,心里涌起一丝甜甜的感觉。“怎么会这样?”有些心慌意乱的方霞,用力的甩了甩头,驱走心中的丝丝慌乱。易遥见方霞神情变得温柔,想:现在我可以替张赛虎向她求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