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回进步神速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8本章字数:2493字

    方霞正要传易遥基本功,易遥站起身来,对方霞单膝跪下。方霞捂嘴一笑,“快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这孩子怎么跪上瘾了。”

    易遥道:“进门之前,我做了一件错事,求师傅原谅。”

    “什么错事?”方霞吃了一惊。

    易遥早已经想好了说辞。“我来的时候,肚子疼起来,我又不好到你这里解手,就钻到这上面的树林里解决。我远远看见你家后面果园里有人影,像是在摘果子,当时我也没在意。过了一会,那人拎着一袋子东西出来。也往林子里钻来。我认出他是村里的张赛虎。在石老大那里吃饭的时候,我和他见过一面,他也认得我。我见他鬼鬼祟祟的,手中拎着一网兜杨梅果,就拦住他,问他又做了什么坏事。他也知道我不好惹,知道我都看见了,就向我求饶,说到他见你这里的杨梅好,一时动了贼念头,进去头杨梅果,不想大狼狗窜了出来。他见那狼狗凶猛,为了保命,就用麻醉枪把它给打死了。我当时听了生气,想着他竟然敢乱用麻醉枪那样的违禁品,要是祸害人,可了不的。就揪住他,要把他交给警察。他苦苦求我,几乎要跪下来。说麻醉枪是石老三给他用来打猎的,他是一时糊涂,被狗给吓坏了,这才用了枪。说我要是把他交给了警察,连累了石老三,他就完了。我想着要是告发张赛虎,警察顺藤摸瓜,石老三一定要吃亏。石老三又是个玩命的家伙,犯不着为一点小事和他结仇。我自作主张,就把张赛虎给放走了。只是警告他,要是再敢到这里胡来,我就打断他两条腿。”

    方霞听了大惊,急忙拉起易遥,带着他来到后面果园中,果然见大狼狗躺在地下,脖子上插着一根麻醉针,一摸,身子都僵硬了。方霞愣住了,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咬着嘴唇思考:方才我和苏荷那样不堪,要是被那个泼皮偷听了,可怎么好?

    易遥乘机在墙根后走来走去,将那些脚印都踩乱了。问方霞:“师傅,你脸怎么都气红了。是不是我做错了?”方霞的脸更红了,摇了摇头,“你没做错了。我只想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不想和他们那种人结仇。只是我中午时脱衣睡了一会,我又没有拉窗纱,不知那个无赖有没有偷看我。”咬了咬牙,“他要是偷看了,我挖出他两个眼珠。”

    易遥急忙道:“这个你放心。我见他只在里房子远远的地方摘果子。”见方霞还是担心,笑着安慰道:“师傅,你也不想想。连石老三都怕你,这张赛虎有几个胆子,敢来偷窥。”方霞想想也是,松了口气,叹道:“我这条黑背,是我养大的,可通人性了。”方霞抚摸着狗,几乎流出眼泪来。

    “师傅,咱们把它埋了吧。”易遥找来一把铁锹,挖土将狗埋在一棵果树下,道:“我找个机会,狠狠揍张赛虎一顿,给狗狗报仇。”方霞叹道:“那倒不用了。那张赛虎我也知道,他家祖辈是打猎的,都是铁打的心肠,不会心疼这些动物的。”

    方霞将易遥带到院中,关了门,教了几个动作和呼吸之法,道:“我这洪家五形拳,先练虎形,虎形练骨,先要将全身筋骨打开。”又道:“今天传你的,虽然是基本功,却是洪爷的秘传功夫,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传给别人。”易遥听的心中欢喜,讨教渊源,才知道方霞所教的伏虎式,卧龙式,都是出自北少林的《易筋经》,虽然得之非同小可。“虽然得之于残本,却是真传。”

    易遥得了真传,又到村部里和几个村干部喝茶聊天,混了一下午,这才喜滋滋地回到真真家。真真正和几个同学叽叽喳喳的说话。袁梅正在做饭,见易遥回来了,叫他到菜园里摘点蔬菜瓜果。易遥提着篮子出门,真真说出门买调料,也溜了出来,偷偷和易遥说话。

    “她们见山里好玩,都说要在我这里住几天,玩个够。”真真跺着脚,埋怨着。

    易遥笑着说:“你是需要开心的去玩。那样说不得能治好你的病。”

    “可人家还是想和你在一起嘛。”真真微微撅起嘴,恨道:“她们也许是故意的。”

    接连几天,真真白天陪着几个同学到山中游玩,晚上她们都睡在三楼上。有时芳芳她们会埋怨说,真真上山时走的太快,叫她们跟不上。珊珊说:“是的呀。我累得大口喘气,都跟不上她。平时也没见她擅长体育呀。”易遥听着暗笑,以为真真是故意和她们赌气。他每天中午都抽空到方霞那里练功。几天下来,觉得浑身松开,筋骨好像都拔开了。这天乡镇里来了副镇长,易遥在村部食堂里陪着吃了饭,便来到方霞这里。

    方霞关上院门,站在易遥身前,仔细看了看易遥,奇道:“你好像又长高了一些。”易遥笑道:“村部里有一台能量身高的人体秤,我上去测了一下,这几日是长高了两厘米。”又笑着说:“从前年起,我的身高就没变过。真想不到我还会长高”方霞听了,又惊又喜,“这么说,你这易筋经的功夫已经小有成就了。”

    易遥奇道:“练这功夫,还能长高吗?”

    “当然能。”方霞兴奋地说,“易筋经,顾名思义,能够移转筋骨。我传你的虎形桩功,也是能够拉开脊椎骨的。练到上乘,骨节能像牛筋一样伸缩。”说着,又摇了摇头,“只是你练习时日太短,怎么可能到练到上乘境界。”

    易遥自己也不信有奇迹发生,笑道:“怕是因为我在这里吃的好,所以长高了些。在京都时,我经常吃快餐,有时忙,就吃泡面对付。”

    方霞想了想,脸微微一红,道:“你要是不介意,就脱掉上衣,让我摸摸你的骨节,就知道了。”易遥一笑,“这有什么呢。”脱去上衣。方霞见易遥宽肩,虎背,狼腰,笑赞道:“好美的身材。”叫易遥:“放松脊骨,想着把它们节节拉开。”易遥照着做了,方霞伸手细细一摸一捏,喜道:“你真练成了。这可是奇事。”

    易遥也高兴,向方霞请教。“练到我这样,可有什么实用吗?”方霞白了易遥一眼,“那还用说。老虎扑食,纵跳,都不是单用四肢的力量,而是利用脊柱的伸缩,用上全身的力量。”又说道:“就拿猫儿来说,它从高处跳下,却不会受伤,主要也是因为它们的骨节能像弹簧一样放松。”

    方霞见易遥进步神速,心中自然也高兴。又传了虎扑,和纵跳的功夫,叫他多加练习。对易遥说道:“这虎扑功,是从道家五禽戏里变化来的。这可是洪爷的发明。”

    易遥听了,不觉心生羡慕,道:“这么说,洪爷能算是武学奇才了。”

    “自然能算的。”方霞迟疑着,很不情愿的说道。她心中是恨洪爷的,但洪爷的天资,她却不能不佩服,也无法去抹杀。“不用羡慕他。他都老了。”方霞拉着易遥的手:“以我看,你的天赋,更胜洪爷十倍。”

    易遥笑着摇了摇头,心中隐隐觉得,自己能取得这么快点的进步,很可能跟习练瑜伽有关。暗想:我以后就合练这两门功夫,再看看可有什么神效。